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白馬壟女子勞教所迫害手段曝光(一)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七日】(明慧網通訊員湖南綜合報導)

一 前言

湖南省白馬壟女子勞教所,位於湖南省株洲市石峰區白馬鄉湘天橋村兩座山腳下,始建於一九五八年六月,當時稱為湖南省新生工程隊,一九七四年改名株洲電爐廠,一九八一年由湖南省公安廳從地方收回,正式命名為「湖南省白馬壟女子勞教所」。

走進勞教所,院子裏的桂花、白蘭、橘子、樟木樹一片翠綠,地上花草融融,勞教所的中間馬路上,鳥語花香,過往行人井然有序。馬路兩旁,一座座新起的樓房,外牆也裝了五顏六色的瓷磚,相互映襯,顯得那麼幽靜。可是在過去十二年的時間裏,這裏發生著非人的暴虐。

「株洲電爐廠」大門,即湖南(株洲)白馬壟女子勞教所的第一道大門。

「株洲電爐廠」大門,即湖南(株洲)白馬壟女子勞教所的第一道大門。
湖南(株洲)白馬壟女子勞教所建在一個略帶「V」形的山坳裏。圖片中兩建築之間為湖南(株洲)白馬壟女子勞教所的第二道大門。

湖南(株洲)白馬壟女子勞教所建在一個略帶「V」形的山坳裏。圖片中兩建築之間為湖南(株洲)白馬壟女子勞教所的第二道大門。

一九九九年江××與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以來,白馬壟女子勞教所非法關押過數千人次的法輪功學員,從那時起,白馬壟女子勞教所多次獲得中共邪黨的「榮譽」:二零零零年八月被中共邪黨司法部授予「司法部教育轉化先進集體」,勞教所副所長衣金娥被評為「全國同法輪功鬥爭先進個人」,同年以「先進個人」和「先進單位」代表的雙重身份,受到了中共邪黨「六一零」頭子李嵐清的接見; 二零零一年八月被中共邪黨中央七部委授予「全國同法輪功鬥爭先進集體」, 勞教所副所長趙桂保代表勞教所出席了「全國同法輪功鬥爭」代表的大會;二零零二年四月被中共邪黨司法部記「全國勞教系統集體一等功」; 二零零一年八月中共邪黨中央七部委授予所長黃用良、七大隊大隊長丁彩蘭「全國同法輪功鬥爭先進個人」; 二零零二年八月獲「全省勞教系統教育轉化工作集體一等功」 、七大隊獲集體二等功、教育轉化攻堅隊獲集體三等功;幹警方芬、黃用良、丁彩蘭、袁立華被記二等功;幹警盧運泉、譚湘謙、王年華、萬煒、陳冬霞、趙帥群被記三等功;二零一零年,被中共邪黨司法部評為「全國監獄勞教系統先進集體」。 白馬壟女子勞教所還多次組團到全國各地巡迴演講,吹噓其犯罪經驗。

也就是從那時起,海外法輪大法明慧網上開始登載了白馬壟女子勞教所酷刑折磨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的消息文章。隨著時間的推移,此類消息越來越多,被酷刑折磨的法輪功學員越來越多,酷刑折磨的手段越來越多,迫害的程度越來越嚴重。二零零五年九月一日和二零零六年三月十五日,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的家屬分兩次一千零七十八人實名聯署投書明慧網,揭露白馬壟女子勞教所酷刑折磨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的黑幕,向全社會求救。呼籲全社會來譴責、抵制、制止在中共邪黨暴政下的白馬壟女子勞教所的暴行,並責成無條件釋放所有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

迫害十二年以來,通過突破嚴密消息封鎖,初步統計至少二十多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數百名法輪功學員在慘絕人寰的酷刑折磨中被迫害致傷、致瘋、致殘,上千名法輪功學員身心受到嚴重傷害。

在明慧網上,以「白馬壟女子勞教所」為關鍵詞搜索,可以得到結果一千一百多個,筆者把這些文章分類、歸納,將白馬壟女子勞教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手段整理出來,呈現給廣大讀者,看看白馬壟女子勞教所在「文明」的外衣下,到底包裹著怎樣的真面目。

