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黑惡勢力煽仇蠱惑的小丑伎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二日】四川省中共黑惡勢力不但對千千萬萬的法輪功學員殘酷迫害,而且把黑手無處不在的伸向四川省上億的民眾──四川全省的手機用戶不斷收到用謊言煽動仇恨法輪功的洗腦毒害,因薄、王落馬,配合江、周大造聲勢,做垂死掙扎。這可能在全國無出其右者。

二零一二年二月以來,四川省六一零主任賈月成、副主任毛玉康;成都市六一零主任毛善貴等六一零頭子可忙壞了(六一零:中共江氏團夥為迫害法輪功而成立的專職機構,凌駕於公檢法之上,類似希特勒納粹蓋世太保,罪惡深重),指揮全省各地六一零利用手機通訊、強制民眾簽「承諾卡」、車上、牆上新增標語等,綁架全省民眾誹謗法輪功、教唆全省民眾參與構陷、迫害法輪功學員,更深的毒害四川民眾。這幾年重慶市薄王「唱紅打黑」搞的遮天蔽日,四川省的灌毒打善就搞得熱火朝天,雙簧真是演得轟轟烈烈──中共四川省黑惡勢力深諳輿論蠱惑的作用。

據明慧網報導:四川全省擁有手機的民眾二零一二年二月以來連續收到中國移動系統10086發的署名「成都市反×教協會宣」的短信(註﹕法輪功是教人向善的佛法正道,中共才是把人拖向毀滅的邪教),攀枝花擁有手機的民眾一星期內連續收到三次給全市的手機段發的短信。內容為污衊誹謗法輪功、蠱惑民眾陷害惡報法輪功學員的謊言。

三月初,由中共四川省反×教辦公室(中共是真正的邪教)直接製作「承諾卡」,指揮全省各地六一零強制民眾簽名。成都、德陽、瀘州、巴中、綿陽、涼山州等全省各地的街道辦事處、城區派出所協督各社區實施簽名。有的社區挨家挨戶通知居民帶戶口到社區按人頭簽名,有的社區脅迫單位的門衛去幹,有的社區把這違法犯罪的活兒強加給可憐的低保人員來幹。有明真相的群眾拒簽「承諾卡」,對前來簽名的人說:不簽。問他為甚麼?回答:我不懂你那些。向他打聽認不認識周圍修煉法輪功的住戶,回答:不認識。有些前去叫人簽名的低保與保安人員迫於無奈,很不情願的幹著。有的對不願簽的人說,不簽就算了,隨便簽不簽。有的社區人員為完成任務,鼓動居民把認識的人都簽上,敷衍湊數。

二月,四川巴中市六一零出台一個所謂6號文件,操控當地聯通、電信、移動等幾家通訊公司向當地世人發送誣蔑大法的短信毒害世人。

內江市六一零在所有出租車後的擋風玻璃上貼上惡毒影射誹謗法輪功的標語,同時還欺騙民眾簽署「家庭反對邪教承諾卡」(中共是真正的邪教);

資陽市雁江區位於大街上、人流量大的保健院上方大型燈框裏,走馬燈似地二十四小時日夜不斷地播顯惡毒影射誹謗法輪功的標語;

德陽地區中江至德陽的公路旁牆上、連山鎮菜市場入口處、廣漢等,新出現多處中型白底紅字的誹謗法輪功的邪惡標語;

瀘州市敘永中學二零一二年二月底開學時,要學生與家長簽「責任書」,該「責任書」其中一條把中共邪教自己的身份,安在教人修心向善的法輪功頭上,與黃、賭、毒相提並論,誤導與毒害學生及家長。學校不僅要家長簽字表態,還脅迫學生在上面蓋手印畫押;瀘州市合江縣教育局、科學技術局向全縣所有學校下發三號文件黑令,公開誣蔑法輪功,並圖謀在全縣中小學校園內進行反對法輪功的簽名,還教唆學生充當特務,收集法輪功修煉者情況等。

瀘州市特興鎮邪黨人員伍維英,二零一二年三月五日拿著誣蔑誹謗法輪功的單子,逼每家每戶簽字。

達州市六一零推出,由達州市「六一零辦」主編,達州市「六一零辦」、市科協、市教科所聯合出版發行,準印號為「達州市新出準印字(2010)第115號」的「反×教(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宣傳教育讀本(小學版)發到達州市所有小學生手上,書中對法輪功極盡造謠誣蔑和攻擊,挑撥教唆小學生敵視法輪功,抵制三退,發現有宣傳法輪功的人及時報警,發現法輪功資料及時上繳等。

