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濟南女警打人看當今的中共警察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五日】警察的職責是保護民眾的安全。可現在警察的種種行為越來越偏離應有的基本道德規範,行為非常惡劣。因此,在老百姓中流傳著這樣的一句話:「過去的土匪在深山,現在的土匪在公安」。這種現象在現實社會中無處不見。

八月十七日,在山東濟南發生了一起女警察打人的事件。

一濟南女警到一老夫婦攤位去修車,因老夫婦沒給女警優先修車,女警和老夫婦發生了爭執,女警便大打出手,逼迫老太給其下跪,用穿著的高跟鞋猛踢老太的頭部,把老太的頭踢破,仍不罷休,又把其在司法局工作的丈夫叫來,對老人又是一陣拳打腳踢。圍觀的眾多世人面對身穿警服的男女警察對老婦毫無顧忌的施暴,實在看不下去了,數千人的怒吼聲衝向警察,要求女警下車給老太賠禮道歉,否則不許離開。經過數小時後的正邪較量,女警才不得不給老太下跪道歉。此女警在山東省女子監獄當獄警,名叫林娜。

這又讓我想起了十二年前,也就是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份二十九日這一天,我親眼目睹了在天安門廣場發生的一幕。面對中共鋪天蓋地的對法輪大法的誹謗污衊和瘋狂打壓,千百名法輪功學員,抱著真誠的心,到天安門廣場為大法申冤,告訴世人「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可是,在天安門廣場中共早已布置好了大量的警車、警察和特務。法輪功學員剛到廣場就被警察們劫持,警察大打出手,行為野蠻粗暴。有學員喊「法輪大法好」,拉橫幅,警察們便一窩蜂地撲向學員一頓毒打,不分老少,拳打腳踢,拽頭髮打耳光。有的學員被警察打得鼻青臉腫變了形;有的腿被打斷、鎖骨被打折;有的鼻子、頭被打破,鮮血順著往下流,衣服都染紅了;有個男學員被幾個警察同時暴打在地,還不手軟,用穿著的大皮鞋猛踢學員的頭部,踏肚子、踢腿,直到打的學員不能動為止;還有個老太太被好幾個警察打得躺在地上不能動彈了,仍然遭到恐嚇。我和一學員上前制止警察的惡行,一警察掄起手中的電棒「嘭」打在我的頭上,頓時我前額起了個大青包,火辣辣的。他們拳打腳踢,用力猛踢我倆,我的腿被踢得青一塊紫一塊。

每個學員被毒打後,由三四個警察拽著胳膊、揪著頭髮強行拖上警車,一車車被送往各地派出所、看守所。即使這樣,法輪功學員們仍忍受著身體上的痛苦,善心地向警察們講真相:法輪大法是教人做好人的好功法,大法師父是被冤枉的,修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勸他們不要聽信中共媒體的謊言做壞事。警察們根本不聽,還破口大罵,完全失去了理性。

在光天化日之下,幹著傷天害理的惡事,天安門廣場成了中共警察毒打、抓捕法輪功學員的血腥之場,他們的所作所行毫無掩飾地在天安門廣場暴露得淋漓盡致。那時,我就想中國的警察怎麼了?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氏集團把數以十萬計的法輪功學員非法判刑勞教,關押在各地勞教所、監獄等黑窩進行著各種酷刑迫害,實行著獨裁江澤民的在「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滅絕政策,其手段極其殘忍毒辣,令人震驚。

上文提到女警林娜所在的山東省女子監獄,就是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一個黑窩。雖然我們不知林娜在監獄裏幹過甚麼,但從她對老婦的言行,完全折射出獄警們蠻橫的思想方式和行為。下面是從明慧網上摘取的兩個迫害案例(這樣的慘案無計其數),看看中共的警察們在陰暗處又是怎樣迫害學員的:

李秀珍,幼兒教師,安丘法輪功學員,曾遭受連續二十八天基本上不讓睡覺的折磨,人性全無的惡人們用膠帶紙粘在眼眶周圍上下上拉扯,有時還用掃帚棒支起眼皮。

監獄長李淑英專找打人最狠的犯人折磨李秀珍。惡人們喊著一、二、三,有時把她抬起來「坐飛機」──把頭往牆上撞,有時摁著頭往牆上撞,有時在地上拖來拖去,每天群毆五、六次,白天被銬在鐵椅子上,晚上被綁在床上。一直被關在禁閉室,李秀珍喊「大法好」就被惡人用膠帶封嘴,在烈日下暴曬。

當李秀珍絕食抗議這種沒有人性的迫害時,她們就用液化氣罐上用的紅塑膠管灌食,而這種灌食完全不是「人道」舉動,而是一種迫害方式。用五、六個犯人把她摁在床上強行灌食,灌完後休克,呼吸困難,接著輸氧。一日三次這樣迫害,有時候灌一次插五、六次管,插不進去就用開口鉗。有時把管子從嘴裏插進去之後不灌,來回抽幾次拔出來,再從鼻子灌,怎麼痛苦他們就怎樣幹,人性全無。灌完後,鼻子流血,衛生紙擦紅一大堆。有數次插到氣管裏,再拔出來重插。嘔吐出來的都是膿血,抽血化驗血液都是黑的。獄醫說隨時都有死亡的危險。

李秀珍在山東省女子監獄曾遭受三次電刑。二零零二年五月九日下午三點左右,她們對另一個法輪功學員施暴,為鼓勵同修,李秀珍大喊「法輪大法好」,惡警胡科長、李淑芹,還有一個區長,手持電棍同時電李秀珍的臉、手、耳朵、脖子、後背,邊電邊罵。李秀珍被山東省女子監獄折磨的皮包骨,體重不足五十斤,路都走不了。當十三歲的女兒到監獄裏見到她時,竟嚇得暈死了過去……李秀珍於二零零九年十月被迫害致死,屍體被惡警強行火化。

畢建紅,煙台法輪功學員,因修煉「真善忍」做好人,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五日,被煙台「六一零」綁架後,非法判刑十二年,關押在濟南女子監獄。因不放棄信仰,被惡警惡人長期酷刑折磨,包括被惡徒拳打腳踢,不讓睡覺,冬天逼站到陽台上罰站挨凍。畢建紅兩次絕食抗議迫害,惡徒們就對她野蠻灌鹽水。第一次被強行灌食三個多月,灌的食物中不知加的甚麼藥,使畢建紅肚子痛得死去活來。第二次絕食,二零零八年九月中旬,被七八個惡徒暴打了三個晚上,惡徒堵著畢建紅的嘴拖到儲藏室,打了半個多小時,畢建紅被打得奄奄一息。一個月後,本來就被折磨得骨瘦如柴的畢建紅腿被打瘸了,眼睛也被打得看東西模糊,令人慘不忍睹。被注射不明藥物,渾身難受,整個人已脫相,不能行走。二零一一年三月,畢建紅已全身器官衰竭,生命垂危。

女獄警當街打人,並對法輪功學員肆無忌憚的無法無天的迫害,警察完全變成了中共被利用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打手工具,其行為比土匪更霸道更流氓。這一切源於中共邪黨的殘暴本性。如果沒有強權統治的中共邪黨在背後撐腰,警察們怎能幹出沒有人性、沒有良知道義、傷天害理的惡事呢?

我們中國人都知道一句俗語,叫做「種瓜得瓜,種豆得豆」。當上天要清算這個惡貫滿盈的中共邪黨時,參與迫害法輪功的警察們,你們怎麼辦?迫害十二年了,該清醒了,找回真正的自己才最重要,棄惡從善,將功補過,不要成為被人們所唾棄的千古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