二 直接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手段大曝光

法輪功學員被非法綁架後,一進白馬壟女子勞教所,幹警就會問:你還煉不煉法輪功?法輪功學員如果回答「煉」或者不寫放棄的「三書」( 悔過書、保證書、揭批書)。 白馬壟女子勞教所就會千方百計的對堅定修煉的法輪功學員實施各種迫害,強制使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也就是所謂的「轉化」。迫害的手段主要有以下一些:

(一)精神上的迫害手段

1 夾控: 就是幹警指使其他勞教人員(吸毒勞教人員或賣淫勞教人員等)對堅定修煉的法輪功學員進行全天二十四小時監視,上廁所、打飯、洗澡都有人跟著、監視著,不允許法輪功學員與外界任何人接觸,通常一個房間有十多人,其中只有一個是堅定修煉的法輪功學員,學法、煉功都做不成。早晚睡覺、起床,法輪功學員不能坐在床上,害怕法輪功學員煉功、發正念。平時不允許法輪功學員走動,只要走動就有人跟著看守,相當嚴密。法輪功學員每天聽到的都是髒話、下流話、下流歌曲。不准法輪功學員有紙、筆,寫信要打報告,由夾控人員監視著寫。幹警發給夾控人員本子和筆,每天紀錄法輪功學員的一言一行後交給幹警看,以此作為給法輪功學員扣分加教的依據。有的吸毒、賣淫類的勞教人員為了表現自己,達到減教目的,在本子上添油加醋,協助迫害法輪功學員。

2 猶大的圍攻、謾罵、毒打: 這是從臭名昭著的馬三家勞教所學過來的一套整人手段,被白馬壟視為「功績」 。大約從二零零零年十月起使用。具體做法是:法輪功學員被送到一個個房間裏,住的全是被中共邪黨「轉化」後助紂為虐的猶大,每房約二十人,但只有一、兩個堅定的法輪功學員,堅定的法輪功學員一旦到了這裏,被告知:「不轉化就不准回家,不轉化就送大西北關押。」 每天除了上廁所外不許出房門,連飯和洗腳水都由叛徒帶進房,猶大誣陷法輪功學員「不替別人著想,麻煩別人照顧」。

幹警指使猶大們對法輪功學員進行圍攻、辱罵。猶大們強迫法輪功學員每天十幾個小時(除吃飯、睡覺、上廁所外)坐在小板凳上不許走動,看誣蔑法輪功的書籍、錄像或聽十幾個猶大邏輯混亂、違背道德人倫、強詞奪理的荒唐言語;眼珠轉動一下或伸一下手腳都會招致人身攻擊、捆綁;如反駁猶大們邏輯混亂的話或喊「法輪大法好」時,就會被用膠帶、臭襪子、抹布、毛巾封住嘴巴。猶大們還像「巫師」一樣在法輪功學員身上亂拍亂打。幹警們為了提高「轉化率」,唯恐法輪功學員上廁所時用眼神或手勢互相鼓勵,規定每次只准一個法輪功學員上廁所,法輪功學員上廁所時,其它房間的門緊閉,整個大、小便過程都由叛徒在旁監視著。猶大們輪番上陣,時而面目猙獰,時而偽善安撫,時而發出扭曲、變態的狂笑,真是醜態百出。不僅用嘴,還連掐帶打,又捆又綁,不弄得遍體鱗傷、神魂顛倒不算數。

下面請看一個法輪功學員的自述:為了讓我背叛信仰,勞教所派了二十多個叛徒圍攻我,給我洗腦。她們對著我的耳朵猛喊,將她們寫的亂七八糟的東西讓我看,不看就抓手抓腳的,把我的眼皮往上翻,強制我看。有一個三十多歲的人,雙手使勁扣住我的雙肩動脈血管,我當時就感到頭和手發麻,肩部紅腫得厲害,事後我給一個幹警看了,她沒有任何反應。第二天我反而遭到更嚴重的迫害,幾個狂徒將我前一撞後一撞,有的抓臉,抓頭髮,就像一群野獸,發瘋一樣的亂捏、亂打、亂撞、亂拖、亂攪、亂擺,甚麼立掌砍頭頂啦、砍頸脖啦,口裏大喊:「開顱!開顱!」甚麼邪招都用上了。還有幾個人把我抬高往下墜,整累了就換一班人來繼續整我,幾天下來,把我整得肋骨錯位,脊椎骨長期酸痛麻木。這些人已經沒人性了。他們還從馬三家勞教所學了一些低靈的手法來迫害學員,有一個人曾當著我的面說用祝由科來治我。

