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我哪有時間寂寞」

在用手機講真相中提高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三日】我要家人教我操作,他們就極其不耐煩,嘲諷我:「就你這電腦才小學一年級的水平,甚麼時候才學的會?你也就是個新文盲,還想玩這高科技玩意?拉倒吧。」說的我當時臉就掛不住了,想起身走人。可又想,這不是去我不讓人說的一顆心嗎?於是靜下心來,邊看他們操作,邊做筆記,任憑他們的嘲諷,做到不動心……

最近,通過上天地行網站,我已經掌握用安卓手機發彩信的技術了,現在還可以教其他同修使用手機講真相了。而教我技術的常人看到我嫻熟的操作電腦,驚訝的說:「哎呀!沒想到你現在玩的比我都高端了!」

──本文作者

* * * * * * *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前年和去年的法會我都積極的參加了。今年的法會,我就把用手機講真相中的體會寫出來,敬請大家慈悲指正。

一、在同修的鼓勵下學技術 修心性

二零一零年看到明慧網刊登了用手機講真相的技術資料,我便萌發了使用手機講真相的想法。去和同修交流,希望得到他的支持。同修說,目前本地無人參與此項目;再則他沒有時間研究技術。我說不是要技術支持。同修馬上心領神會,說:「你可以試試看。不過安全事項,一定要嚴格按技術手冊去做。另外,心態一定要正,不要以為手機講真相會比發真相資料更方便、更安全些。」我急忙擺手說:「不是,不是,只是覺得手機講真相不受時間、地域的限制,方便快捷。平時該幹嘛就幹嘛,只是多了一項救人的方法而已。」聽我這麼一說,同修才放心,並與我交流這方面經驗。

學技術是一件很能魔煉人心性的事情。我是一介電腦盲,如果不是修煉,我想我這一生都不會學電腦。但是為了能上明慧網,我還是買了筆記本電腦,依葫蘆畫瓢跟同修學會了上網和下載以及打印,其它的電腦操作和技術一點不會,實在弄不懂,還可以問同修及家人。可現在我要獨立學高科技,心裏有些打怵。好在有同修鼓勵:「只要你照教程去學,又不是要你搞研發,沒有那麼難。再說咱又不是常人學技術。記住,我們是修煉人,是超常的人。再說,咱不是還有師父嗎?」同修的鼓勵,讓我信心大增。

於是我從明慧網上下載有關的技術軟件和教程,邊琢磨,邊做好筆記。(因為自己沒有一點電腦基礎,常常是前面學後面就忘記了。做了筆記,以便下次方便使用)。記了厚厚的一大本筆記。因為手機操作不能在家開機,有些操作過程單獨記下來,拿手機到很遠的地方照筆記操作。有時照著自己的筆記也看不懂了,只好回來打開電腦,接著研究。後來乾脆把教程打印出來,既省時間做筆記,又清晰明瞭。

儘管技術同修把教程寫的非常的詳盡,可是只要有一個環節教程裏沒講到或沒講清楚,我就是一頭霧水,卡在那裏了,半天弄不懂。有時操作電腦一坐就是一上午或一下午,還是弄不好,心情也會煩躁。一出現這種情況,我就告誡自己要冷靜,煩躁的不是真我。於是我就退一步,關上電腦,休息一會,學學法,發發正念,打打坐,過幾個小時,再來研究,一定會成功的。實在不行,就雙手合十求師尊加持。一般情況我不求師尊,因為弟子凡事都求師尊,如果個個同修都像我這樣,那師尊要忙極了,累極了。咱要學會心疼師尊呀。我們不心疼師尊,指望誰呢?

