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延慶縣法輪功學員遭「六一零」惡警迫害事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四月三十日】(明慧網通訊員北京報導)北京市延慶縣國保大隊、六一零(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公安局和各地派出所,十三年來對當地法輪功學員進行了毫無人性的迫害和勒索。下面是延慶縣法輪功學員遭受中共惡人惡警迫害的部份事實:

張秀華,女,五十六歲,二零零一年被千家店鎮派出所非法罰款一千元、非法搜身搶走二百元、被非法拘留兩次、被非法罰站三次。

郝香,女,六十一歲,二零零一年-二零零二年期間被非法拘留一次、被千家店鎮派出所非法罰站一次,被強行送進延慶縣洗腦班一次。

紀風勤,男,六十一歲,二零零七年-二零零九年期間被非法拘留一次、被千家店鎮派出所罰站一次,被強行送進延慶縣洗腦班一次。被非法勞教一年零八個月。

張秀玲,女,四十三歲,二零零一年被千家店鎮派出所非法罰款一千元、非法搜身搶走一百左右元、被非法拘留兩次、被非法罰站三次。二零零七年流離失所一年。

高鳳英,女,六十二歲,二零零一年被千家店鎮派出所非法罰款五百元、被非法罰站一次,被非法拘留一次。

賈永田,男,五十歲,二零零零年正月初十去北京證實大法好,被延慶縣拘留所非法關押三十五天,二月十四日釋放後,在千家店鎮派出所被非法罰站七天、非法罰款一千元。二零零零年六月十三日去北京舉橫幅,被延慶縣拘留所非法關押七天。二零零零年八月五日,千家店鎮辦洗腦班,縣裏來的是王華等人伙同本鎮六一零強行洗腦。十多位學員夜間全部去了北京上訪,途中被非法抓進延慶縣拘留所非法關押十五天。二零零零年大約十一月份的一天晚上被傳訊到鎮派出所非法審訊,所長王友良對賈永田軟硬兼施、強行逼供,未果,直到夜裏十二點多鐘才放出。二零零一年正月十四日上午,被三名不知姓名的警察非法把賈永田從家中抓到鎮派出所。市專案組對他進行非法審問之後,所長王友良繼續對賈永田吼罵、恐嚇,直到下午兩點多鐘才放賈永田回家,對賈永田的身心都造成了極大的傷害。

於佔琴,女,四十七歲,延慶縣千家店鎮紅石灣大隊二零零零年正月初十去北京證實大法好,被延慶縣拘留所非法關押三十天,釋放後,又在千家店鎮派出所被非法罰站九天、非法罰款一千元。

韓書賢,女,五十三歲,二零零零年被千家店鎮派出所非法罰款一千元、被非法罰站九天,被非法拘留三十天。

盧玉蓮,女,六十五歲,二零零零年被千家店鎮派出所非法罰款一千元、被非法罰站九天,被非法拘留三十天。被非法勞教兩次,第一次,一年半。第二次,兩年半。

吳紅芳,女,四十七歲,北京市延慶縣千家店鎮紅石灣大隊。二零零零年正月十六去北京證實大法,被非法關押在延慶縣拘留所三十天,回來後又被本鎮派出所非法罰站七天、非法罰款一千元。二零零三年正月二十八,在千家店供銷社和同修切磋,被惡人舉報,非法關押在延慶縣拘留所四十天後,被非法勞教二年。

李書枝,女,五十歲,北京市延慶縣千家店鎮紅石灣村。二零零零年正月十六去北京證實大法,被非法關押在延慶縣拘留所三十天,回來後又被千家店鎮派出所非法罰站九天、非法罰款一千元。

古連洞,男,七十九歲,北京市延慶縣千家店鎮紅石灣大隊。二零零零年正月初十去北京證實大法,被延慶縣看守所非法拘押半個月,回來後在千家店鎮派出所被非法罰站一次,給古連洞的家庭造成很大的傷害。老伴整日提心吊膽、心神不安、給兒女們也造成了傷害,使他們誤解了大法的美好。

