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山東沂南縣岸堤鎮派出所所長胡發強犯罪事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九日】(明慧網通訊員山東報導)山東省沂南縣岸堤鎮派出所長胡發強,在鎮派出所長這個位置上幹了十幾年,始終與邪惡的中共保持一致,迫害無辜。今年春天,胡發強調到外地去了,當地老百姓對他的評價是:胡作非為害人,貪污腐敗成性。凡事都有前因後果,胡做的壞事不少,對其它見不得人的事我們暫不談,但胡極力迫害當地善良的法輪功學員所做的壞事惡事,終將受到天理的懲罰。

一、效仿文革 製造恐怖

江氏集團和中共互相利用對法輪功悍然發難後,岸堤鎮秘密成立了形同法西斯蓋世太保的機構──「六一零辦公室」,配備專門的警察和政府工作人員,鄉鎮政法書記、派出所長、司法所長和綜治辦主任為主要成員,並將農村書記、主任、委員、計生主任等拉上陣,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期間,已是岸堤鎮派出所長的胡發強自然成了打壓法輪功的急先鋒,在沂南縣六一零的操控下,助紂為虐,為非作歹,與鎮裏的惡徒們配合各個管理區總支人員效仿文革,利用黑板報、大標語、宣傳車、高音喇叭等宣傳工具,惡毒的造謠、誹謗法輪功和學員,在鎮裏村裏大造恐怖氣氛,還強行舉辦洗腦班、揭批會、交流會,逼迫學員寫放棄修煉的保證書,交保證金和大法書籍資料,要挾學員放棄信仰。

不僅如此,他還和鎮裏惡徒們威逼利誘鄉(鎮)農村等在職人員寫揭批、作交流、表決心,人人過關,要挾鄉鎮農村定期播放誣陷法輪功的假新聞,瘋狂製造恐怖氣氛。一時間,狂飆陣陣,大有文革再現之勢。在實施迫害的過程中,惡徒還給每個法輪功學員建立了黑檔案,整了黑材料,上了黑名單,同時豢養特務採取蹲坑監管、監視居住、監聽、盤問、恐嚇、截訪、抄家、綁架、酷刑洗腦、高額罰款、刑訊逼供、勞教、判刑、追捕甚至虐殺等黑社會手段,推行的是「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群體滅絕政策,惡毒的迫害全鎮的法輪功學員。

二、強制洗腦 訛詐錢財

更為惡毒的是,胡發強和惡警張長文 、王文章 (時任岸堤鎮鎮鎮長)等對全鎮的法輪功學員秘密登記造冊,分門別類,多次舉辦洗腦班,用欺騙的手法把法輪功學員騙到洗腦班,逼看陷害大法的電視假新聞;株連法輪功學員親人到現場協助轉化;聽鎮裏頭頭惡毒訓話說謊,攻擊誣陷法輪大法;並強制學員寫保證書,然後訛詐錢財,強迫學員放棄信仰;對沒有去的學員,也要派人到其家裏威脅並索要保證金,從精神、身體和經濟上迫害當地的法輪功學員。

多次洗腦班下來,當地法輪功學員被惡徒們掠去的非法罰款達十多萬元,被強制送到洗腦班的人員約有上百人次,年齡不等,被非法罰款的數額從幾百元到上萬元,胡發強當時騙人說保證金還退還,但是,十幾年來,人們除了看到他和鎮裏一班爪牙,橫行鄉里,花天酒地,發酒瘋,說狂話外,沒有見他給退還一分保證金,鎮裏有一人透露,那些錢早就被胡發強和鎮裏惡徒們揮霍後,剩下的都裝自己腰包裏了。

三、抄家綁架 枉判良民

胡發強作為岸堤鎮派出所所長,在打壓當地法輪功學員時,往往自己在背後策劃操控指揮,有時跳出來縱容唆使惡警們非法抄家綁架,枉判良民,橫行鄉里,不管黑夜白天就行兇作案。暴惡之下,冤案連連,自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今,這個鎮已有八人次被非法勞教,一人被非法勞改,一人被陰謀殺害,數百人被多次騷擾訛詐。

