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老百姓買不到貨真價實的香油時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八日】香油(即芝麻油)是中國人、特別是北方人喜愛和家中必備的調料。拌個涼菜打個湯甚麼的,加一點香油,濃郁的香味撲鼻而至,馬上勾起人的食慾。可是現在人們卻越來越難吃到貨真價實的香油了。為甚麼?還不都是摻假造成的唄。

筆者有一個熟人,以前做假香油賣。怎麼做?就是用一些便宜的像松籽油之類的油,和香油摻在一起。先做實驗,看一斤油裏面加多少香油能讓人識別不出來。再後來,隨著假香油的泛濫,兌進去的香油比例起來越少。再到後來,他就沒法做了,因為他買來的香油就夠假的了,也就沒法做了。

筆者一個同事去油坊買香油,和店主說:油壺先放這。價錢多少都行,你要多少錢我給你多少錢,但是你得給我純香油;一點假都別摻,你家吃的啥香油你就賣我啥香油。說得店主不好意思。過幾天拎回家一嚐,是夠香的,可是還不如以前的真。

有時和朋友聊起這個話題,知道內情的說:這麼說吧,你就在油坊裏蹲著看,從炒芝麻開始,再到一遍一遍地磨,最後到給你裝好,你都保證不了你買的是純香油。

如果真有一家油坊,從來都不帶摻假的,恐怕方圓幾十里地的人都要來買他的油。可是這樣的油坊太少太少了,因為假油的利潤太高,在現在這個社會誰嫌錢扎手?何況這個香油的名聲早已爛掉了。你說你能吃到真香油,除非你家就是磨芝麻香油的。這年頭,油坊的親戚都很難指望吃到真香油。

可是在河北省遵化市西留村鄉蒲池河村就有這麼一家專賣真香油的油坊。油坊的男主人叫閆福相,老伴叫劉淑珍,老倆口都是六十多歲的人了。他們家磨的香油,從不摻假,貨真價實,而且還不缺斤短兩。方圓幾十里,十里八村的人都愛買他家的香油。鄉親們說:買著有底、吃著放心。就連西留村鄉政府和西留村派出所的很多工作人員也都愛買他的香油,有的工作人員還向朋友推薦說:就買他家的香油,好著呢。

知道內情的人當然都非常放心,因為他們夫妻二人都是法輪功修煉者,修的就是真、善、忍,他要摻假油賣,那還是真嗎?就是假的了;這個「善」也好讓人理解,把香油貨真價實地賣給人家,不欺詐,以誠待人,那就是善的體現;當然「忍」就比較難一些,利潤肯定沒有造假來的快,還要比人家多付出。可是修煉嘛,又沒有人逼你,全憑自己那顆心去修,你不按真、善、忍的標準做,那你就不是法輪功修煉者:你要按法輪功的要求做,那就不能摻假。

這對樸實善良的夫妻在當地的名聲很好。不說別的,就香油這件事大家就不用擔心吃著假的。可以說,他家的香油賣多遠,他們的名聲就傳多遠。提起他們時,鄉親們都讚不絕口。

可是,就是這樣的一對好夫妻,卻因為修煉法輪功,在今年五月十二日,遭到了遵化市西留村鄉政法委書記高洪舉、李新等二十餘人的綁架。並將他們送往遵化市拘留所非法關押,逼迫他們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

其它的咱都先不說,就說他家賣的香油這檔子事,當人們去買香油,發現油坊已經關門了,人們會怎麼想?如果將他們夫妻這樣關押下去,方圓幾十里的老百姓還能吃得著貨真價實的香油嗎?噢,非得讓他們放棄真、善、忍,那不是逼著人家去造假嗎?非得讓老百姓吃著假香油,中共這幫子惡人才心安理得?真叫人不可思議。

可是別忘了,當鄉親們吃不到貨真價實的香油時,他們這些基層當官的也甭想吃到。那時,人們自然就會罵這個中共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