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生在遼寧各地的因果報應

寫給瀋陽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官員們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二日】人或多或少的都有從眾心理。如果是好事,那沒說的;如果是壞事,也不必太擔心,因為「法不責眾」嘛,這就是當今一些中國人的心理寫照。尤其是迫害法輪功的那些中共不法官員,更是相互支撐著壯賊膽。由於他們懼怕被清算,就緊緊的抓住基層人員(派出所、街道、社區),一起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

其實「法不責眾」是中共矇騙人的話。人類社會不是中共開創的,中華民族也不是中共開創的。「順天則昌,逆天則亡」是天理,而「法不責眾」則不是。下面僅舉幾個例子(選自明慧網)來印證。

一、張文之死

遼寧省瀋陽市沈北新區法院審判委員會委員、副院長張文,男,五十七歲。

瀋陽沈北新區法院(原新城子區法院)自中共邪黨迫害大法弟子以來,不僅積極參與迫害本單位的大法弟子,而且沈北新區所有對大法弟子的非法判決都是經瀋陽市沈北新區法院審判委員會委員通過,特別是在二零零八年十月份至十二月份分別對沈北新區大法弟子奚常海、王素梅、孫玉書、霍德福分別判處十一年、十年、八年、六年。

在二零零九年二月中旬,張文突發怪病,未來得及經醫院確診,就在去北京醫治時死亡。

二、一名法官的臨終懺悔

二零一一年二月十八日(正月十六),瀋陽市沈北新區法院傳出了一個令人震驚的消息,年僅四十五歲的法官鄂安福因腦出血,歷經近兩個月的搶救無效而早逝,人們惋惜之餘,不得不在思考一個問題,為甚麼參與迫害法輪功的法官接連不斷地出事兒。

在鄂安福清醒時,和一位親戚嘮嗑時,他說:我看到了法輪功(學員)送到我家門口的真相資料,說你們法院副院長張文剛剛在判決四名法輪功學員六到十一年的判決書上簽字,自己就得了一種怪病,還沒確診就死了。還有一個叫亢榮東的法官參與迫害法輪功,出了車禍,骨頭都撞折了,有這事嗎?當聽到這位親戚的話時,鄂安福的眼神裏流露出惶恐與不安。

也許是對報應的恐懼,也許是出自內心深處的懺悔,鄂安福在清醒時不斷的叮囑家屬,快去找煉法輪功的!快去找煉法輪功的!

一位法輪功學員知道了,前去看望鄂安福,當著這位法輪功學員的面,鄂安福講述了自己十年前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經過:十年了,這是我這輩子幹的最大的虧心事兒!

三、母親作惡兒遭殃

過去老人說的一句話:父母不做好事,兒女都跟著遭殃。遼寧省610頭子朱錦迫害大法,其兒子遭殃暴病身亡。

遼寧省政法委副書記、610頭子朱錦,女,是遼寧省610系統利用公、檢、法、司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主要責任人,使遼寧省成為全國迫害法輪功最嚴重的地區之一。對臭名昭著的馬三家教養院發生的強暴十八名女大法弟子的事件、大法弟子高蓉蓉被張士教養院惡警電棍電擊毀容最後被虐殺事件、蘇家屯地下秘密集中營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然後焚屍滅跡的重大惡性事件,朱錦都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由於緊跟江氏集團,積極參與迫害大法,朱錦不但害了好人,也害了自己和家人。其子於某在2002年至2003年左右在海南旅遊度假時,突發暴病身亡,年僅30歲左右,留下一個剛出世不久的孩子。

四、大連法官、檢察官頻遭惡報

自二零零九年七月,大連市甘井子區檢察院兩名檢察官因參與迫害法輪功遭惡報,得了白血病,在明慧網上曝光之後,近日一位檢察官說:「哪止兩名,有好幾個了。不止是白血病,肝癌最多,檢察院死一個,法院就死一個;法院死一個,檢察院就死一個,而且很準。法院的人說檢察院喪門,檢察院的人說法院喪門。這次搬家,兩院分開了。」

甘井子區法院、檢察院,原來在同一個辦公樓內辦公,一家一半樓。這幾年,法官、檢察官得癌症的一個接著一個的死,得肝癌的最多。而且人死的很奇怪,法院死一個法官,緊接著檢察院就死一個檢察官。檢察院死一個檢察官,法院緊接著就死一個法官。人死的也很有規律。當法院死一名法官後,法院的人就幸災樂禍的說:「下一個,該檢察院死人了。」果然,過不了多長時間,檢察院就死一個檢察官。檢察院死一個檢察官,檢察院的人就說:「下一個,該法院死人了。」 果然,過不了多長時間,法院就死一個法官,幾乎每言必中。因為每迫害一個法輪功學員檢察院、法院同時參與。

五、原瀋陽「六一零」成員朱英傑遭報

二零零八年十月八日,原遼寧瀋陽「六一零」成員、原瀋陽女子教育學校校長朱英傑清晨暴斃在床。此人一九九九年被調入到「六一零」後,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為其講真相、勸善,他都沒有悔改並繼續作惡。在毫無徵兆情況下暴斃在床。

六、不聽勸告遭惡報

王慶奎,男,現年五十八歲,家住遼寧凌源市萬元店康杖子。二零一一年黃曆五月初七,也就是端午節剛過,王慶奎騎摩托車行至鐵匠爐處,與一輛三輪車相撞,當時他被撞飛起後,重重的摔在地上,後腦被地面一塊尖狀石頭磕出一個大洞,血直往外冒,叫了120急救車送往市第一人民醫院搶救,住了四個多月院,一直昏迷不醒,全靠輸液打氧氣,花了十四萬元,親戚朋友的錢都借到了,最後也沒能留下性命,丟下妻子兒女撒手人寰。

俗話說萬事皆有緣。任何事情的發生都不是無緣無故。王慶奎生前仇視法輪功是出了名的,他完全聽信邪黨媒體的欺騙宣傳,只要見到法輪功真相資料就撕,嘴裏還不乾不淨的罵,碰著法輪功學員就說風涼話。

村裏法輪功學員為了讓他明白真相,多次到他家講真相、勸退,有的學員還拿上禮物上門講,這些都無濟於事,王慶奎根本不聽勸告,態度蠻橫兇惡,還搖晃著腦袋說:「我就是不退,就是不信。」甚至特意買個高音喇叭架在自家房頂上,接上擴音器,他在大喇叭裏誣蔑法輪功,還揚言「殺殺法輪功的威風」,這高音喇叭的聲音鄰村的人都能聽到,鄉親們說:「王慶奎簡直是瘋了,人家法輪功礙他啥事了?整天胡說八道,他也不怕遭報應。」

在中共迫害法輪功中,「法不責眾」徹底不靈了。那些抱著僥倖心理的惡人們,栽倒在了中共的血旗下,為中共「獻身」了。他們不僅害了自己,也害了家人。

而那些明白法輪功真相的官員們,他們不僅為自己,也為家人獲得了走入未來的保障,在這裏就不多說了。

現如今(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九日),已有一億二千九百萬勇士退出了中共邪惡組織,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販賣的罪行已受到全世界各國政府與人民的譴責。

願王立軍、薄熙來的下場能使人認清中共卸磨殺驢的把戲。人最珍貴的就是生命。別把生命獻給中共邪黨,讓你的生命屬於你自己和你的親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