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梅開五福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三日】金色的陽光穿透居室的玻璃窗,將窗台上那束仿製梅花映照的栩栩如生,更顯嬌豔。我喜歡梅,因為它帶給人春天的希望。人們常說:梅開五福。梅的五個花瓣象徵五福:快樂、幸運、康壽、順利、和平,那曾是多少人可望不可及的夢想,而今天的我,已將這些幸福一一擁有。有趣的是,五福裏沒有錢財、權力,回憶人生中那些真正動人的時刻,都遠遠超越了世俗的名利,給人留下持久的純真和感動。

'梅開五福'
梅開五福

病痛二十一年 幸遇超常科學

幸福曾經離我萬里之遙。九十年代,我在一家國企做質量檢查工作。那時企業經常搞突擊紀律檢查,只要發現有職工伏在桌子上或躺在椅子上休息,都要記錄通報,或罰款處理。疾病纏身的我每天早上從家來到單位後,已經渾身無力,必須先在凳子上躺一會,白天也時常要躺在凳子上歇一會。好幾次,檢查人員來了,我從三張並在一起的椅子上起來時,檢查人員都告訴我:「你躺你的、你躺你的。」我已經成了單位有名的大病號了。

我的病痛由來已久。聽媽媽說,我出生的時候太小了,無法稱重量,直到出生十二天時,奶奶將我和包我的小包被等一起稱,才三斤八兩。之後,各種疾病伴隨著我成長,我從小就頭疼,只要稍稍一晃就疼,根本不知道甚麼叫頭不疼;「百日咳」咳得我鼻口是血;到十八、九歲時,我又成了「無名熱」患者,體溫常在三十七度六到三十八度之間游走;我還有嚴重的失眠神經衰弱,全靠各種安神丸、湯藥和安眠藥維持。爸爸媽媽領我走遍了省、市級醫院及國家級醫院,最後仍沒有好的治療措施,因為一切檢查結果都顯示正常。我在無望和病苦中度日,唯一的盼望是科學的發展,能對我的病對症下藥。

結婚後,聽人們說生男孩去病,可我生男孩卻雪上加霜。我生孩子的時候,正趕上婆婆也住院手術,丈夫去給我媽媽送信,來去匆忙,只說了一句「抱外孫子了」就急匆匆地回醫院了。這讓媽媽多心了。因為和我要好的同學曉蘭也是體弱多病,生孩子後死了。所以媽媽誤會是不是出了甚麼事,穿外衣的時候人就倒下了。這下婆婆、媽媽都病倒了,我和丈夫都不會帶孩子,面對這個難拿難抱的小生命,我只有淚水洗面。就這樣,月子裏,我又落了個眼睛疼的病,犯起病來又疼又癢又紅腫,不能看書、寫字、看電視,不能織毛活,更不能流眼淚。從那以後,我的眼睛就不能正常睜開了,只能瞇著。我的胃腸也做病了,吃生冷的東西就疼得死去活來,眼前發黑。坐月子期間發高燒,去了三次醫院。

以後,我的病情越來越重,常常昏倒。吃飯拿筷子的勁都沒有。丈夫說吃不動就休息一下,也不能餵你呀。所以我吃飯中間都得休息一會,到一九九六年,我的病歷已經是厚厚的一摞,最新的病歷上寫著:發燒(低燒)二十一年,眼睛疼十三年。

這時,一位熟識的好心大姐送給我一套法輪大法的廣州講法錄像帶,告訴我:「看完你就知道了,也許你的病就徹底好了。」求生的願望使我刻不容緩地看了李洪志師父的講法錄像,真是神了,看完講法,我頭不疼了,也不昏了,心也不慌了。隨著煉功,一個月的時間,我痛苦半輩子的所有疾病全都消失了!體溫正常,失眠不存在了,眼睛睜開了,胃腸好了。有生以來,我第一次體驗到沒有病的滋味,第一次體驗到心裏的輕鬆和快樂,真是妙語難述啊!

我一直苦苦期盼科學的發展,有一天能根治我的病,今天終於在法輪大法中得到了!我到一家書店請了一本《轉法輪》,裏面的開篇就寫著:「「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學說中最玄奧、超常的科學。」我豁然開朗:真是萬分幸運,我遇到了真正超常的科學,趕上了萬古難遇的法輪大法洪傳時代!