1、迫害劉成吉夫婦

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五日,在胡發強的指使下,岸堤鎮派出所的邪惡之徒突然闖進邵家沿路村民劉成吉家,將其家中電視機、放像機、一百二十元錢、大法師父法像、大法書及錄音機都搶走,劉成吉的妻子邢西美走脫後被迫流離失所。

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三日,劉成吉又被綁架,據鄰居說:天不亮惡徒就闖進家,綁架劉成吉。七點把他非法押送到岸堤鎮派出所,第二天又非法押送到沂南縣看守所。劉成吉的家中被非法抄家,大約二千元錢被搶走。惡徒對孩子說:抓走你爸爸是為了找你後媽(劉成吉的妻子──邢西美),只要是說出你媽的下落就可以放人,反正也不是你親媽,只要說出來我們去抓。

二零零七年古曆正月十三日,劉成吉、邢西美夫婦無辜被惡人綁架在沂南縣看守所,邢西美被非法勞教,劉成吉被訛詐後回家。

二零一零年八月三日中午,岸堤鎮派出所惡警守在法輪功學員刑西美家門口,綁架了外出回家的邢西美。後被非法關押在沂南縣看守所。

2、陷害張邦雲

二零零六年四月十六,岸堤鎮艾山前村張邦雲(女,近五十歲),在興旺莊發放真相資料,被興旺莊村邪惡書記(馬現才)舉報,當時,張邦雲被綁架到岸堤鎮派出所,隨後被抄家,去了好幾輛警車。又轉到沂南縣看守所進行非法迫害,岸堤鎮派出所長胡發強與臨沂六一零公安勾結把張邦雲非法判刑兩年半,將其囚禁在濟南女子勞教所非法迫害,把張邦雲迫害的精神失常,見家人都不認識。

3、非法勞教迫害任樹全

二零零八年三月三日,岸堤鎮岸堤村法輪功學員任樹全(五十多歲)被岸堤鎮派出所人員非法抄家,搶走私人現金七千九百元,拿走錄音機和新唐人電視台接收器,並將任樹全劫持關押在沂南縣看守所,後把他被非法勞教兩年。同時被綁架的還有任樹全的堂弟,由於身體原因監外執行,二零零八年四月四日任樹全由家人接回家。

4、誣陷張梅蘭夫婦

二零零八年三月三日,岸堤鎮暖泉村法輪功學員張梅蘭夫婦,在家中被時任岸堤鎮副鎮長張長文、岸堤鎮暖泉村書記代恆昆帶領岸堤鎮派出所惡人非法抄家並綁架,被非法關押在沂南縣看守所,張梅蘭的丈夫回家。而張美蘭被非法勞教一年,二零零八年四月十早七點被非法送往濟南女子勞教所。

5、構陷任樹梅

岸堤鎮岸堤村法輪功學員任樹梅,在十二月十四日被當地派出所人員無緣無故非法抄家,並被綁架後關押到沂南縣看守所,邪惡之徒對其非法勞教。

6、陷害公丕香

二零零二年九月份,正在忙做家務的岸堤鎮塘子村民公丕香(女,四十五歲左右),突然被蒙陰縣六一零夥同該縣公安局的警匪暴徒綁架,公丕香在被惡徒劫持途中,得到一位好心人的幫助,機智脫離險境。同年,她在沂南縣城打工時,不慎被界湖鎮派出所惡徒綁架,岸堤鎮派出所長胡發強派人前去辨認後,接著給六一零惡徒出惡毒主意,催促六一零惡徒從快從嚴害人,不久,沒有任何違法行為的公丕香被縣六一零強行投進了濟南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三年。

