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華僑時報》敗訴看中共海外代理人的結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三月一日】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三日,加拿大魁北克省上訴法庭駁回《華僑時報》和其社長周錦興的上訴,維持原判。歷時四年多的《華僑時報》和周錦興控告《大紀元時報》「誹謗」案以周錦興再次敗訴告終。法庭認為,《大紀元時報》報導《華僑時報》和周錦興在加拿大充當中共代理人的觀點合法。

這一案件的結果,首先讓人們認識到,《大紀元時報》揭露《華僑時報》和周錦興在海外充當中共代理人,在法庭上是站得住腳的;第二,耗費巨大資金,利用海外中文媒體為中共打壓法輪功充當喉舌的做法遲早會被曝光;第三,利用西方的法律封口獨立、敢言媒體的做法,最終只能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第四,那些只圖眼前利益,為中共充當喉舌的代理人們所面對的一定是道義和法律的懲罰。

訴訟始末

自二零零一年底開始,自認發行量只有大約三千份的蒙特利爾報紙《華僑時報》陸續發行四期專門誹謗、攻擊法輪功的特刊,特刊內容與中共官方媒體攻擊法輪功的文章如出一轍,而魁省上訴法院也於二零零八年五月確認《華僑時報》攻擊法輪功的文章是沒有任何事實根據的對法輪功的歧視言論,是對法輪功的污衊。

二零零七年七月,《華僑時報》發行的第四期攻擊法輪功的特刊,據中共喉舌《人民日報》報導,發行量達十萬份,並在全加多個城市免費發行。

在對《華僑時報》及周錦興做了深入調查後,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三日,《大紀元時報》發表了主標題為「周錦興與《華僑時報》成為中共新寵」、副標題為「充當中共海外代理 被用來欺騙大陸民眾 結局已有前車之鑑」的深度報導。

《大紀元時報》還採訪了前中國駐澳大利亞高級外交官陳用林,陳用林認為周錦興可能在為中共工作。同年,周錦興及《華僑時報》控告《大紀元時報》誹謗,並要求二十六萬加元的損害賠償。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法庭審理此案,並在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九日做出判決:《大紀元時報》勝訴,並駁回周錦興起訴《大紀元時報》的要求。

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九日,周錦興及《華僑時報》上訴到魁省上訴法庭,要求《大紀元時報》賠償七萬加元的損失,並賠償兩次法庭審理的費用。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三日,上訴法庭判決《華僑時報》及周錦興敗訴,由敗訴方支付法庭費用。《大紀元時報》指出周錦興充當中共的海外代理人,同時很可能由中共金錢資助來宣揚中共對待法輪功的方針政策。主審法官裁決:《大紀元時報》的這些文章表達了一個合法的觀點。這些觀點的目的和效應不構成對周錦興名譽的攻擊。

上訴法庭在裁決中以《華僑時報》為例指出,中文媒體在法輪功的問題上的討論甚至是惡意的,並使用了極端的語言,而對此案的判決必須將這些情況考慮進去。

在上訴案的庭審過程中,上訴庭法官認為,《華僑時報》和周錦興受到中共資助是合理的推斷。

中共海外喉舌用法律封口失敗

加拿大安全情報局前亞太負責人卡瑞亞(Michel Juneau-Katsuya)對該案評價稱,利用法律訴訟,正如《大紀元時報》面對的這個訴訟案一樣,是中共用來迫使那些敢於觸碰敏感話題的人封口的慣用策略。

卡瑞亞說:「中共間諜機構懂得法律,而且他們正利用法律企圖進行干預。這是一種用法律封口的形式。他們利用法律起訴這些人,把他們拖入曠日持久的法律訴訟中,知道用這種方式可以消耗其大量資金,恐嚇他們不敢再寫。」

很顯然,周錦興利用法律訴訟封口《大紀元時報》的做法失敗了。這也從另一方面體現了西方文明社會,對普世價值和言論自由的尊重。這裏被尊重的言論是基於事實的言論,而不是脫離事實的污衊。

從這次《大紀元時報》的勝訴和二零零八年魁省上訴法院確認《華僑時報》對法輪功攻擊的文章是污衊,可以看出這兩者的區別。

投入大量資金滲透海外中文媒體

目前,中共在加拿大的滲透問題已經引起了加拿大政府的關注。卡瑞亞(Michel Juneau-Katsuya)曾表示,他知道在加拿大至少有二十幾個被中共政府操縱的團體。中共的間諜和其控制的海外組織已經引起了加拿大安全部門的重視。加拿大安全情報局(CSIS)主任吉姆﹒傑得(Jim Judd)也表示,監視中共間諜已佔去所有反間諜行動資源的一半。加情報局長理查德﹒法登對外國影響的言論矛頭直指中共。

卡瑞亞特別提到,一個中文報紙報導了中共中央對外交部和統戰部在未來的一年內增加高達三十億美金的撥款,在海外改善中共政權的形象。

據詹姆斯通基金會(Jamestown Foundation)題為「中國政府是如何試圖控制美國的華語媒體的」的文章披露,中國政府滲透海外中文媒體的方式主要有四種:

其一,以全資或控股方式直接掌控報紙、電台和電視台。其二,利用經濟手段影響與其有商業來往的獨立媒體。其三,買斷獨立媒體的廣播時間和廣告,用於登載明顯來自中共官方的宣傳內容。其四,讓來自政府的專業人士受聘於獨立媒體,伺機發揮其影響力。

中共到底向海外的華文報紙、廣播、電視提供多少資金,外界無從知曉。前中共駐香港新華社社長許家屯曾說,當年經他的手,直接資助過在美國和香港出版的親共報紙《中報》三千萬美元。

陳用林通過悉尼領使館的一份文件從另一方面證明了這種滲透的存在和普遍性。在二零零一年二月七日的悉尼領事館「反法輪功特別小組工作分工安排」的工作表上,列明該小組所有成員的工作職責,而小組成員包括領館所有部門的負責人及總領事和副總領事。例如,政治處負責從國內媒體中「推薦」反法輪功的文章用於海外中文媒體,並負責在海外中文媒體上撰寫反法輪功文章;而文化處的職責則是將上述文章散發給各個政要及媒體。

陳用林說:「很明顯,《華僑時報》與中共大使館 、領事館是合作關係。它已經成為中共在加拿大的打手和宣傳工具。(特刊)印刷費用很可能是由中國大使館和領事館直接資助。」

加拿大不接受「被海外政權控制的組織」

卡瑞亞說:「任何為海外政權做事的組織,企圖用政治或其他手段進行影響的,加拿大安全情報局都會對其進行調查。」

他說:「有一件事情我們清楚,那就是:大多數的(海外)中文媒體都是受中共控制的。」 卡瑞亞表示,像周錦興那樣緊跟中共官方媒體的人可以得到免費回國觀光的獎賞。

周錦興誣陷誹謗法輪功的作為的確立即獲得回報。《華僑時報》的「特刊」發行後不到四天,中共官方喉舌人民日報網站立即刊登一篇讚揚周錦興的文章。

卡瑞亞還指出,隨著中共統戰部門獲得的資金增加,加國安全情報局在這方面的調查可能會加強。他說:「(中共)統戰部一直在財政上和戰略上支持這類的為中共利益而工作和監視加拿大民眾及海外華人的受控團體。」

他表示,在支持那些前沿組織和支持他們活動的人身上,中共可以花費大量的資源,但是「任何一個被海外政權控制的組織在這裏(加拿大)進行這種活動是不能被接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