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女子勞教所給所有法輪功學員抽血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八日】目前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證不斷曝光,中國勞教所、監獄等都參與犯罪。在吉林省黑嘴子女子勞教所時,被抽血經歷,讓我一直深存疑點,因為對醫療常識不很了解,寫出來供專業人士參考。

二零零九年五、六月份,吉林省黑嘴子女子勞教所組織所有近幾個月來被非法關押進來的法輪功學員抽血,當時七個大隊,一隊隊排隊,每人手裏發兩隻針管式的容器(有一端不是封閉的),印象中非常粗,直徑至少2cm,長度能有7-8cm,聽獄醫們聊天說是美國進口的。抽血時,先把一個這樣的管插到針管裏,抽滿血後,把這個活塞式容器拔出,不用拔出針頭,再把另一個塞進去,再抽出滿滿一管血。針頭非常粗,不是平時皮下注射的細針頭。

大家都感覺抽血的目的不詳,當時排在第一個的學員獄醫怎麼抽也沒抽出來,女獄醫態度非常惡劣,罵罵咧咧,最後不知怎麼回事,以為針管等哪裏有問題,只好先讓大家回去了。可是過了一段時間,又讓大家去抽血,當時真有任人宰割的感覺,抽完血後一直也沒給抽血結果。

勞教所對被關押的其他人員並不抽血,而且對被押人員的身體健康根本就不重視的,平時其他人員身體有病要求診治,獄警都是帶搭不理的,即使給的藥都是土黴素等現在都已淘汰的抗菌藥,得大病要求出所治療,必須獄警批准,並且本人賬戶上有足夠的錢,還有等一段時間,湊夠人數了才弄一輛車去醫院。

還有一件可疑的事情。那是二零一零年四、五月間,上午大概九、十點鐘,被關押在勞教所二大隊的一些法輪功學員正在一車間幹奴工,突然一個年輕的學員(30多歲)被獄警叫走,一直到下午三點來鐘才回來,期間大家一直為她擔心。經詢問得知,勞教所硬拉她及其它別的大隊的兩三個人去醫院,她當時就拒絕,說自己沒病,並且也沒申請啊(勞教所怎麼能那麼好心呢),僵持半天,獄醫說就是去檢查一下就回來。她是外地人,對路不熟,但聽她描述的路線,應該是醫大醫院的位置(解放大路的那個),給她檢查好半天,說她心臟有問題,要讓她治療,她堅持說自己心臟好好的(她修煉前的確有心臟病,但修煉十來年,心臟的確好好的),堅決不治。獄醫看她態度堅決,折騰半天,最後只好回來。之後勞教所向她索要出所醫療費三百多元,她認為首先她沒有申請去,而且是勞教所硬拉她去,據理力爭,最後就不了了之了。

勞教所不知懷著甚麼目的,硬拉人去醫院,而且還向人索要那麼多的醫療費,真是無恥啊。隨著強制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曝光,不禁讓人聯想,這位學員的「被治療」是否和這個有關呢?是否她堅決抵制,才避免了這一厄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