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漫談:假如刀筆吏作出正確的選擇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二日】清代人汪道鼎述說:巡撫衙門刀筆吏某甲,生平無惡不做,仗勢舞文構陷,官民都畏之如虎。省會設有救濟無依無靠寡婦的清節堂,某甲通過鑽營當上清節堂董事,幾年後,慈善經費大多進了某甲私人腰包,堂中寡婦幾乎無以存活。某甲又窺伺某年輕尼姑,貌美多姿,將其誘姦後娶為繼室。凡是官吏被他抓到點把柄,他一定屢屢勒索,稍不遂他的意,他就將別人構陷成重罪,被構陷者往往因此而喪命。

某甲的兩個兒子頗為仁厚,見父親所為不善,經常予以規勸。某甲一怒之下與兒子們分居,將兒子們攆出家門。某甲家有一位老媽子,七十多歲,念佛好善,常常認為主人所作所為不義。嘉慶癸酉年(1813年)春天,一天晚上她在廳堂看見有個人赤面紅袍,就像世人塑的火神像。她大吃一驚,急忙躲避,第二天告訴主人某甲,並說:「謹防火災!」某甲罵老媽子妖妄迷信,趕走了她,另外雇佣一位女佣。新女佣剛來三天,某甲家就失火了。

某甲家每天晚上內外門一定上鎖。火發後,家人請求開門求救。某甲唯恐有人趁火打劫,堅決不許。等到官兵趕來救火,把大門撞開衝入救人時,某甲的妻子、女兒和幾個僕人都已經被熏死燒死,只有某甲還剩一口氣,士兵扶著某甲逃出火場。某甲清醒後,忽然念及有要案全卷在裏屋樓上,如果有閃失自己要被問罪充軍。當時裏屋樓上還沒有著火,某甲又進門去取案卷。某甲剛一上樓,風捲火勢直撲裏屋,將樓梯燒著。某甲在樓上號呼求救,眾人圍觀卻無計可施。不久樓就被燒塌,某甲在眾目睽睽下墜入火海。第二天眾人檢視發現某甲頭面四肢都被燒化,只剩下一段如同焦木的軀幹。某甲遭到的報應也夠慘了。

這場火災只燒了某甲一家,左鄰右舍都安然無恙。某甲的兩個兒子因為分居,都沒有遇難。有人說:「某甲祖上有陰德,所以報應只落到某甲身上。」

汪道鼎說:「嗚呼!天心的仁慈可謂至大!像某甲這樣的人,倚勢作威如同城狐社鼠,罪孽深重如同邱山,報應慘烈如同焚林,身體到頭來竟如同焦木。然而,賢良的兒子依然得到先人陰德庇護;左鄰右舍沒有被殃及;至於念佛好善的老媽子,上天更讓她預先目睹劫難將發生,超然於劫難之外。上天網開一面,不認同某甲的人竟沒有被殃及池魚;上天同惡必懲,認同某甲的人竟被等同於一丘之貉。大難來臨時,人是被赦免還是不被赦免,都看其人自己的選擇,上天的心是多麼包容啊!」

筆者說:「某甲作為一個人,雖然罪孽深重,但上天依然給了他很多次機會。只要他能幡然悔悟,不把既得利益看得比性命還重,就能逃過劫數,只可惜某甲迷得太深太深。因為人迷失,人才會犯罪;因為人犯了大罪,人才有劫難;劫難淘汰的只是魔鬼和死不悔改的惡人。人要想逃過劫難,就得找回被謊言和邪理矇蔽而迷失的自我,抓住上天送給人的一次次棄惡向善、扭轉內心的機會。在中共邪黨和江氏流氓集團的蠱惑操縱引誘下,許多世人與邪惡走在一起,充當了迫害幫兇,對大法和法輪功學員犯了罪。然而,只要劫難還沒到來,人就還有機會,從新作出正確的選擇。」

(根據清代汪道鼎《坐花志果果報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