從好人做起 處處為別人著想

看了《轉法輪》,我明白了,要想成為一個真正健康的人,就要從好人做起,做事先考慮別人,處處為別人著想,先他後我。

我先從家裏做起。丈夫是一個企業的銷售廠長,可是這些年,家裏的活兒他也全包了,真是苦了丈夫。我剛開始做家務時,我做飯,他做菜。因為我以前廚房都很少進,沒做過菜。後來我都學會了。丈夫對我的病一下子全好了,一時反應不過來,我幹活時,他總是在我身後跟著,問:「你不累呀?你真的不累呀?」我在家煉功的時候,他靜靜的在一邊看,喜上眉梢地說:「這多好!這我也愛看哪!」

在單位,我負責一個車間的成品出廠質量,我們生產各種民用燈,工人們都往家拿。我每天要做二批產品測試,有時同事或領導向我要,我順手就送給他們了,我自己家也常用,還送給過親朋好友。對照「真、善、忍」,這些佔便宜、隨波逐流的事,都不應該做了。我計算了一下私用和送出的產品數量,然後去車間代班主任那裏開了二批產品,我交了款,沒有提貨。單位有一種產品的包裝盒很實用美觀,大夥都拿,我也拿,我把拿家的又都送回了廠。

我們單位的進廠材料由四個人負責,都是領導家屬,客戶反映她們對客戶卡、要、刁難,她們互相之間也矛盾重重,廠長一氣之下,將她們全部撤掉待命,人們都在盯著這個崗位,因為這個崗位很「肥」。沒想到,不久我接到通知,讓我接任這項工作。不了解情況的人問我:你是廠長的「鐵子」呀?怎麼選中你了?了解我的人說:廠長這次用人很英明。

我上崗遇到的第一個難題就是各客戶廠家隨著送貨送來的各種禮物、旅遊邀請等等,我耐心地一一謝絕,並請他們放心:「我會按照質量要求正常檢收產品,我會在把好進廠質量關的同時對各客戶廠家負責,不會以任何理由難為大家。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按『真、善、忍』做事,是絕對杜絕社會上的一切不正之風的。」

客戶的表情由驚呆到驚喜,一個客戶廠長感動地說:「別人也送了我一本《轉法輪》,在家放著一直沒看,今天我回家就好好看看!」

同事的良知善念伴我走過黑暗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一夜之間,我們這些按「真善忍」修心向善、做好人的人,都成了共產黨打壓的對像。丈夫也被這突變的形勢嚇得像變了一個人,因為他父親就冤死在文革的「死班」中。當時十四歲的他也受到株連,以「反革命分子兒子」的罪名遊街,最後被押到刑場,當槍決死刑犯的槍聲響起的時候,他也應聲倒地,嚇得昏死過去。因為家裏被打成「反革命」,沒人敢給他看病,他被媽媽接回家,三天三夜才醒來。

丈夫親身經歷了中共政治運動的邪惡和殘酷,他苦苦地勸我:「不要煉了,再煉就會被共產黨毀了,也會毀了這個家。」我看大法書,他就搶;我煉功他就又要跳樓,又打自己的臉或打我,一連十幾天都這樣,我的眼淚幾乎哭乾了。

有一天我去上班,處長看我眼睛腫了,問我:「是不是又犯病啦?」我就把丈夫不讓我看書、煉功的事說了。處長當時就抓起電話,苦口婆心地勸服了丈夫:「你得讓她煉啊!她這麼多病,醫院治不好,煉法輪功全好了。共產黨就那麼回事兒,一陣風一陣雨的,就是她今天不煉了,病情復發有了意外,共產黨也會誣賴是煉法輪功煉的,到時你更說不清了!」

那些天,單位辦公室的燈具全要換新的。我的辦公室很大,得換二、三天的時間。一位負責庫房的同事交給我一把鑰匙,說:「這兩天沒事,那個庫房清淨,你去看法輪功的書吧。」

我很感動領導和同事如此正義,他們的良知善念,伴隨我走過了中共迫害的黑暗時期。

小君的故事

單位統一調了辦公室,新的辦公室算我三個人,一個是女同事三十多歲,我叫她小君;一個是男同事,不到三十歲,我叫他小波。

有一天,小君跟一位和她比較要好的女同事說,她星期日帶兒子去婆婆家,婆婆的表現很令她費解。她和孩子就二週沒有去婆婆家,婆婆見到孫子摟著就哭。她覺得婆婆太過了,她問婆婆甚麼意思?言來語去地吵了起來,她認為婆婆的表現是在傷害她,好像她對孩子不好似的。她心裏很不痛快,沒有吃飯領著孩子就回來了。

