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摔床死」的背後掩蓋著怎樣的罪惡

廣西百色市法輪功學員何智被害致死案初步調查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二日】(明慧網通訊員廣西報導)在中國大陸的監獄出現過「躲貓貓死」、「喝水死」等離奇古怪的「事故」,而廣西黎塘監獄出現了「摔床死」,而「被摔床死」的主人公是一位被非法關押在廣西黎塘監獄的法輪功學員何智。家屬屢遭中共黑社會性質的恐嚇與威脅,一次,何智八十高齡的母親驚恐的扔開電話,仰天失聲慟哭,哀求小兒子不要再上告了。下面看看這起被官方極力掩蓋、對外宣稱「摔下床而死」的事件背後掩蓋著怎樣的罪惡!

何智,男,1961年出生,畢業於廣西桂林市廣西師範大學物理系,本科學歷,生前係百色市三中(百色市城北二路 17號,現改稱為「百色市右江區職業技術學校」)電腦教師,個子瘦高,為人善良和氣,聰明好學。1995年何智開始修煉法輪功,他認定了法輪大法是一部高德大法,以「真、善、忍」高境界的法理指導自己做一個更好的人:工作上兢兢業業,獲得了「國家科技進步三等獎」的稱號;家庭中夫妻和睦,關愛孩子,孝敬父母,其樂融融,是一個社會公認的好人,好老師,好兒子,好丈夫,好父親。

一、突然死亡

2004年8月2日夜,廣西百色市公安局右江區分局黃志峰(現任解放派出所副所長)、黃毅(現為解放派出所警察)、黃紹強、黃漢權、楊毅、盧敏馳、覃斌一行惡警唆使百色市三中校長謝家慶誘騙何智開門後瘋狂闖入家中,當著何智那驚恐萬分的未成年女兒(十歲左右)的面,把何智打倒在地,將何智綁架走了,同時還非法抄走了兩台電腦及私人物品光盤等。而後,何智被非法關押在百色市右江區看守所,遭到了辱罵、威脅、不給吃飯,不給睡覺的虐待,惡徒們輪番上陣非法審訊,在精神上折磨他,恐嚇他,逼迫何智承認有罪,逼迫寫「三書」,弄得何智精神恍惚,幾乎接近崩潰邊沿。不久,在百色市政法委及百色市右江區「610辦公室」的操控下,百色市右江區檢察院非法下逮捕令,2005年初,百色市右江區法院非法判了何智8年的重刑,何智被非法投入廣西黎塘監獄裏。

因有電腦專長,何智曾在廣西黎塘監獄《航標報》小報組做電腦維修與軟件編程等工作,還獲得過監獄的立功表揚,後因其一直堅持法輪大法的信仰,不承認自己有罪而成為被「嚴管」的對像,先後在廣西黎塘監獄的五監區、八監區、三監區呆過。據了解,何智曾被關進監獄的「強制轉化班」(中共邪黨強制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的手段),但所遭受的迫害情況不詳。

2009年4月8日晚上20時,何智家屬接到廣西黎塘監獄打來的電話,說何智病危要家屬趕去。何智家屬當晚從百色市乘車,於4月9日上午8點到達廣西賓陽縣廣西黎塘監獄。監獄方說:何智是2009年4月8日下午16時左右從床上架摔下來的,當時他剛從廁所回來,就上床面向床沿雙腳盤坐,大概十五分鐘後從床上架摔下來了,口鼻出血,同監的犯人把他扶到監獄衛生室簡單處理,見病情嚴重才送到黎塘第九人民醫院搶救,當晚十一點多鐘搶救無效死亡,當晚已上報廣西賓陽縣檢察院趕到醫院調查。監獄方敘述的口氣相當強硬。

此前,2009年2月24日中共政法工作會議在南寧召開,廣西政法委溫卡華主持,隨即溫又下到廣西各市、地區布置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工作;此後,2009年4月24日下午周永康在中南海接見郭聲琨與廣西政法部門主要人員;2010年中央政法委來南寧檢查;2010年12月上旬江澤民來到南寧;2011年9月5日周永康又來南寧。

二、監獄極力掩蓋

何智家屬提出要到現場(何智所在三監區的一監室)察看,監獄方拒絕了,在何智家屬多次強烈的要求下,第三天才同意何智弟弟一人進入現場,並要求:進去時不能帶手機,不能向犯人問話,交談情況。何智弟弟進去找何智的行李發現不在床上,出到監室外面時,監獄方才拿出行李來。何智弟弟查看行李包,發現已有翻動檢查的痕跡。何智弟弟提出了懷疑:既然這些犯人都是在場看到何智「摔下床」的證人,為甚麼問幾句當時的情況都不可以?何智行李包裏面的信件、家庭地址、電話號碼均全部消失,難道是怕留下信息給同獄室的犯人,出獄後聯繫何智家屬告之實情嗎?

