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湘海被湘潭精神病院關押已近四年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九日】(明慧網通訊員湖南報導)趙湘海是湖南湘潭鋼鐵公司焦化廠備煤車間龍門吊車司機。趙湘海堅持對法輪功的信仰,於二零零六年被中共非法勞教,二零零七年八月被湘潭市「六一零」(中共非法迫害法輪功的組織)夥同其工作單位人員關入湘潭市第五人民醫院(精神病醫院),一直關押至今。

一九九八年,趙湘海開始修煉法輪功,身心受益,修心向善,成為一個善良、真誠、寬容健康的好人。在單位工作盡職盡責,任勞任怨,樂於助人,人稱是一個不計報酬的好職工。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以來,法輪功遭中共誣陷,趙湘海於二零零零年去北京上訪,想善意地向政府反映自己修煉的真實情況,不料在北京天安門金水橋上被綁架,關押在湘潭市看守所,在看守所裏他以絕食反抗迫害,幾天後昏迷過去,被送往醫院搶救,醒來後發現自己躺在醫院,意識清楚的拔出針頭走脫。在外輾轉一段時間,再次上訪,被非法勞教一年,同時被單位開除公職。

二零零六年他去廣州打工,在火車上看法輪功書,被車警發現,又一次被非法勞教一年半,關押在長沙市新開鋪勞教所,在勞教所裏十個月,身心受到了嚴重的摧殘,身體虛弱,瘦得一身皮包骨。

二零零七年八月六日湘潭市「六一零」惡人指使湘鋼公安分局和湘鋼焦化廠為他辦理了保外就醫。因當時他的母親住院,他們就以無人接納為名,直接將他送到湘潭市第五人民醫院(又稱精神病醫院)非法關押,至今已近四年。

在湘潭市第五人民醫院(精神病醫院)非法關押期間,他竭力反抗這種無人性的迫害:在醫院醫生給他注射、灌食不明藥物、電擊神經,使他從肉體上到精神上再度受到雙重迫害,使本來就很虛弱的身體更是不堪一擊。他曾從醫院二樓跳到院外,準備離開這個魔窟,不幸摔傷了腿,等他忍著劇痛慢慢挪到公路旁時,被後面追趕他的人挾持,再次將他送到精神病醫院,從此手銬腳鐐,一關就是四年。

酷刑演示: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
酷刑演示: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

母親李愛華曾多次向單位提出放回自己的兒子,恢復工作,到醫院去接回兒子時,醫院的人說:要接人可以,先付醫藥費三萬八千元。這對一個農村婦女來說,簡直是天文數字,平時母子的生活都靠兒子微薄的收入,自兒子被無理開除公職,又不斷的遭迫害,家裏早就一貧如洗,哪裏還有錢付醫藥費?這個情況當地惡人瞭如指掌,其實這就是湘潭「六一零」和湘鋼領導精心策劃的一個圈套,使得一個不懂法律的農村老人絕望了,只得放棄,當局則達到了繼續殘酷迫害趙湘海的目的。

其實,大家都明白,誰把趙湘海綁架到精神病院,誰就應該承擔所有的醫藥費,這件事、這筆錢就成為湘潭市政府與企業有意迫害趙湘海的鐵證!

去年湘鋼工會來人探視他說:你想回廠工作,有兩個條件,一是不准信仰法輪功;二是身體要健康。當時趙湘海就明確指出:我本來就是一個身心健康的人,而你們把我當作精神病人,關押在這裏,注射一些不明藥物才造成這身體虛弱的狀態,這能怪我嗎?這叫保外就醫嗎?憲法明確規定公民有信仰自由的權利,我按照真善忍修煉,有錯嗎?我再次聲明:我是一個無罪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是一個身體健康、神智清醒的正常人,你們必須放我出去,還我清白,你們把我關到這裏,使我失去自由、不讓申訴、威逼我的母親,讓我在這種環境下消磨我的意志,在極度的痛苦中毀滅我的生命,你們這是犯罪、殺人!

趙湘海在這種環境中,在生不如死的痛苦折磨中,在反抗這種沒有人權,沒有人性的殘酷迫害中,隨時都有可能被折磨成一個真正的精神病患者。我們不能再無聲的忍受,不能使罪惡再延續下去,為此,我們特向國際社會、講人權的法律工作者及其他各界呼籲:請你們伸出援助之手營救無罪而長期被非法關押在精神病院的法輪功學員趙湘海!

有關地址、電話:

湘潭郵政編碼 :411100

湖南湘潭鋼鐵公司總經理:周海斌
湖南湘潭鋼鐵公司總書記:易佐
湖南湘潭鋼鐵公司保衛處:徐書記
湖南湘潭鋼鐵公司焦化廠書記:李萬眾
湖南湘潭鋼鐵公司焦化廠代理廠長:侯偉

湘潭市第五人民醫院(精神病醫院)主治醫師:龍泉生,辦公室0731-52875002
湘潭市第五人民醫院(精神病醫院)院長:劉軍
湘潭市第五人民醫院(精神病醫院)業務院長:李淑春
湘潭市第五人民醫院(精神病醫院)業務副院長:王維德

【註﹕長沙、株洲、湘潭住宅電話【座機】號碼在前年已統一區號0731。只是號碼前分別加上8、2、5。例如:原湘潭電話0732-2875002應改為0731-52875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