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迷航(下)(圖)

船長的故事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日】(接前文)

王中同船長縱橫世界三大洋,二十年的航海生涯環遊各國;數十年來為了解開心中對人生意義的困惑,看遍了很多不同宗教的書。這麼一位見多識廣的船長,為甚麼一接觸到法輪大法,就讓他覺得如獲至寶呢?

1987年王中同船長在紐約
1987年王中同船長在紐約

航海人的健康問題

身高180公分,王船長有著一副壯碩的體格,這也是他能夠在海上生活二十年的必要條件,感覺上他應該沒有甚麼身體健康的問題。但是他說,長期在海上對身體還是造成了無可避免的傷害,「跑中東航線的時候,最無法適應的是當地的氣溫,中東的溫度,都在攝氏40度左右,白天熱到不行;當時船上的設備不好,那裏的水比石油還貴,水也要嚴格管制,一個人一天的飲用水只能分到200毫升,更不用想洗澡了;到了晚上,房間裏面的溫度還是在攝氏45度,電風扇吹出來的風都是熱的,完全沒辦法睡覺,所以只好拿著草蓆鋪在甲板上,吹著海風睡覺,大約在12點以後到凌晨兩點左右,才有涼快的感覺;但問題來了,因為海風帶著很多水氣、很潮濕,吹海風睡覺,最容易得風濕。」得到風濕之後,就會造成關節容易受傷或疼痛的症狀。「在船上常常要搬重的東西,腰常常會受傷,腳踝也有習慣性的受傷。」

除了風濕,還有一個所有的航海人普遍存在的問題。王船長:「跑船的人不沾地,我們老一輩的中國人常常講,你要沾地氣,但是我們都是在甲板上面,沒有地氣可以沾。腳都虛虛的,整個膝蓋是軟的、無力的;所以我回來的時候,常常光著腳去走草地、走泥土地,沾沾地氣。」

「以前我在洗水槽洗兩個碗,我的腰就直不起來了,要趕快叫我太太來跟我搥一搥,才能舒緩過來;剛開始煉法輪功第五套功法,不要說盤腿了,連挺直的坐著都沒有辦法,我的腰一定要找東西靠著,所以一開始的時候就坐在沙發上煉功。」修煉一段時間後,這些問題就統統消失不見了。

修煉法輪功 消除病業

相信很多人都聽說過,修煉法輪大法的人,會出現消除病業的狀況,王船長也遇到了:「那一年,快要放寒假的時候,有一天晚上睡覺時,突然流鼻血,還流得很兇,我想這一定是消業,不管它;早上起來,就照常去學校教書;海專的同事看到我流鼻血,就教我一大堆方法,甚麼壓穴道、冰敷、還有一大堆秘方,我都笑笑的沒理他們,結果它持續流了好幾天都不停;直到學期結束的那一天,學校請大家吃尾牙,席間我又開始流鼻血,就趕快跑回辦公室,把垃圾筒拿過來接,結果鼻血就嘩啦的流下來!」這下他把坐在一旁的同事嚇壞了,他一邊流著鼻血,還一邊安慰著同事說:「沒事、沒事!」同事說:「甚麼沒事,鼻血都流成那樣,還說沒事,我叫救護車來。」同事不由分說的打電話叫來了救護車,王船長也趕緊打電話給一起修煉的太太,王太太在電話中說:「沒事,沒事!」王船長說:「是沒事啊,可是救護車來了。」

緊接著王太太也趕到了醫院,經由醫師檢查,測量王中同的血壓高達210,醫師開了降血壓的藥,就讓他們回家去了。王船長說:「那個時候其實自己心裏很清楚,是師父在幫忙,明顯的感覺到,那個血是從左邊頭裏面往鼻子的地方流下來,如果沒有這樣,它就在裏面炸了。」

他的脾氣 像大海

現在的王船長,給人的感覺是一位沉著穩重、親切溫和的人;但是他說,他在讀海專的時候就是打架鬧事出名的,「其實我以前的脾氣非常壞、非常暴,我不會主動去挑釁,理性的時候也能夠保持冷靜、也知道要壓抑自己,但是壓、壓、壓、壓到某一個程度的時候,就暴起來了。一暴起來的時候就像瘋狂一樣,非常嚴重;結婚以後,還是這樣存在著兩個很極端的脾氣。」

王太太說先生:「他以前的脾氣真的很暴!我以前常說他很像一種叫電子絨的布料,只能順著摸,很漂亮,光光滑滑;但不能逆摸,一逆摸,全部都爬起來,很難看!也就是你要順著他的意思,一逆了就麻煩了,這個人就很難看了。」

在跑船期間,王船長離家久了的時候,就會很想家;但回家了以後,不到三個月,他跟太太之間就有狀況發生了。「第一個月好好的,第二個月小吵吵,第三個月就爆發了。」接著他就很快的打包行李,再度的離家上船了,雖然上船了,但是他心裏還是難過得要命。