有時也請教家人(明真相的常人)。年輕人講了三下,就自己操作起來。我要他們教我操作,他們就極其不耐煩,嘲諷我:「就你這電腦才小學一年級的水平,甚麼時候才學的會?你也就是個新文盲,還想玩這高科技玩意?拉倒吧。」說的我當時臉就掛不住了,想起身走人。可又想,這不是去我不讓人說的一顆心嗎?於是靜下心來,邊看他們操作,邊做筆記,任憑他們的嘲諷,做到不動心。

後來與同修交流,同修讓我上天地行技術網站尋求技術幫助。天地行網站真是個大寶藏,甚麼樣的技術難題都可以解決。只要你發帖子,技術同修都會詳盡的回覆。非常感謝天地行的各位技術同修。從此以後,技術方面的知識再也不需要請教常人了。最近,通過上天地行網站,我已經掌握用安卓手機發彩信的技術了,現在還可以教其他同修使用手機講真相了。而教我技術的常人看到我嫻熟的操作電腦,驚訝的說:「哎呀!沒想到你現在玩的比我都高端了!」我一樂,心想,我們是甚麼人呀?修煉的人,是超常的人。何況我還有個無所不能的師父呢!

有時看到明慧網交流文章中同修說身邊有技術同修幫助,我就羨慕不已。希望同修們很好的珍惜身邊的技術同修:他們真的很不容易,事非經過不知難,技術知識真不是那麼好學的。特別是我這種電腦盲,很渴望身邊有技術同修,但又一想,這不是我的偏得嗎?在學技術的同時,去掉我強烈的依賴之心;去掉我做事沒耐心,毛毛糙糙的,很不穩重的習慣嗎?

二、在打電話中修心性 救度眾生

剛開始,我是用法網1.2軟件群發短信,很快電話卡就被封了。回短信的內容有罵人的,有恐嚇的,就是沒有「三退」的。接著,我就用被封的卡打語音真相電話。由於買手機沒有經驗,不留神買了一個電話一接通真相語音就開始播放的,結果接聽者聽不完整內容,可想而知效果如何了。因此這項目我幾乎做不下去了,非常沮喪。於是我想找同修交流,可連幾次交流都遇到干擾(在大陸紅色恐怖下,有時和同修交流都是一件很奢侈的事)。終於與同修有了一次交流機會。同修說,你心性有問題。當時我覺得很委屈,回來一想:修煉人遇到問題要向內找。一找居然自己甚麼心都有就是沒有慈悲心,發短信有敏感詞怕被定位,有怕心;給警察的短信,只有恨沒有悲憫之心;打語音電話時沒人接聽,就有急躁之心;對聽了幾秒就掛斷的人有埋怨之心;對方若聽完了,又有滿足之心等等。每天打電話之前,盤算著甚麼時候才能把這張卡打完;打完電話之後,盤點自己今天的成果,根本沒有想今天的電話能讓多少人明白真相。這不就完全混同一個常人在做大法的事嘛,沒有一點修煉人的正念。

於是我調整這種為了完成任務而完成任務的心態,在明慧網上大量收集用電話講真相的交流文章,看看別人怎麼做的,並上天地行網站,學會了把真相語音電話前加上十秒──十二秒的前奏音樂(如《慈悲頌》、《自在歌》),修正了語音手機的缺陷,這樣大部份的接聽者就能夠聽到完整的真相語音電話了。

這樣還不行。每次出門打真相電話之前,我先學法半小時至一小時,在出發前,雙手合十,請師尊加持弟子。出門後,一邊走一邊發正念清除一切干擾眾生聽真相的邪惡因素和生命。到了目地地,我就一條小巷一條小巷的走,邊走邊打電話。電話接通前,我就發正念:快來接聽電話呀!「你為此言等千年」〔1〕。接通後,我又發出一念:聽完,一定要聽完。這樣一來,接聽的效果好很多。

真相語音的內容,我會根據明慧網發表的資料做及時的調整。例如今年二月,出現了王立軍事件,我就把真相語音內容調成《王立軍事件引起的反思》,接聽完整的人很多;後來本地出現簽承諾卡一事,我就把真相語音內容調成《中共邪教的本質》,讓不明真相的民眾知道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有許多人聽了三、五分鐘了,還想接著聽。這時我只好很遺憾的掛斷電話。很真切的感受到眾生渴望了解真相。於是我更加勤奮的打電話。後來,我在師尊的加持下,無師自通的運用語音轉換軟件,把兩個三、五分鐘的內容合成一條真相語音進行撥打。每次撥打二十分鐘,竟然有一到兩個人聽完整個八分鐘或十分鐘的內容。如果能完整的聽完一個內容,大致能了解基本真相。

