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大決戰」(3)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九日】(接前文

文化是人類社會的靈魂,文化戰線既是聯合戰線的成員,又是一條獨立的戰線。過去中共講,「槍桿子裏面出政權」,那是一個時代的產物。切不可以為,文化永遠是「槍桿子」的附屬品,永遠處於從屬地位、輔助地位。有時候,文化的作用要比「槍桿子」大得多,一本書可能勝過幾個師、幾個軍的部隊。「文化大革命」將是一個「新時代」的標誌,從此以後「無神論」的主要革命手段,將是「紅色文化」的輸出、滲透、侵入,而不再是游擊戰、農村包圍城市,更不是城市工人的武裝暴動。作為戰略方針的重大決策和轉變,這不僅僅是一個或幾個國家的問題,而應成為「國際共運」總路線、總綱領的一個重要組成部份。

且看當今的中國,是怎樣與世界聯繫和溝通的。在繼續保持與弱小、貧窮國家的「友好關係」的同時,還不斷擴大與大國、富裕國家的「戰略合作關係」;在揮舞「經濟大旗」的同時,「文化大旗」也隨之跟進。如此宏大、美妙的國際形勢,靠「槍桿子」是無論如何也打不出來的。(再贅述一句,大陸有人就明確提出了一個響亮口號:「經濟文化化,文化經濟化,經濟文化一體化」。)

「文化大旗」是怎樣跟進的呢?其實大家都很清楚,或者叫心知肚明。諸如書展、畫展、書法展、攝影展等等,連續不斷;「孔子學院」、「少林弟子武術學校」等等,方興未艾;京劇表演、歌劇匯演、各式各樣的音樂會,層出不窮;連那麼幾個紅極一時的歌唱家,都分別登上了國際最高級別的維也納歌劇院的舞台,連洋人也紛紛學唱京劇、學唱「紅色革命歌曲」。還有甚麼「巡迴交流團」、「專項競賽團」、「文化旅遊團」等等,名堂甚多。一個卡紮菲倒了下去,一個查韋斯卻大膽站了出來,千百個「小卡」、「小查」可能正在被灌輸塑造的過程之中。就連「無神論」幾個兄弟國家的黨,也經常派人來取經,尋求幫助。這不也是「文化大革命」的始作俑者想要達到的國際目標嗎?

第三,「文化大革命」,是中國無神論者妄圖「培養和造就千百萬紅色革命事業接班人」,從而保證「紅色的黨和國家」永不變色的「大演習’。

接班人的問題,是一個根本性問題。對於開天闢地以來絕無僅有的「無神論者」來講,更是一個極其重大的戰略問題,一個極其重大的戰術問題。處於「三座大山」(封建主義、官僚資本主義、帝國主義)的重重包圍之中,如果沒有可靠的接班人,整個「紅色革命事業」就會煙消雲散、毀於一旦。從這個意義上講,「文化大革命」之前所有的政治運動,歸根結底都是在「培養和造就紅色革命事業接班人」。

「新中國」建立之後,始作俑者就多次講過相同的一段話,常常講的風趣幽默,引得哄堂大笑,內容如下:

我們不但要有自己的政治家、軍事家、科學家、經濟學家,還要有自己的文學家、藝術家,更要有自己的「紅色教授」、「紅色講師」,可能還會有「紅色和尚」、「紅色道人」……。

這段話,實際上就是為「培養和造就革命事業接班人」設計的總藍圖。聽起來、看起來講的很輕鬆、很平常,實質上卻是非常的沉重、非常的嚴肅。這可是他「年年、月月、天天」費盡心思而操勞的「大事」啊!

到了「文化大革命」前夕,他的年事已高,內部高層爭權奪位的鬥爭已趨於白熱化,外部「蘇修」卻愈走愈遠、「美帝」又虎視眈眈。面對嚴酷的現實,為了「培養和造就一批紅色接班人」、保證自己歷盡千辛萬苦打下的「紅色江山不變色」,他決定「不惜一切代價」、「不顧所有阻攔」、「不怕任何唾罵」,憑老命一搏,「哪怕再上井岡山,領一幫人打游擊」,也在所不辭。

培養和選拔「政治」接班人、尤其是一把手,當然是「重中之重」、「核心之核」。但是,只有這個重點還遠遠不夠。如果沒有千千萬萬可靠的「紅色接班人」作保證,「紅色王國」的大廈仍缺乏牢固的基石和根本。在接班人問題上,既講「重點」,又講「全面」,這就是「文化大革命」始作俑者的「辯證法」,是他的「超人之處」。這,也就是他「放手發動億萬民眾參與文化大革命」的真正原因。

還真不出所料。看看當今的中國,各界各層、各行各業都有大批大批的「紅色專家」成群結隊的走了出來,搖旗吶喊,拼名奉獻,其中有不少就是當年「文化大革命」直接培養出來的人才呢!

「紅色政治家」不屑說,「紅色軍事家」、「紅色經濟學家」、「紅色企業家」、「紅色科學家」比比皆是,應有盡有;「紅色戲劇家」、「紅色音樂家」、「紅色歌唱家」、「紅色舞蹈家」、「紅色影視明星」、「紅色笑星」、「紅色主持」層出不窮,爭奇鬥勝。就是文革始作俑者的「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吧!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