酷刑演示:全身捆綁
酷刑演示:全身捆綁

被強制洗腦的法輪功學員整天被一群好像精神錯亂一樣的沒有正常邏輯思維和道德觀念的人包圍、攻擊、壓制,人格被侮辱,精神被摧殘。有過這種經歷的法輪功學員都感到這種摧殘比肉體的痛苦更令人難以忍受。

3 逼承認違法身份: 強迫法輪功學員遵守勞教所的規章制度,承認自己被勞教是合法的,承認自己的違法身份。這裏面主要有背監規、幹警點名要起立答「到」 、有事找幹警要喊「報告」 、戴符號、照相等,許多法輪功學員因不配合迫害,不承認自己的違法身份、不背監規、不起立答「到」 、不喊「報告」 、不戴符號、不照相,被白馬壟女子勞教所整得死去活來。下面請看幾個法輪功學員的自述:

自述一:入教隊隊長袁佳慧、許紅湘(音),尤其是幹警黃聞閔(工號:4392300)指使夾控人員陳紹潔、甘為清、王應軍對不配合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殘酷折磨。如大法弟子不照相,工號為4392168的男幹警(三十多歲)同另一男幹警把夾控人員叫出去後,關上門用皮鞋踩、踢六十多歲大法弟子的頭和全身。他們一邊踢頭一邊還惡狠狠的說:上次沒搞死你們,這次整死你。

自述二: 對不答到不戴符號的法輪功學員罰站。站時,用綁腿那樣的綁帶把法輪功學員綁成大字型,而且綁帶勒的血管發紫,鼓起包來,讓人面壁,把頭使勁向後扳,用膝蓋在背上使勁向下壓;二十多個小時不准上廁所,要上就要帶符號。邪惡之徒還要我們穿上勞教人員的衣服,戴上符號。我們一切都不配合,他們就對我們進行體罰,罰我們站到半夜,不做他們的操就要站在太陽下曝曬,晚上只要坐起來就開始打、罵、拖人,從床上拖到地上,不給被子蓋,用各種方法進行迫害。

酷刑演示:綁成「大」字形
酷刑演示:綁成「大」字形

自述三: 勞教所要我們強行帶一個「白馬壟勞教人員×××」的小牌子在胸前。因為我們本來就是被非法關押的,我們堅決不帶,幹警們就把特警叫來,手持電棒一個房間一個房間的打,壓著帶。那天只聽到隔壁每個房間發出的特警的叫罵聲和電棒打人的「滋滋」聲,還有法輪功學員被打倒在地上的呻吟聲。在我們這個房間,我們堅決不帶,特警就把我們一個個壓倒坐在小矮凳上,再把我們的頭使勁地壓在地下,不能動,致使腰部彎曲的劇烈疼痛,再要夾控人員強行把牌子掛在我們身上,讓夾控人員不要鬆手,就這樣它們哈哈地笑。後來聽說有很多法輪功學員因不戴牌子被電傷、打傷,連六十多歲的老太太都被嚴重電傷。

酷刑演示:把頭往地上撞
酷刑演示:把頭往地上撞

自述四:勞教所要將一個個符號縫在我一件件衣服上,我將衣服全脫掉,剩下一個胸罩她們也縫上,我將胸罩也脫掉,她們就要把符號縫在胸部皮上,用針穿過胸部的雙層皮肉,我說這樣做太過份、太恐怖了,她們才停止縫。她們用針戳我的雙手臂,手背,手心甚至胸部,並用符號上的鐵夾子夾乳頭。

