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力行證實法 腳踏實地救世人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三日】

風雨之中不動搖

我們夫婦倆是一九九八年底開始修煉的大法弟子。剛得法半年多時間,邪惡就開始了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面對這突如其來對師父和大法的造謠、誣陷,儘管我們心裏非常痛苦,但我們依然相信師父,相信大法,決心堅定的修煉下去。因為儘管我們修煉時間不長,可在大法中的受益卻是很大,最明顯的就是我倆在醫院都沒有治好的那些病都徹底好了,整個家庭煥發了生機,充滿了希望。

因為失去了修煉的環境,和同修在一起的機會很少,在邪惡瘋狂的迫害中,苦於不知怎樣做,有一段時間幾乎整夜整夜不能入眠,內心的痛苦無法形容。

大概是二零零二年的秋天,兩位同修給我們送來了師父的最新講法。我們如獲至寶,別提多高興了。學了師父的講法,我們倆夜裏再也不失眠了。師父讓我們向世人講清真相,要揭露邪惡,我們知道怎麼做了。

那時沒有真相資料,我們就自己寫標語,晚上出去張貼。那時妻子、女兒和我全家一塊出去張貼標語。再後來,同修給我們送來了真相資料,從此我們就開始發放真相資料,使眾多的世人了解法輪功的美好和揭露中共非法迫害法輪功的真相。

印真相資料需要很多錢,一次同修來送資料,我對他說,需要錢,你就來找我。二零零三年的一天,同修真的來找我了,說真相資料需求量越來越大,得換大機器,想先向我借一部份錢。我見同修非常為難,就拿出四千元錢,說,這錢不用還了,拿去做資料吧。妻子也支持。其實,農村人出力、流汗的掙點錢不容易,妻子平時自己省吃儉用,都捨不得花,拿出這麼多錢用在證實大法上,她不但一點都不含糊,而且比甚麼都高興,說這樣才真正把錢派上了用場。

處處用心做好,時時不忘救度

為了達到破壞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目地,中共利益御用文人製造各種謊言誣蔑大法。作為大法弟子來說,越是在這種情況下,就越要嚴格對待自己的修煉,遇事要用「真善忍」標準要求自己,各方面都要實實在在的做好,以自己的所言所行向世人證實大法,讓人們從自己的身上見證大法的美好,這也就能揭穿邪惡的謊言,清除惡人對大法造謠抹黑造成的影響。

我們倆經常切磋,怎樣從點點滴滴做起。我們遵照師父的要求,遇事首先要為別人著想,特別在為人處事方面,決不能放鬆自己,絕不能給大法抹黑。

女兒要出嫁了,妻子和同村幾個婦女一起去超市買些婚嫁用品。妻子沒文化,不怎麼會算賬,選好了東西,就按店主算的錢數付了賬。出了店門往家走,同路的一個婦女對妻子說:你買的東西比我的多不少,咋沒比我多花多少錢呢?妻子當時可能急著往家返,沒有認真對待同伴的提醒。回到家,妻子想起了這個事,覺得很不安:自己是修煉人,不能馬虎,不能佔別人的便宜,不能少給人家錢。就把買的東西拿出來,慢慢的一件一件的算起來,最後發現店主少收了十五元錢。

當妻子拿著錢給店主送去時,店主一家三口人都很感激。妻子說,我是修法輪大法的,修「真善忍」的,要按俺師父說的做個好人,所以不能佔你們的便宜。不然的話,我是不會來送錢的。你們不要相信電視上對大法的造謠,那都是騙咱老百姓的。店裏還有幾個買東西的顧客也都聽到了真相。有人說:現在咋還有這麼好的人啊!後來,妻子每次經過那家店門口,店主都會親熱的和妻子打招呼。

我們這裏出產一種經濟作物,有時價格非常貴,所以近幾年在我地大面積發展。收穫的時候,村裏有專門收購的攤點。一般人賣貨的時候總是想方設法把一些不合格的混在裏面,我們從不以次充好,看到有不合格的自己主動就拿出來。

為了保鮮,通常貨物上面要蓋上一層厚厚的濕布。過完秤,再把濕布和筐一起過秤除掉這些分量(稱除皮),常常有人趁攤主不注意,除皮時把濕布拿掉,只算筐子的重量。我從來不這樣做。有一次,賣完貨回到家,突然想起除皮時,自己一疏忽忘了把濕布一起過秤了,就又把濕布拿回去,讓攤主從新過秤除皮。並把多收的錢退還給人家。有時碰上攤主多找錢,無論多少,我都會如數送回去。

