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 說說精進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七日】常看到、聽到同修們在交流中說,某個非常「精進」的同修如何了,言下之意是「精進」還出了問題為甚麼、如何如何。這裏先不說面對別的同修修煉中出的問題我們每個人如何才是正念對待,只說一說「精進」這個詞。我認為這個詞應該更慎重的使用,不能想當然張口就來,用濫了本身就是不尊重了,而這個詞本身首先就是法對我們修煉的要求和提醒;是否精進,從某種意義上說,就是要看自己在每件事上、每個矛盾中、每個困難面前、每次心性考驗中、每次說話、每做一件事中,修還是沒修;如果當時沒做好,事後是否認識到了、做好了。

很多同修把從表面形式上看到的工作努力、轟轟烈烈、忙碌,定義為「精進」。其實「精進」與否,肯定在是否積極做三件事上能表現出來,但是否真的「精進」,做事效果如何,從形式上經常是看不出來的。比如有很多同修喜歡用一些表面現象衡量:每天睡覺幾個小時啊?學法幾個小時啊?大法工作幾個小時啊?參與多少個大法項目啊?睡覺少就是「精進」,「精進」肯定睡覺少。學法五個小時、八個小時就是「精進」,「精進」的學員肯定每天學法時間少不了。等等等等。有很多用人的觀念造的公式,把這些當標準、當修煉的東西講來講去。可實質上呢,精進的同修可能的確睡眠時間較少,但都不是前面舉例中的那些觀念和公式一套就說明問題的,那些只是表現,比如有的可能是不用睡那麼多時間,有的是實在太忙沒那麼多時間睡覺,有的可能是不求安逸,有的是自己因時制宜善調節,等等等等,不一而論,但根本的根本,還是把大法救人看成第一位的,救人急,所以一切圍繞多救人、更好達到救人效果這個重點(中心)來轉動。同時這樣的學員必然對自己心性修煉也很重視,否則就是每天不睡覺也達不到好的救人效果,肉身也堅持不了多久。有些人忙一段時間就消沉了,長期不能回到正確狀態,雖然忙的時候和精進學員的表現一樣,但其實忙的過程中沒有實修,而是流於做事了。常人的熱情、執著、能力是無法與修煉人的責任心和使命感一樣那麼博大和持久的。

從時間上看,同樣每天做八小時大法工作,有的人因為用心成度不夠、機械完成工作量,甚至心裏想著「我是幫誰誰做的,做了就是好的、就該表揚」,可能造成八小時中效率很低,還留有後患,對事情的總效果也負不了責任;而有的人可能八小時做了別人三個八小時才能完成的工作量,質量還很好,對自己的工作在更大整體中所起的作用考慮也很理智、全面,所以對自己的工作不是機械形式,而是真做到了用心負責。

有的同修很忙,是出於非常無私的心,認識到發現每項大法工作要做好都不容易,所以越做越知道在哪裏下功夫,越做越有的做,自己承諾的就一定要做好,遇到甚麼困難都自己儘量多承擔,通過修煉提升心性、擴大容量,決不半途而廢,決不半途改變自己的初衷;對自己主打之外的別的大法項目也不是見難不救,而是善意配合、相輔相成。而有的人很忙,可能是從自己人中的觀念、好惡、得失等等考慮出發,往往忙了半天,其實只不過在「掰苞米」,最後自己的收穫是甚麼、在師父的整體一盤棋中起了甚麼作用、是否兌現了自己的誓約,都不好衡量。

當然,這只是淺顯的舉例,因為是把很深的問題簡單說,難免有偏頗,如能說清要點,已經是萬幸了。回到「精進」二字,修煉這些年來,我體會到,甚麼叫「精進」,必須回到師父設定的標準上才是用法衡量,才不是用人心、情感和觀念衡量。而且,一個修煉人是否「精進」,也不便一概而論,因為我們現在談論的都不是最後的總結,而是修煉過程中的表現。所以,個人認為,是否精進,要看自己在每件事上、每個矛盾中、每個困難面前、每次心性考驗中、每次說話、每做一件事中,是否都一一用法(而不是用自己人為的標準)衡量自己了、向內找自己了,是否都一一按照法的要求(而不是自己的觀念)做到了;如果當時沒做好,事後是否想起了師父的要求,放下了執著、以後都按照法的要求(而不再繼續按照自己的觀念和執著)做好了。我們大法弟子學法不是學理論、學知識,「知道了」就行了,而是學了法就要同化法、身體力行。否則就會出現理論與實踐脫節的常人現象。其實古人做常人中的好人、君子都要講「知而行」的,知善不行叫作「狂」,知惡不改視為「惑」,老子說「上士聞道,勤而行之」,五千年文化已經為大法修煉奠定了文化基礎,那麼今天大法弟子修煉是不是應該「理所當然的」做到這些基本呢?有的常人知識淵博、經驗豐富,卻不能按自己知道的道德標準身體力行,那是常人。大法弟子不存在「有正念卻拿不出正行」的問題,拿不出正行就是沒有正念,就要警醒,拿出正念,讓強大的正念主導自己,正念和正行是一體的,「物質和精神是一性的」(《轉法輪》)。

當然,修煉人還是修煉過程中的人,當人當慣了,用肉眼看世界看慣了,當學法不夠、學法不入心時就容易忘了自己是修煉人,容易把自己還當人看。人都難免有錯、有人心、有觀念一時沒發現,或者沒去掉,還有外在的各種誘惑和不良影響,所以也有一時精進、一時又不精進的現象。師父提醒我們「修煉如初」,可我們很多人一想到「精進」二字就趕快做事,按照自己的盤算(而不是按照師父的要求)做事,在做事中又沒有對師父的法理解越來越深,向內找也老是不能習慣成自然,那可能還不算精進,因為忽略了修煉的因素,做事的效果肯定會打折扣。

更深一層,還有信師信法問題。有很多同修會認為「自己當然是信師信法的」,所以就不注意這方面的修煉了,所以在很多事情中,不相信師父所要的才是正法的需要、才是通天大道、才是「捷徑」,反而把自己的觀念、人中學來的知識和方法看的更管用,對這些的信超過了對師父的法的信。

師父一九九五年在《轉法輪法解 》〈在北京《轉法輪》首發式上講法〉中早已告誡過我們:「因為去人的心方方面面都得體現出來的,特別是我們法輪大法有的煉功點上,出現了這樣的人,自己說我就是佛了,你們別跟李洪志學了。為甚麼會有這個現象呢?就是從根本上看你動不動搖?一直到你修煉到最後一步,還考驗你這顆心,看你從根本上對法認不認識、穩不穩定的問題。方方面面都得提高,都得紮實。」如果我們自己認為對自己來說,信師信法的考驗是根本不存在的,這本身就是很危險的認識,因為已經不知不覺的(主意識不強)在否認著師父講的這方面的法,那麼在這方面不用法指導就很難修,就會用人中的聰明、知識、經驗、習慣、觀念、方法代替修煉人思想言行中應有的「以法為師」,甚至會直接與師父的要求抵觸,在不自知中幹了干擾和阻礙師父正法的事。這對大法弟子來說是最不願意發生的,因為我們能力有限幫不了師父,可哪個大法弟子也不願人為的給師父增加額外的麻煩,是不是這個理?

讓我們所有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真的共同精進起來吧!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