那位女同事說:「你就不該領孩子上你老婆婆家去。我從來都不讓咱家老婆婆看到孩子,想看孩子,門兒都沒有!我告訴你:以後你就別讓老婆婆看到孩子的影兒,省得她裝腔作勢的。」

女同事走以後,我對小君說:「奶奶想孫子、疼愛孫子是人之常情,隔輩要比母子情更深一層,你想你婆婆就一個兒子,又不在身邊(小君丈夫在國外做買賣),孫子是老人唯一的安慰,老人身邊一個人都沒有,你想她多孤獨、多寂寞、多可憐呀!她看到孫子落淚,是對孫子思念、疼愛的表現,老人那顆孤獨的心是需要安慰的,過去也講年歲大了享天倫之樂。另外,你丈夫在國外做買賣,就是為了家裏生活幸福,他遠在異國多惦念你和孩子,多惦念自己的老媽媽呀!如果你對婆婆好點,他會加倍愛護你和孩子,你會生活得更美滿,更踏實!家和萬事興,過年的對聯上還講闔家歡樂,有合才有樂呀!另外你對婆婆好,將來你也會有福報呀!」

到了中午,小君沒有吃午飯,騎車看婆婆去了,回來她告訴我:婆婆一見到她,後退了好幾步。她拿出路上買的糕點對婆婆說:「我來看您來了。」婆婆當時就哭了,雙手拉著她的手說:「孩子,你來看我來了,我還以為你生我的氣,找我算帳來了呢!」

小君告訴婆婆:「我身邊有個煉法輪功的大姐,她講的道理可好了,我被感動了,心裏放不下,就過來看您來了。」她還告訴婆婆,以後週末就領孩子在婆婆家過。她說婆婆一直流淚,並告訴小君:「代我謝謝你那位法輪功大姐。」說到這兒,小君的眼裏也含著淚水。

「咱們單位有幾個煉法輪功的?我都要!」

單位有一個處長,一次值夜班時,氫氣瓶被人盜二十多瓶,處長被免職到庫裏做保管員,他辦公室在我的對面,他對我說:「妹妹這麼聰明,怎麼能煉那個,有時間我可得找你好好談談。」我只是微微一笑。

單位上馬了一項新產品,半成品來源於一個新廠家,他們也是第一次製作這種半成品,第一批產品由廠長親自送來,經檢驗發現,質量大部份不合格。廠長很著急,我拿著圖紙詳細地告訴那位廠長,哪部份是必須按照圖紙的數據要求做的,哪部份是可以有正負差的。

幾天之後,這個廠的第二批半成品送來了,幾乎全都合格。那位廠長把我叫到走廊,從包裏拿出一個很精緻的項鏈盒,說:「非常感謝你對我們質量技術的指點和幫助,請收下我的一點點心意。」我說我不要。他說:「沒有別的意思,我很感激你,在第一次見面時,你在質量問題上不但不難為我們,還無私地耐心講解工藝流程、質量要求、重點部位,這是沒有誰能做得到的。我遇到的人多了,換了別人,別說我們的產品不合格,就是產品全合格,還要挑毛病難為人呢。」

他一再表示非常感激,要我收下他的心意,我告訴他:「你的心意我領了。可是這是我的工作,是我的責任範圍應該做的。」他一定要我收下禮物,我告訴他:「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你非要感謝,那你就感謝我們李洪志師父吧!」我順手將一份法輪功真相送到他手中說:「如果你能認真看看這份真相材料,明白法輪大法是正法,理解大法弟子的一片真心,我就非常滿足了。」

他接過材料,打開皮包,將真相材料和項鏈盒放到皮包裏,邊放邊說:「我就從來沒有見到過這麼好的人。」他聲音哽咽,說不下去了,激動的轉身大步向門外走去。

我回到辦公室剛坐下,門開了,一個聲音說:「你讓我太感動了!」回頭一看,是對面辦公室總想和我談的那位「處長」,聲音一落,門關上了。原來,剛才走廊裏的對話正好在他門口,他都聽到了。以後,他再也不說「煉那個幹啥」了。有一天,他感慨地說:「廠子裏有你,我總也當不上勞模啦!」

