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樂救人的小小身影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八月十日】我的孫子叫樂樂,今年五歲了。 從一週歲多開始由我照看。樂樂人雖小,但很懂禮貌,智商也超過同齡的孩子,周圍的人都非常喜歡他。樂樂不同於一般的孩子,是師父賜給我的孫子,是大法小弟子。從一週歲多至今,樂樂有很多故事,我把其中的一部份寫出來與大家分享。

一、小小神童救人急

樂樂剛到我這裏時,見我學《轉法輪》就搶著看。他最愛看師父的法像和法輪圖形,一邊看著,小嘴還不停的叨咕著不知說些啥。我剛買來MP3聽師父講法,樂樂看見了問我:「奶奶,你聽啥呢?」知道是聽師父講法,他也要聽,從我耳朵上摘下一個耳機放在自己的耳朵上,坐那一動不動靜靜的聽。我和同修學法時,如果誰有事出去,回來問學哪了,他馬上過來告訴你學哪段哪頁了,非常準確。

他第一次看到我裝真相資料時,趕緊幫我裝,問我:「這是甚麼啊?」當他知道是法輪功真相資料時又問我︰「幹啥用啊?」我就告訴他:「送給叔叔、阿姨、小哥哥、小姐姐看的,看了這些會保平安。」等裝完了,他就往兜裏裝,說:「奶奶,咱們快給叔叔姐姐送去吧,看了好保平安。」這太讓我震驚了。但我明白了,因為他是大法小弟子,他也有救人的使命啊,所以才能發出這純真的一念。我立即抱著他去發真相資料了,發的過程中我發著正念,並小聲說:「讓好人看見,壞人看不見。」他也學著說,真相資料貼的又快又好,很快就發完了。我經常帶他出去,每當他看到被丟棄的真相資料時,馬上跑過去撿起來。

樂樂兩歲多上幼兒園了,接送都由他媽媽負責了,直到二零零九年七月份他媽媽上班了,孩子又由我來照顧,這時樂樂已經四歲了。當時我很不情願,怕影響我做三件事,萬萬沒想到樂樂卻成了我做好三件事的好幫手和督促者。每天從幼兒園回來,只要他媽媽不在家,就催我快點帶他去救人,從發真相資料到面對面講真相,都做的非常出色。

從那以後,無論寒冬酷暑、颳風下雨,無論白天晚上,有機會樂樂就催我帶他出去救人,大街、小巷、樓群、海邊我們能去的地方都留下了樂樂救人的小小身影。

二零一零年正月的一天,我們祖孫倆出去,看到馬路邊停著的一輛小轎車裏坐著一個年輕人,我就上前給他講真相勸三退,年輕人猶豫著不退,樂樂上前禮貌的說:「叔叔,快退出黨、團、隊保平安,給你個護身符能保命。」看著樂樂那表情急切的小臉,年輕人感動的接過法輪功真相護身符,說:「謝謝你,我退,我入過少先隊。」剛問他名字,這時司機回來開車就走了。樂樂失望的看著遠去的車影說了一句:「這人還沒得救。」

我們繼續往前走,遇到一位看孩子的老大姐,我上前給她講真相,樂樂送她一個護身符說:「奶奶快退出來吧,真的保平安!」這位大姐接過護身符,又聽樂樂這麼說,高興的一再說:「謝謝!謝謝這小孩,看在孩子的面上我也得退出團隊。」非常珍惜的把護身符裝在兜裏。看到一個生命得救了,樂樂非常高興,說一聲奶奶再見!拽著我繼續尋找有緣人。

在路上,樂樂問我救了幾個人,我一數六個,樂樂伸出大拇指說:「奶奶真棒!救下這麼多人了。」我說:「也有孫子的功績啊。」他幸福的笑著說:「奶奶,咱們天天出來救人吧。」懷著喜悅的心情,我們祖孫倆回家了。

七月份正是旅遊的季節,我和同修帶樂樂去海邊講真相救人。樂樂主動接近年輕人,有禮貌的叫著大哥哥、大姐姐,跟他們一起玩,大家都很喜歡他,有的和他照相,有的和他錄像留念,我在一旁抓緊機會講真相勸三退。講過真相,我給樂樂做個手勢,他馬上跟大家禮貌的再見,我們就去另一處找有緣人了。

