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鵑女士被北京女子監獄迫害致死(圖)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六月十八日】(明慧網通訊員北京報導)北京法輪功學員杜鵑被北京女子監獄洗腦迫害致癌症晚期、生命垂危,其親屬已多次要求保外就醫,被監獄方面以種種藉口拒不放人。杜鵑於二零一一年六月十四日下午,在北京女子監獄附近的醫院裏離世。身後留下一個十多歲的智障兒子,和年近九十歲的老父親。

北京法輪功學員杜鵑
北京法輪功學員杜鵑

杜鵑去世前承受著身心雙重折磨,十分痛苦,每天只能靠打鎮痛針來維持,身體非常虛弱,下肢出現浮腫。杜鵑的老父親是一位退休軍醫,對女兒信仰「真、善、忍」而遭中共殘忍迫害、在生死關頭仍不放她一條生路的狀況,垂淚不已。親屬們出面要求北京女子監獄放人,北京女監稱:杜鵑還在堅持法輪功、堅定信仰不放棄,放出來後還會做大法的事;又狡辯說她的刑期沒有過半,不能保外;即使放回,癌症也沒有別的醫院可治。

杜鵑是北京朝陽區居民,一九五四年出生,修煉法輪功「真、善、忍」後,身心受益。在二零零四年,杜鵑因講法輪功真相被綁架、非法判刑、關押到北京女監。二零一零年五月六日再次遭綁架,被非法判刑三年,第二次被非法關押到北京女子監獄。四分監區長劉迎春,是北京司法系統專門培養的所謂「轉化專家」,她對杜鵑的所謂「挽救」,是不擇手段的精神虐待及身體折磨。劉迎春組織「積極靠攏政府」的犯人成立「幫教組」,用謊言煽動她們對法輪大法和法輪功學員的仇恨,用邪說顛覆她們正常人的認知,在生活上搞違反人權的「包夾」制,使法輪功學員受盡凌辱,尊嚴盡失,根本談不上北京女子監獄監獄長李瑞華講的「尊重服刑人員的人格」。

自二零零五年八、九月起,由於杜鵑不「轉化」,被隔離在小班單獨關押嚴管,長達一年之久。女監之前,杜鵑還曾被非法勞教過,所以女監把她視為眼中釘,安排「幫教組」二十四小時包夾她,白天夜裏熬著她,不讓她睡覺,強迫她長時間站立,或長時間以一種僵硬的姿勢坐在凳子上,由於站立時間過長,小腿和大腿都腫了。整日整夜的對她進行車輪戰式的心理圍攻:斥責、辱罵、恐嚇、威脅。劉迎春還慫恿普犯張萍等經常體罰虐待她,她的尾椎骨處被吸毒犯踢的都潰爛流膿水了,身上到處是青紫傷痕。

二零零六年五月開始,監獄開始對杜鵑施行正式「攻堅」(即高強度折磨),包夾和嚴管人員從二人增至六人,參與者有當時已被洗腦「轉化」的寇桂環、徐若暉、陳宇祥、賀新平、劉兵,和劉姓、於姓兩名詐騙犯。六人輪流值班看著她,白天四人,逼她做污衊攻擊大法的洗腦題。劉迎春還強迫杜鵑信仰四區搞的東拼西湊的「佛教理論」,強迫看攻擊誹謗法輪功的錄像、書籍,強迫聽猶大的謊言,強迫寫認識。一到夜晚,隊長(警察)就故意來找她談話,並安排兩個包夾專門負責不許她睡覺,只要她一犯睏睡過去,就把她晃醒。冬天即使是短暫的睡一會兒,也不讓關門,有意讓大廳的過堂風呼呼的朝她直吹。

二零零六年八月以後,杜鵑又被強迫在惡劣環境下做超時、超負荷的奴役勞動。長期的精神虐待和身體折磨嚴重摧殘了她的健康,由於修煉大法,她曾是多麼健康的人。

劉迎春在杜鵑的痛苦上建造自己的所謂「政績」。杜鵑入獄後,年幼的智障兒子無人照顧,被迫送到兒童村。造成這一悲劇的根本原因本來是中共邪黨的非法鎮壓、非法判刑,劉迎春卻顛倒黑白,反要杜鵑感謝邪黨,並且中秋節親自去兒童村作秀,假意慰問,拍攝全程,還將拍攝的杜鵑兒子的錄像,強迫杜鵑及監區的人觀看,煽動其他不明真相的「轉化者」圍攻杜鵑,對其進行人格詆毀及人身攻擊;同時利用親情煎熬折磨杜鵑,逼迫她「轉化」;還將此醜惡行為美化為所謂「親情感化」,讓犯人編輯整理成讚揚自己的宣傳片。中共邪黨的所謂「轉化專家」、警察就是這樣在法輪功學員的痛苦之上建造著自己的所謂政績,沽名釣譽。

二零一一年,杜鵑再一次被非法關押在八分監區,現今被迫害致身患癌症晚期。北京女監現在以杜鵑放出來後還會做大法的事、刑期沒有過半為由,強行關押已患癌症晚期的杜鵑,是歷年來對她殘酷迫害的繼續。八分監區長張海娜,也是女子監獄的所謂「轉化專家」,到處交流那些無恥的流氓洗腦經驗。

北京女子監獄對法輪功學員杜鵑的迫害,並不是一個特例。由於在非法關押期間承受了巨大的身心迫害,無法正常煉功,並強制吃藥,法輪功學員張春芳、耿金娥在被關押期間,身體出現病狀,都在四區離世。可是,耿金娥離世後,四分監區長劉迎春竟然說是政府延長了她的生命。目前,由於身心的折磨,八區的曹桂榮,楊進香、趙學鳳,四區的李莉、季連雲、李鳳英、南秀萍、丁曉蘭等很多人被迫害得身體出現不同程度的病況。

北京市女子監獄:
地址:天堂河慶豐路匯豐街潤荷巷3號
八監區 電話010-60276833
主持或參與迫害杜鵑的責任警察:
四分監區:監區長劉迎春;
警官劉立新
八分監區:監區長張海娜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