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學教師劉慶福蒙受九年冤獄 工作被剝奪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四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劉慶福,男,四十二歲,原黑龍江省鶴崗市二十一中學教師。二零零二年五月四日,劉慶福被鶴崗市工農區新南派出所兩名惡警(三十多歲)騙至派出所綁架,沒有任何手續,將他劫持到第二看守所非法關押,夜間受到酷刑折磨。二零零三年工農區檢察院、法院冤判劉慶福九年。之後,劉慶福先後被關香蘭監獄、蓮江口監獄、佳木斯監獄迫害。劉慶福回家至今,單位還沒有給他恢復工作。

風華正茂入冤獄

那時,劉慶福剛剛三十出頭,正是風華正茂 的好年齡。他含冤入獄,家裏親人也像天塌下來一樣痛苦。

在香蘭監獄集訓隊,因為沒有罪又蒙受冤情,他沒有背監獄強制犯人背的監規而遭毒打,集訓隊一個二十七、八的惡警(一米七左右,較瘦),用鞋底抽打劉慶福的嘴和臉部十幾次。劉慶福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他的良好素質和修煉人的寬容、善良與惡警違法亂紀的惡劣品行形成鮮明對比。在集訓隊,惡警還強制劉慶福超體力勞動、板磚、運沙、土,做苦役。

惡警殘忍的掰他的手指,用拳頭猛擊他的臉和頭,逼坐鐵椅子,威脅、恐嚇、辱罵,企圖逼他放棄修煉法輪功,和說出其他法輪功學員。因不出賣良心和做人的良知,劉慶福的精神和肉體受到摧殘,參與迫害的有工農分局副局長惡警李樹江和另外一名惡警。

酷刑演示:鐵椅子
酷刑演示:鐵椅子

被劫持到佳木斯監獄(地址在佳木斯市),劉慶福依法申訴,給監獄負責人寫申訴信,這是法律賦予他的權力,可是三大隊八分隊隊長楊永平,指導員劉衍利、惡警郭建軍及另一惡警用電棍電他,三個惡警抻他,電擊他的臉部,兩肋及身體,約十多分鐘,致使他臉部耳部出血,同時還利用惡人包夾他,不許家人接見、通信,同時還強制做奴工。

二度被劫持關押

後來劉慶福又被劫持到蓮江口監獄(和佳木斯監獄合併後改稱佳木斯監獄),惡警對法輪功學員進行精神摧殘,強制他們看誹謗污衊法輪功的錄像,辦邪惡洗腦班,念誹謗材料,不許接見、通信、不許戶外活動。惡警指使犯人包夾法輪功學員,暗示他們毒打法輪功學員,或親自動手迫害。更為嚴重的是把法輪功學員關進潮濕,昏暗的小號,對不堪凌辱絕食抗議的法輪功學員用插胃管,野蠻灌食等手段殘害。如:法輪功學員周照祥被關小號,迫害掉牙齒,張普賀被迫害致殘,坐輪椅,說話不清楚,當地公安局惡人還拒絕他保外,有的惡警惡人還不許法輪功學員睡覺,利用各種流氓手段摧殘。

家人無處鳴冤

劉慶福被迫害期間,年邁的父母承受了巨大的痛苦,他的老母親以淚洗面,生活的不幸福,更無處為兒子鳴冤。他的老父親長期思念兒子,得重病差點去世,在劉慶福回來那天,老人命人放了一掛鞭炮。他的兒子上小學時,名列前茅,劉慶福含冤入獄後,孩子逃學上網吧,家裏雪上加霜。為了養家糊口,妻子沒有工作,靠打工度日,生活拮据艱辛,精神幾乎接近崩潰,劉慶福回家至今單位沒有給他恢復工作。

當今社會,很多中國人都向錢看,離婚率逐漸上升,劉慶福的妻子知道丈夫是善良的好人,一直在苦難中用柔弱的雙肩支撐著家,苦苦的等待丈夫回來,一邊打工,一邊孝敬公婆,養育兒子,引導他、使他成績漸漸回升。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