十月,樂樂去外地姥姥家待了一個月,回來看到我第一句話就是:「奶奶,咱們快去救人吧!我好久沒救人了。」聽著孩子這急切救人的肺腑之言,當時我就流淚了,二話沒說,鎖上賣店的門(我家開一間賣店)領著孫子就走了。不到兩個小時,祖孫倆齊心合力勸退了十三人,下午四點多,我和樂樂懷著愉快的心情回家了。

時間過的飛快,轉眼就到了冬天,臘月初的一天我從幼兒園接樂樂回家的路上,樂樂問我第二天還去幼兒園嗎?我告訴他不去了,當時他就跳起來了,高興的說:「明天又能跟奶奶去救人了!」第二天,天氣很冷就不想帶樂樂去了,正準備和同修一起出去呢,樂樂進來了高興的說:「咱們一起去救人吧。」望著樂樂那表情迫切的小臉,能不帶他去嗎?

我們三個人在大街上和門市裏給有緣人講真相勸三退。樂樂和我配合默契,我講的時候他也插話,送護身符並且告訴人家:「戴著護身符保平安,退黨團隊能保命,這是真的。」有些人被孩子感動的連連說:「我退,我退,謝謝小朋友。」那天非常順利,基本上都退了,只有兩三個沒退,樂樂很失望,著急又惋惜,自言自語的說:「不得救就得下地獄了。」一個多小時勸退了三十人。

回家的路上,回憶著剛才的一幕幕感慨萬千,如果每個大法弟子一天或一週能救一個人,十多年了那得救了多少人啊。

感慨之餘,不禁又想起一件讓我難忘又慚愧的事。那年春天,一位同修給我一個製作精美的護身符項鏈,我非常喜歡,後來被樂樂要去了。幾天後,發現他脖子上的護身符不見了,問他也不說,問急了才告訴我送人了(送給一個已上學的哥哥)。一聽把這麼好的護身符送人了我的火就上來了,當時也忘了自己是大法弟子,狠狠的責備他,讓他馬上要回來。我話音剛落,他就大喊:「我用它救人呢,你不救他我還救哪!」我驚呆了,怔怔的看著他,小小年紀的他的無私照出了我那顆為私為我的心啊。

二、師父,樂樂想您啊

樂樂剛到我身邊時,每次見到我給師父磕頭,也學著我的樣子跪那磕頭。每次想吃敬獻給師父的水果時,都會小手合十拜謝師父:「謝謝!謝謝師父!」看到這個只有一歲多的孩子的舉動,我熱淚盈眶,在他生命的深處有著對師父無法言表的感恩,其實每個大法弟子不都是這樣嗎!

零七年九月樂樂兩歲了,開始去幼兒園了,每天由他媽媽接送並照看。雖然他媽媽看的緊,可一有機會樂樂就跑到我屋裏把門關嚴,站在師父的法像前看看,然後再把《轉法輪》翻開看看法輪圖形,摸摸師父的照片。我告訴他不能摸師父的臉,他說:「那我就摸師父的衣服行嗎?」然後用兩個小手指輕輕的摸著師父的照片。我想這也許是他心靈深處對師父無限思念的表達吧。

樂樂最愛看《九評共產黨》這本書,總是讓我給他講每幅插圖是啥意思;他很喜歡看真相光盤,尤其愛看小弟子的故事,人雖小,卻善惡分明。他爺爺愛看新聞,每次邪黨的主要人物出現,樂樂都能叫出名字,自從明白了邪黨迫害法輪功真相後,樂樂就再也不看電視節目了。一次,電視正播新聞呢,我剛坐那,樂樂把我的眼睛蒙上說:「是邪黨的節目,別看,不好,都是壞人。」唉,真慚愧!從那時起,我再也沒看過與邪黨有關的一切節目。

樂樂經常看神韻晚會錄像。記的看零七年《神韻晚會》時,樂樂告訴我:「奶奶,師父他們都從天上下來了,我也是大法小弟子,我不跟你走,我跟師父走,跟師父回家。」當我聽到他說出的這番話,震驚的不得了──從未教過他這些話啊。看到大法弟子被惡人迫害死的節目,樂樂給我講解說:「師父下來了,把那人救活了,那人上天也變成神了。」每年的神韻晚會樂樂都看。