中共四川黑惡勢力對法輪功的煽仇、造假蠱惑無遠弗屆,遮天蔽日、愈演愈烈,十年前就曾搞過系列造假,惡毒誹謗陷害法輪功。僅舉一例:

「四川邛崍湯志華慘案」,是中共造假誣陷法輪功的所謂 「1400例」之一例,中共通過媒體大肆誹謗法輪功。

當地民眾十分清楚的爆料:湯志華是成都邛崍市前進鄉富貴村人,泥水匠,與妻子羅秀群關係長期不和。根本就沒有接觸過、更從來沒有煉過法輪功。一九九九年六月,羅秀群離家出走,並在外另有了新歡。由此,湯志華經常遭到別人的奚落、挖苦,在這種巨大壓力下,湯志華的精神開始崩潰。一九九九年八月十一日下半夜三點左右,湯志華用菜刀將自己兩歲兒子的陰莖和睪丸一併割下,再將自己的陰莖割傷。這本是受中共黨文化毒害而發生的家庭慘劇,可中共邪黨人員卻反過來栽贓法輪功。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為配合迫害,構陷法輪功成了各級宣傳部門的頭等大事。四川省委宣傳部派人到各醫院察訪,尋找可以利用的線索。此時,湯志華因用菜刀把自己和他兩歲兒子的生殖器割下導致重傷,正在四川省人民醫院住院。宣傳部人員覺得這事正好用來「栽贓法輪功」,便威脅、利誘湯志華,要他承認自己是煉法輪功的,走火入魔才把自己和兒子的生殖器割了。如果承認並配合電視台錄像的話,就給報銷醫藥費;如果不承認的話,就以傷害罪判他刑。

於是,省委宣傳部唆使四川省電視台,安排三個人到省醫院錄像,一個記者,一個燈光師,一個攝影師。三人到了省醫院,宣傳部的人就給了他們每人一包香煙。錄製過程並不順利,湯志華開始講話結結巴巴,說不成句,宣傳部的人反覆教了他幾次,才錄製完成。拍完後,三人被叫到一邊,宣傳部的人給了他們每人一萬元錢,被告知:絕對不允許將情況說出去!

與「1400例」一樣,又一個栽贓法輪功的電視節目就這樣出籠了。這個節目錄製完成後,在四川電視台、中央電視台反覆播出,迷惑、毒害了所有不明真相的群眾。

古語有云:天下未亂蜀先亂。可是幾千年中華歷史,無論蜀亂到甚麼程度,但神傳文明沒有丟棄,人心總體未亂。沒有誰敢、也想不到在意識形態大勢上,用暴力謊言洗腦民眾逆天叛道。被中共邪教黨文化洗腦毒害成異數的中共四川黑惡勢力,自中共竊政以來,緊跟中共助紂為虐,導致四川省整死人數量為全國之最(僅三年大飢荒人禍時,據時任重慶團市委書記的廖伯康,秘密向團中央副書記胡耀邦、中央辦公廳主任楊尚昆彙報四川的災情,四川省就餓死了1,250萬人。現有文件可查的實際餓死人數也是至少1,250萬)、天災人禍為全國之最(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二日,四川遭遇千年不遇特大地震),腐敗為全國之最(一萬四千所學校嚴重受損,超過三萬中小學生或兒童,死於「豆腐渣」工程;成都市委市政府新豪華辦公大樓。佔地約255畝,總投資約12億元,建築面積約37萬平方米。比世界頭號強國美國的總統府白宮至少豪華一百倍。五月十五日,汶川大地震才第三天,就由舊址搬入此間)。

更甚的是,在中共洗腦禍亂、顛覆中國人的六十多年邪惡歷史中,四川省中共黑惡勢力瘋狂助惡為虐,在四川大肆製造謊言輸向全國。在煽動人類互相仇恨、顛覆中國人傳統價值觀的造假及效果上,簡直達到登峰造極的程度,其毒害極其深廣,流毒遍及世界。限於篇幅,簡舉幾例。