打電話的過程,很能去人的執著心,也能反映修煉的狀態。我的體會:如果想提高心性,請加入打真相語音電話行列吧。當有較多人接聽完整真相電話時,不自覺的容易冒出人的歡喜心,一定要及時清除掉,要時刻記住一切都是師父在做,我們只不過是跑跑腿,動動手而已,不要有貪天之功的想法,而且不好的念頭一出,馬上接聽的效果就會差很多;如果有時電話打通卻無人接聽,這時一定要有耐心;如果有人接聽幾秒或幾十秒就掛斷了,也不要氣餒,因為我們是儘量的救度眾生。由於我大量閱讀過打真相語音電話的交流文章了,知道是怎樣一個情況,自然不動心。但是如果哪天法沒學好,或出門前忘記請師尊的加持,或路上沒很好的發正念,接聽的效果會差一些,如果心性關沒過好,打電話的效果會更差。例如一次,子女因工作沒解決好,在家又哭又鬧的。我雖然明白常人的一生早已安排,結果就是那樣的,但還是有些心煩意亂,沒有徹底做到「覺者執著心無存,靜觀世人,為幻所迷」〔2〕。那天出門打電話,四十分鐘(打二十分鐘換一個地方),竟然沒一個聽完整的。我立刻警覺自己心性有問題。這樣打下去只會浪費時間,浪費大法的資源,說不定還會毀了一些眾生呢。於是便回家大量學法,向內找,去執著,發正念清除干擾。調整好之後,再打電話,情況就變了。

打電話的過程,更是一個吃苦的過程,修去安逸心的過程:驕陽似火的夏日,出不出門打電話?出去!一邊走一邊打電話,汗水拼命往下淌,沒時間擦,只能用手捋捋,頭曬的發昏,手緊握著發燙的手機,口渴的冒煙,渾身曬的黑黝黝的。瓢潑大雨的雨天,出不出門打電話?出去!一邊走一邊打電話,斜風大雨,雨傘根本不起作用,為了保證手機不被淋雨,雨傘儘量罩在手機上,全然不管身上是否淋濕。雨靴灌滿了水,腳因此磨起個大血泡,此時我想我真是風雨天地行呀。滴水成冰的冬季出不出門打電話?出去!一邊走一邊打電話,凜冽的寒風夾雜著雪花,像刀割一樣刮在臉上,手凍得生疼,還得脫去手套,握著冰冷的手機,按著撥打鍵,一個一個的打。苦嗎?苦。可一想到我們是來幹甚麼的,不就是來救度眾生的嗎?這是我們的誓約,這是我該做的,苦甚麼呀?只要聽到接聽者在很認真的接聽真相時,我的心又是喜悅的,這些苦是值得的,又不覺是苦了。

當然在打語音電話同時,也隨帶做一些「副業」──發一些真相資料:如翻牆軟件、《偽火》、《九評共產黨》、《風雨天地行》等光盤,發一些真相小冊子和單張傳單,或者郵寄一些真相信。因為我是家庭資料點,做多少發多少,不積壓。資料來源於明慧網,絕不標新立異。每次發完,都很遺憾自己帶少了資料。

三、接聽者眾生相

我基本上是對本省內其它的地區打真相電話。本省大法弟子不像東北華北地區那麼多,只有在省會和相鄰的幾個城市內相對多一些,即使這幾個城市也無法和東北、華北地區比。往本省其它地區打電話,一個是支援那邊,第二也比較安全。因為一些居心不良的世人如果想舉報,一看是外地號碼,也就會放棄了。

一次我往一個極其偏遠的地方打電話,接聽者一邊聽一邊同身邊的人講:是法輪功,現在還有法輪功呀。我聽後心裏頓生悲憫之心:到正法快結束的今天,還有很多眾生不明真相呀,大難來時該怎麼辦呀!頓覺自己肩上擔子更重,更不敢懈怠。