老處長退休了,新處長是剛剛合併到我處的一位女工程師,對工作不熟,她常常在質量和一些工藝流程等問題上找我交換意見。有些同事對她很妒嫉,說:不要搭理她,她不懂的不要告訴她。面對這些,我知道自己是修「真善忍」的,只能用善去溶化一切。分廠有一些返廠的產品,需要大家輪流去分廠返工。這位新處長上任之後,有些人就叫不動了,常常為此發生矛盾。但只要輪到我的辦公室的時候,我們三個都會高高興興的去做,我事先告訴小君和小波:處長讓咱們去,咱們就去,幹點兒活沒甚麼不好,還能提前下班回家呢。沒想到小君和小波跟處長說:「處長啊,讓我們去幹返廠的活吧,麗真姐都告訴我們了,去分廠幹活還能早回家。」處長特別感動,對我說:「謝謝你!老讓你們去我也不忍心。」輪到我們室的時候,處長也跟我們一起幹。後來,這位處長找到廠長說:「咱們單位有幾個煉法輪功的?我都要!」

數點梅花天地春

我的辦公室是一樓,最下邊的一塊窗戶是雙層塑料布做的,是活動的,窗戶下邊對著屋裏的一個大箱子。同修經常把真相材料送到這裏。如果我不在,就由小君或小波替我收下。如果屋裏沒人,順著窗戶往下一放也就可以了,因為大箱子的蓋也是活的。

一天我一進辦公室,看到幾個外科室的同事每人手裏拿一份法輪功真相材料,靜靜地看。小君向我微微點了點頭,我心裏熱呼呼的。有一天小波到大箱子裏,拿了一張「天安門自焚偽案」的真相光盤,揣到懷兜裏,一邊揣一邊告訴我說,同學來看他了,「在大門外等著呢,我給他一張真相光盤,讓他回家和家裏人看。」小波的言行感動著我。

分廠的部份進廠材料,也由我去抽檢,所以我也常去那裏。有一天下班路上遇到一位分廠同事,他對我說:「你甚麼時候有時間去我們那兒,再給我們講講大法的事唄,我還有一個多月就要退休了。」 有一天分廠同事到我們總廠開會,會議結束後,四個男同事來找我,問:「有沒有法輪功真相光盤?給一張。」我拿出四張,其一人說:「一人一張啊,太好了!太好了!」

有一天,保衛處的負責人到我辦公室,說:「有一本法輪功書你肯定沒有吧?我從沒見你看過。」說著從懷裏拿出來一個紙包給我。打開一看,是一本《精進要旨》(註﹕法輪功著作)。他告訴我,剛開始迫害法輪功的時候,上面讓交書,保衛處一共有四十多本法輪功的書,職工到保衛處順手就拿走一本看去了,他也拿回家一本《轉法輪》,現在就剩三、四本了。他說:「法輪功好,誰要是來抓你們這樣的好人,我們可不讓!」我真為這些同事高興。

北宋著名預言《梅花詩》,在結尾處描述了人類歷史大戲的最後一幕,就是法輪大法傳遍世界,詩中寫到「數點梅花天地春」,經過嚴冬考驗的法輪功弟子遍及世界,如凜傲霜雪的朵朵梅花迎接春天的到來,大法的福音傳遍人間。今天,在我的身邊已經能看到這一幕的縮影。

走入大法修煉以後,我得到的幸福太多了。我丈夫二零零零年「下崗」後自謀生路,開了一個銷售公司,生意一直很如意。我的家裏買了門市房和汽車。在丈夫的鼓勵下,我也學會了開車,丈夫又給我買了一輛轎車,我真是越活越年輕。孩子也考取了名牌大學,畢業後繼續深造。我幸運、健康、快樂,家裏家外安安穩穩、一帆風順,可謂五福俱全,而我從法輪大法中所得到的,又何止這「五福」呢? 不修大法就沒我的今天。

真誠地提醒各位朋友,珍惜吧,珍惜這個特殊的歷史時期,珍惜大法給予給每一個人的機緣。走進大法,你就會體驗到人生的真正意義,你會明白甚麼是真正的人生價值、福份和未來!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