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說殘酷體罰和酷刑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四月七日】近日,為揭露薄熙來、王立軍對重慶大法弟子的迫害,我時常被同修們問起在勞教所裏是否遭受過酷刑。當我提到被長時間罰站、罰蹲、不准上廁所時,一般都不再進一步問下去了。我知道同修們此刻的想法,因為我自己也覺的這些離酷刑的概念似乎差的很遠。但是細想一下,長時間的站和蹲、不准上廁所等等算不算酷刑呢?從舊勢力的破壞性檢驗的基點出發,殘酷體罰和酷刑往往很難區分,都能達到對人身心嚴重傷殘的效果。

通過不斷的學法和同修們的切磋,對酷刑的概念我有了一些新的認識,在此寫出來與同修們交流,以徹底揭開邪惡迫害大法弟子的真實面目,徹底否定舊勢力對大法弟子的一切迫害。如有不妥,請同修慈悲指正。

師父在《轉法輪》第一講中寫到「人的大腦發出的思維就是物質。」如果當我們提到酷刑時,大多數同修想到的都是坐老虎凳、鎖地環、釘竹籤、上大掛、綁死人床、電刑、毒打等等,腦海裏浮現出來的都是一幅幅血淋淋的畫面,那麼在另外空間中,那個巨大的物質場體現出來,是不是就等於給酷刑下了這樣一個定義、劃了這樣一個框框呢?於是,邪惡可就有空子可鑽了:你們大法弟子不是說我們酷刑迫害你們嗎?你看我們不過是讓你們站一站、蹲一蹲而已,你們憑甚麼說我們迫害你們呢?(注意,邪惡已經在這裏偷換概念了)我初到勞教所時,那些邪警們就是這樣振振有詞的說的,說他們沒有酷刑,說他們沒有迫害,說這不過是「整訓」,甚至說他們「整訓」時也要站和蹲,好像他們還和我們一樣似的,這是多麼的具有蠱惑性和欺騙性啊。

「站一站、蹲一蹲而已」,表面上看起來多麼輕鬆,但是卻掩蓋了一個重要的邪惡因素,即「長時間」。當「簡單的」(有姿勢要求)「站和蹲」超過一個人的「生理極限」時,那就不是一個所謂的「整訓」就能概括的了。寫到這裏不由得讓我想起常人中在談到夫妻感情不和時有一個術語叫「冷暴力」,並且認為這種「不是暴力的暴力」──「冷暴力」對夫妻感情的殺傷力遠遠超過打架這類真實的暴力。邪惡現在所使用的迫害大法弟子的所謂「整訓」招數與這個「冷暴力」是何其的相似啊。

作為大法弟子,我們必須清楚的知道,舊勢力為了達到它們所謂的考驗大法弟子的目地,迫害大法弟子是絕不會手軟的,它們對大法弟子絕無慈悲與善心可言,越到正法後期,它們越會想方設法把大法弟子拖下來。長時間的罰站、罰蹲、罰坐、不准上廁所等等就是邪惡迫害大法弟子的新招數、新手段,而且這些招數與手段更欺騙、更隱蔽、更殘忍、更下流、更邪惡!事實也是如此。

僅就重慶女子勞教所為例,只要沒被所謂「轉化」的大法弟子,每天都必須從早上六點筆直的站著、或不動的蹲著到晚上十一點,有時時間還會更長,且不說被發現站得不直、或蹲著動了,會被「包夾」們拳打腳踢,就單單說站和蹲,時間一長,那個腿疼的真的是無以言表,每天下來後,很多大法弟子的腿都腫的像發泡的饅頭。這種長時間的站、蹲,等於天天在闖關,每天都必須要有很強的正念和堅強的意志力才能闖過去,一天、二天,基本上同修都能闖過去,十五天、一個月,就有一部份同修闖不過去了,隨著時間的加長,闖過去的同修就越來越少。邪惡就是採用這種讓大法弟子天天受活罪,用這種殺人不見血的,我暫且叫它「冷酷刑」,把大法弟子一個個的拖下水。這就是為甚麼在勞教所裏有不少大法弟子在第一次被迫害時,邪惡用鎖地環、毒打、電刑都不能改變她對大法的正信,而在這一次長時間的站和蹲的折磨中卻走了彎路。

所以,作為大法弟子,我們一定要清醒的認識到,邪惡對我們的迫害目地從來就沒有改變,只不過是因為國際輿論的壓力,使邪惡施暴的手段與招數做了調整而已,就像墊著厚布打人,被打的人內臟被打壞了而外觀上卻一點也看不出來一樣。

我們,特別是海外的同修,別給酷刑劃一個框框,我們要改變觀念,徹底識破邪惡的迫害伎倆,全面揭露邪惡的各種迫害手段,不讓邪惡鑽空子,給他們以繼續迫害我們的藉口,同時,還要清醒的認識到,這種變換招數的迫害,並非是邪惡發了善心,減輕了迫害、減少了酷刑,而是一種更隱蔽的酷刑、更邪惡的迫害!我們必須從根本上徹底否定這場迫害,結束這場迫害,從而救度更多的世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