此外,岸堤鎮田家北村田德軍被蒙陰縣六一零操控的公檢法非法判刑八年;岸堤鎮塘子村的女法輪功學員劉淑芬慘遭蒙陰縣六一零惡徒惡警惡醫毒手殺害。

四、引狼入室 殘害善良

「真的是你嗎?德軍,怎麼被折騰的這個樣了?」二零零七年,剛剛從冤獄熬煎出來的村民田德軍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家,好心的人們看著他頭髮都白了,心疼地問他。當時面黃肌瘦頭髮白的他無法一口說出自己遭受的酸楚,聽到人們的問話,他只是苦笑著點點頭。其實村民早就知道一手將田德軍推進冤獄的所謂的「執法人員」雖然是邪惡的蒙陰縣六一零惡徒,但是胡發強等在此案中扮演了引狼入室,推波助瀾的角色。

田德軍,男,五十歲左右,是岸堤鎮田家北村一位淳厚善良的農家人。一九九六年開始學煉法輪功,短時間內,他的身心得以淨化,多年的疾病不治而癒,大法的超常讓他驚喜不已,看看自己身邊整日辛勞的父老鄉親,他覺的自己有義務將大法弘揚給人們,讓父老鄉親也要分享大法的福音,從此,義務弘揚大法和輔導有緣人煉功成了他生活中的一部份內容。許多人都走上了返本歸真向善的路子後,人們不但有了一個好身體,很多陋習都被拋棄了,在他們的帶動下,鄉村精神面貌為之一新,人們的道德風尚有了意想不到的改觀,這些都得到了當地百姓的口碑和不少官員的認可。

然而,法輪大法遭迫害後,田德軍和不少法輪功學員成了被迫害的重點人物。初期,岸堤鎮和派出所的惡徒們多次對田德軍威脅、訛詐、打罵,都沒有動搖田德軍對大法的信仰。惡徒們對他無奈,便伺機對他打擊。二零零二年九月份,臨沂、沂南、沂水、蒙陰四地六一零惡徒們興風作浪,帶著各自的幫兇竄到岸堤鎮對胡發強說:得到有關法輪功「情報」,要對田德軍等人實施非法抓捕,要求胡發強提供相關害人信息。胡發強暗喜,認為打擊田德軍等人的時機來了,便派手下爪牙前去帶路,自己坐鎮指揮,於九月十六日早晨,將田德軍非法、抓捕後,囚於蒙陰縣看守所,蒙陰縣六一零惡徒對他倍加摧殘,最後歹毒的將田德軍枉判八年重刑,投進了山東省男子監獄。多年來,其家中農活一下子落到了父母等親人肩上,兩個孩子也因此受到很大的心靈創傷。

五、助惡為虐

二零零二年九月十六日,蒙陰縣六一零夥同該縣公安局的警匪暴徒,在臨沂地區六一零的唆使下,蜂擁而至,在岸堤鎮派出所惡徒們的配合下,將岸堤鎮塘子村的女法輪功學員劉淑芬劫持到蒙陰縣看守所,企圖逼迫她放棄對法輪大法的信仰,出賣他人和交代所謂的「證據」,均被劉淑芬一口回絕,時任蒙陰縣六一零辦公室副主任的惡徒類延成見一無所獲,惱羞成怒,便密派惡警鮑西同、田烈剛等輪番用橡膠警棍等毒打折磨劉淑芬和其他法輪功學員,劉淑芬被迫絕食抗議,卻又遭到惡徒們十多次野蠻灌食迫害。不僅如此,喪心病狂的惡警們將她們非法超期羈押,妄想逼其就範。當一同遭囚禁的法輪功學員張德珍不幸被惡徒們打毒針致死後,他們害怕罪行敗露,便造謠說見證人劉淑芬腦子有問題,將早已被毒打昏迷的劉淑芬蓋上破被子抬出了監獄號房後,秘密的強行做腦部手術將她殺害。就這樣,劉淑芬這個無辜的法輪功學員在遭受了惡徒們長達四個多月的瘋狂摧殘後,於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九日(古曆二零零二年臘月二十七日),悲慘的離開了人間,那年她才三十九歲。