自述五:(湖北省黃岡市法輪功學員劉菊花) 一進勞教所,幹警就把寫上法輪功學員的名字的牌子(即勞教學員的牌子)強行戴在學員身上。我想我是法輪功學員只戴法輪章,戴甚麼牌子。第一天我不戴,在辦公室與幹警拉拉扯扯,她們戴上我取下。 二零零五年十月底,七三隊撤消,並到七一隊去了。那裏的夾控要給我顏色看,說甚麼一定要把我「調教」好。每天都用牌子來迫害我,折磨我。這個談話,那個威脅,如夾控人員袁建榮,劉子英,陳曼莉,王芳,陳雪妹等,一會要你站,一會要你坐,一會不讓洗漱,一會不讓你上廁所,名堂挺多。牌子仍是夾控人員夾在我身上,我常常把它扔掉,它們撿起來又別上。到了十二月左右,我和曾麗萍乾脆把牌子扔了,曾麗萍說:「只要我還有口氣,誰也莫想把牌子戴在我身上。」她把牌子扔到窗戶外邊去了,夾控人員把門堵著,不准我們上廁所。 一天上午我要上廁所,夾控人員堵著門,我大聲呼喊:「我要上廁所!我要上廁所!」幾個夾控人員圍上來,王芳卡住我的脖子,不讓我發出聲音,她卡的死死的,後來她們看我要背過氣去了,才要她鬆了手。由於我不停的呼喊,全隊的同修都關心著這件事情,紛紛譴責王芳等對我的迫害。後來幹警把我弄到七三隊空房子裏和柴房裏,要夾控人員勸說我。開始幹警說一定要我自己戴上,我說我一定不戴,最後夾控人員說:「我們給你戴上你不要總是丟,丟了到處找,我們也煩。」我說:「到底是誰煩誰?你們強行戴在我身上還煩我,這是甚麼道理呀?」夾控人員說:「那以後就這樣你也少丟點,我們也不罵你」。我說:「那要看情況」,我又回到了房間。曾麗萍堅決不肯戴,有四天沒吃沒喝,也不讓她上廁所,也沒讓洗漱,後來人完全不行了,不停的咳嗽,人像要倒似的,還不讓上廁所,又把她拖著抬著去打吊針,打吊針期間讓她上廁所,三天吊針打完了,又不讓上廁所,又折磨了一週。 後來我扔牌子,她們把我弄到柴房去罰站。有一次我站暈倒了,夾控人員陳小燕大聲喊幹警,中隊長趙帥群一看,叫她們把我弄到醫務室去檢查,當時心裏很難受,一路上吐著,拖著,惡毒的夾控人員劉子英罵我裝假。醫生叫我休息,不要再站,可過了一陣平靜下來後,趙帥群還讓我站。二零零六年大年初三,幹警史永青點名,我不戴牌子,她拿著點名的板子照我臉上重重的抽了一板子,把我的臉抽的通紅。我說:「你像個人民警察嗎?你配做人民警察嗎?你動手打我,我會控告你。」後來我也真的控告過她。勞教所規定每天早晨勞教人員要做早操,七三隊、七一隊的法輪功學員幾乎都不做操,後來勞教所規定在夾控人員做操時,我們要站起來。大概是二零零五年七月十八日,幹警李琛值班,她命令所有的法輪功學員都要站起來,隔壁房間的法輪功學員朱桂林堅沒站起來,被夾控人員拖出去打罵的很厲害,她絕食抗議對她的迫害。絕食七十多天,幾次迫害性灌食差點死過去,奄奄一息。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4 不准早起床:白馬壟女子勞教所怕法輪功學員早起床煉功,規定法輪功學員不能早起床,只能按時起床。有一天湖北省黃岡市法輪功學員劉菊花睡不著,早上五點多鐘坐起來了,這一下就像原子彈爆炸一樣,把整個七三隊炸開了,中隊長鄭霞罵夾控人員,夾控人員圍著罵劉菊花,瞎折騰一番。

5 不准閉眼、不准動嘴巴,規定坐姿、站姿:說你閉眼在煉功,動嘴在背法。同時,法輪功學員的腿在床上只能伸著,不能彎曲。不准閉眼,就這種迫害來說吧,不在其中,很難想像它的邪惡。比如,當你一閉眼時夾控人員就對你單獨打或罵、集體圍攻打和罵,接力似的打罵,白天打罵,晚上打罵,或往你眼裏塗清涼油,惡警恐嚇威脅,罵到最後,有的正念一時不堅定法輪功學員,一提到閉眼睛就真的好像做了虧心事似的,連忙解釋「我沒閉眼睛,我沒閉眼睛」。不准法輪功學員端正的坐好,說你在煉功,要你歪坐著,為了證明是沒煉功,還要搖晃著,真是可笑。六十七歲的法輪功學員楊三春,她每天習慣的端正的坐好,雙手放在膝蓋上,腰挺直,眼睛微閉,一坐就是一上午或一下午,這時夾控人員和幹警就受不了,總要來訓斥,謾罵,不要她挺直腰,要她歪坐,要她搖動。站著也是,兩腳自然站立,她們也是受不了,夾控人員陳曼莉經常踢法輪功學員的腳,說甚麼腳分開,又站著太直,像煉功的,要歪站著,腳並攏等等。是非、正邪被罵沒了。人睜眼閉眼是天賦人權,古往今來沒有哪個說閉眼睛也犯法,而這個黑窩裏的一群流氓就這麼幹著,它們把人的眼睛,嘴巴,耳朵,四肢,思想等等,統統用所謂的所規隊紀進行邪惡的規定,把人的一切合法權利甚至於生理機能都控制起來,違背了它們那一點,就這麼罵著、打著,就這麼折磨著,企圖把人的精神整垮,正念整沒了。

