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為自己做甚麼選擇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四月六日】(明慧記者鄭語焉台灣報導)台灣有句諺語:「惡人無膽」,其中之一的意思是說,無論惡首或是為虎作倀的幫兇,在欺壓善良時窮凶極惡,不顧後果。可當面臨即將被追究責任之時,卻是惶惶不可終日,縮頭藏尾狼狽不堪。這句諺語應驗在迫害法輪功的中共各級官員身上,最是顯露無遺。

以台灣為例:法輪功台灣人權律師團自二零零九年起,陸續控告來台的中共大陸官員涉犯殘害人群治罪條例,包括(前)河南省委書記徐光春、廣東省長黃華華、陝西代理省長趙正永、中共國家宗教局長王作安、湖北省「六一零辦公室」組長楊松、北京副市長吉林、遼寧省長陳政高、安徽省長王三運、以及今年(二零一二年)二月十六日訪台當天即被控告的北京市長郭金龍等九人。

助紂為虐 畏罪心虛

這些慣常作威作福的中共高官面臨被告狀,個個錯愕驚慌失措,倉惶逃離現場,甚至提前離台返回大陸。他們在台期間,害怕碰到法輪功學員而不敢走正門,以最近的今年二月為例,郭金龍為避見在飯店正門口等候的兩名法輪功律師,自降規格改走其它出口,當場讓原本在大門等待送行的維安及警察分局人員忙於應變,此舉已引發高層重視及不悅。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流氓集團與中共邪黨勾結相互利用,利用謊言構陷和邪惡手段,針對法輪功及其修煉者發動全國性的迫害運動。中共政法委和臭名昭著的「六一零」勾結,沆瀣一氣在迫害法輪功中,一邊制定迫害計劃一邊具體實施迫害。一些公安、檢察院、法院、司法、國安、武警身陷這場迫害中而犯下大罪。這不僅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真、善、忍」信仰,也在泯滅人所應有的道德原則和精神價值。

十幾年來,一樁樁綁架、酷刑、甚至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被陸續揭露出來,引起國際社會的強烈譴責。近幾年,迫害元凶江澤民、羅幹、周永康、薄熙來等三十餘名中共高官,因為血腥迫害法輪功,已在世界三十多個國家被以「反人類罪」或「群體滅絕罪」告上了法庭。雖然中共嚴密封鎖消息,但是惡首們的醜行與不光彩的下場,還是經過郵件、傳真、網絡以及電話等方式,傳遍全國。迫害單位人人自危,面對海外法輪功學員的勸善電話,甚至慌忙改口,心虛不敢承認身份。

王立軍事件曝光 參與迫害者人人自危

二零一二年二月六日,原重慶市公安局局長、重慶市副市長王立軍,出逃到美國駐成都領事館,並向美國提供大量薄熙來的犯罪證據事件,王立軍停留一天後離開領事館,立即被中共國安部官員帶往北京。旦夕間,這個「最有名的公安局長」和「打黑高手」,成了最新的、中共內部權力鬥爭你死我活的犧牲品。北京時間三月十五日上午,中共登出薄熙來被免職的消息。整件事情曝光後,參與迫害的中共官員會更加人人自危,那些負有血債的中共官員,時時有可能被自己的同黨揭發,「極可能隨時被清算的擔心」時時刻刻伴隨他們左右。

自二零零三年起,堅持每天向迫害單位打電話的法輪功學員周文禮說:「他們很多人都看明慧網,很擔心自己是否在‘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的追查名單上,現在跟他們談到王立軍、薄熙來事件,個個噤若寒蟬,也有聽完真相後,用真名三退(退出中國共產黨、團、隊相關組織),也有的會主動幫忙,查找責任人電話和迫害案例相關訊息。少數為眼前利益或仍被矇蔽不清的,接到電話後也不敢過多的作惡。尤其在王立軍、薄熙來事件之後,這種情況更為明顯。」

前陣子,一位河北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到期釋放出來。一出勞教所,馬上就被當地派出所劫走,準備架往洗腦班進行迫害,台灣營救小組於當天獲知消息,立馬打電話找到所長,周文禮直截了當的對對方說:「某某案子在你手上。」所長忙問:「哪裏打來?」周文禮回說:「海外打來,我從海外看到這個報導。」所長一聽慌忙掛上電話,再也不敢接聽。隔天傳來回饋說,當天晚些時候,就已將綁架的學員釋放。

正確的選擇

前不久,高雄學員飛鬱打電話到河北石家莊某派出所營救同修,飛鬱對警察講真相,從王立軍、薄熙來事件、談到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殘暴罪行;文革後,執行迫害命令者的悲慘下場,以及海外對於迫害法輪功的追查情形,並且告訴接聽的警察:這場迫害已被國際定為「群體滅絕」、「反人類」和「酷刑罪」等重罪,凡是參與迫害者,無論天涯海角都會被追查到底,請你們自救,不要為那些喪盡天良的迫害者陪葬掉你的一切。不參與迫害,並且善待法輪功學員,與中共邪黨劃清界線,是你唯一的出路,請為你自己和你的家人著想,理智清醒起來,做出正確的選擇。

結果這位員警聽完後堅持用真名退黨,飛鬱請他幫助法輪功學員。員警說:「我只是個片警,沒甚麼力量。」飛鬱說:「你一定有屬於你的一些權限,你就盡你權限和能力範圍內去做,你怎麼樣都要幫助法輪功學員,這也是真正的在幫你自己。」員警毫不遲疑地回答:「好,我願意!」

有次,飛鬱因為營救案例打電話到重慶某國保大隊,值班室人員小心測試確定是台灣打去的電話後,主動告知國保大隊長的手機號碼。同樣是營救小組的台南學員歐姐也有相同的經歷。

法輪功真相 我們心裏都明白

不久前,有位法輪功學員將被非法秘密審判,法院既不通知家人也不通知律師,歐姐打電話到法院,值班室人員起始就問:「你是修真善忍的?」歐姐答:「我是。」值班室人員又問:「那你為甚麼不敢把你的電話號碼顯示出來?」歐姐說:「是這樣的,我們海外的電話,我可以買一百元美金的電話卡,也可以買一千塊日幣的電話卡,像我在台灣也可以買二百、三百點數的卡,所以我們這是網路電話。」「那你在台灣打多少錢一通?」「座機的話一通要五、六塊,如果是手機的話就要四十塊台幣。」

對方聽了之後非常觸動:「我今天終於明白了,原來你們的海外大法弟子都是自掏腰包去買網路卡,所以你們都沒有顯示出電話號碼來,我常常接到來自日本、美國、泰國和其它國家打來,你們台灣最多,現在我終於明白了!其實法輪功的真相,你不講,我們心裏都明白,你們太了不起了,你們做得很好!繼續打。」

歐姐把案例告訴對方,並說:「我們這位同修請了律師,可都沒收到通知,不知道秘密審判的日期是那一天?」對方說:「你等一下。」查了一下說:「這月二十三日,你再等一下。」對方查了查又說:「××法官負責這案,他的手機是×××××號,記下來,趕快去打!」

明智的保全之道

「善惡到頭終須報」的天理正在應驗中,更多人的良知善念被喚醒。十年前,貴州省平塘縣掌布鄉出現了「中國共產黨亡」的藏字石,現在又有王立軍、薄熙來下場的警示。古有明訓:「君子不立危牆之下」,那些仍在參與迫害的中共官員,應該從中看到中共黑幫政治的真面目,看清中共解體的結局,不再參與迫害,退出中共,並向國際社會公開其他官員的犯罪證據,以彌補對法輪功學員造成的傷害,才是最明智的自我保全之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