噩耗傳來,劉淑芬的親人們悲痛欲絕,同修們淚水漣漣,悲痛之餘,他們強烈要求蒙陰縣司法機關嚴懲兇手。然而,蒙陰縣「六一零」惡徒類延成及其幫兇極其囂張地對劉淑芬的家人們進行恐嚇和威脅後,扔給其家人四千元錢,馬上將劉淑芬的屍體火化了,又派人竄到劉淑芬的家裏將其生前的照片搜走,企圖焚屍滅跡,製造死無對證,掩蓋他們的殺人罪惡。時至今日,這伙惡徒兇手仍逍遙法外。

案發後,許多人在想:蒙陰縣六一零惡徒的凶殘害人手段,胡發強應該了解和掌握的,根據當時的有關規定,他完全可以將劉淑芬這個屬於「自己地盤」上的人要回來,在沂南縣境地履行有關手續,這樣,也許劉淑芬不會慘遭殺害。他不但沒有那樣行使人道,反而增派警力助惡為虐,最終導致劉淑芬慘遭蒙陰縣六一零惡徒惡警惡醫毒手。所以,胡發強在此案中負有一定的法律責任和應該受到人們的嚴厲譴責的!

六、法網在收 害人者的唯一出路是主動贖罪

像胡發強這樣躲在背後害人的惡警可能還不少,他們自以為做惡事天衣無縫,其實,無論他們隱藏的再深,早晚有一天,正義的人們會把他們的惡行黑幕揭露出來,到那時胡發強們怕是連後悔的機會都沒有了。

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日,「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簡稱「追查國際」)在北美正式成立,該組織旨在幫助和協調國際社會正義力量及刑事機構,在全球範圍內徹底追查迫害法輪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關的機構、組織和個人,無論天涯海角,無論時日長短,必將追查到底,協助受害者將罪犯送上法庭,嚴懲兇手,警醒世人。其原則是:誰犯罪誰承擔、集體組織犯罪個人承擔、教唆迫害與直接迫害同罪。根據這一原則,所有在組織、單位、系統名義下所犯的罪行最終將落實到個人承擔。有關責任人將被徹底追查,並被繩之以法。

幾年過去了,當參與迫害的中共高官一個個在海外被控訴淪為國際罪犯時,那些惡徒們再也笑不起來了。可是,再不覺悟,下一個將被推上歷史審判台的就是自己了,胡發強們可能說:我們是迫不得已。如果能承認到這個事實,說明還有悔罪之意,所以現在我們就給胡發強們指一條贖罪之路:回家看看《九評》,了解一下中共到底是甚麼貨色;拿一份真相,看看法輪功學員是不是在向善救人;再去了解一下天下大勢,便會知道中共確實氣數已盡將要解體;然後快快回憶一下自己的惡行,主動向「追查國際」交待自己與相關責任人的罪行,不再配合上級去做罪惡的勾當。如果你們不再棄絕良知,就會去做這些贖罪之舉,如果你們哪一人執意要與邪惡中共為伍繼續害人,以身試法,那可真的是網中之蟲,甕中之鱉,為甚麼?因為法網在收!


原沂南縣岸堤鎮派出所所長胡發強的手機 13573991801
岸堤鎮派出所電話0539---3741013
沂南縣公安局 總機0539---3232110,辦公室0539---3221238
局長辦公室0539─3221007,通信科0539---3221271,外事科0539---3250863
拘留所0539---3221763,刑事警察大隊0539---3221751
巡警大隊0539---3233718,0539─3221175,監管大隊0539---3239386
岸堤鎮暖泉村書記代恆昆 手機13589689922
惡意舉報者 李文風 電話0539--3536482
沂南縣「六一零」的電話:0539-3259610
縣「六一零」頭目李孝峰:13854959994
公安副局長兼610主任薛允波:13605497379,其妻於守梅:13864952296、宅3223296
縣610幫兇薛克華:13563956665、13385491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