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策玄甲」今何在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六月十六日】一千四百年前,隋煬帝無道,天下大亂。唐太宗李世民十八歲起兵經綸王業,先後削平劉武周、王世充、竇建德等割據勢力,一統天下,開創了大唐盛世。李世民的統一戰爭中最關鍵的戰役是洛陽之戰。當時中原的洛陽為隋朝的東都,城池尤為堅固,為王世充所佔據。李世民從西都長安出兵攻打洛陽,戰爭曠日持久。在此戰役中,李世民建立了一支讓敵人望而生畏的精銳部隊──玄甲軍。

《資治通鑑》記載:「秦王世民選精銳千餘騎,皆皁衣玄甲,分為左右隊,使秦叔寶、程知節、尉遲敬德、翟長孫分將之。每戰,世民親被玄甲帥之為前鋒,乘機進擊,所向無不摧破,敵人畏之。」

這支玄甲軍曾以千騎大破十倍於己的敵人,斬俘六千餘人。虎牢關一戰,李世民又以玄甲軍為前鋒,三千鐵騎直搗敵營,大破竇建德十餘萬軍隊,俘獲竇建德以下五萬餘人,王世充因此絕望投降。李世民因此戰功績而被唐高祖封為天策上將軍,位列眾王之上。

師父在人間正法以來已經過去了十九個春秋,面對邪惡的猖獗,世人的迷失,舊勢力的左右,「天策玄甲」今何在?玄甲軍那令人生畏的戰鬥力並不是神話,而是歷史上真實的存在。我在想,當初那支玄甲軍的超強戰鬥力從何而來,對我們今天助師正法的大法弟子又有何啟示呢?

第一,玄甲軍的單兵作戰能力很強,每個人都是百裏挑一的精兵。
第二,玄甲軍的集團作戰能力超強。易經曰:二人同心,其利斷金。現代科學研究也表明,兩個人的密切無間的合作,其力量不止是簡單的疊加,而是成倍的放大。一千個心氣相連、配合無間的士兵所形成的集團戰鬥力要遠高於十倍於己卻凝聚力不足的敵人。
第三,玄甲軍的指揮作戰水平非常高超,統兵將領都是當世名將,最高統帥就是天才的軍事家李世民本人。
第四,玄甲軍求勝意願非常強烈,士氣十分高昂,無論面對任何強敵都充滿必勝的信心,這種信心讓玄甲軍在戰場上發揮出超強的能力,形成一股摧枯拉朽、戰無不勝的強大氣勢。

我們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這個整體在正法中能夠發揮多大的力量,起到多少作用,同樣與上述四個因素息息相關。其一是大法弟子的個人修為;其二是大法弟子互相之間的配合;其三是項目協調人的作用;其四是意願和信心。

誰能夠成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這可不是一件小事,在宇宙歷史的久遠之前就為今天的一切做了周密的安排,而這種周密的安排還不僅限於我們這一世,也不僅限於人間。從我們最初在天上被選擇成為今天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那一刻開始,我們的一切都隨之改變。我們的生命從此不再為自己而存在,而是為正法而存在。

在宇宙漫長的歷史過程中一直是按照正法的需要造就著我們,按照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標準給予我們今天所需要的一切能力。我們這些大法徒不僅是人類歷史上的風流人物,而且在隨著師父在宇宙中層層下走的過程中,同樣安排我們扮演著輝煌的角色,在那些層次中留下不朽的功績,使我們有機會積累巨大的威德,以最好的一切充實我們的生命,同時與層層空間眾多的生命結緣,這所有的一切都是為了今天的正法,都是為了讓我們今天能夠做好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該做的。

為甚麼說我們這些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是宇宙中最幸運的生命,不僅僅是因為我們今生能夠得法,而且在宇宙演化的過程中,在歷史久遠以來,從天上層層下來直到人間,我們所得到的都是最好的。比如說,假設當初就安排了在某個空間中出現《納尼亞傳奇》那麼一段事情,那麼由誰來當那幾個王,誰來在納尼亞留下那一段傳奇,就選擇了日後將成為大法徒的人。因為我們今天要做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該做的事,所以這樣的機會就留給了我們。

不僅三界是為正法而造就的,宇宙很久遠之前就在為今天的正法做準備了,在過去宇宙的歷史中,層層空間所發生的一切都不是偶然的,有許多都是為了成就我們這些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而存在的。如果不是師父選擇了我們,如果不是為了讓我們今天做好助師正法之事,我們根本就不可能在歷史上那麼幸運,得到那麼多,以至於所有的神都在羨慕我們。

今天能夠成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我們所有的同修都是非常有能力的,至少是非常有潛力的,否則絕不可能成為大法弟子。能力和潛力在區別在於能力是已經表現出來的,而潛力是還未表現出來的,有待於我們去開發的。

