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發正念、信師信法的兩點體悟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四月三十日】最近突然覺得想把自己修煉中的一點體會寫出來,和大家交流,可能對和我一樣的同修有幫助。希望同修能給予指點。

關於發正念的問題

我一直在發正念這方面比較困惑,思想總是不集中,也知道自己的人心多,但是就是克制不住自己的思想。一日集體學法,發完正念後,一同修問我怎麼發的,發正念時在想甚麼。我說就想除去邪惡,釋放所有被關押的大法弟子,增加大法弟子的正念。

同修又問,那之前,那五分鐘清理自己呢?我說就是清理自己啊,沒想啥。同修從新給我說了一遍,「意念中清除自己思想中的不好的思想念頭、業力和不好的觀念或外來干擾。就這樣想它們死,它們就會被清除」(《導航》〈二零零一年加拿大法會講法〉),說師父在法中早就講到了,我們應該一字不差的背下來,這樣才能有法的威力。

回家後,我把明慧網發表的《發正念要領和全球同步發正念的時間(更新2)》從新看了一遍,上面涉及到的經文也都從新讀了一遍。再次發正念,發現果然不一樣,原來我自己以前一直是另搞一套,太自我了,現在同化法中,念動師父的法,效果簡直一個天上一個地上。希望在發正念上一直不集中精神的同修都好好看看明慧網發表的《發正念要領和全球同步發正念的時間(更新2)》

關於粘貼的問題

自己做了一些神韻粘貼,帶到學法點給同修,當時自己覺得自己有時間,就把所有的粘貼都用膠粘好,並將右上角剪掉,為了粘貼方便。

當學法結束後,我把神韻粘貼拿出來,同修看到後,說這個右上角不應該剪,咱們應該原封不動的保持完整,而且不用幫著大家粘好,大家都有膠,讓他們自己回去粘。當時我的心裏一動,覺得不讓粘,我還省事了,這五十多張我連剪帶粘的,足足浪費了我好幾個小時。

但是,過後我就想,一切事情都不是偶然的,一定有我要修的地方,一找就找到了自己的顯示心,覺得自己都做好了,拿到學法點給同修,同修一定會誇我,雖然當時隱蔽的很深,說是為了方便同修,但是多少還是有那個顯示心。標新立異另搞一套,自己把神韻粘貼的右上角剪掉,為的是方便自己,可是是否想過,失去了神韻的完整性。今年神韻的光盤都要求要配備高質量的,我那一剪子下去,豈不是失去了完整,想想真的後悔,不知不覺中就是在另搞一套啊。而且晚上在剪右上角的時候,剪子總是粘,我當時還埋怨剪子,我說我在做證實大法的事,你要是再粘,我就淘汰你。看看我當時的心,向外找,其實當時剪刀已經看到我的不對,一直在提醒我,我卻不悟,向外找。在這裏我也提醒我一樣的同修,一定不要為了自己的方便,就另搞一套。

是真的信師信法還是嘴上說說

自己一直不精進,浪費的時間太多了,覺得自己真的不該在渾渾噩噩的在混日子了,真的該抓緊了,這些時日自己一下子變了很多,說的話也在法理上了,和別人也說,我是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我一定要跟師父回家。一日,一同修問了我一個問題,我一下子就愣住了。同修問我:「看到神韻最後同修都去天安門打條幅,如果大法再次需要你去天安門,你會去嗎?」我說我不知道,沒想過這個問題。其實這不知道的背後隱藏著多少人心啊,嘴上一遍遍的說自己信師信法,可是當大法真的需要自己的時候,自己連為了大法說句真話的勇氣都沒有,那一切不都是空談嗎。回家後我一直在想,真的,如果大法需要我去,我為甚麼會猶豫,為甚麼不能斬釘截鐵的說去,我一定會去。我到底怕甚麼呢,怕失去人中的一切,怕被迫害,人心太多了,這時我不由得想自己一直掛在嘴邊的信師信法,頃刻間就被同修的一句話就戳穿了,突然覺得自己修的真的很不紮實。我不停的發著正念,排除自己的人心,各種怕心,找到自己所有放不下的人心,看看那隱藏的人心背後是甚麼,找到根源,捨去它。當我找到這些心後,我再次在心中問自己的時候,我是很坦然的說我會去,因為我的生命就是在法中的。

以上是自己最近的一些所悟,希望同修能夠指點。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