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不能上去網取決於自己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五日】今天看了明慧網上的《翻牆、拆牆與清除造牆的邪惡因素》和《「明慧網他們從來也沒有封住過!」──由師父的這句法想到的》這兩篇文章,我也想談談在過去的時間裏,我是怎樣保持上網的。

我上網有三年多的時間,開始的一、二年裏,不知道有「封網」這種說法,根本沒有上不去網這種概念,所以從來也沒有上不去網這種事情發生。其實當時的狀態不是很好,甚麼都不知道,和本地同修沒有聯繫,是一個外地同修讓我上明慧網,幫我裝好了電腦,並且告訴我只上明慧網,教我用自由門,不要看動態網上的新聞。同修說動態網上的新聞太好看,看了這篇想看那篇,會佔用很多時間,他是過來人,所以乾脆不讓我看。

我當時對電腦所知甚少,非常聽話,心思非常簡單,上網一年多,從沒看過動態網上的新聞;憑借自由門,只上明慧網,從來都上網自如,從不知道有上不去網這回事。我想這可能就如師父講的:「你們已經知道相生相剋的法理,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1]

從二零一零年下半年,我和本地同修聯繫上了,開始承擔了部份資料的製作,後來需要聯繫的事情慢慢多了,半年前同修又教會我用無界上網,我的膽子也有點變大,心也不那麼單純了,也經常會看網上的新聞,也大概的知道有「封網」這回事,那麼也有個「被封網和破網」這個觀念的產生和存在。

今年九月份,我跟同修說,誰要是有寫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投稿需要我上網的,最晚提前一天給我,當時心裏總是被一個觀念障礙著,明顯的承認了這種「封網」的存在,給自己留了一天的時間用來突破封鎖,總是想著大陸法會截稿的前幾天,邪黨總是會瘋狂的封鎖網絡阻止稿件的發送,要是最後一天給我,萬一當時沒上去網,那怎麼辦?自己也認識到這種狀態不對,但是因為稿件的發送很順利,就沒有全面的去清除這些不好的想法和觀念。

九月下旬開始,有兩、三天的時間,突然上不去網了,因為那幾天不用下載週刊,我猜想同修可能也沒有很多事找我,就持一種上不去就算了的態度,那兩、三天就真的沒上去,這在我的上網史上是沒有過的事情。雖說不著急,但怕同修有事找我,我就有一天早上,去一個同修上班的路邊等她,等同修一出現,看見我第一句話就問我:「你怎麼不上網啊,你不上網就找不到你了呀?」我說「上不去」。同修說:「怎麼上不去呀?可以上啊。我這幾天都在上啊。你看沒看過有個同修寫的文章,說是從另外空間上網,從來都沒有上不去的。」

我聽了,就笑了,說:「我知道了,邪惡欺負沒正念的。」因為當時我就想起一個同修講的另外一個同修的故事──不久前,去同修家偶然碰上一個外地同修,這個同修被非法關押了很多年,在裏面認識了很多被非法關押的同修,她說有一個同修很厲害,出來後,全家都要辦港澳通行證(或是護照),很多同修從裏面出來後,這兩個證都很難辦成,這個同修在家就想:不但要辦,還要快點給我辦完給我送來,送慢了我就滅了你。結果是她的證不但給辦了,還辦的最快,真的給送到家了,那時家裏其他常人的證還都沒辦完呢。

當同修驚訝我上不去網的時候,我就想到這件事。和同修分手後,我回家就上網,瞪著電腦屏幕發正念,清除干擾我上網的一切邪惡、黑手、爛鬼、亂神、共產邪靈等等一切邪惡因素,從我電腦開始到網絡的另一端,甚麼干擾我上網就統統清除,對另外空間就念「法正乾坤,邪惡全滅」,對我們這個空間所有參與封鎖網絡的人念「法正天地,現世現報」。不管哪個空間,為我的網絡連接清除一切障礙。

我剛一這樣想,人這邊感覺還沒想清楚呢,馬上就能上網了。從那天一直到現在,我和這個同修都能保持在網上的聯繫,我也不再去想封不封網這件事了。有時不能馬上打開,我也不著急,就瞪著電腦,心想:你封網你就封吧,來多少邪惡我統統清除掉,反正也是要清除,平時還沒時間呢,你自己送上門來了。只是有一個週五的下午,我要下載週刊。快下載完的時候網絡斷掉了,我當時就明白了:在上網這件事上我太自私了,只顧了自己,應該顧及到大陸所有的同修,還要考慮到常人是否能上去網,清除的應該是另外空間所有涉及到的參與封鎖網絡的一切邪惡因素,同時這個空間參與做壞事的人也讓他們現世現報。

在上網的過程中,我每次都能想起師父講的:「講真相救度眾生,舊勢力是不敢反對的,關鍵是做事時的心態別叫其鑽空子。」[2]我知道我不應該去看新聞,我就不看;我知道我一定要給師父發送中秋節的問候,我就順利的發送;我知道我必須讓同修準時看到週刊,那週刊就能下載;我一定要在網上和同修保持聯繫,那就能聯繫;我想三退名單今天發不了明天發也行,那今天就發不出去。所以個人的意願很重要,你自己想要甚麼自己要非常清楚。

個人覺得,對於網絡,中國大陸就像一個大監獄、勞教所、洗腦班,甚麼樣的大法弟子裏面不敢收,甚麼樣的到裏面也能順利出來,這個大法弟子應該都很清楚。

師父說:「明慧網他們從來也沒有封住過!」[3]師父已經給鋪墊好了,能不能上去網,這就取決於你自己正念闖關了。不要過分依賴於破網軟件的升級,因為你總要用前一個版本上去才能下載新的版本吧,過分的依賴也會給技術同修帶去壓力。能不能把整個牆拆了,把造牆的邪惡因素統統清理乾淨,我想還要整體的提高,認識的提高和觀念的轉變、境界的突破,不給邪惡空子去鑽,不給邪惡提供可以生存的土壤,每個人都做到了,邪惡自滅。

[1]《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作者:李洪志
[2]《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講法〉,作者:李洪志;
[3]《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作者:李洪志;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