協調人啊,你不要光做事,也要實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一月十四日】寫下這個題目,心裏很酸,因為這些天,本地區的幾個協調人同修相繼被邪惡綁架。有的被綁架的第二天就非法勞教,有的在看守所被酷刑折磨,同修們都忙於發正念和營救,大家心裏都沉沉的。這是本地區在迫害十餘年來,損失最大一次。這些天來,大家一直在總結:為甚麼在正法形勢到了最後,邪惡少了,環境寬鬆了,在本地卻出現這麼大的迫害?幾個縣的主要協調人幾乎全部被邪惡綁架,給本地區救度眾生造成了無法彌補的損失。

下面,根據同修的交流和我個人所見,談一點淺顯的認識。意在吸取教訓,少受損失。

被迫害的協調人,幾乎都有一個共同特點:做事心強,學法少,人心重。這些協調人同修,在講真相,救度眾生上,帶領本地同修確實付出很大。甚至,有的拿出家裏全部積蓄投入大法項目,每日每夜紮在救人項目上。哪裏有事需要協調時,一個電話,一個口信,人立馬趕到,有的幾天都沒有睡過一個安穩覺。正因為這樣,他們在同修心目中威信很高,甚至成了一些同修心目中的「靠山」和「拐棍」。

有一個協調人,在本縣的幾百名同修中,那真是一呼百應。大家對他的崇拜和信服幾乎到了極點。(這種現象,無論對他本人和崇拜他的同修都是很危險的)他在全縣組織了無數個網絡式的學法點,救度眾生的真相資料一遍遍的從城市撒向鄉村,幾百里的範圍幾乎沒有死角。在他的組織下,全縣成立了信息收集組,揭露邪惡報導組,資料發放組……不論開甚麼會,他都坐在前面,而且是主講。有的同修背後說:「我們的總協調人呀,就像領頭幹活的生產隊長,沒有他操不到的心,沒有他管不到的事兒。」可以說,本地救度眾生的事兒真是搞得轟轟烈烈。他自己很少有清淨的時候,總是電話不斷。這個事兒還沒有處理完,那個事兒又找上了。誰病業關沒過去了,哪個組要開交流會了,誰又邪悟了……他每天都在奔波中。每一件事兒,都需要他定調拍板。

可想而知,他每天陷在這麼多的事務中,怎麼能有時間去學法呢?怎麼能靜心去學法呢?其間,有的同修也意識到這種狀態對他本人的危險,嚴肅的指出他學法少和實修的問題。 甚至有的同修急切的說:「你立馬停下吧,不能再這樣成天忙事務了。你就是為了大家,也應該停下啊。」他自己也覺得學法少,狀態不對勁兒。曾試著放下一切,關上門,在家好好學幾天法。可是不行啊,剛學上一段,就有人來敲門,又把他拉到事務中去了。不得已,他在開車下鄉時,一邊開著車,一邊讓身邊的同修給讀法(這種學法,是對法的不敬)。由於法學不好,心性提高的很慢,偏激的認識和很強的自我,使家庭矛盾也很大。儘管他大法的事確實做了不少,可是回過頭來看看,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是不是在用人心做大法的事呢?儘管,他這幾年大法的事兒一直做得很順和顯赫,可是別忘了:「舊勢力現在沒動你,等你走向圓滿最後階段時一定會因此事而阻擋你,那時後悔也來不及了。」(《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這期間,師父曾多次點化他,要學法實修,他也曾多次暗下決心:忙過這一陣子,一定要好好學學法。可是舊勢力看到他這麼強的幹事心和滿足於大法項目的成就感,就越給他安排事兒,讓他忙的團團轉,讓他感到這種幹事中的充實和快樂,讓他擠不出時間學法。

他被邪惡迫害後,在全縣震動很大,很多同修像塌了天一樣,茫然、沉重、不知所措,不知下一步該咋辦?還有的同修生出了強烈的怕心:藏書,藏資料……修煉的嚴肅就在於以法為師走自己的路。正是因為周圍有那麼多同修看協調人,結果這明顯的大漏被舊勢力抓到了把柄迫害。直到此時,有的同修才如夢方醒。協調人不學法自然有問題,可是大家指望協調人的心不也是一個大漏嗎?「比如很多人都在看別人怎麼修,大家也跟著學,而不是走自己的路。那舊勢力就會讓他早走,從中看你們的心怎麼動、修還是不修。」(《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幾個月時間,邪惡像瘋狂了一般,本地最有能力的幾個協調人相繼被綁架。

還有一個協調人,經常組織本地同修切磋交流,大家講真相發資料,救人的整體形勢非常好。在她影響和帶動下,本地一些以前沒有走出來的同修也走了出來。可以說,該協調人「事兒」確實做了不少。她本人也願意說,願意張羅事兒。可是,自己的學法實修卻跟不上,比如總是在怕的陰影裏忙於大法的工作,對家人不善,等等。和她經常在一起的同修多次指出她的缺點,她總是不願聽,掩蓋。儘管她很注意自己的安全,手機號誰都不告訴,可是,最後邪惡還是跟蹤了她的孩子而綁架了她。儘管她被迫害後整體同修都在營救她,可是,大家心裏都清楚,如果她能在學法和實修上下一點功夫,絕不會有這個結局。時刻找自己啊,這是多麼的重要。很多協調人,讓人感到修的很表面,而且不斷的暴露出一些明顯的漏,這使同修很擔心。