真假劉文彩

劉文彩,四川大邑縣人,身高一米八以上,死於一九四八年。劉文彩擅長經商,做生意幾乎從來沒有虧過,被稱為「經紀之奇才」。劉文彩為家鄉修路建廠等,幹了很多有益百姓的好事。成都到大邑的公路是他修的,萬成堰水利工程是他修的,當地的發電廠和水電廠是他修的。最有名的是他晚年幾乎耗盡家產修建的佔地兩千多畝的文彩中學(現在的安仁中學),該校經歷了二零零八年大地震後,至今仍是四川乃至全中國最好的學校之一。學校建成時,劉文彩明確規定,校產屬於學校,劉家子孫不得佔有,劉家僅有的權力就是每年對學校的財務進行一次清理,其它事務全由學校自訂。

一九九二年,大邑縣在評選對大邑貢獻最大的歷史人物時,當地民眾一致首推劉文彩。村民們回憶說,劉文彩收的地租,比後來農民交給中共的公糧還要少很多。劉文彩每遇逢年過節都要走訪接濟貧困人家,由於辦事公道正派,他也是相鄰糾紛的主要調解人,百姓們都稱他為「劉大善人」。

然而這個鄉間大善人,卻被中共從墳墓裏拉出來,把臉譜畫成反面形像,使「劉文彩」成為代表幾千年封建惡霸地主的典型。這個完全虛構的歷史贗品,仇恨流毒不僅從小學生到全中國人,而且遍及世界。

一九六零年,當時大邑所屬的溫江地委宣傳部部長馬力批示:辦館的主導思想,要能激起民眾對地主的仇恨,要求是愈殘忍、愈恐怖、愈淒涼的,愈好,要把幾千年來舊中國地主階級的所有邪惡表現出來,重點是要如何聳人聽聞,真人真事不必要,事實真相無足輕重。

「劉文彩地主莊園陳列館」從五九年到六五年,經歷了四次大改,一次比一次殘忍、恐怖。一九六一年的元旦,僅大改到第二次,就極具煽惑了。用陳列館的話說,整個莊園看上去「真是陰森可怖,淒淒慘慘」,活脫脫一座侏羅紀公園。十七台真人大小的蠟像,包括「買飛田」、「高利盤剝」、「狗道場」、「吊打農民」、「氣槍殺人」、「亂石砸人」、「割耳」、「無償勞役」、「背磨沉水」,「謀害長工」、「坐老虎凳」、「強姦婦女」、「活埋」、「殘殺幼兒」、「冤殺」、「逼租殺人」、「審訊肖汝林」。

一天一個身穿軍裝的姑娘在「背磨沉水」模型前站住了,只見她流著淚,叫了一聲「好慘啊!」就暈倒了。大多數參觀者都是邊看邊哭,展廳從早到晚哭聲一片。

第三、四次大改就成很大型的了,增加了一百一十四個泥塑人像的《收租院》,蠟鑄模型《地主百罪圖》。造成的巨大轟動舉世震驚,因此而成為江青樣板戲之外,唯一得到毛澤東肯定、鼓勵的東西,不但全國各地紛紛複製,還出訪到日本、阿爾巴尼亞、加拿大等國。

二零零零年九月,中共還在德國展出大型泥塑《收租院》,劉文彩的後人劉小飛在網上公開抗議,並在展覽現場向參觀者揭露真相,指責中共造假歷史,欺騙世人。

人們不知道地主莊園是假造的,人們更不知道,劉文彩及其弟劉文輝,在一九四二年與周恩來密談後,其實是投共、擁共反蔣的。

宜賓白毛女造假背後的慘絕人寰

一九五八年,宜賓縣檢察院幹部、駐鳳屏鄉工作組組長曹華明在這裏見到有個祖傳少年白髮的白毛女羅昌秀,認為舞台上的白毛女喜兒雖然很轟動,畢竟是編造的藝術形像。如能在宜賓發掘出「真實」白毛女,效果應更轟動!大約是一九五八年的冬天,四川省公安廳廳長喬治敏來宜賓蹲點,兼宜賓縣委書記,第一大工程就是塑階級鬥爭形像工程『宜賓白毛女』。

從此,這一北一南一前一後的兩個白毛女遙相呼應,「舊社會把人變成鬼,新社會把鬼變成人」的蠱惑登峰造極,鋪天蓋地毒遍全中國。而造假白毛女的背後,把眾多說了真實情況的無辜農民由人變成鬼的慘絕人寰,卻鮮為人知。