時間長了,那些收購者對我們夫婦都非常信任。我也常常聽常人說,他(指我)賣的東西,不用檢查,保證底下和上面一樣。因為講真相,人們都知道我是修法輪大法的,是大法要求我們這樣做的。

在農忙季節,經常有賣蔬菜和水果的到我們村裏來。我買蔬菜和水果從來不挑挑揀揀的,也從不嘗人家的。我只利用這個機會給這些人講真相,告訴他們大法是教人做好人的,不要相信電視上的污衊之詞,使這些人得到了救度。

一次,我拿一張百元面鈔,去跟一個賣蔬菜的換零錢,他說,也就是你來換我換給你,要是別人,我可不換給他。因為我知道你是一個道德高尚的人。

有一年鄰居借了我家一車沙子,好幾年了都沒還。我心裏想,自己是修煉人,不和他計較,不還就不還了。可家裏老人有點生氣,就去鄰居家提醒他沙子的事,鄰居卻不認賬。我和妻子切磋,這事我們要按照修煉人的標準對待。修煉人要做到忍,不能去和他爭、鬥,修煉人還要做到善,不能氣,也不能恨他。事情過後,這個鄰居見到我們就有點不好意思,可我們還像甚麼事情也沒發生過一樣,見面照樣和他熱情的打招呼。

為了救度他這個生命,我本著善心,一次一次的給他講真相,讓他明白大法的美好。而他非常相信大法,得到了救度。背地裏他還經常對人說:他這個人可好了,人家那是學大法學的。

有一年,一位鄰居來我們家拿了兩千元錢,說有個做生意的親戚急等用錢,日後要付給我們利息。幾年過去了,我們家有事急需用錢,才把錢要了回來。要按他們當時說的利息算,能增加一倍的錢,可我們一分利也沒要。過了好長時間,他們卻把還我們錢的事給忘了,又拿了兩千塊錢來還我們。我們告訴他錢已經還過了。鄰居和他的親戚都非常感動,為表達他們的謝意,就從飯店要了一桌菜,非要請我的客。我就借此機會給他們講真相。當時在座的還有他們在派出所工作的一個親戚。我告訴他們我們是修大法的,修「真善忍」的,我們師父讓我們處處對別人好,做個好人。讓他們不要聽信電視上的謊言,那都是栽贓、陷害。他們聽我一講,再結合我平時的為人處事,就明白了大法真相,選擇了美好的未來。

村裏的人通過我們講真相,大多數人都能知道大法的美好,得到了救度。多年來我們的所作所為,村裏人也都看在眼裏,記在心裏。有時在家門口買東西,就會有人對賣東西的人說,人家可是老實人,對人誠實的很,不會佔別人便宜。

每到經濟作物收穫的季節,我們夫婦忙不過來,需要雇人幫忙。村裏人也會對那些來打工的人說,給他家幹活,保證不會虧你們,他們可是好人。

困難面前牢記「真、善、忍」

有一年的秋天,我們這一帶下了場大雨,大片大片的莊稼都泡在水裏。為了不淹死莊稼,人們都用水泵從地裏往外排水。為了省時省力,人們就隨便的把田裏的水排到地頭的路上。因為水量很大,抽出來的水就順著路嘩嘩的往村子裏淌。剛下過雨,村裏本來就有積水,怎經的起這麼多地裏的水再往這排?村裏人沒有不抱怨,不罵的。

我家的田裏也同樣被水泡著。夜裏三點多,我和妻子拉著水泵去排水。到了田裏,心想:我們也把水往路上抽吧,這多省事啊,一點不費力氣,反正天黑,又沒人看見,抽一兩個小時,誰也不知道。何況大家都是這麼做的。又一想,往路上抽水,這些水不但會流進村子,還會流進別人的田裏,那對人家多不利啊。想到這,我們覺得於心不忍,再說自己是大法弟子,是修「真善忍」的,豈能幹這種不真、不善,損人利己的事。如果我們不把田裏的水往路上抽,就得接上二百米長的水龍帶往河裏抽。現在路上到處是積水,回去取水龍帶,要步行繞過兩公里多的路,還要推著三輪車,地上又粘又滑的,需要多花很多的時間和多費很大的力氣。通過一番內心的鬥爭,我們終於下了決心,費了很大的勁,深一腳、淺一腳的從家中拉來了水龍帶,又踏著積水和泥濘,把水龍帶接到小河裏,把田裏的水全抽到小河裏了。

