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汶川災區捐款的好心人被610綁架勒索(圖)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八月二日】(明慧網通訊員山東報導)滿頭白髮的徐建新女士,是一位年過六旬、很樸實的老實人,在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七日大概早五六點,被山東省濰坊市「六一零」(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從家中綁架到隱蔽在新華路「工業管理幹部中等專業學校」院內的所謂「法制培訓中心」強制洗腦班。此洗腦班高額勒索法輪功學員錢財。

徐建新是山東濰坊紙箱廠職員,按照法輪功講的「真善忍」做好人。零八年四川汶川大地震,好心的徐建新,在自己並不富裕的情況下,主動捐款援助災區同胞。可是這樣的一個好人,卻被迫害。她曾在九九年、二零零零年左右,二次到北京為法輪功說公道話,二次被綁架到濰坊駐京辦,還被紙箱廠的人綁架到廠裏,被非法關押在廠裏好幾天,警察和紙箱廠領導,不顧當時她還有孩子還沒成家,勒索了她一萬元左右。

斷電敲詐勒索

徐建新的丈夫原來不是法輪功學員,對法輪功理解不深,也許是由於對惡警迫害自己的妻子很悲憤,才去街上貼了一張真相,僅僅是因為一張真相,就在零八年春,被惡警綁架並闖到家中,搶走法輪功書籍等私人物品。惡警將他非法勞教,聽說把他送到山東淄博王村勞教所。經過綁架、勞教的折騰,徐建新的老伴受到很大刺激、驚嚇,嚇得出現腦出血,經常昏倒,手腳不靈,走不了路,住了好幾次院,花了幾萬元醫藥費,還要孩子上醫院日夜陪護,全家都跟著受折騰。

惡警這還不算完,還向大隊居委會敲詐勒索了約二萬元錢財,這些錢都要落在徐建新頭上。徐建新拒絕交錢,大隊居委會就拿出「村委」對付「村民」的那套違法的「土手段」,停了徐建新家的電,逼她交錢,要不就搬走,徐建新被逼得到處打聽房子。徐建新曾為斷電一事,向大隊居委會勸善、講真相,可是仍被斷電數月之久,每天生活在漆黑的屋子裏。直到徐建新未修煉的孩子,拿上錢,才恢復供電。

再次綁架

二零一一年六月初,濰坊市「六一零」召集全市居委會開會,下令各居委會上報法輪功學員名單。早在零九、一零年,就有諸城、濰坊等地「六一零」利用居委會,威逼、哄騙善良的、不知防備人的法輪功學員「簽字」、「照像」、「按手印」、「填表」,掌握法輪功學員住址、電話等私人情況,再由公安局偷偷綁架人。

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七日清晨,濰坊市「六一零」就按照名單綁架人。徐建新被綁架,並不是因為她做了甚麼,而是因為她不幸在「黑名單」上。當然,就算法輪功學員做了甚麼,例如:講出真相,向人勸善,也是合法、合理的,不但無罪,反而應像九九年「七•二零」前那樣得到中國政府的獎狀。

徐建新的老伴出院後,靠昂貴的藥片維持身體,由妻子全天陪護、攙扶,一刻都離不了妻子,一看不見妻子的身影就哭。徐建新家裏還有一個大概八十多了的老父親,老得不能自己料理生活,需要徐建新伺候、贍養。現在徐建新被綁架,對整個家庭是一場災難。

所謂「法制培訓中心」非法關押勒索錢財

洗腦班位置、內部結構、周邊環境
洗腦班位置、內部結構、周邊環境
洗腦班遠景
洗腦班遠景

工業幹校大門掛著奎文區教育培訓學校的牌子──進出洗腦班必經之地
工業幹校大門掛著奎文區教育培訓學校的牌子──進出洗腦班必經之地
工業幹校大門和院子──進出洗腦班必經之地
工業幹校大門和院子──進出洗腦班必經之地

濰坊市所謂「法制培訓中心」(下稱「洗腦班」)除了用於對法輪功學員精神洗腦,主要用途是「斂財」。洗腦班關的,一般是「有單位、六一零認為能威脅單位配合交錢」的法輪功學員;或者,「被綁架到看守所、惡警要錢沒要到手」的法輪功學員,就會被從看守所轉到這個洗腦班,惡警再藉口索要「數千、至數萬」的高額「洗腦費」、「生活費」。對人實施精神洗腦折磨,還要收取「洗腦費」,可見其流氓程度。強制精神洗腦的重要一項,就是達到對「被訛錢的認可」。被洗腦後的法輪功學員,要對「中共索要自己的錢」感恩戴德,心甘情願地拿出錢來供洗腦班的「六一零」人員非法關押、迫害自己與親友。

洗腦班配備有手銬等刑具,這些警具由市公安局提供。抗議迫害、或被刑訊逼供的法輪功學員,就會被銬在暖氣管上、椅子上,或鐵欄杆上。

洗腦班位於當地老北宮街(臥龍街)與新華路交叉口南鄰,新北宮街北鄰,新華路北段,設立在一所學校院內。現在掛的牌子是「濰坊市工業管理幹部中等專業學校」和「奎文區教育培訓學校」兩塊牌子。前身是「工業幹校」,後與福壽街「機械技術學校」合併,掛牌為「中共奎文區黨校」,有完整的領導班子。可能因洗腦班被多次曝光,中共邪黨摘掉了「中共奎文區黨校」的牌子。此「中共奎文區黨校」與濰坊市「六一零」合作,在院內蓋了一處封閉的院落(即「院中院」),對外宣稱所謂「法制培訓中心」,掩人耳目。

洗腦班院內北邊有一排平房,是私自囚禁法輪功學員的「黑監舍」。窗戶上有像關動物的鐵籠子那樣的鐵欄。每個房間都用第一道鐵柵欄門鎖著,幾個房間共用一個過道通向屋外,外面再用第二道鐵柵欄門鎖上。院牆上密布帶刺的鐵絲網,院門口有看門人看守,院門用紅色的第三道鐵板門鎖著。再外面,設有「濰坊市工業管理幹部中等專業學校」的第四道鐵門和門衛。十年來,進出洗腦班的人、綁架法輪功學員的車輛,都通過「中共奎文區黨校」的大門走,「中共奎文區黨校」對洗腦班內發生的罪噁心知肚明。如果沒有「中共奎文區黨校」為「六一零」提供地盤蓋監舍,很多發生在洗腦班裏的罪惡就難以得逞。

洗腦班院內南邊的一排平房,是濰坊市常駐專職「六一零」人員的辦公室,和電視室,用來播放誣蔑法輪功的錄像,進行洗腦。院西南角是衛生條件極差的露天廁所。

洗腦班西牆外、和北牆外,原是荒涼之地,近年來才發展成濰坊市勞動就業辦公室(濰坊市人力資源管理中心)和新新家園小區。再往西是「生建」監獄的一大片高牆,不通車。「六一零」利用這一緊鄰監獄的隱蔽地點囚禁法輪功學員,就是為了避開人們的視線,偷偷摸摸搞迫害。

由於「六一零」啟用了南孫鄉洗腦班,新華路洗腦班曾一度廢棄,有時用來作為公安局臨時秘密囚禁並刑訊逼供法輪功學員的一個臨時據點,現在又啟用,非法關著包括徐建新在內的、聽說約十五名法輪功學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