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險境 不是肥缺

給西昌市「六一零」副主任及所有「六一零」人員的公開信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三日】近得知,原為西郊鄉派出所所長顧某,剛被「升」到西昌市「六一零」任副主任。為幫你全面的了解你現在所在位置的真相,不至於在被矇蔽中做出令自己將來後悔莫及的事,我們給你寫這封信。

俗話說:兼聽則明。靜心看一看此信,相信能給你帶來有益的參考,使你在今後能趨利避禍,為自己做出正確的選擇。

不知道你對「六一零」的底細知道多少,也不知是甚麼原因使你到了這個位置上。「六一零」是江澤民為迫害法輪功在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成立的,凌駕公、檢、法之上,類似於中央文革小組的非法組織。

到今天,中共各級機構特別是「六一零」系統中追隨江氏迫害法輪的人,已面臨日趨臨近的清算和審判,近日海內外盛傳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死亡,事實上不管其已死,還是在苟延殘喘,禍國殃民的江澤民在國人心中早就死了,全國各地民眾燃放鞭炮慶其死亡蔚然成風,江澤民的死亡成了一個要用鞭炮助興的事件,這的確是民心所向,老百姓希望江澤民早死,因為集古今中外邪惡於一身的江澤民雙手沾滿無辜善良者的鮮血。

那麼江澤民一手組織的「六一零」將面臨怎樣的下場和結局呢?在「六一零」這個位置上幹過多年的很多人對「六一零」最後的結局都嘴上不說但心知肚明,很多人早就在找退路,很多人早就在盡力撇清迫害中的干係─--收集上級「六一零」的罪證以便為自己將來開脫,很多人都在儘量遠離迫害,甚至用一切方便保護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將功贖罪。

那麼,在這個時候擔任「六一零」的職務,如果不知內情,如果不清醒,甚至躊躇滿志為權為利想幹一番「事業,那麼你就如同跳上了一列馬上就要墮入萬丈深淵的死亡列車,或跳入一艘頃刻就要被萬丈巨浪吞沒的四面進水的破船,並且把自己牢牢綁在上面。

顧某,你面臨的是一個很多人唯恐避之不及的險境,而不是甚麼升官發財的肥缺啊。邪惡黨魁江澤民在一九九九年說「三個月消滅法輪功」,如今過去十二年,法輪功卻弘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離中國大陸最近的香港、澳門、台灣人們都可以看到法輪功公開煉功),法輪功著作被譯成三十多種語言全球公開發行,近年來國際社會鑑於法輪功創始人和法輪大法對人類身心健康作出的傑出貢獻,紛紛頒發各項褒獎。迄今(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五日)各界頒與的各類褒獎(包括獎狀、獎杯、獎牌、獎旗等)合計一千六百八十四個,通過支援的決議案共三百一十四項,支援信函累計一千一百五十四封。 「真、善、忍」已成為普世公認的高尚理念。

而江澤民、羅幹等迫害法輪功的元凶則被三十多個國家起訴,聲名狼藉。資料顯示,因對法輪功學員施以群體滅絕、酷刑,和其它反人類犯罪,迄今為止,在美洲、歐洲、澳洲、亞洲等多個國家,中共官員受到起訴的案件達五十多起。在美國,除了中共黨魁江澤民被起訴外,前北京市長劉淇,原遼寧省副省長夏德仁,中國科學院黨組副書記、中國科學院「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副組長郭傳傑,原武漢廣播電視局局長、武漢電視台台長趙致真,原吉林省委副書記、甘肅省委書記蘇榮,湖北省公安廳副廳長、「六一零辦公室」(江澤民為迫害法輪功成立的非法組織,凌駕於公、檢、法之上)頭目趙志飛等均被起訴,其中劉淇、夏德仁、郭傳傑和趙志飛在缺席審判中被法官認定罪名成立。二零零九年十一月,西班牙國家法庭做出決定:以「群體滅絕罪」及「酷刑罪」,起訴江澤民、羅幹、薄熙來、賈慶林、吳官正五名迫害法輪功的中共元凶。

目前,千千萬萬法輪功學員,正以非凡的智慧和勇氣,全面突破中共邪黨一言堂的新聞封鎖,將所有對法輪功的誣陷、造謠、誹謗,以及欺騙、坑害幾代中國人的事實真相曝光於天下,中共迫害法輪功至今,至少有六千人被非法判刑,超過十萬人被非法勞教,數千人被強迫送入精神病院,中共用於洗腦的酷刑有上百種──剝奪睡眠、多根高壓電棍電擊、各種刑具毒打、地牢、水牢、死人床、上繩、野蠻灌食、冷凍、暴曬、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摧殘等。在中共的「肉體上消滅,打死算自殺的滅絕政策下,至少3428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至二零一一年七月初)。還有無法統計的眾多法輪功學員被秘密活體摘取器官販賣。這場對公義正信的迫害,也在拷問每個人的良知。迫害中中共江氏集團觸犯了《國際法》,中共自己的《憲法》、《刑法》等各種法律,犯下了滔天罪行。

你知道嗎?在中國大陸,「六一零」這個位置很早就被稱為「死亡位置」。在這個特殊的地方,在整個「六一零」苟延殘喘不多的日子裏,你所做的一切可不是普普通通的事,如果你為名利、或為所謂「工作職責」非要做出的一些所謂「政績」來,那很可能就要成為不久被追究的罪行!