白毛女的父親羅錫朋吸(鴉片)、賭皆來,中共竊政前十幾年就把家當敗完了,家裏一貧如洗。羅昌秀的白髮是遺傳,少年白,她媽的頭髮也是少年白。她從小就到坡上採野菜野果吃,衣服沒一件好的,習慣了赤身裸體,見人就跑開。智商低下,只能說很簡短幾句話,還有些神經兮兮的。後來其弟羅昌高娶了媳婦,羅昌秀與弟媳合不來,就往外跑,跑到山上呆一陣受不了,又回家住一陣。後來其同祖父的二嬸見羅昌秀可憐,就叫她來家幫著照看小孩,做點家務,也教她做針線活,納鞋底。一段時間後,發覺她手腳不乾淨:她煮飯淘米時就偷偷挪一些沉在潲水桶裏,擇時機弄起來拿回家去。一次被陶天珍當場抓獲,盛怒之下抓起篾片打了她幾下,她就跑回家去了(註﹕沒有到山上去住)。土改時,羅錫朋家(即白毛女家)被定為中農,羅錫聯家(即二嬸陶天珍家)被定為貧農。後來為了造假需要,羅錫聯家改定為惡霸地主。

凡是對被了解羅昌秀情況者,實話實說的全部被判以重刑或死刑。其二嬸陶天珍則被槍斃,頭被打爛後身子蜷曲在地下,有個個頭不高的中年男人用一根削尖的竹竿從她的頭部插入穿過體內至肛門出,插到灰包上坐起;另一個個頭中等的中年男人還將一支點燃的紙煙含在她嘴裏。小孩們用石塊擲擊……。慘不忍睹的惡作劇深深地烙在了當時圍觀的幾千名群眾,尤其是少年兒童的心中。白毛女經常被叫到各種場所「控訴」,她不會講話,由指定的人代言。羅昌秀死於2002年12月31日突發的心肌梗塞。

劉文學是一個小偷

劉文學(1945-1959),原四川省合川縣渠嘉鄉雙江村小學學生,上個世紀50年代末中共樹立的又一典型人物,被視為「黨的好孩子」,「事蹟」還被選入中小學課本,並成為中小學生人人學習的「榜樣」。因與「壞人搏鬥」而被掐死。

真實的事實是:劉文學是一個小偷。劉文學出事那天晚上,村民們都去看露天電影了。他趁這個機會挎上竹籃到生產隊辣椒地裏偷辣椒,不料正碰到地主王榮學也在偷。他見王比他早到偷得更多,心裏不平衡,就打算到生產隊長那兒去告發王。王知道一經告發,自己是地主成份,必死無疑,極力阻止未果,兩人就發生了抓扯,劉被王掐死。由於在那樣的年代,地主的地位十分卑微,被其掐死的劉文學也就被塑造成了「敢於同地主做鬥爭,保衛集體財產的英雄」。

劉文學死後,村民們並不悲傷,也沒人把他當作英雄,甚至還有人拍手稱快。原因是劉文學生前,經常把別人地裏的南瓜挖個洞,往瓜裏填糞,有次還把教他的老師推倒在土坎下,摔斷了手。

偽造英雄

邱少雲,四川省銅梁縣人,1949年12月參軍,1951年3月隨軍赴朝作戰。曾擔任邱少雲排長的曾紀有表示:邱少雲不是一個具英雄潛質和犧牲精神的人,對即將執行的潛伏任務充滿恐懼。邱少雲在遭燃燒彈擊中後,立即進入昏迷狀態無法動彈,最後在無知覺情況下被燒死。而邱少雲附近並沒有傳言中的溝水可滅身上的烈火,他也非第一個陣亡的士兵。

張思德死於燒製鴉片

文革時,全體中國人都被強迫要求學習背誦「老三篇」 ,其中的《為人民服務》,至今都是小學生五、六年級時重點學習背誦課文。這是中共邪教主毛澤東在六十多年前追悼張思德的大會上發表的講話。