村裏很多人都知道了此事,無不讚歎。有人對我母親說:那些抽水的人沒有不挨罵的,只有你兒子不挨罵。我們用自己的正行,贏來了人們對大法的讚譽,對大法弟子的讚譽。

這麼多年,無論村裏人和外地人,只要有機會,我們都要給他們講真相,真心實意的救度他們。而且我們在為人處世上也時時用心的證實著大法。天長日久,人們對我們都非常的信任和敬重。就連村裏公認的最不好的人(其實好與不好不是人說的,只能用大法的標準來衡量)都在私下裏議論我:就他是個好人!有些婦女對妻子說:別看我們不吱聲,私下裏都跟你們學著呢。有人因此變的與人為善,也願意做好事,幫助別人。而且做了好事後,還講給妻子聽。

大法弟子的正念善行,影響著周圍的世人。在世風日下的當今社會,在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同時,大法弟子就像濁世中的清流,也在挽救著人類日益下滑的道德。

妻子識字學法

妻子沒上過學,不識字,幾年來都是我們倆一同學法,我讀她聽,自己卻沒有想到也讓她自己看書學法。一次,有位同修來我家,建議妻子一定要學會自己看大法書,不然將會留下永遠的遺憾。從此妻子的修煉進入了新的歷程。下面是妻子自述的一段話:

有一次,同修提醒我,讓我一定要學會看《轉法輪》,不然會是將來最大的遺憾。後來又有一位同修也提醒我,要我學會識字,自己看《轉法輪》。我知道這不是偶然的,一定是師父借同修的口點悟我。不識字是個大缺陷,以前總是有依賴丈夫的心,不然的話,哪能拖到現在,自己還不能看大法?

以前跟著丈夫學會了背《論語》,費了好大的功夫,吃了很多苦才背下來。我就先自己看《論語》,先把《論語》上面的字認下來,再接著往下學,有不認識的字就問丈夫。不管地裏的農活再忙、再累,我都堅持一天看一頁《轉法輪》。開始的時候,因為大部份是生字,我一會兒就要問丈夫一次,後來總是要問,又怕影響他學法,怕他不耐煩,就有些不好意思了,就動了人心,不想再問那麼勤了。可是學法要緊呀,我也不能停下來,就硬著頭皮再問丈夫。他也從來沒有不耐煩過,總是祥和的告訴我這個字念甚麼。他說幫我識字也是他修煉的過程。

有時自己老嫌學的慢,感到非常為難,這時我會拿著書掉淚。心裏想,不管怎樣難,也要堅持學下去。後來漸漸的越學越快,用了將近一年的時間,我才把《轉法輪》學了一遍。

學第二遍的時候,就快多了。我利用一切機會把生字認下來。孩子在家的時候,我就拿出書來看,有不認識的字,就問孩子。這樣學了五遍,生字就很少了。現在我已能自己看師父的新經文了。

我覺得學會識字真好。自己想甚麼時候學法就能甚麼時候學法,也不用依賴別人了。自己學會看書了,就能多學法,學好法。才能修好自己,做好證實大法的事。

與同修的配合中向內找,提高自己

有一段時間,同修需要來我們家做些大法的事情,可事情還沒辦完就走了。我和妻子認為不幾天同修就會回來的,誰知過了好長時間也不見同修回來。我們不知怎麼回事,心裏就這樣想那樣想的。

後來我們認識到同修來我們這裏,是我們共同提高的機會,是師父安排給我們的非常珍貴的機緣。於是我們就開始向內找,找自己哪地方做的不好。我想是不是自己常在飯桌上長吁短嘆的,讓同修覺的我有壓力就走了。我把這事說出來後,妻子馬上說:你長吁短嘆幹啥呢?我想:我嘆氣又不是為這,我都給你(同修)解釋了,你也不該生氣呀?找來找去又找到同修身上去了。

後來我就無條件的向內找。還真找出了一些人心。去掉這些人心執著,我覺的自己的心性真正提高上來了。

期間,為同修能順利的回來,我們不斷的清理周圍的環境。環境清理的差不多了,自己的心性也到位了,就對妻子說,我們找的差不多了,同修也該回來了。結果同修當晚就回來了。

後來,我們和同修配合著做了很多大法的工作,同時在心性上也共同提高著。由此我們認識到我們的使命非常重大,同修之間能形成堅不可摧的整體太重要了。

在最後的時間裏,我們一定會更加努力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