6 限制法輪功學員的視線:法輪功學員在房間裏不准看門外,窗外,走在路上只准低頭看地下,不准抬頭看前、後、左、右,否則訓斥謾罵。下面請看一個法輪功學員的自述:一天去商店,正好七一隊也在商店買東西,我看我女兒在那裏,我遠遠的看了她一眼,幹警王碧賢馬上叫夾控人員把我圍住,要我向後轉,擋住我的視線,不准我看女兒。

7 看、聽誹謗法輪功的錄音、錄像、書籍:許多時候,幹警指使吸毒人員讀誹謗法輪功的書,放栽贓法輪功的錄像,逼法輪功學員看、聽,法輪功學員不聽,就會遭受惡人們的拳打腳踢,有時為了強迫法輪功學員聽,惡人們給每個法輪功學員戴上耳機,聽誹謗栽贓法輪功、謾罵法輪功師父的錄音。 下面請看一個法輪功學員的自述:二零零五年四月十六日,幹警整天(有時是整天二十四小時)反反覆覆放錄像,持續十幾天。VCD錄像的內容有:污衊、謾罵法輪功及其師父的;有關日本及美國的邪教;還有佛教中的事及蠻幹、戰天鬥地等違背天理的亂七八糟的東西。我多次將影碟機關掉,遭到值班員的毒打,幹警李琛說我不看,聽也要讓我聽。看完後還要寫認識,以擾亂我的視聽和正念。

8 逼寫「我的心聲」: 多年來,白馬壟女子勞教所七大隊七三隊形成了一套獨特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手段,其中有一個非常險惡、可恥的手法,就是威逼法輪功學員違心地半個月寫一次所謂的「我的心聲」。這個「我的心聲」中,就是威逼法輪功學員說假話,不說真話。只有違心地誣蔑法輪功,為中共歌功頌德,讚揚勞教所幹警是在所謂的「無私付出」,才能算是「心聲」,否則就遭毒打。

二零零六年五月底,湖南省益陽市法輪功學員劉宇偉被劫持到白馬壟女子勞教所七大隊七三隊,成為了所謂的「攻堅」對像。幹警幾小時輪一班,指使六個吸毒人員攻擊她。前三天不准上廁所、不准睡覺、不准洗漱,只能站在那裏。三天後準她一天上兩次廁所。後來幹警又叫來更多吸毒人員打她,有一次就被打了一百個耳光。她睏得再厲害也不准閉眼,閉眼就往她身上潑水,全身濕透不准換衣服。有一次犯人魔性大發,把她的衣服脫光打她,用曬衣服的木撐子戳她的陰道。 劉宇偉身上被打得青一塊紫一塊,腳腫得嚇人。在連續十天十夜沒睡覺的情況下,在她神智不清時惡警就來逼她寫所謂的「我的心聲」。 在這種情況下寫出的「我的心聲」能是法輪功學員的真心話嗎?幹警們逼她說「這裏沒有暴力」、「轉化是出自自願」等昧心話,把勞教所裏的酷刑威逼出來的結果說成是 「春風化雨」、「轉化」的成果。劉宇偉走出勞教所以後講:「那種強迫人造假,講假話,逼迫轉化的感覺就像被逼為娼一樣。」

9 辱罵: 遭受辱罵是在白馬壟女子勞教所裏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的家常便飯。例如:二零零九年七月七日勞教所一龍姓女警察(四十多歲,戴眼鏡)當著多名勞教人員的面毫無理性地辱罵湖南省長沙市法輪功學員彭小妹是「畜生」、「狗」,連續辱罵了十來分鐘,彭小妹按照法輪功著作中講的「真、善、忍」要求自己,一直沒有還口。