何智家屬提出要求查看監獄關於何智「摔下床」前後時間段的監控錄像時,獄方推說沒有。但經調查,廊坊豐威科技發展有限公司於2007年11月7日前已為黎塘監獄完成安裝網絡監控錄像系統。監獄方為甚麼不提供監控錄像,究竟想掩蓋著甚麼?

2009年4月10日下午,何智家屬跟隨監獄方、賓陽檢察院監管科長、法醫等人到殯儀館檢驗遺體。發現何智遺體右腦後勺有傷處,右手腕有瘀血紅腫扭傷的痕跡。更讓人恐懼心酸的是,何智遺體的頭殼少了一塊頭骨,家屬追問頭骨下落,監獄方及賓陽檢察院監管科長面面相覷,把責任推諉到黎塘第九人民醫院。家屬趕往醫院了解搶救情況並查找遺失的一塊頭骨時,醫生扔給了一張腦殼有一條大裂痕的CT圖片,並說:那塊頭骨當作醫療垃圾處理不見了。

因賓陽縣檢察院沒有出示何智死因的鑑定報告,沒有任何形式的書面函文,沒有對家屬公開何智死亡的具體細節等,家屬提出了要求請第三方權威部門驗屍,賓陽檢察院說只能指定南寧一間民辦機構鑑定,其他的機構他們不認定結果,而且上萬元的費用要自理,並恐嚇威脅家屬立刻火化屍體,否則高額的費用將由家屬全部負責。無奈之下,不富裕的家屬在悲痛與高壓下含淚火化了遺體。家屬奔喪回到百色後曾一度沉默緘口,對外界不提何智死亡之事。

三、家屬種種質疑

種種的跡象表明何智之死並非是監獄單方面下的「摔床死「的結論。2009年4月8日下午何智「出事」後,有目擊證人清楚地看見何智頭部、口鼻並沒有出血,就是一直昏迷不醒。此說法與監獄方的敘述不符合。有人懷疑,何智是被打了麻醉針導致昏迷,叫罪犯衛生員參與搶救只不過是個幌子。家屬向監獄方提出何智之死的種種疑問:

1、按獄方說,何智當時是面向床口盤腿而坐,那為甚麼摔下時不是前額先著地,而是後右腦勺著地受傷。他不可能坐著翻個跟斗,讓後右腦勺先著地受傷吧。何智家屬所看到的何智遺體已經是死後第三天被化妝整理過的屍體,但仍清楚的看到右手腕有瘀血紅腫扭傷的痕跡,這說明何智曾被強制捆綁過。

2、為甚麼不給家屬查看監獄關於何智「摔下床」前後時間段的監控錄像,為甚麼家屬查到黎塘監獄已完成安裝網絡監控的信息?

3、按獄方和賓陽檢察院當時給家屬的講法,何智從床上摔下時沒有人注意看清楚,為何在向南寧市檢察院彙報時又有七個證人出現,見證其摔下?為甚麼獄方拒絕提供同監室那七個所謂親眼目睹何智「摔下床」的罪犯證人的姓名、家庭住址,罪犯證人家屬的聯繫電話及一些基本信息?

4、何智那塊頭蓋骨的丟失,獄方作為當時的監護人有不可逃避責任,賓陽檢察院在場為甚麼會讓證物丟失,不追查線索?

5、賓陽檢察院是否應該馬上向上一級南寧檢察院反映情況,上一級檢察院沒有到場監督是否符合規定,到底那一級檢察院有工作上失職?

6、第三方公證鑑定機構只規定南寧某民辦鑑定機構才合法,其它機構的鑑定不認定結果,這個規定是否合法?

7、因獄方沒有盡其監管等多方責任,事實上造成何智非正常死亡,又不公開信息,難免其責。處理事故中,又不在多方上級部門監督操作之下,所以獄方是否有管理失職的責任?

8、根據司法鑑定條例,同一司法鑑定應由2名以上司法鑑定人進行,現在只有一名法醫合理嗎?賓陽檢察院法醫對這起獄內重大疑案,倉促下了「摔床死」的結論,是否太草率?為甚麼不會同司法部司法鑑定中心專家會診,或請上級檢察共同會診,就一人半小時得出此案的結論?

對於申訴,監獄方先是不予理睬,然後廣西黎塘監獄長,中共支部書記兩位官員同時換馬走人了。

為了討一個說法,何智家屬於2010年1月2日又向中國高級檢察院,法院,司法部,及廣西高級法院,檢察院,公安廳,寄出申訴函要求查辦此案,直至2010年3月18日才收到南寧市檢察院信訪回函,文中稱有七名犯人作證。家屬不服,於2010年4月25日寄出第二封要求解答疑點的信函至中國高級檢察院,廣西高級檢察院,南寧市檢察院,一直沒有回音;家屬向南寧檢察院索要驗屍報告及解答家屬提出疑問的回答複印稿件時均被拒絕,還被要求不能越級上訪;家屬提出以上種種疑問時,南寧檢察院反問;你們有甚麼證據?還向家屬宣讀了「維穩」文件精神。