有人剛聽幾秒鐘就忿忿的說「法輪功!」便掛斷了。更有甚者,乾脆用普通話開玩笑的講:「你這是反革命。因為你反對共產黨,你說共產黨的壞話,抓起來要坐牢的。」我聽後,哭笑不得,更感到中共的邪惡歹毒,民眾中毒之深,到現在還有人用「反革命」一詞來說道,迷失的眾生在謊言中還在仇視大法呀。如果我們大法弟子不去講清真相,這些人下了地獄都不知怎麼回事。

有的人接聽後,很興奮的告訴旁邊的人,「我接到美國打來的電話。講共產黨怎麼壞呢。」旁邊的人立即問:「怎麼打給你,不打給我們呢?」對方可能把電話的外音喇叭打開了,大家都在圍著仔細傾聽,邊聽邊發表自己的看法。說明眾生渴望了解真相。也有的明白真相的,一邊聽一邊給身邊的人講真相電話的內容。大部份人是默默的聽完,或聽一大半內容才掛斷,大法的真相基本上能了解一些。

打真相電話不像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直接知道效果。其實救一個人很多時候是這樣的:你的一個真相電話,他的一個真相傳單,我的一個真相不乾膠,等等真相資料的鋪墊,最後由一個同修勸退了。我們只是盡力去做,做到「做而不求 常居道中」〔3〕。

四、打電話的一點小經驗

買電話卡:我暫時沒買到批發的手機卡,我是在各個移動公司繳費點以及各個副食品商店買那種不留名的卡,經常順路買一張,要求買那種自己可以開通的電話卡,這樣可以控制開通電話的時間,以免到月底話費沒用完還被移動公司扣去十五元錢。這可以節約大法資源。電話卡是在買了之後七天至十天以後再用,因為有些移動公司門點有攝象頭,一般攝象頭資料保留時間是七天至十天(這只是我打聽到,只能做參考)。話費用完後移動公司會發短信提醒,不會停機,通常我還會用此卡再撥打二、三十分鐘才把卡扔掉。

打電話的時間:早上七點鐘之前和晚上九點半以後不要撥打電話。這段時間這是人們休息的時間;特別是中午一點──兩點半之間,人們都在午休,你要打電話過去,打攪別人休息,會招罵的。一次中午我在外地吃飯,吃完飯後時間已到一點半。心想好不容易有在外的機會,趕快打真相電話吧。結果第一個電話就遭到一句國罵,我當時不知怎麼回事。後來一天中午一點半,我正在午休,接到一個海外的真相電話,我才明白為甚麼招罵了。因為我們是修煉人,更要多替他人考慮。

結語 快樂充實的一天

每天我時間安排的滿滿噹噹的:早晨煉功,晚上學一講《轉法輪》,白天上網、下載資料,看每日明慧,做真相資料,研究技術,打真相電話,發彩信,看師父的各地講法,忙得不亦樂乎。家務,是抽空做的,邊做家務,邊聽明慧廣播:《明慧週刊》、《神傳文化》、《明慧評論》、《天音淨樂》。出去買菜都是一路小跑的,晚上一邊散步,一邊抓緊時間打語音電話,發真相資料。有時丈夫回來要我陪他看電視,我說:抱歉,沒時間。

由於丈夫長期在外,我幾乎是一個人在家。有時一天只吃兩頓,中午就把晚上的飯一起煮上,一個星期只買一次素菜,只有來客了,才買一些葷菜。有時沒有菜吃,一點醬菜將就著就是一頓飯。丈夫心疼我,說:「你也別這樣苦著自己。適當的買一些魚肉改善伙食。」我說:「謝謝。我原來天天大魚大肉的不算,還吃補品,人卻又黑又瘦,現在不吃大魚大肉了,比原來白胖多了。這是因為煉功的原因呀,不在於吃甚麼。」有時娘家的姐妹打電話來問我一個人在家寂寞嗎?我哈哈一樂:我哪有時間寂寞,連睡覺都要擠時間呢。這就是我──一個修煉人,快樂充實而又忙碌的一天。

感恩我們偉大的師尊!
感謝明慧網和天地行網的同修!
與全世界的大法弟子共同精進!

註﹕

〔1〕李洪志師父的著作:《洪吟三》〈話有緣〉
〔2〕李洪志師父的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3〕李洪志師父的著作:《洪吟》〈道中〉

明慧網第九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