毛離奇撒謊道:「為人民利益而死,就比泰山還重;替法西斯賣力,替剝削人民和壓迫人民的人去死,就比鴻毛還輕。張思德同志是為人民利益而死的,他的死是比泰山還要重的。」

張思德1915年生於四川省儀隴縣韓家灣,佃農出身。1933年參加紅軍,1943年擔任毛澤東的警衛員。據當地政府官員講,南泥灣本來是延安地區唯一的原始森林,被王震的三五九旅用極其野蠻落後的方式砍伐燒荒後,種植了大片的鴉片,《為人民服務》中的張思德,就是在燒製煙土的過程中被活埋在窯洞裏面的,張思德為了這罪惡的鴉片丟掉了年輕的生命。在中共內部文獻中也有記載,但中共卻欺騙了中國人民半個多世紀,把南泥灣種鴉片說成是種莊稼養牛羊,而煉鴉片的張思德則被說成是燒木炭。

《延安日記》裏曾寫道:「到處在做非法的鴉片交易。例如,在茶陵,遠在後方的一二零師部,撥出一間房子來加工原料,製成鴉片後就從這裏運往市場……」,此外,一些學者還查到1945年中共冀魯豫邊區第六專區所轄淮太西縣允許鴉片煙合法經營以及徵收鴉片煙土稅的文件:《淮太西縣煙土稅徵收與管理暫行辦法》。而中華民國政府的政策則是明令禁止種植、販賣鴉片的。

中共為甚麼要極盡暴力謊言蠱惑洗腦中國人呢?中共是真正的邪教,目的是把中國人拖離天道。

「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獨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為天地母。吾不知其名,強字之曰道。」「玄之又玄,眾妙之門」老子在《道德經》裏說:有一個東西在天地之前就產生了,而又由他產生了天地,我不知道管他叫甚麼名字才合適,就勉強叫做「道」吧。而西方泛神論者所說的神其實也就是道。天地萬物是道生成、維繫、規範的,從始至終有序的運行在道中。越出道的任何生命都會很快走向敗亡、腐爛。所以古聖先賢、得道覺者才諄諄教誡、指導人類守道守德就是在守護自己生命的延續。華夏人文初祖黃帝在《黃帝陰符經》開篇的第一句話就是「觀天之道,執天之行,盡矣。」

「文以載道」 ──文化是神傳給人,用來替天載道的,幫助上天證實守道的必須和重要,用天理人道去鑑別人間的好壞、善惡、是非,用事實證實甚麼叫遵道守德、甚麼是背道而馳,逆天叛道的危害和下場。以幫助、輔助人類維繫在道中以薪火傳承、生生不息。也因此,文以載道,就足夠了。偏離道之外要彰顯、證實自己的任何東西,都可能把人類引上歧途;只去實證、研究、描述被認識的事物並下結論,都是背道而馳。因為人類看不到另外的空間,就是看不到一切事物的真正因由和相互聯繫。現代科學至今研究物質粒子,都無法研究到它的面,而只能看到一個粒子剖裂之後的一個點,所以它就無論如何看不到另外空間的真相。「道」也叫「法」,就是宇宙特性真善忍,他對不同層次生命有不同的論述、要求。到了人類,就是人類必須共守的普世價值:敬天信神、善惡有報、珍視生命、維護正義、仁義禮智信、善良、寬容、勤勞等天理良知。

人在迷中,不知自己的身前身後,看不到另外空間一切生命、物質、法則的存在形式,更不知生成、演化、衡定、維繫生命的宇宙的法的形式、要求。人只能嚴守神的教誨,即嚴守道德,才是正確的選擇了生命的過程,人類才不會很快敗壞而致滅亡。這就是為甚麼人類的主導文化,幾千年以來都是儒釋道、天主、基督教等神傳修煉的宗教文化的原因。「非聖書,屏勿視」,古人留下警言,就是告誡人們不能受神傳文化之外的一切不良信息污染迷惑。

出自於三界相生相剋的必然運行規律,人類從亙古走來,正邪較量從未停止:神呵護著人類,指導人類如何把自己約束在道中,直至返本歸真;魔想方設法教唆、利誘、蠱惑人們放縱慾望,破壞道德,戰天鬥地、損人利己,毀滅人類。神的教誨和魔的蠱惑同時伴行。從文為己用、文為物用開始,便已背道而馳。共產黨是西來邪靈,就是魔在人類空間的物像表現,進化論、無神論、唯物論、無產階級專政等邪說的出現,「文以載道」切切實實被中共邪教利用惡化為「文為魔用」──被西方摒棄的馬列共產邪說,在東方的血腥實踐中紮下了根。中共邪教毀滅中國人的 「文為魔用」實踐因此在中國海嘯般拉開大幕。

