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情的糾纏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四日】「問世間情為何物,只叫人生死相許」。看似盪氣迴腸的一句話,但對於修煉人來說,卻是致命的死關。在這裏寫出自己的經歷,希望迷在情中的同修快快從死關中走出來。

我在剛學法不久,便喜歡上了一位同修,這也成了多年干擾我甚至使我想放棄修煉的原因。

也許是前世的因緣關係,我對同修總有說不明白的一種熟識感,在學法中不約而同的默契使我更加覺得我倆有緣,因此在交往中,我多數是從情的角度出發,只要他有事情,我定是義無反顧,甚至自己發燒也要去辦他的事情。後來這位同修由於總有惡人到家中騷擾被迫離家。有人也總想撮合我們,但是這一切並沒有像我和周邊人想的那樣發展。這位同修在提到此事後,鄭重的告訴我,他對我從來就沒有任何想法,也沒有想和我在一起的那顆心。

聽到同修的話後,完全被情牽引著的我如遇晴天霹靂,頓時感覺天都塌了,在情的帶動下,甚至想放棄學法,不想再見到此同修。怨恨心也油然而生,並且一天比一天強烈。在這深深的絕望和怨恨心的驅使下,我的身體一天比一天糟糕,好朋友稱我是林黛玉,就這樣痛苦的過著每一天,怎麼也走不出來!

但每當夜深人靜的時候,我又會一遍又一遍的問自己:我的生命只是為了來人世間談情說愛的嗎?不由得想起自己學法修煉過程中經歷的一幕幕……不是呀!我是發過願來助師正法、救度世人的呀!這才是我此生的目地,這裏「就像住店一樣,小住幾日,匆匆就走了。有些人就是留戀這地方,把自己的家給忘了。」[1]我也把自己的家給忘了呀!

我又開始看書、學法,在學法中眼淚也不住的流著。通過學法我漸漸的清醒了,不再被妒嫉和恨所左右,也明白了其實所發生的一切都是幻象,別人認為我倆合適,可事實卻不然。「但是我們作為煉功人,按理是由老師的法身在管的,別人想拿你的東西可拿不動。所以我們講隨其自然,有的時候你看那東西是你的,人家還告訴你,說這東西是你的,其實它不是你的。你可能就認為是你的了,到最後它不是你的,從中看你對這事能不能放下,放不下就是執著心,就得用這辦法給你去這利益之心,就是這個問題。」[1]靜下來深挖自己的想法,才發現其實自己的妒嫉心和爭鬥心是那麼的強烈。師父說:「妒嫉心這個問題很嚴重,因為它直接牽扯到我們能不能夠修圓滿的問題。妒嫉心要不去,人所修煉的一切心都變的很脆弱。」[1]

人的生命是非常珍貴的。師父說:「你幾百年得不到一個人體,上千年得到一個人體,得到一個人體也不知道珍惜了。你要托生成一個石頭萬年不出,那個石頭不粉碎了,不風化了,你是永遠出不來,得個人體多不容易啊!要真能夠得大法,這個人簡直太幸運了。人身難得,講這個道理。」[1]可是我呢?卻差點為情放棄大法,這是多麼可悲的一件事呀!

通過學法,我漸漸的悟到其實同修的被迫離家與我對同修情的執著有很大的關係,是我的情把同修困住了呀。只要是在同修身上發生了事情,我的第一念總是從情的角度出發,站在人的基點上解決問題。因為「情深」,邪惡才會鑽空子,執著於情是修煉的大漏。

希望和我有類似經歷的同修一定要清醒,當你對情執著的時候,邪惡便悄悄的走到了你的身邊,同時也會使其他同修受到干擾。

正法形勢十分的緊迫,眾生在等著我們救度,希望同修們能夠不執著常人的情,堅修大法,做好三件事,完成史前大願,那才是我們修煉人想要的真正的、最美好的未來!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