轉眼樂樂上大班了,開始學英語了。他媽媽工作很忙,又是一連幾天才能回來一次。一天早晨起床後,樂樂好像哭了,我問他怎麼不高興了?他告訴我說:「奶奶,我睡醒覺哭了,你知道我為甚麼哭嗎?」我問他是不是想媽媽了,他說:「我也想師父,我又夢見師父了,我真的好想好想師父呀!」看著他眼淚汪汪非常難過的樣子,我的鼻子酸酸的,心裏也不好受,是啊,所有的大法弟子也都在思念我們的恩師啊!樂樂又問我:「奶奶,師父上哪去了?甚麼時候才能回來呀?」我告訴他師父很早就去外國了,暫時回不來,過一兩年就回來了。樂樂急忙說:「那我就好好學英語,學好英語我上外國看師父行嗎?」我說行。他手舞足蹈興高采烈的歡呼:「我能看見師父了!我能看見師父了!耶!耶!」以前樂樂多次對我說,他夢見師父還有仙女和他一起玩,說他想師父。

三、奶奶發正念的姿勢不正確

樂樂很小的時候,有時玩著玩著就停下來,盤起小腿學著打坐或發正念的姿勢,非常可愛。只是那時我悟性太差,沒有及時的引導他學法煉功,也沒教過他這些。雖然如此,可樂樂對發正念卻非常明白。

一天,我洗衣服快到晚上八點了還沒洗完,本地區集體發正念時間就到了,我急忙坐下立掌發正念。因為累了一天,身體就沒坐直,而且越坐腰越彎,掌也倒了。在一旁玩的樂樂發現了,趕快說:「奶奶,你那樣做的不對。」放下玩具過來把我的身體和手掌扶正,告訴我挺胸抬頭,手立起來。然後把我的小臂在胸前擺成平行狀,小手用力的扳我的手掌,使掌與腕接近九十度角的狀態。這才放心的說:「對,就這樣。」

還有一次晚上十點發正念,樂樂在床上玩,我打蓮花手印時,就聽樂樂說:「奶奶,你做的不對,我來教你。」說著坐下來盤腿打大蓮花手印給我看,告訴我:「你看,這樣蓮花全開了,人能坐進去,這樣沒開開(半合狀態),你看人能坐進去嗎?這樣沒開(兩手合上)不就像路邊的花骨朵了嗎?你那樣做不對,人真的坐不進去。」說完捂著小嘴笑起來。我問他是怎麼知道的,他說他看見了,看見師父坐在蓮花裏,他和仙女都坐在蓮花裏,又自豪的補充了一句:「真的。」我問他看見師父穿甚麼樣的衣服,他告訴我就像唐僧穿的那樣的衣服。

四、「我的命就是師父救的」

事情是這樣的,二零一零年五月十八日下午,我家樓下停了一台貨車,樂樂就上車廂裏玩。下來時不小心摔到地上,也不知多長時間自己爬起來的,哭喊著跑回來,左眉毛和鼻子都摔壞了,左邊臉也腫了,鼻子、嘴流著血。樂樂知道自己摔的很重,嚎啕大哭著說:「奶奶,我不行了,我要死了!」我說死甚麼?一會兒就好了。這時,樂樂悲痛的邊哭邊喊:「師父啊!師父!快來救救我呀,我不行了,我快要死了!師父快來救我呀!」漸漸的鼻血止住了。這時他大汗淋漓,上衣都濕透了,手腳冰涼開始發冷,處於半昏迷狀態。我叫著他,讓他睜開眼睛,他說:「奶奶,我睏了要睡覺。」大約二十分鐘左右,他媽媽、爺爺抱他去了診所,到那樂樂就吐了,醫生初步診斷為腦震盪,趕緊去大醫院去確診。我在家發正念解體迫害樂樂的一切邪惡因素,不承認它們的安排。發完正念我給他爺爺打電話詢問情況,回話說樂樂到醫院又吐了,手腳冰涼還是不睜眼睛,剛做完CT等結果呢。我沒有動心,心中只有一念:有師父在,啥事沒有。繼續發正念。結果是CT、彩超都沒事,樂樂的媽媽要求醫生給孩子開點藥,醫生說啥事沒有開啥藥。回家後樂樂又吐了兩次,我打掃時看到吐的東西裏有血。我流下了感激的淚水,如果沒有師父的保護,不知孩子會啥樣呢。

