新版「指鹿為馬」──天安門自焚偽案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五月十八日】在《史記﹒秦始皇本紀》中記錄了這樣一段歷史。秦朝二世皇帝時,丞相趙高想篡奪帝位,怕群臣不服,便設計考驗。他把一隻鹿獻給秦二世說:「這是馬。」二世說:「丞相錯了,把鹿說成馬了。」即問左右大臣這是甚麼。大臣們有的不說話,有的說是馬,有的說是鹿。後來趙高把說是鹿的人都一一暗害了,從此朝中皆畏懼趙高。後來人們就用「指鹿為馬」來比喻顛倒黑白,混淆是非的行為。

將時光推移到二千多年後的今天,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以來,類似趙高指鹿為馬的事件層出不窮,有過而無不及。「天安門自焚」偽案就是其中對民眾毒害最大、最深的一幕醜劇。

天安門「被自焚」案件

二零零一年元月二十三日天安門「自焚」發生之後四個多小時,中共官方喉舌新華社迫不及待發布新聞指控法輪功,如此人命關天的重大事件本該由公安部門立案調查之後方可確認,一個新聞媒體何以如此目無法律、擅自指控?!甚至幾位當事人還在醫院被搶救之中,公安機關也只初步查明他們來自何地,中共新華社何以連他們自焚的動機都瞭如指掌並公告天下?!其險惡用心昭然若揭。

一、王進東:真身,還是替身?

圖一
圖一

在天安門自焚案中,中共說現場打坐並喊口號的那個人是「王進東」,他是「法輪功學員」。然而從央視自焚錄像的慢鏡頭分析看,這個人既不是「王進東」,更不是法輪功學員。上圖左邊是央視自焚錄像中公布的王進東的一寸標準照,高鼻樑,高眉骨,大長方耳,下頜端正右邊是在同一錄像中,在現場參與「自焚」的王進東,短鼻子,塌眉骨,小圓耳,下頜粗壯,同一錄像中公布的同一個人,頭部照片明顯差異。如果說差異是因為自焚導致的變形,那為甚麼在頭髮、眉毛都完好的情況下,骨頭、耳朵會燒變形呢?

央視自焚中的王進東,從盤腿、打坐的姿式到呼喊的口號,都與法輪功沒有任何關係,卻被中共硬栽贓為是「法輪功學員」。

法輪功要求的是雙盤,至少也得是單盤,而被新華社稱為自一九九七年就開始練法輪功的「老學員」王進東,散盤的雙腿都翹的高高的,被外界認為是中國軍人標準的坐姿。法輪功要求兩手結印時,兩大拇指尖正對,這是法輪功中最基本的動作,而王進東則兩拇指相壓。這一切都說明,他根本就沒練過法輪功,也不可能是法輪功學員。

圖二
圖二

二、大火燒不壞的塑料汽油瓶

如果說,整個自焚事件暴露出的是中共在鎮壓善良民眾中的無恥和邪惡造假本性外,那個在大火中燒不壞的塑料雪碧瓶則更暴露出策劃者的愚蠢與荒謬。在央視自焚錄像中,看上去燒相慘重的王進東,胸部和腿部的棉衣被燒破,露出皮肉,然而夾在他被燒爛的雙腿間的兩隻裝汽油的塑料雪碧瓶,卻奇蹟般的顏色翠綠,且完好無損。

圖三
圖三

任何的造假都經不起歷史的檢驗,二零零二年,自焚案的唯一採訪記者李玉強,在河北省會法制教育培訓中心(中共設立的對法輪功學員非法進行洗腦的黑窩),被非法關押在那裏的法輪功學員問及王進東雙腿間的汽油瓶的事情,李張口結舌,不得不承認:雪碧瓶子是他們放進去的,這個鏡頭是「補拍」的。多麼可笑而又荒唐的回答,這充份印證了中共在迫害法輪功中「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的流氓變態嘴臉。

三、劉春玲:燒死,還是打死?

另一當場死亡的劉春玲,被央視說成是被「自焚」之火燒死,然而從慢鏡頭錄像分析中,人們看到:劉春玲是在現場被人用重物活活打死的。

圖四
圖四

四、劉思影:是真切氣管,還是愚弄百姓?

中央台的自焚錄像中,積水潭醫院燒傷科的副主任醫生李遲說,參與自焚的幾個燒傷者,都傷勢嚴重,需要馬上做氣管切開手術。然而令世界醫學界感到震驚的是:十二歲的小女孩劉思影,在氣管切開不到四天的時間內,面對記者李玉強的採訪,說話底氣十足,嗓音清脆,並對全國觀眾唱了她最喜愛的歌曲。稍有醫學常識的人都知道,氣管切開手術的切口在聲帶的下方,做了這種手術,根本就不可能這麼快正常說話,更不要說嗓音清脆的唱歌。不怪說,國際社會看到央視自焚錄像後,都驚呼中共「創造了醫學奇蹟!」

圖五
圖五

五、央視記者在天安門等人自焚?