而魔把人們拖離道的殺手锏,就是蠱惑人們不信神。中共邪教為了達到此目地,對全體中國人用暴力血腥威懾;用無神論黨文化洗腦;篡改、批判、滅絕敬天信神的傳統文化,顛覆、變異神給人類約定俗成的社會和諧人際關係:以階級鬥爭為綱,人人為敵;以物慾為大,弱肉強食,蠱惑向比人類更低的生命動物看齊,誹神謗道。讓人在無道德規範中及時行樂、無惡不作,成為中共邪教易於掌控和利用的工具,最後招致天滅。

我們只需回頭看看本文開篇及後所舉事例,再看下面中共邪教灌輸黨文化的手段、恐怖「黨文化」 的構成環境,以正法大道真善忍衡量一下,回憶一下中共邪教六十多年的所作所為,就會深得成語「文為魔用」、「逆天叛道」的個中三昧。中共是甚麼,來幹甚麼,將一目了然。

「中共除了深得外來馬列邪說之『邪』外,還把中國人幾千年來積累的負面因素,如宮廷鬥爭、結黨營私、整人權術、詭詐權謀和共產黨宣傳的暴力革命、鬥爭哲學有效地結合起來,不斷充實發展和『發揚光大』其『假惡鬥』的特徵。它從四個方面構成了中共恐怖專制的『黨文化』環境,在統治方面:搞封閉、恐怖、網絡控制、株連文化;文宣方面:搞一言堂、鼓吹暴力、煽動仇恨、謊言洗腦、馬屁、走過場的文化;人際關係方面:搞嫉妒、人踩人文化;潛移默化規範人的內在精神和外在行為方面:把人異化成機器、顛倒是非、自我洗腦絕對服從、坐穩奴才位置的文化。同時中共還創造出它自己的一套話語系統,謾罵式的大批判語言、肉麻的歌功頌德語言、空洞無物的官樣八股文章等等,使人一說話就不自覺地墮入『階級鬥爭』和『歌頌黨』的思維模式中去,用話語霸權代替心平氣和的說理。」(《九評共產黨》)並且,中共還把黨文化強加到人類所有的文化和歷史中的任何概念中去,變異內涵,以此去批判洗腦和血腥專政所有的人。中共對中國人六十多年來極盡禍亂,中國社會、中國所有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就成了今天這種狀態:糜爛腐敗、邪惡混亂,人妖顛倒、黑白混淆,唯中共邪教之命是從。

共產紅禍百年巨害,帶給人類即將面臨的巨大天懲劫難。而法輪功的弘傳,就是用真善忍宇宙正法大道來歸正人類、拯救人類於將毀的巨危之前。凡是願意被法輪功救度、遠離中共惡魔的生命,都將得到神的救度。所有願意得到生命昇華的人,都可通過修煉法輪功得到昇華。可是惡魔就是來毀滅人類的,就是想方設法阻擋人得救度,所以鋪天蓋地的謊言應有盡有。你怎麼能夠相信它,它就怎麼蠱惑你,最後達到使你無法被神救度,毀掉你的目的。

今天四川省中共黑惡勢力六一零頭子,就在做著這種終極邪惡勾當。如強迫民眾簽承諾把自己生命交給紅魔、拒絕正道法輪功救度的「承諾卡」、給手機發蠱惑仇恨法輪功的短信,誰簽了、信了,誰就被拖入紅魔陷阱被紅魔毀掉。其罪之大,無言可喻,其毒之烈勝過利劍斬刀、海嘯狂飆。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由於法輪功真相傳播、退黨大潮洪勢滌盪,人類在全面的覺醒。不管中共如何發狂、發飆的做垂死掙扎狀,它的崩潰就在眼前。演繹到最後雖然激烈至極,卻是邪惡徹底自滅,佛光普照大地。

共產黨正在瀕臨死亡之際,慧眼洞明的人,希望有未來的人,希望把命留下來的人們,趕快抓住此良機,拒絕中共邪教手機短信、網絡、媒體等各種方式的蠱惑,拒絕簽中共邪教毀滅中國人的承諾卡,趕快了解真相消除誤解,停止迫害法輪功,趕快三退。神的慈悲是洪大的,至今還在給人機會,包括給參與迫害的壞人改過求生的機會。可是規律是無情的,所有的生命都必須首先認清邪惡,遠離邪惡,改邪歸正,然後把自己約束在道中,才可能被神救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