萬般無奈之下,何智家屬悲憤寫下《廣西黎塘監獄白天驚演「摔床死」》一文(在大陸的百度搜索點擊「摔床死」關鍵詞就可看到),於2010年6月16日發貼至鳳凰網向社會、知情人、有正義心的獄警及同室犯友求助,引起國內外社會各界包括國際人權組織、正義人士的關注。迫於輿論,廣西南寧市高級檢察院成立何智之死專案組,由該檢察院申訴處,監管處兩位處長(廣西法官黎朝陽獄中死亡案主辦)主持調查。專案組一行曾趕到百色市就申訴家屬所反映的情況進行調查。然後,此事就「馬拉松式」的進行著,直到現在案件未有結果,不了了之。有人透露:此案不能查,不敢查,一查會出大問題。

四、破碎的家庭屢遭恐嚇

何智被非法關押及離奇死亡,讓這個家庭陷入了極度的貧困與痛苦。

何智之妻是一位失業工人,在承受失去丈夫的巨大悲痛下,不光是為了生計四處打工掙錢吃飯,還要照顧年邁的公婆及未成年的女兒。何智老父八十高齡,是百色當地的退休警察,忍受著「白髮人送黑髮人」的痛苦,沉默寡言、心力交瘁,臥病在床。

何智的弟弟為兄喊冤,多次申訴無用後,無奈悲憤寫下《廣西黎塘監獄白天驚演「摔床死」》一文公布於世,卻遭到了接連不斷的恐嚇電話。為了避開恐嚇電話,只能不斷的更換手機號碼。有一回,他驚慌失措的告訴朋友,有人威脅要綁架他,目的是讓他撤訴。

這個破碎的家庭屢遭中共「610」及其有關部門黑社會性質的恐嚇與威脅。一次,何智八十高齡的老母親收到了匿名電話,他們問:你究竟有幾個兒子?何智母親說有兩個,他們直言不諱的說,何智就是中共邪黨搞死的,你是不是還想再死一個兒子?何智母親驚恐的扔開電話,仰天失聲慟哭,哀求小兒子不要再上告了……

五、死因的兩種說法

何智的死因至今還是一個謎,但有兩種說法。

第一種說法來自黎塘監獄正義之士的講述,「何智是被滅口而死」。2005年至2006年間,廣西黎塘監獄內部的電腦系統重新整改和全面維修。由於何智的電腦技術高超,監獄方請他做技術員參與黎塘監獄內部的電腦系統重新整改和全面維修工作,並許諾給他減刑2年。據說,何智在進入監獄內部的電腦系統後看到了中共邪黨內部機密文件和不可告人的迫害法輪功學員及普通犯人的驚天黑幕,震驚之餘,何智拒絕參與電腦維修工作,並宣稱:不要逼迫他「轉化」(指逼迫放棄信仰),否則他把看到和所掌握的邪惡黑幕向外界曝光。這舉動讓黎塘監獄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及普通犯人的邪惡之徒心驚膽寒,視何智為眼中釘,肉中刺,最後耍了陰謀,對其下了毒手。

第二種說法來自主觀推測──「何智是被活體取腦而死」,關注人士在廣西實地調查時,將所聽、所看到的歸總後,作出的種種推測。廣西民間流傳著中共邪黨前黨魁江澤民用人腦進補的毛骨悚然的傳聞。何智的頭蓋骨遺失很蹊蹺,如果「取腦進補」的說法是真實的,那何智就是「最佳人選」,因為何智具備健康,智商極高的條件。據說,2009年4月8日中午13時左右,監獄方帶了兩三個身份不明的人進到何智所在三監區的一監室,他們命令同監室的犯人都到操場集中,並說沒有命令不准回來,單獨留下了何智。對何智實施「搶救」的廣西黎塘第九人民醫院只不過是縣級國家二級甲等綜合醫院,(先前叫「黎塘鎮醫院」,屬於鄉鎮醫院。),能具備開顱動手術的醫術嗎?況且沒有家屬同意手術的簽名,哪個醫生又敢實施手術呢?

廣西,這個曾在中共統治下的「文革」時期,驚現過武宣縣「人吃人」的罪惡;「大飢荒」時期,驚現過由於炮製環江縣「畝產萬斤」浮誇風,導致無數廣西人活活餓死的罪惡;在中共邪黨統治下的1968年 「清查階級隊伍運動中」,驚現過對11萬「四二二」群眾團體實行大屠殺的罪惡……

全世界善良的人們,請伸出正義之手,伸出援助之手,關注何智案件,關注千千萬萬個還被中共邪黨非法關在監獄、勞教所、集中營、洗腦班、拘留所、看守所等黑窩迫害的,隨時都會有生命危險的法輪功弟子!

在此,呼籲國內外有條件、有能力的正義人士協助,共同繼續深入調查此案,揭開這起法輪功學員何智離奇死亡的真正原因,匡扶正義,將殺人兇手及幕後的邪惡主謀捉拿歸案,繩之以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