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四﹒二五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日】我是一名大陸大法弟子,經歷過1999年4.25上訪,下面我講一講我參加4.25的過程。

4.25那天我得到的消息比較晚,大概是早上七八點鐘。聽家人(也是大法弟子)說村裏的煉功人到北京去了。當時心裏有點擔心,八九年六四的時候我在北京打工,了解邪黨的謊言、殘忍。我也決定去北京。

在去北京的公交車上遇見了鄰縣的幾個煉功人(看到了他們胸前的法輪章),大概有十二、三人,於是我們一起去了北京。到北京下車後租了一輛車去了中南海,當時車費是他們出的,給錢他們沒要(在這裏說一聲謝謝你們了,同修)。

下車後看到那裏已經有很多上訪的煉功人了,到路邊靜立。我看到有的同修告訴新來的怎樣做,有的幫助疏導交通,秩序井然。同修們找了一個地方靜立。我就去找我們村的同修,和他們約定如果找不到再回來和他們在一起(我們已經是熟人了)。我在附近的一家麵館吃過早點就到了街上。看到身邊這麼多陌生的面孔,沒走多遠就看到了我們村的同修,見面後都很高興。這時了解到是因為天津的警察抓了人,在那裏得不到解決,同修們這才來北京上訪。我們就在便道上靜立,有同修過來提醒不要越過前面那條線,那邊算盲道。說實在的我們是農村來的,對城市裏的一些交通設施不是太懂,但是大家都很自覺的遵守著,大家都很安靜。身後是花池子,面前是盲道,就像網上的照片那樣。又回到鄰縣的同修那告訴了他們我找到了……

人多了路邊也來了賣水的,有一個人站在花池子裏賣水,有同修提醒她不要站在那裏,她不聽。有一個同修說;如果你再在那裏賣水,那我們都不買你的水了。她無奈的從花池子裏走了出來(糾正了一下她的錯誤行為)。這時馬路中間的車輛行駛如常。路邊的警察看到這些煉功人都很遵守秩序,也湊過來和同修們聊天。大家也把買的礦泉水分給他們喝。馬路兩邊突然聚集了這麼多人,北京的市民覺得很奇怪。有一個騎車的中年人問這麼多人都是幹甚麼來的,當時同修們都沒說話,他又問是不是下崗職工,要是下崗職工他也參加。我告訴他我們和下崗職工沒有關係。最後那人滿臉迷惑的騎車走了。

我們還是在路邊靜立。有同修從附近的門店要來一些廢紙箱,有的同修站累了就到後面的地上坐下來休息一下,有的藉機會看書學法,前排還是在靜立。已經是下午了,這時有同修提醒在後面休息的同修,我們是來護法的,坐在地上休息的同修又都站了起來加入了靜立的隊伍。

天已經黑下來了,這時傳來消息說天津那邊已經放人了,來的人都可以回去了。靜立的人群開始有序的離開,我們幾個也離開靜立的地方準備回家。臨走的時候同修們把用過的廢紙箱、礦泉水瓶等一些垃圾都放進了垃圾箱裏。最後離開的同修把警察抽過的煙頭也放進了垃圾箱。後來聽說當時去了一萬多人,大家做的都很好,在全中國人面前,在全世界人面前展現了大法弟子的風采。在這裏我想用常人的話說:師父,我們當時沒有給你丟臉。

我們準備租一輛車回家,這時來了一個人問我們是哪的,後來才知道當時各市縣的警察都在外面等著把自己地區的人帶回去。他把我們帶到一輛大客車前,這時有警察不停地在拍照。我們被帶上了大客車,陸陸續續的大客車裏已經擠滿了人。車啟動了,把我們帶到了市裏的一個公安分局。我們下了車,這時有一個人說他是國家體育總局的,把一份資料交給了一個警察。上邊都是一些煉功人的心得體會,裏面有許多老幹部修煉以後的親身體會。在分局裏停留了一會又把我們送回了村裏。

回家後心平靜了下來。憑著對邪黨的了解,我隱約的感覺到大法弟子要經歷一場大的魔難,當時的心情有點傷感。後來7.20以後邪黨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就開始了,大法弟子也開始了正法修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