10 阻撓和家人見面:這也是強迫法輪功學員「轉化」的手段。請看湖南省株洲市法輪功學員喻穎祝的遭遇:喻穎祝因堅持「真善忍」信仰,二零零八年四月九日第三次被非法關押在白馬壟女子勞教所,

在勞教所內,她絕食反迫害將近二個月。五月二十日,喻穎祝的老母親前去白馬壟女子勞教所看望女兒,遭勞教所拒絕,理由是沒有當地「六一零」蓋章的證明。過一段時間後,家人再去探望喻穎祝時,被勞教所無理拒絕,當家人問及勞教所甚麼原因不能見面時,七大隊警號尾數為「027」和「0301」的二名女警察回答:「她不接受做工作,思想不轉變不能見。」家人質問:「你們是不是又在搞甚麼轉化,不轉化就不能接見?這是違法行為!」家人找到勞教所其他人詢問時,均遭搪塞。 喻穎祝的老母親非常擔心女兒的安危,找到勞教所其他人員希望能夠看看女兒,不料遭到某男性人員的橫蠻對待,並對她說:「不讓見,因為你上次在這裏和我們吵過!」七十多歲的老人,因女兒在勞教所一次一次遭受毫無人性的迫害,說了幾句公道話,說了幾句勞教所怎麼樣迫害女兒、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真話,為此勞教所一些人對此一直耿耿於懷,對家人報復。白馬壟女子勞教所曾多次阻攔喻穎祝的媽媽與其見面;有時即使能見到面也故意刁難,讓老人在那長時間等著,等到所有其他接見的人都走完了,他們也快要下班了,喻穎祝才被帶出來讓她們娘倆匆匆見上一面。白馬壟女子勞教所一方面阻撓法輪功學員與家人見面,一方面對外顛倒黑白說法輪功學員不要家,不要親人。 有的幹警對家屬說:「大法弟子不想見你」的話。某法輪功學員的父親和二弟到白馬壟勞教所三次要求見她,都被幹警擋回去,造謠說是某法輪功學員不想見他們。

11 利用親情與偽善來動搖法輪功學員:下面請看兩個法輪功學員的自述。

自述一:白馬壟女子勞教所裏和我家居住地的「六一零」辦聯繫,告訴我丈夫:你愛人不轉化,就送勞改,永遠也不可能回家。丈夫信以為真,就到當地法院要求和我離婚,二零零一年十月,丈夫帶著法官和他要好的幾個朋友來到白馬壟女子勞教所勸我「轉化」,他們說:「「六一零」辦說了,如果你不轉化就判勞改,永遠也不可能回家;再說,你家裏現在連生活也很困難,丈夫又沒有工作(下崗工人),孩子又小,你丈夫出去工作的話孩子就沒人管,孩子整天在外面打流不回家,能放心嗎?」 我說:「這都是江××一手造成的,江××害得多少人家破人亡,妻離子散,有家難歸」。 他們說:「胳膊扭不過大腿,不讓你學就不學了吧,何必吃這麼大的苦呢?」 我說:「我們只是為了做好人,為了堅持一個真理,這樣做沒有錯,我也不會轉化,做那種沒良心去打人、罵人的壞人」。我丈夫承受不了這麼多的痛苦,以離婚逼我。我當時想為了孩子和丈夫不再因為株連九族的政策遭受痛苦、擔心受怕,很不情願地在離婚協議書上簽了字。就這樣我們一家人的幸福生活在江澤民的迫害下被活活拆散了。辦理離婚的趙法官說:你丈夫和你離婚是為了孩子,上面規定如果家裏有誰是煉法輪功的孩子考大學、當兵、找工作甚麼的都不要。

自述二:邪惡之徒見硬的不行就來軟的,給法輪功學員開生日會啊,伙食不好就給你開小灶,連被褥床單都給你換新的,對你好得不得了,你只要人心一動就可能被邪惡迷惑。一次,我突然腫手腫腳的,全身動不了,連上廁所都得有人攙扶,邪惡之徒見機大做文章,將我的親朋好友全找來了,連我離婚十多年的丈夫也叫來了,企圖利用親情與偽善來動搖法輪功學員。 有時為了逼迫法輪功學員背叛信仰,勞教所幹警離間法輪功學員夫妻關係,打電話到小孩的學校恐嚇、威脅,甚至通過單位採用經濟制裁,斷絕生活費用等手段。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