天安門自焚錄像中,遠景、近景、特點鏡頭一應俱全,並可看到一身背攝像機者在現場慢慢的自由拍攝。通常突發事件,能夠被拍到已屬不易,能夠被中央台記者「碰巧」的、多角度、全方位的拍到,如果沒有事先的策劃與準備,更是天方夜譚!

中共說,這場自焚錄像是由安裝在天安門廣場上的監視攝像機拍攝的。如果真是這樣,畫面應該是遠景、自上而下、角度固定的,然而央視自焚錄像中,不僅可看到遠景畫面(如圖六),還可以看到近景及面部特寫畫面(如圖三),並可明顯看出攝像機是移動、跟蹤拍攝的。

當海外媒體質疑這些近距離及特寫鏡頭是哪裏來的時,中共稱,是在現場的CNN記者拍到的。然而CNN國際部發言人稱:他們的記者並沒有拍攝到任何畫面,因為在事件的一開始,他們的攝影師就被逮捕,攝影器材被沒收。謊言再一次被戳穿!

圖六
圖六

無怪乎,二零零一年八月十四日,國際教育發展組織(IED)在聯合國會議上,公開聲明:「我們的調查表明,真正殘害生命的恰恰是中共當局。」同時又聲明:「中共當局並企圖以今年一月二十三日天安門廣場上的自焚事件為證據來誣陷法輪功。然而,我們得到一份自焚事件的錄像分析卻表明,整個事件是由政府一手導演的。」

中共指鹿為馬的危害:害國、害民、害己

趙高的指鹿為馬,欺騙的只是秦二世一人,目的也只是為了檢驗群臣對其是否服從,為下一步篡奪秦暴政王朝的皇位做試驗,對普通百姓並沒有甚麼傷害。而中共的指鹿為馬,根本上則是為了欺騙全國老百姓,為進一步打壓一群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手無寸鐵的善良民眾製造藉口,不僅害民害己,而且侵害到整個國家、民族的利益。

凡是了解法輪功的人都知道,法輪功是佛家上乘修煉大法,以宇宙「真、善、忍」特性為指導,教人修心向善做好人,提高道德水平;同時通過五套簡單易學的功法來達到身體的健康,身心的淨化。據一九九八年國家體總抽樣調查結果看,法輪功祛病健身總有效率高達百分之九十七點九,平均每人每年節約醫藥費一千七百多元。如果這樣的話,按照當時大陸媒體公布的全國有七千萬到一億人修煉法輪功,那麼僅醫藥費一項,法輪功每年就可為國家和個人節約一千多億開支(相當於當年中國財政性教育經費總投入二零零三年十二點四五億元的百分之六十至八十),如果再加上這些人身體健康、道德昇華後,為社會創造的物質價值及帶動社會風氣向良性、正面發展及由此引發的乘數效應,法輪功為社會創造的價值更是不可估量的。法輪功在中國傳出的最大受益者是誰?不是人民、國家及當權者本身嗎?

一九九八年,以前人大委員長喬石為首的中央老幹部在充份調查後,也曾得出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結論。然而,由於中共政黨的邪惡本性及其黨魁的妒嫉、無羞無恥,發動這場最愚蠢的迫害,將上億善良的百姓及他們的家人推向了對立面,給國家和人民造成了深重的災難。據資料顯示,在中共迫害法輪功最邪惡的年份,每年要耗費全國財政收入的四分之一(相當於當年全國財政性教育經費總投入的七-九倍)來維持這場迫害,如果再加上由於迫害「真、善、忍」所造成的社會道德體系的全面崩潰及由此引發的後續惡效應,一正一反中,中共喪失的又豈是金錢及物質利益所能衡量的?

當年趙高指鹿為馬,禍害秦王朝,最後機關算盡,反落個不得善終的下場。而趙高本人,兩千多年來,也被冠以「奸臣」和「小人」的罪名,遺臭後世。今天,中共邪黨的指鹿為馬,用妖言毒害全人類,抹黑在末劫之時救度世人解脫的法輪大法,使無數人因此而對法輪功產生誤會,以致失去被救度的機會,更是早已註定其不光彩的結局。所有自焚案的參與者,從幕後策劃、導演到現場表演者的結局都是可悲的。自焚偽案的製片人陳虻於二零零八年死於癌症;自焚案的表演者,有的被殺人滅口,有的被監禁,在牢獄中度過苦澀的歲月;有的失去了年輕美麗的容顏,在長期的軟禁中生不如死的活著。而自焚案的始作俑者江澤民、羅幹、周永康等迫害元凶,也在全世界多個國家被起訴及被終生追償所欠下的罪責。我們相信,當人類走過這一頁時,面臨他們的必將是法律、道義最嚴厲、最公正的處罰!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