過去看孩子閉眼躺在床上,受傷的地方腫的老高,叫他只是動一動,我俯身貼著樂樂的耳邊告訴他在心裏念「法輪大法好」,要多念。第二天起床時傷處全消腫了,破的地方結了厚厚的一層痂,狀態和往常一樣,非常好。他媽媽送他去了幼兒園。他爺爺到單位說起此事,嚇的老闆叫他趕緊把孩子接回來,說這病得臥床休息,不能動,並說誰誰也是這個事,多少天才好。他爺爺害怕了,來電話讓我把孩子接回來,我不承認他們的想法,沒去接。過了一會又催我,沒辦法接回來吧。到了家,樂樂說:「奶奶,咱們快去救人吧。」鎖上門跟著我蹦蹦跳跳的出發了,將近十一點救下七個人,高高興興的回家了。

第二天是週五沒去幼兒園,還讓我領他去救人。當我找鑰匙時,才發現鑰匙鎖在樓下賣店裏了,沒有鑰匙只能呆在家裏。樂樂說:「奶奶,咱們求求師父吧,你看我都出現奇蹟了,我的命就是師父救的!咱們也求師父把門開開,把鑰匙拿出來好去救人。」這時我想起有同修求師父幫助用別的鑰匙開門的事。可我沒有鑰匙啊,樂樂找出他爸爸的一串鑰匙,我一看沒有十字花的那怎麼開啊,當時悟性太差了。樂樂不甘心,讓我求師父再想別的辦法。忽然,我腦中出現了師父講的搬運功的法,發正念用師父賜給我的神通把鑰匙搬出來,腦海裏閃現出我很久沒穿過的一件毛衣,一定是師父點化我衣兜裏有鑰匙,急忙找出那件毛衣,果然有一把家門鑰匙。樂樂高興極了說:「咱們又能出去救人嘍!」

路上與一對老年夫婦同行,正巧一股涼風刮來,樂樂搭話說:「奶奶,你說這天氣吧也不知是咋回事,說冷還熱,說熱還冷。」老奶奶說:「是啊,天氣預報也不準了。」我接過話說:「這種情況最容易感冒了,現在天災人禍這麼多,就是共產黨無神論造成的,現在的人道德水準低下,沒有一點心法約束自己,無惡不做。善惡有報是天理,所以這樣災那樣災連連不斷。」這時樂樂送他倆每人一個護身符,老倆口高興的收下了,我又講了一些真相,他們非常認可。

一些人會關心的問孩子怎麼摔成這樣,我就講了事情的經過,藉機講真相,人們都感到太神奇了,有緣人都得救了。就這樣加上週日,一連三天二十多人得救了。看到樂樂的傷勢好的如此迅速,他的兩位老師都很驚奇,我又乘機講了真相,兩個女孩子得救了。幼兒園有個保安,看到樂樂臉上結的痂六天全掉了,一點疤也沒有,驚訝的說:「這小子怎麼好的這麼快呀!」當時周圍人太多我沒給他講真相,樂樂告訴我:「咱們也救救這個警察爺爺吧,等有機會也讓他選擇美好的未來。」

五、念一百遍「法輪大法好」

樂樂剛學會說話,我就教他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有的字還不會發音,但學的很認真,經常念會說的幾個字。

零九年春天,患感冒住院的小孩很多,樂樂也發燒、咳嗽、流鼻涕。從幼兒園接回來,樂樂找來筆和紙,讓我給他寫「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要念一百遍。就這樣一連三天回來就念,他媽媽上班前給他找的藥,一片沒吃,奇蹟般的好了。而樓下和樂樂一樣症狀的小孩,打了一週點滴,照樣高燒不退。