還有一個協調人,口才和文才都很出眾,這些年來,他一直流離在外。可是,他對師父的法有一個偏激的認識,走到哪裏,交流到哪裏。他的交流很有號召力和影響力,一些學法不深的同修受其影響。有的同修認可了他的交流後,從家裏拿出來幾萬、十幾萬元交給了他做資料和買設備等。可是,後來同修發現,他對同修的錢並不珍惜,花起錢來大手大腳,個人租房、買電瓶車等一些開銷,都是花的同修錢。更主要的是,當他看到同修手裏沒有錢時,便疏遠對方,又去尋找別的有錢的同修,再讓對方把錢拿出來。雖然發資料和光盤這些大法的事兒做的轟轟烈烈,可是,在實修上卻很表面。執著自我的心很強。一年裏多次搬家,發現有邪惡跟蹤後,家裏的所有東西全部不要了,再從新租房。每天就是做事,做事,他自己也親自去發資料。不重視自己的實修。該同修被邪惡綁架後,我曾多次想到師父下面這段講法:「你叫他賺錢他不會,可是花錢卻非常順手,(眾笑)多少錢都敢花,花的非常順,不計後果,不考慮這錢是哪來的,也不管你以後怎麼樣,沒有責任心。這樣的做法,神都憤怒的在看著這樣的人。糟蹋大法弟子資源就等於也是在干擾破壞大法。」(《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

每一個同修,特別是協調人同修,被迫害後,我心裏都要沉重好多天,因為他們都是走在救度眾生最前面的人;他們為本地救度眾生的付出,是無人能比的;他們的被迫害,對本地,包括宇宙天體都是一個巨大的損失。儘管他們被迫害的情況各異,但學法少和實修沒跟上卻是共性的。如果他們在學法和實修上能跟上,那該是一件多麼令同修高興和師父欣慰的事兒。還有一個協調同修,流離失所後,放不下上學的孩子,總想多掙點錢供孩子上學。結果,邪惡綁架了他的孩子,之後又綁架了他。

協調人啊,為甚麼在被迫害的同修中,協調人所佔的比例很大?這不能不說明問題。我想就這個問題談幾點淺見,意在亡羊補牢。

一、協調人要多學法,學好法,放下做事心,紮實的修自己。「喜歡做事是個情,不喜歡做事還是個情,看誰好誰不好,愛幹甚麼不愛幹甚麼,一切都是情,常人就是為情活著。」(《轉法輪》)多學法,正念才強,學好法,做事才不偏。做事多少不是威德,心性高低才是關鍵。從我們本地幾個協調人被迫害後,同修普遍說他們平時學法少,幹事心強,有一股子衝勁。很愛召集人開交流會,說幾句話就沒有詞了。有的,甚至翻來覆去就是談的他的那點認識。還不如一般同修在法理上談的多。正法形勢越是到了最後,協調人更應該表現理智成熟啊。「我們的一切工作人員首先是個心性高的實修者,修煉心性的表率,不需要常人式的領導。」(《精進要旨》〈不是工作是修煉〉)

二、放開手,不要攏著大家,讓同修都走自己的路。特別在資料點遍地開花和救人形式上,協調人要放的開。這是師父一再告訴我們的。本地一個縣的協調人,認為全縣的環境已經很寬鬆了,甚至開法會時,派出所的警察知道了都不管。膽子也大了,把資料點集中到一個大點上,甚麼都統一安排,統一去做。結果,隨著他被邪惡綁架,資料點也被邪惡破壞了,全縣所有的資料供應全面癱瘓,連《洪吟三》和《明慧週刊》還是外地同修送去的。這教訓不能不深思啊。

三、同修不要有依賴協調人的心,更不要捧人。修的是自己,不要用人心害了協調人。有的同修不能在法上獨立思考和做證實法的事兒,甚麼事都問協調人。而有的協調人也大包大攬,好給同修的狀態下結論,甚至,有的同修不聽自己時,就拿法來壓人。時間久了,同修不知不覺便對協調人生出依賴心和崇拜心。當地的幾個協調人相繼被邪惡迫害後,很多同修的表現是:協調人都被迫害了,我們還行嗎?下一步咋辦?有的學法小組也解散了,有的書也藏起來了。給舊勢力的迫害留下把柄和笑柄。這是不是我們的法理不清害了協調人?

還有,近期網上不斷報導全國各地同修被邪惡迫害的消息,大家也都在從不同角度找原因。但從我們本地同修被破壞情況看,我認為根本的原因就是實修沒跟上,被迫害的同修都有長期沒有修去的人心和強烈的執著。比如:有色慾心和爭鬥心長期不去的;有怕心重長期躲在家裏不做三件事的;有曾經向邪惡寫過所謂三書的;有不實修只是浮在表面、想把做事兒多少當作走捷徑的;有法理不清跟著混事的……

邪惡的迫害現象表面上還很重,可原因不來自外部,舊勢力留下的迫害機制已經是無能為力了。是我們自己長期不去的人心和明顯的大漏(也許有的漏沒意識到)才出現這種迫害的形勢嚴重的假相。我悟到,正法形勢確實到了最表面,剩下這點表皮上的所謂迫害假相,是邪惡在用惡的東西逼迫我們抓緊實修到位呀。那我想,不管我們的協調人也好,還是同修也好,一定要實修,實修啊,才能不被迫害。只有實修,才能圓滿歸位。

現有層次上的一點淺悟,不在法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