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零」警察企圖勞教我的陰謀破產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八月五日】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二日上午,我在家中看書,鄉派出所兩名警察闖進我家,問我看的甚麼書,我說大法書,一警察將書抓在手裏,我威嚴的說:「把書放下!你們不讓做好人嗎?」警察乖乖說「讓做好人」,就把書放下了。他們說國保大隊長要見我。我想警察也來聽真相了,二話沒說就和他倆朝外走。

到鄉派出所,警察問我為啥還煉法輪功,我說:「我一身的病──心臟病、風濕病、胃病、骨質增生、腎炎、神經衰弱,中藥、西藥不斷也不見好,用各種偏方也不見效,零八年到親屬家串門,親屬看我這樣,便拿出《轉法輪》讓我回家看一看,並告訴我看書前要洗漱整潔,到家後我把《轉法輪》一氣看完,從那以後我的病不見了。我見證了法輪大法的超常和神奇,你們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能救命啊。」

下午,縣公安局的人和「六一零」國保大隊警察給我錄像,以審問的架式問話,說「勞教剛出來怎麼又煉上了」,「網上發文章的是你寫的嗎,說惡警用鐵棍子打你,有惡警一詞。」我說:「你拿鐵棍子打我你不違法犯罪?你屬於執法犯法。你身份是警察,惡警一詞不對嗎?」

後他們把我轉到了縣拘留所,因為我有病,拘留所不收,派出所給縣公安局打電話,後來沒有體檢強行對我非法拘留。次日縣公安局的警察對我進行非法審訊,威脅要非法勞教我,我都善意的和他們講真相

第二天,我村村幹部帶我家屬到拘留所,要找縣公安局保我,說我是村裏數一數二的好人,這沒偷沒搶的為甚麼被拘留?說我母親因我被非法拘留和抄家,突發心臟病不省人事送去醫院搶救,父親長年癱瘓在床無人照顧。但警察就是不放我。我就一直堅持見人就講真相。

十六日,縣公安局警察非法審訊我,說電腦上的材料「天為甚麼要滅中共」和「為甚麼勸您退黨」是我寫的,我說不知道,電腦是非法抄家時抄去的。十六日晚上半夜時炸雷四起,震耳欲聾,一會兒拘留所的電就停了。

十八日上午,村支書和村長又來保我,隨後到縣公安局去要人,警察還是不放人。

十八日下午,縣公安局警察同派出所警察等三人將我綁架到市勞教所。醫生問我有甚麼病,我說我病可多了,煉功就好,不煉就復發,管教來了,一看是我,認識的,我開始講真相,醫生開始量血壓,高壓178,低壓130,醫生說:血壓高,拒收。縣公安局警察讓測另一隻胳膊,高壓170低壓130。縣局警察讓隔一會再測,結果越測越高,惡警又自己測,結果高壓200低壓130,勞教所拒收。警察拿三片降壓藥強行讓我吃下,在外待了很長時間又拉我到市醫院體檢,結果不合格。我於夜裏九點回到家中。

十天後的七月二十八日上午近九點,鄉派出所倆警察闖到我家,將我綁架到派出所,來了一名醫生給我量了血壓,說血壓還高,逼我吃了三片降壓藥,所長和另一警察將我劫持到縣公安局,帶上倆警察後,將我劫持到勞教所,我說我不去那裏,他們就強行把我從車內拖到地上,又拖到勞教所,一進大門裏我就大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輪大法是正法!」從樓裏傳出被非法關押的同修的喊聲:「法輪大法好哇!真善忍好哇!」和我的喊聲溶合在一起,嚇的警察趕忙打我後背推我走,我就高喊:「警察打人啦!」惡警又堵我嘴,把我推到勞教所醫務室體檢,獄醫叫拉我去開平醫院進行多項體檢並要病歷。

當時已是下午,到醫院驗查前警察逼我吃了四片降壓藥,醫生看過病歷後又給我量了血壓,問我吃降壓藥沒,我說先後吃了七片,警察忙說沒吃過降壓藥,我說是你們給的還不讓我說。醫生說血壓這麼高隨時都有血管破裂生命危險,光這一項就得拒收,並指責警察公然造假病歷害人,還不承認給吃過降壓藥。

警察造假不成又不能複檢,想將我劫持到勞教所非法勞教的陰謀破產了。下午五點我回到家中。

感謝慈悲偉大的師尊,感謝同修們的正念加持,雙手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