在風平浪靜的夜晚,大海平靜得像一面鏡子,看著滿天星斗,王船長的心也靜了下來,慢慢想著自己也有不好的地方,太太也有做得很好的地方,一個人自問自答的檢討著;但是,等到下次回家的時候,舊戲碼再重新搬演一次,就這樣循環著;「好就好在我這個職業,避免了很多的衝突。」

「我們兩個人不同的個性、不同的思維方式,常常會起很大的摩擦。」這一對夫妻是南轅北轍,個性完全不一樣的人。王太太說:「我們怎麼個不一樣呢?我們家出門左轉,不到一百公尺就有一個紅綠燈,我說直走,他說右轉;直到有一天我心裏在想,既然每次都不一樣,那何必呢?我就說,好啦右轉,他就說直走;就是這樣的永遠不一樣。一定是你往東,他就要往西。」個性柔順的太太,一向都是聽從先生的意見嗎?「他不是徵求你同意再去做的,他是自己決定,直接去做的人。他的個性就是這樣。」王船長說:「我太太說,我在過去一定有一世當過海盜。」

修煉心性的法寶 向內找

王船長說,在修煉當初,其實自己心裏對修煉這條路一直都沒有把握,因為他在修煉心性這一關,走得跌跌撞撞的,很難過關。

修煉後,他知道自己極端的個性,是不符合法輪大法「真、善、忍」法理的,他常常自己跟自己說:「修大法了,脾氣不要那麼壞嘛,算了。」但是那個算了,不是真正的算了,而是強制把它壓下來的,那個忍,不是法輪大法的李洪志老師說的,符合真善忍的忍,而是強忍。「可是一有碰觸到心靈的時候,人就跳起來了。」每一次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爆發了之後,他總是後悔的想著,自己怎麼會這樣呢? 「一次、兩次、三次,那種挫折感就越來越重。」

同在一個屋簷下的王太太,她在王船長情緒失控、爆發時,如何面對呢?「我一看他要暴起來的時候,我掉頭就走!我自己也還沒有修好,不希望看到他爆發起來,先讓自己離開那個場。」「我自己問自己,我的環境就是這樣,那我要不要過?要啊!我要不要修?要啊!那我要修煉的話,這個環境是你的,你要不要從中修煉出來?要啊!我自己就這樣一步一步走出來,慢慢的越來越好了。」

雖然現在還沒有完全過關,但是王中同知道自己越來越好了,「因為我有師父給我們的法寶──向內找!」

「以前我也會知道向內找,碰到事情之後,我自己也會察覺到,在過程中我這個做的不對,那個不對。」但是他還是會理直氣壯的跟太太說,「你這個也做的不好,那個也不好;就是因為你的這個不好,所以才戳了我的這個不好!」直到後來他才慢慢認識到,這是錯誤的。

他一直在想著,李洪志老師說的「無條件的向內找」是甚麼。「全部都是看自己,沒有理由,不對就是不對,沒有因為甚麼、但是甚麼。就是要很單純的看自己,我這地方不對、我那地方不好,然後把不對、不好的,修正改好。想通了這一點之後,就好很多了,很多東西就慢慢慢的放掉了。」「當我真正的向內找,無條件的向內找,能夠真正的認知到自己的缺點,然後願意去改它的時候,師父就在幫我們,把那些東西一點、一點的去掉。」

王太太說:「最近我可以感覺到、看到他在變,這麼長時間以來,他修煉的結果可以看得到了,確實變了;以前容易發脾氣的地方,現在不發脾氣了;我就在想,像這樣不發脾氣不是很好嗎?啥事好商量嘛。」王船長的兒子也說,他爸爸最近的改變比較大,以前是一個完全以自我為中心的人,他認為自己認定的事情,就一定是對的。但最近爸爸變了,會讓別人有自己意願的空間。

「有的時候覺得修煉很難,但一想到師父幫我們那麼多,那我們自己的努力夠不夠呢?這樣想的時候,就覺得不管自己覺得多難的事情,都應該可以做得到。」王船長說。

人生路上不迷航

「人生的目地到底是甚麼?在人世中這麼苦、這麼迷、這麼混濁,我們為甚麼要來走這一遭,根本的目地是甚麼?」王中同說他一輩子都在找的答案,在法輪大法裏面,他找到了。 然而他所體悟的根本的目地是甚麼呢?王船長說:「第一個我們要修圓滿,因為人世間輪迴,它永遠是苦的,修煉的目地,就是要圓滿,要回到你來的地方;在這個時代裏面,除了我們修煉圓滿之外,我們還要幫助更多的人得到這個法,讓更多的人回到他自己的家。這是我們最大的善念對待世上的人,也是我們要完成的一個使命。」

「我相信這一切都是安排好了的,否則就不會得法,要是沒有得法,我的問題還是沒解決,我的一生就白活了。」從此對生命不再感到困惑,不論在海上的或在人生的路上,他都是一位永不迷航的船長。

(完)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