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傳文化:念起業成 果報殊異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九日】古人說:人心生一念,天地盡皆知;善惡若無報,天地必有私。以此向迷中眾生昭示善惡有報、如影隨形之理。其實,人之善惡,不止見之於行為、聞之於言語,即使在念起念滅之際,善惡果報亦黑白有別、涇渭分明。

人在迷中心生癡妄一念,看似不足為重,實則果報業已生成。念輕而德重者以身領受,以示神目難欺,寸縷必還;念重而德薄者前程盡毀,以顯理不容情,果報不爽之法。

長洲有一個書生,到朋友家作文賦詩,作「知者樂水」一題,自己覺得文采斐然,同輩人也稱賞不已。晚上酒醉回家,心作妄想:「我要是科舉及第,就娶鄰家的女兒阿庚做妾。我要為阿庚構造曲房,為她購織華麗色豔的衣飾。」比附攀援,到三更時仍然難以入睡。其妻見狀催促他入睡,書生把口中嚼碎的茶葉唾在妻子的臉上,半戲半罵道:「醋甕!醋甕!」

有一個當地替別人謄寫抄書人,當晚元神被土地攝去書寫冊薄。見到寫有書生名字的冊薄上有紅筆朱批:「想雖逐妄,境實因人。因其妄想當在正月十七,到松陵驛受凍餓一日之報。」 抄書人醒後,把自己的所見寫在牆壁上。

第二天,抄書人專程到書生家拜訪。其時書生正在試衣整履,準備趕赴姻家之召,去遊歷梅西山景。結果船過通津橋,與巡江使者的船相撞,船上所有的人都被抓,書生因其書生身份沒有被捆綁,而是被拘於船頭。與書生一起的人被帶至吳江官驛後,才被釋放,書生幾乎飢凍而死。

一個籍貫福建的李姓年輕人的故事,更是使人悚惕心驚。李生精於讀書寫作,參加科舉考試時,路過衢州的一家旅店投宿。店主對李生言語友善,招待異常熱情。李生便找店主問其究竟。店主說,我昨天晚上夢見土地神對我說:「明天有一個姓李的秀才,將是科舉考試第一,要善待為好。」李生聽後心中大喜,夜裏便思想科舉及第如何做官之事,想到自己的妻室時,心生一念:妻子是在自己貧陋時所娶,自己做官後不堪再作自己的夫人了,應該休妻再娶。

第二天李生離店趕考,當天晚上店主又一次夢見土地神說:「這個年輕的士人心地不善,自己還未考取功名,就想拋棄自己的髮妻,今次科舉失第了!」事後,李生果然科考不第、落魄而回,再次到來時的旅店住宿。店主再次把自己夢到土地神事告知了李生,李生聽後大驚失色,愧恨而去。

相反,人如果能在關鍵時刻心生善念,下者拔除苦厄,宣神佛好生之德;上者逆轉宿命,彰禍福由人之理。

清朝有一個和尚在關帝祠中修行,心地純淨修煉精進。但是當時正好遇到地方上土賊肆行。一天晚上,夢到一個神告訴他說曰:「明天就是你的死期。有一個土賊騎白馬,名字叫朱二,他和你在過去世有宿怨未了,所以逃避是沒有用處的。」和尚在夢中苦苦哀求:「願神仙念我今生常修善事,給予救護。」神說:「我不能救你,要想救你只有你自己救自己。」

第二天果然有土賊進山,騎的也正是一匹白馬。土賊抓住和尚後,追問錢財婦女藏在甚麼地方,並脅迫和尚為其引路。和尚心中自我顧念:我今已是命終之日,如果再幫助土賊劫掠財物奸淫婦女,那更是罪上加罪呀!因此大聲對賊說:「我不會做你的嚮導。你難道不是朱二嗎?我因宿怨該歸你殺,你只殺我就可以了。」

土賊大驚失色地說:「你怎麼能知道我的名字啊?你一定是一位得道高僧!」和尚把夢神告知之事告訴了土賊,土賊扔掉了大杖,一邊嘆息一邊說:「冤冤相報,何時可了?神說不救你,所以真的救了你;你不為我做嚮導,就是你自己救自己啊。我和你現在解除所有歷史上的恩怨,又有甚麼不可哪?」 於是再次向神像施禮跪拜,下山而去。

文據清代史玉函《德育古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