我們每個大法弟子都希望自己具備很強的能力,能夠在當前助師正法的過程中發揮巨大的正面作用。然而有些大法弟子覺的自己能力不足,因此做事時信心不夠,懷疑我能否做好啊,不少人都曾經有過這樣的想法。其實是對自己的認識不夠,對正法時期大法弟子這個特殊身份的內涵認識不夠,也是對大法的認識不夠。

宇宙中有多少佛、道、神啊?簡直不計其數,在一個小層次中如來佛就像恆河沙數那麼多。我們今天能夠走入大法成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對自己的能力還有甚麼可懷疑的呢?無論我的超強能力是否在常人這裏表現出來,至少我們的潛力是非常之巨大的。我們在大法修煉中,在助師正法的過程中,隨著我們越修越高,越做越好,已有的巨大的潛力會不斷表現出來。只要我們做好師父交待的三件事,在做的過程中就會發現自己的能力越來越強,這是一定的,其實就是自身的潛力在不斷的表現出來。這方面各地學員的例子都很多,甚至出現了許多奇蹟,在明慧網上一直有的,大家不妨看一看。

這一點都不奇怪,因為每個大法弟子都是從天上下來助師正法的王,王都是自己這個範圍之內最有能力的。不過高層空間的王來得多了就會相應帶來另一個問題,那就是王與王之間如何配合,協同作戰的問題。

大法弟子之間能否互相配合好,這不僅僅是在常人中能否把事情做得更好,更有效率的問題。每個大法弟子都代表了一個巨大的天體以及其中的無量眾生,每個大法弟子的生命背後都有強大的因素,我們在正法期間的一念一言,一舉一動,背後所對映的是巨大的天體,所牽扯的是無量的眾生。那麼我們這些大法徒之間的配合,是不是就是我們所代表的巨大天體與無量眾生之間的配合,是不是我們所掌握的強大因素之間的共振呢?

宇宙是一個整體,正法的形勢從上到下是對映的,我們肉眼所看到的只是在常人中的表現形式而已。那麼我們大法弟子之間的配合,雖然在人中的表現是普普通通的,可是實際上這些配合無論是背後所牽扯的因素,所起到的作用還是所引申的意義都是非常巨大的。

雖然我們在人中的表現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在做普普通通的事,可是實際上我們是大法徒,我們在做的是助師正法的事,我們每個弟子背後都有強大的因素存在。如何讓我們自己所擁有的強大因素形成合力,形成共振,產生放大效應,在正法中起到應有的巨大作用,這是擺在我們每個大法弟子面前的問題,事關我們大法弟子這個整體在正法中能否發揮應有的作用,能否圓容師父所要的,這不是至關重要的嗎?將來大法弟子在正法中的成果怎麼算,在正法後的位置怎麼擺,能不看這些嗎?

師父曾經在講法中說起幾個層次極高的大覺者在那兒一坐就像一潭死水一樣,甚麼都沒有。我悟到這裏師父所說的死水是指某個層次的本源之水,那是極其微觀的,密度非常之大,任何東西扔進去都不會起任何漣漪,任何波動,而且都會在一瞬間解體。「物質與精神是一性的」(《澳大利亞法會講法》),而且在越高層次表現得越明顯。我悟到這一潭本源之水就是那些大覺者的心性之體現,是金剛不動的體現,也是他們極其強大的功力的體現。

宇宙中某個層次的本源之水在更微觀下也是由更微觀的粒子構成的。我們大法弟子每個人都是大法中的一個粒子,如果我們大法弟子每個人都能在心性上做到金剛不動,那麼我們這個整體誰也動不了,那就像一潭本源之水一樣,無論扔進來甚麼不好的東西都會瞬間就解體,根本就不會在大法弟子中產生任何波動。如果我們能夠做到這一步,舊勢力的任何左右就都不會起甚麼作用了。

反過來說,邪惡現在還能夠興風作浪,那還不是因為舊勢力在背後利用它們嗎?舊勢力用它們自己的觀念認為,大法弟子就得這樣去考驗,看你們能不能做到金剛不動,讓你們從中看到自己的不足,去掉自己的不足,所以不斷利用邪惡興風作浪。如果我們大法弟子自己把握不好,一旦遇到甚麼事情自己的心就被帶動起來了,也跟著推波助瀾,在大法弟子中造成波動,那是不是我們自己從中起了不好的作用,是不是我們自己的因素在傳導、推動甚至放大這種波動呢?這不就是給了舊勢力搗亂的藉口了嗎?它們可能會說:「你看,我們做對了吧。大法弟子這個整體還沒做到金剛不動,他們自己內部還在推波助瀾呢,這怎麼能達到大法對他們的要求呢。下回我們還得再來一次,直到他們做好為止。」

我們雖然不承認舊勢力安排的那一套,但是我們大法弟子自己要達到大法對我們的要求啊!大法弟子整體上做好了,舊勢力也就沒有了干擾的藉口。否則,我們自己做的不好,舊勢力就會鑽空子,那不等於是承認它們幹的嗎?