李長蓮,女,六十二歲,二零零零年被非法拘留三十天,被千家店鎮派出所非法罰站九天,非法罰款一千元。

劉佔全,男,六十二歲,二零零零年四月被非法拘留十五天,二零零五年八月-二零零七年八月被非法勞教二年。被非法送進千家店鎮洗腦班兩次,罰站兩次。

侯書芳,女,五十八歲,二零零五年八月-二零零七年八月被非法勞教二年,被非法送延慶縣洗腦班一次,被千家店鎮派出所非法罰站一次。

郭振閣,男,五十七歲,二零零一年被非法拘留一個月,二零零二年被非法拘留半個月,二零零四年-二零零六年被非法勞教二年,非法罰款一千元。

范秀枝,女,五十五歲,二零零五年八月-二零零七年八月被非法勞教二年。被非法送延慶縣洗腦班一次、千家店鎮洗腦班一次、被千家店鎮派出所非法罰站一次、非法罰款五百元,縣國保綁架一次。

張書英,女,五十七歲,二零零五年八月-二零零七年八月被非法勞教二年,被非法送延慶縣洗腦班一次。

郭東紅,女,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勞教一年半,二零零五年被非法勞教二年。被非法送延慶縣洗腦班二次,鎮洗腦班二次,非法拘留二次。鎮派出所罰站一次、非法罰款一次一千元。

王朝英,女,五十六歲,二零零二年-二零零四年被非法勞教二年,二零零五年-二零零七年被非法勞教二年,二零零九年-二零一二年被非法勞教二年半。二零零零年被非法拘留半個月,被千家店鎮派出所非法罰站二次、非法罰款一千五百元。

郭萬山,二零零一年-二零零二年被非法拘留二個月,被罰款一千元。

楊鳳英,二零零零年被非法拘留十五天,被千家店鎮派出所非法罰站一次。

張秀清,二零零零年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王佔娥,二零零零年-二零零四年被非法拘留四次,被千家店鎮派出所非法罰站,被罰款一千元。

張文英,女,五十九歲,二零零零年去北京上訪,回來後鎮派出所讓登記,騷擾一天。二零零零年二月份被千家店鎮派出所非法罰款五百元、被非法罰站十六天。二零零一年五月十二日被非法拘留十五天,非法罰站十六天。二零零二年單位騷擾三次。二零零三年六月份被非法送延慶縣洗腦班(封閉式)十六天後放回家。二零零四年千家店鎮洗腦班七天。二零零九年四月份被非法勞教二年。

郝志英,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份被千家店鎮派出所迫害一個月。二零零二年四月被延慶縣看守所迫害一個月。二零零三年深秋,六一零等人在路上欲想迫害,未得逞,從一九九九年至今多次到家中騷擾。

徐金香,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份被千家店鎮派出所迫害一個月,從一九九九年至今多次到家中騷擾。

張殿忠,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底,到天安門證實大法,被綁架到北京清河拘留所,在拘留所裏,惡警暗示猶大,扒光張殿忠的衣服、用洗冷水澡的邪惡手段,迫害兩個晚上。後來被延慶縣千家店鎮派出所惡警王友良拳打腳踢用車拉回延慶縣拘留所,非法關押二十二天、敲詐五百元。到後來的幾年裏,被延慶縣公安局抄家、千家店鎮派出所和六一零多次騷擾、監視。

周淑先,二零零零年四月被延慶縣看守所迫害十五天,騙家人說:不交錢不放人,騙走一千元。在千家店鎮派出所迫害十五天。二零零二年四月被延慶縣看守所迫害二十六天,強行灌食二十六天。二零零四年十月被千家店鎮六一零綁架未遂,流離在外二十一天。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七大會期間,非法拘禁在家裏,白天三人、晚上五人看著,共五天。千家店鎮政府六一零的、水管的、財政、民政、計劃生育、大隊參與迫害。二零一一年四月中旬千家店鎮辦洗腦班,綁架未遂。六月底延慶縣六一零惡人姜書亮帶人到家裏來綁架,未遂。從一九九九年至今多次中到家騷擾。

於海蓮,女,五十歲,二零零零年五月到天安門證實大法,被綁架,惡警把於海蓮身上所有的錢全部搶走。千家店鎮派出所因於海蓮不放棄修煉、去北京上訪、證實大法,就罰站於海蓮。

