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漫談:光武帝明慎戒驕,勤政不疲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九日】漢光武劉秀中興漢室後,善待功臣,勤於政事,與民休息。下文引自《後漢書﹒光武帝紀》。

漢光武帝劉秀畫像
漢光武帝劉秀畫像

【原文】
庚辰,封功臣皆為列侯,大國四縣,余各有差。……博士丁恭議曰:「古帝王封諸侯不過百里,故利以建侯,取法於雷,強幹弱枝,所以為治也。今封諸侯四縣,不合法制。」帝曰:「古之亡國,皆以無道,未嘗聞功臣地多而滅亡者。」乃遣謁者即授印綬,策曰:「在上不驕,高而不危;制節謹度,滿而不溢。敬之戒之。傳爾子孫,長為漢藩。」

……初,帝在兵間久,厭武事,且知天下疲耗,思樂息肩。自隴、蜀平後,非儆急,未嘗復言軍旅。皇太子嘗問攻戰之事,帝曰:「昔衛靈公問陳,孔子不對。此非爾所及。」每旦視朝,日仄乃罷。數引公、卿、郎、將,講論經理,夜分乃寐。

皇太子見帝勤勞不怠,承閒諫曰:「陛下有禹湯之明,而失黃老養性之福,願怡愛精神,優遊自寧。」帝曰:「我自樂此,不為疲也!」雖身濟大業,兢兢如不及,故能明慎政體,總攬權綱,量時度力,舉無過事。退功臣而進文吏,戢弓矢而散馬牛,雖道未方古,斯亦止戈之武焉。

(引自《後漢書﹒光武帝紀》)

【今譯】
(建武二年(26年)正月)庚辰,漢光武帝封功臣們以列侯的爵位,大的諸侯國有四個縣,其餘小的諸侯國與此有別。……博士丁恭對此提出諫議說:「古時帝王分封諸侯,地不超過百里,故有利於封建諸侯,這是取法於雷(因雷震亦為百里,為的是加強中央權力,削弱地方勢力),以有利於國家的管理。現在分封諸侯地四縣,不符合法制。」光武帝說:「古代王朝的滅亡,都是因為無道。我未曾聽說過:有因功臣封地太多,而滅亡的。」

接著就立刻派遣謁者,授予各諸侯國金印和綬帶。在策書上,光武帝這樣寫道:「在上不要驕縱,雖然高貴,但沒有危險;費用節儉,慎行禮法,雖然富有,但不奢侈。希望你們恭恭敬敬,以此為戒,傳給你們的子孫,永遠作國家的屏障。」

當初,光武(帝)在軍中時間很長,討厭武事,而且了解天下久經戰亂,非常疲乏,所以光武更想讓百姓免除勞役負擔,安居樂業。自從隴、蜀平定之後,若不是有緊急情況的話,光武未嘗談論過軍旅之事。皇太子曾經問過攻戰之事,光武說:「古代,衛靈公問戰爭之事,孔子不做回答。這些事,不是你所能了解的。」

光武每天早晨上朝,直到傍晚才散。多次把文武百官聚在一起,談論儒家經典的理義,直到半夜才睡。皇太子見光武勤勞不懈,在他有空的時候,勸道:「陛下您有夏禹、商湯一般的聖明,但卻沒有黃帝、老子的養生之道,希望您多多愛惜身體,安閒自在的生活。」光武說:「我非常喜歡做這些事(指勤於政務),所以沒感到有一點疲勞。」雖然他完成了統一大業,但總是小心謹慎,好像總有甚麼事,還沒辦好。因此,他才能清楚地明白、了解施政要領,總攬權力,掌握綱紀,能看清時事,也了解自己和國家的力量,這才沒做過甚麼錯事。他罷退武將功臣,選用文職官吏,收藏起武器,放散戰馬。雖說與古之盛世,還不能相比;然而也可以說是止戈之武了。

正是:
體察民艱,不驕不滿,
敬慎謙恭,戒奢節儉;
刀槍入庫,馬放南山,
止戈為武,倡行儒典;
勤政務善,樂此不倦。
業臻中興,國泰民安!

中國歷史上,一個朝代建立後,往往會大赦天下,與民休息。反觀中共,建政後鎮反肅反,出兵朝鮮,頻繁的發動政治運動,完全是反其道而行之。可見中共是一個反中華傳統、與民為敵的邪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