每個人在另外空間都有場的存在,而一群人形成的整體同樣有這個整體的場存在。每個人自身的場,它的好壞與強弱都取決於本人的心性,而整體這個場的好與壞、強與弱既取決於每一個個體自身,又取決於個體之間的配合。

一支軍隊是由每一個個體組成的,就像小粒子組成更大粒子一樣。那麼兩支軍隊的交戰,就如同兩個大粒子之間的互相撞擊,能夠擊潰對方,取得勝利的一方一定是能量更強,凝聚力更大的粒子。當年的玄甲軍能夠屢屢擊潰更龐大的部隊,就是這個道理。今天我們大法弟子這個整體能否儘快成熟,直接關係到在有限的時間內能否達到正法的要求,能否圓容師父所要的。

師父曾經說過:「我們一個煉功點的負責人就和寺院中修煉的住持、方丈一樣。」(《法輪大法義解》〈為長春法輪大法輔導員講法〉)「七二零」邪惡開始迫害之前是以個人修煉為主,「七二零」之後形勢就改變了,就是以證實大法,救度眾生為主了。我們要制止邪惡的迫害,證實大法,救度眾生,就要衝破舊勢力的層層阻力,徹底鏟除邪惡,這不就是宇宙中正與邪的大決戰嗎?與過去的兩軍交戰有何不同呢?那麼大法弟子們為證實大法而組建的各個項目中的協調人,是否就相當於過去戰場上的將領呢?

作為戰場上的將領,既要指揮好自己的部隊,又要與友軍協同作戰,這個責任是很重的。拿破侖在滑鐵盧的失敗不就是將領失職造成的嗎?所以在大戰役中,每一位將領的表現都是舉足輕重的,正法中大法弟子各項目的協調人也是如此。協調人表現出色,不僅自己這個項目能夠發揮應有的作用,還能在項目與項目之間形成良好的配合,從而產生更大的群體共振效應。反之,如果項目協調人的表現不夠好,那麼非但會影響自己所負責的項目在正法中發揮的作用,而且也會造成項目與項目之間的隔閡甚至矛盾,無法形成協同作戰的更強大的戰鬥力。這樣的事,在當年的玄甲軍中是不存在的。

師父曾說:「過去我是說過,正法的時間不會太長了、很短。我多希望你們很快就成熟起來、很快就理智起來,使這件事情在很短的時間內就結束了。如果大法弟子都不理智、都不成熟起來,老是在用人心做事,表現的那麼強烈,那這件事情怎麼完哪?怎麼能說大法弟子修煉好了?」(《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從「七二零」至今已經走過十二年了,正法之事為何遲遲不能結束,我們真的應該好好向內去找一找。無論是我們個人還是我們這個整體,如何儘快成熟起來,理智起來,如何圓容師父所要的,我們每個人都該好好想一想。

時間拖的長了,有些大法弟子不同程度的出現了懈怠,覺的反正自己三件事也在做,將來圓滿應該落不下自己,所以沒有表現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此時應有的勇猛精進。即使是做證實法的事也表現得好像是按部就班,缺少那種昂揚的士氣、正法必成的信念以及銳意進取、突破萬難去打開局面的銳氣。當年的玄甲軍可不是這樣啊!

「宇宙正法是必成的」(《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然而這並不代表我們大法弟子可以不緊不慢的做證實大法的事。因為我們遲遲不能取得重大突破,這件事拖得時間就長。如果不是為了正法,人類早就毀滅了,當前人類的每一天都是為正法而延續出來的,可是人類已經敗壞到這一步了,時時刻刻全世界都有許多人在造業,每一天的延續意味著人類要造多少業?因為人類的延續而多出來的那麼多業力怎麼算?

世上有幾十億人等待著將來邪惡的迫害結束後得法,可是他們現在還在迷中造業。結束的時間拖得越長,他們所造下的業就越多,再加上他們原有的罪業,如何償還?那麼將來這幾十億人走入大法修煉了,他們在這段時間造下的那麼多罪業怎麼辦?誰來替他們償還?不替他們償還一部份,他們就無法修成。以師父的慈悲,可想而知了。時間的拖長對大法弟子來說是建立更大威德的機會,對師父來說則是要承受更多眾生的罪業。因此對我們來說,只有感激與努力的份,絕沒有懷疑與抱怨的份。

每多延續一天,師父都要承擔許多。我們的懈怠就意味著師父要更多的承受。做弟子的,我們若不能儘快成熟起來,形成更大的力量來推進正法的進程,我們於心何忍?比起師父的慈悲承受,大法弟子之間的任何隔閡、矛盾都不值一提。我們必須形成強大的合力去衝破舊勢力的阻擋,去圓容師父所要的。

相由心生,大法弟子能否在正法中充份發揮我們的能力取決於我們的自心。如果我們大法弟子都能不被世間表象所迷,不被舊勢力所造成的這些表面上的困難所迷,充滿信心的去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彼此間默契配合,形成強大的合力,舊勢力就絕對擋不住我們。

天策玄甲今何在?這支神話般的傳奇軍隊就存在於我們今天大法弟子的心裏。只要我們向內去找,就一定能找回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