劉春芳,女,四十九歲,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五日到天安門證實大法、打橫幅,被綁架到延慶縣看守所迫害十五天。千家店鎮派出所接回來後,又非法罰站半個月。二零零七年到天安門證實大法,被綁架到看守所,招到暴力毆打,關押一個月以後,被非法勞教二年。

吳蓮英,女,五十三歲,二零零零年三月去北京護法,被綁架到看守所,關押半個月。被千家店鎮派出所非法罰站半個多月、非法罰款一千元。二零零零年四月再次去北京護法,被非法拘留半個月,千家店鎮派出所非法罰站二十天。二零零一年十月份同修在一起切磋,被鎮政府六一零、派出所綁架,在鎮政府大院被罰站八天,晚上不許回家。

劉春書,女,五十七歲,一九九九年冬天,被不明真相的常人構陷,千家店鎮派出所焦振桐、姓馮的、還有一個不知姓名的三個惡警,非法闖入劉春書家,搶走大法書、真相標語、錄音機、煉功磁帶、師父講法帶。綁架到鎮派出所罰站一天,之後把劉春書送到看守所迫害十五天,回來後鎮派出所又非法罰站二十多天。二零零零年春天去北京上訪,半路就被鎮派出所綁架。罰站二十七天、非法罰款五百元。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再次去北京證實大法,被非法拘留半個月。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四日,劉春書到天安門證實大法、打橫幅,被綁架到延慶縣看守所迫害十六天。千家店鎮派出所接回來後,又非法罰站半個月。二零零一年七月,縣辦洗腦班,鎮派出所惡警小崔伙同六一零、七、八個人非法闖入劉春書家,強行帶走,送洗腦班迫害三十五天。二零零一年十月份同修在一起切磋,被鎮政府六一零、派出所綁架,在鎮政府大院被罰站八天,晚上不許回家。二零零二年四月,被綁架到延慶縣看守所迫害二十七天。二零零二年四、五月份,劉春書和女兒貼真相標語,被當地六一零頭子、趙漢武、焦振桐、王強、遲何昌等人,拳打腳踢,被打昏過去。他們再次把劉春書綁架到延慶縣看守所迫害七十多天後,非法勞教二年。二零零六年三月份,劉春書去親戚家,走在半路上,由楊書伍構陷,再次被綁架到延慶縣看守所迫害十二天。二零零六年十月底,正在家中幹活的劉春書,被六一零、公安局三科,強行把我綁架到看守所一週後,非法勞教二年六個月。

紀書賢,男,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惡黨對大法的迫害開始了,紀書賢深知大法是被誣蔑的,曾經三次進京上訪,為大法說句公道話,結果是兩次被非法拘留、罰款。二零零一年五月十七日公安局、畜牧局、六一零、派出所等以王友良(原千家店派出所所長)為首的十八名不法人員,闖進家中圖謀綁架未果,紀書賢被迫走上了流離失所之路。中共邪惡人員仍不放過,印發相片通緝,連紀書賢在河北、廣東、廣西的親屬家裏也多次遭到騷擾。二零零一年在流離失所中被綁架勞教,被北京團河勞教所折磨致精神恍惚,走路艱難;在千家店六一零和派出所不法人員的壓力下出現了腦血栓的症狀;經過兩年多的病痛折磨,於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二日含冤離世。

法輪功學員沒有傷害任何人,只是在煉功做好人,在告訴世人真相,他們沒有錯。那麼在這十二年中,千家店鄉一個鄉,就有這麼多人被迫害死、被勞教、判刑、罰款的法輪功學員,那麼他們的家屬、親朋好友是不是也都在不同程度上受到了傷害?如果說中國有一億人修煉法輪功,這一億人的家屬、親朋好友又有多少呢?

那些毫無人性的警察、「六一零」劉連山、劉和榮等、國保大隊姜書亮等、公安局主管迫害法輪功的局長李明義等、派出所警察、法制科的人及所有參與迫害佛法、迫害良善的人,又該是甚麼結局哪?如今大陸各地萬餘例因迫害法輪功而遭惡報的事例就是你們的前車之鑑。同時,覺醒的民眾也在記錄著惡人的惡行,最終對惡人進行清算。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4/30/北京延慶縣法輪功學員遭「六一零」惡警迫害事實-2564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