一零年十一月份中旬的一天早晨,發現樂樂發燒咳嗽,就給他沖了一杯板藍根沖劑,心想趁輕喝了,管咳嗽,也不算啥藥。喝完了就送幼兒園了,告訴樂樂在心裏默念「法輪大法好」一會兒就好了,樂樂點點頭。下午接樂樂前,卻忘了自己是大法弟子,竟然沖了一杯板藍根預備回來給樂樂喝。到了幼兒園,樂樂的老師高興的告訴我,樂樂一天沒發燒也沒咳嗽,我也很高興,心想樂樂是大法小弟子,有師父管,當然好的快。回家後,看見沖好的板藍根覺的倒掉很可惜,讓孩子喝了再鞏固鞏固。就這不正的一念,被邪惡抓住了把柄,不到十分鐘,樂樂就連續的咳嗽,漸漸的發高燒流鼻涕。我知道是自己的人心惹的禍,但卻忘了發正念,只是讓樂樂念「法輪大法好」。第二天下午,樂樂被幼兒園的老師送回來了,高燒三十八度,老師嚇壞了,讓送醫院。老師走後,我問樂樂是否去醫院,樂樂說:「不用去,奶奶咱們還是學法吧」。拿出《洪吟》,我倆一邊學一邊背。吃過晚飯,讓我計數他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念了一百遍才睡覺。第二天早晨未見好轉,就沒去幼兒園,樂樂穿衣服時告訴我,病就是業力,師父把他的業力從左腿拿出去了。十點多,樂樂催我下樓去賣貨,但我留他一個人在家我不放心,樂樂說:「有師父,師父在家保護我,我不怕。」

兒子、媳婦在外地,知道孩子病了非常著急,打電話催我帶孩子上醫院,這時我正念很強,沒被人情帶動。樂樂每頓飯只能吃幾口稀飯。晚上背了幾首《洪吟》,他說太累了背不動了,我就告訴他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望著孩子燒的通紅的小臉,乾巴巴的嘴唇一張一合的無聲的念著「法輪大法好」我流淚了。

第二天早晨症狀還是沒見減輕,在床上不肯起來,直到午間也沒吃飯。兒子不斷打來電話詢問病情。這時我感到六神無主了,就問樂樂吃不吃藥。樂樂無可奈何的說那就吃點吧,吃了一包退燒藥。結果下午兩點多,症狀加重,高燒四十度,不斷的咳出痰來,躺在床上喘著粗氣,翻來翻去的折騰著。我在床邊無能為力,忘了求師父也忘了發正念。樂樂痛苦的從床上爬起來摟著我的脖子哭著問我:「奶奶我該怎麼辦啊?甚麼時候才能好哇?」我告訴他沒事,師父保護你一會兒就好了。樂樂躺下了,過了幾分鐘又爬到我身邊,撕心裂肺的哭喊著:「奶奶,我好難受啊,甚麼時候才能好啊?」面對這麼小的孩子,我該怎麼辦?對孫子的疼愛,使我心如刀絞,感到很無助。

突然,我想起《轉法輪》中的一段法:「在親朋好友遭受痛苦時,你動不動心,你怎麼樣去衡量,作為一個煉功人就這麼難!」這時才想起來自己是大法弟子,面對魔難沒有正念,全是人心,太慚愧了。就說:「沒事,你是大法小弟子,有師父保護一會兒就好了。奶奶原先病可多了,就是師父救了奶奶的命,咱們聽師父的講法,行嗎?」樂樂說行,就不哭了,放開我躺在床上。

我打開VCD放大連講法錄像,樂樂躺在床上靜靜的看,沒有一點痛苦的表情。晚上我倆又學《洪吟》,學到一半時,快到九點了,樂樂說:「奶奶我念不動了,實在太睏了。」躺下讓我念給他聽,聽著聽著睡著了。摸摸孩子身上像火炭一樣的熱,滿臉通紅,我心想能不能把嗓子燒壞了,念一出覺的不對,馬上否定它,大法小弟子消業哪,甚麼事也沒有。我把手放在樂樂的脖子上給他降溫,手是熱的,放在孩子的脖子上卻覺的像冰塊一樣涼。望著熟睡的樂樂,我想起了他曾經告訴我的:堅持。正因為他能堅信師父堅信法,才能在魔難中走過來,小弟子的表現真令我佩服。我拿起《轉法輪》,和樂樂明白的那面共同讀法。零點開始發正念,發完正念睜眼一看,已經零點四十分了,樂樂開始退燒,耳朵邊開始變白了。

早晨樂樂起來一切正常,連月科時得的鼻炎、還有吃點鹹的就有痰的毛病都沒了,這就是堅信大法的奇蹟。上午十點多,兒媳從外地趕回來,急忙領樂樂去醫院檢查,結果一切正常。

樂樂的故事很多,以上都是二零一零年以前的事,寫出來是為了證實大法,在魔難面前只要堅信師父和大法,就沒有過不去的關。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