因為「六一零」打壓、針對的都是遵紀守法、諸惡不做的善良公民─法輪功學員,而不是你在派出所大多時候面對的偷摸扒竊,黃、賭、毒、貪的犯罪分子。而事實上「六一零」本身就是一個徹底的犯罪組織,其所做的一切踐踏人權、嚴重觸犯刑律的犯罪行為都使參與其中的人難逃其咎,如果你參與其中犯了罪,以後是不可能以工作為藉口逃脫懲罰的。因為:

一、只要稍懂良心的人,就會發現,「六一零」就是在幹犯罪的事:比如:「六一零」把法輪功學員關進洗腦班使之二十四小時失去人身自由,就是在犯綁架罪和非法拘禁罪等,因為你們有甚麼權力這樣對待合法公民呢?誰賦予你們凌駕法律之上的特權呢?江澤民?中共?還是你們的所謂「上級」,到時它們都自身難保,更不可能為你們承擔任何責任。你們知道在犯法而去做就是知法犯法。

二、中共的《公務員法》第九章第五十四條規定:「公務員執行明顯違法的決定或者命令的,應當依法承擔相應的責任。」或許你們會說這是工作,是上級壓下來的,我要保飯碗沒辦法,這也開脫不了你們自己,因為中共江氏集團早已為其犯罪找好了替罪羊,所有跟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人從一開始就被中共及其江氏集團出賣了:參與迫害者必須自己承擔責任。就是整個中共自身也正在面臨著解體和滅亡的命運,所有為了眼前利益跟隨中共作惡,卻妄想最後得到中共保護的人,無異於水中撈月,最終要自食惡果。那些跟隨中共一條路走到黑的人,只能是自己害自己,成為中共的犧牲品和陪葬品!

因為你所做的一切都將關係到你自己將來的幸福或不幸,為對你自己負責,希望你多了解法輪功及海內外的真相,不要被中共誹謗的謊言所欺騙,人想獲得更多的利益並不是甚麼錯,但任何人想在迫害法輪功這件事上撈「政績」,發黑財,那只能證明這個人的短視和極度的不明智,因為即使短暫的從中得到了甚麼好處,到時也是得不償失,不用多久等待他的就是法律和天理的嚴懲,還有永遠的深深痛悔。

下面僅例舉在全國各地的真實事例,也許能幫助你和你的同僚們清醒:

▲「六一零辦公室」頭目劉京,「六一零辦公室」專門為了迫害法輪功成立,類似於希特勒的蓋世太保組織和「文革」時的「中央文革小組」權力凌駕於公、檢、法之上。它的頭目劉京得了癌症。

▲主管「六一零辦公室」的長春市原紀檢書記、政法委書記劉元俊,主管長春市公檢法及「六一零辦公室」。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開始迫害法輪功,特別是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長春市法輪功學員電視插播法輪功真相,劉元俊死心塌地追隨江氏「殺無赦」指示,不到十天時間非法抓捕五千多人,造成大量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重刑,勞教,並使劉成軍等多人被迫害致死。二零零六年四月中旬劉元俊突然發病,於二零零六年五月四日死於肝癌,時年五十四歲。

▲原長春市公安局局長「六一零辦公室」負責人田中林連累家人遭惡報,繼他的兩個弟弟被汽車撞死後,其老婆又得了喉癌,他的父母在不到一年內均死亡,市公安局的警察都說遭報應了。長春市公安局局長田中林是犯罪機構「六一零辦公室」負責人之一,雙手沾滿法輪功學員鮮血,經其非法逮捕、拘留的學員有數百人。

▲安徽省淮北市「六一零」頭目賈守田,不信善惡有報的天理,賣力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結果遭惡報生舌癌,不能喝、不能吃、不能說、不能手術,在極端痛苦的煎熬中,生不如死的掙扎了數月,於二零零六年農曆新年前死亡。死時臉部扭曲,人相皆無。

▲湖北黃岡市兩任「六一零」主任先後遭報死亡。二零零五年二月,曾擔任「六一零辦公室」主任,後為黃岡市委副秘書長並分管「六一零」的張石明,四十八歲,突發心肌梗塞身亡。黃岡市第二任「六一零辦公室」主任王克武,上任第二年就患了肝癌,於二零零五年清明節前三天死亡。

▲樹為典型的任長霞被撞死:被中共謊言包裝成全國英模的河南登封市公安局長任長霞,二零零四年四月十三日,她乘坐的車追尾前面的車,車裏其他人都安然無恙,她坐在後排最安全的位置卻偏偏死亡,且死後三天都閉不上眼。該市很多警察都知道她迫害法輪功非常賣力,其妹還跟人說:「過去我不信法輪功說的‘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現在我真相信了!」 任死後的很長時間裏,該市都沒再出現過迫害法輪功的事情。

以上列舉的僅是發生在全國各地惡報事例中的冰山一角,真誠希望還在直接或間接迫害法輪功者驚醒。更希望才到「六一零」的人員清醒,千萬不要參與迫害法輪功!一定要分清利與害,為自己和家人著想,莫在最後關頭給中共當了陪葬,成了冤鬼!

關心你們的法輪功學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