寬恕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一日】曾經有人問孔子,有一句話可以讓人終身受益的嗎?孔子的回答是:「大概就是恕了。」原文是「子貢問曰:有一言而可以終身行之者乎?子曰:其恕乎。」(《論語》)寬恕是一種美德,是能善意理解,容人之過的體現;寬恕是一種境界,是能無怨無恨、坦然放下的表現。

在中國歷史上,鮑叔牙理解寬恕管仲的故事最為完美經典。管仲曾言:「吾始困時,嘗與鮑叔賈,分財利多自與,鮑叔不以我為貪,知我貧也。吾嘗為鮑叔謀事而更窮困,鮑叔不以我為愚,知時有利不利也。吾嘗三仕三見逐於君,鮑叔不以我為不肖,知我不遭時也。吾嘗三戰三走,鮑叔不以我為怯,知我有老母也。公子糾敗,召忽死之,吾幽囚受辱,鮑叔不以我為無恥,知我不羞小節而恥功名不顯於天下也。生我者父母,知我者鮑子也。」在鮑叔牙看來,管仲不是一個貪財、愚昧、怯懦的無恥之徒,而是一個貧窮、睿智、審時度勢、孝敬的君子。鮑叔牙深深地理解管仲的無奈,寬容管仲的錯誤,最後還幫助成就管仲的偉業,這就是寬恕的胸懷。

今天的中國,世風日下,道德一日千里地下滑著。很多人為了蠅頭小利,可以爭的頭破血流,寬恕的美德是不是離中國人越來越遠呢?其實,有這樣一群人,他們的心中始終堅守著無怨無恨,他們的行為永遠是為人著想、先他後我。他們就是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修煉者。

自從一九九九年中共開始打壓法輪功以來,中共對這些修煉者的迫害是慘無人道的,是集古今中外之大全的卑鄙與邪惡的。在中共的精神誣陷、肉體摧殘下,已經有四千多名法輪功修煉者被迫害致死。他們中有的是被人活活打死的,有的是被酷刑折磨死的,還有的是被活體摘除器官後被焚屍滅跡的。四千多善良的修煉者死去了,成百上千萬的修煉者沒有被打垮,沒有被嚇倒,而是毅然決然地站起來,更深入地對廣大的中國人澄清事實,講清真相

他們的講真相完全是為了別人,為了讓中國人能夠客觀公正地了解法輪功的真實情況,明辨是非善惡,不要參與到迫害佛法和修煉人的罪惡中。因為在佛家看來,佛法是慈悲的但威嚴同在,不管是誰,即使在誘騙下參與了詆毀佛法和迫害修煉人,都是要受到懲罰的,而且在所有的罪業中,詆毀佛法的罪業是如山如天的重罪。佛家以慈悲為懷,希望人明辨是非後都能棄惡從善、悔過自新,所以法輪功修煉者才冒著危險、頂著壓力,歷盡千辛萬苦也要喚醒可貴的中國人。

我知道有這樣一位法輪功修煉者,公安把他從家裏綁架,然後又把他送到勞教所迫害。在勞教所裏他屢次遭受酷刑折磨,最終落下殘疾。當他回到家後,已經妻離子散,家徒四壁。雖然歷經苦難,但是他對任何人、任何事沒有一絲抱怨與責難,因為法輪佛法的慈悲已經在他心中扎根。當他了解到一個曾經迫害他的公安已經得了癌症後,他沒有一點幸災樂禍,而是發自內心地為這個生命遭惡報而惋惜。他找到這個公安,耐心細緻的給重病中的公安講述佛法威嚴、善惡有報、回頭是岸的道理。公安流著眼淚問他,你不恨我曾經用皮帶狠狠地抽你嗎?修煉者淡淡地說,法輪功修煉者心中沒有敵人、怨恨。我們修的是「真、善、忍」,就是要在任何條件下都對人真誠、與人為善、寬恕容忍。你打我的時候是因為你不了解真相,相信謊言才助紂為虐、為非作歹的。你知道了真相,自然會棄惡從善的,所以我才不計前嫌、苦口婆心地勸你。公安最後誠懇地說,我不但自己明白了法輪功真相,以後我還要讓更多的人明白真相,因為真相是人能得救的希望。修煉者說,你們的覺悟就是我們的欣慰,再苦再難我們沒有白做。

法輪功修煉者的心中只有慈悲沒有仇恨,只有先他後我沒有自私自利。不管誰曾經怎樣傷害他們,他們都慈悲依舊。當生命沒有恨只有愛的時候,心胸就像虛空一樣能包容萬物,像大地一樣能承載一切。法輪功修煉者的每一次講真相都是完全地為人著想,為生命的未來永遠著想。在這種慈善的力量下,任何的苦難與險阻都會被溶化,所有的誤解與仇恨都會被消除。他們的寬容不是懦弱,而是在用真相歸正人心;他們的寬恕不是妥協和縱容,而是用善心拯救世界。

古人有鮑叔牙理解寬恕管仲的故事讓人稱頌千載,今天成百上千萬法輪功修煉者寬恕救人的故事更是能永載史冊。他們讓世界再一次認識到:寬恕是一種大度,大度能容,即使受到了冤屈,心寬之人都會一笑置之;寬恕是一種仁愛,仁愛是善,即使受到了傷害,心寬之人還會善言相勸;寬恕是睿智,睿智能忍,即使受到了詆毀,心寬之人總能化敵為友。現在越來越多的中國人心悅誠服地接受了真相,也理解了真相,更明白了真相,不再助紂為虐,生命從此走向光明,這就是真善忍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