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一位企業老總的修煉經歷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三日】由於我在工作環境中不失時機的做好講真相勸三退,企業員工中已有百分之九十五的人明白真相,以真名做了三退,大法的恩澤一次次惠顧著得救的眾生,使大家親身體會了大法的慈悲、佛恩的浩蕩。

二零零九年十月份單位三位職工開著滿載的大貨車高速行駛中,為躲讓違章的三輪車翻入五六米深的溝裏,撞到幾棵大樹後側翻著向前滑了十幾米。前擋風玻璃被司機頭撞碎,駕駛室嚴重變形凹進去,車廂也嚴重變形扭曲。三人爬出駕駛室後抖掉身上的玻璃碴,發現除司機一小手指被劃了一下,三人皆毫髮無損。

我和同事們(都明白真相)趕到救援現場,同事拉著驚魂未定的三人說:「快感謝經理,感謝大法,沒有大法的保護,沒有三退,還能有現在的你們嗎?」我忙說:「別,要謝謝我們師父吧!是我的師父救了你們。」

三人第二天照常上班。三人得救的消息很快傳遍了整個單位,傳向社會,使更多的人明白了真相,更有趣的是有同事在辦公樓裏大聲呼喊:「法輪大法好!」另一房間的同事接應道:「法輪大法就是好!」

難忘的得法經歷

修煉法輪大法前我是一企業老總,與眾多的世人一樣,早已不知人活著的目地,整天迷入燈紅酒綠,酒山肉海的生意場上,所謂「現實」中,以追求生活中的時尚為榮耀,認為這就是人生活的質量,在無知中造了無數的罪業,險些毀在常人中。我在大法中修煉十幾年了,每當回憶起自己能走入這千萬年等待的宇宙大法,早已淚水漣漣,能成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處處浸透了師父的心血,離不開師尊的苦苦安排。迷濛中為打開迷失的心智,不斷顯現出那偉大的神跡,牽著弟子的手,一步步領向回家的路。

一九九六年,我在距京城三百公里的工作單位,莫名的定了一份《北京晚報》。有一天,閒暇之餘拿起晚報無意中注意到報紙中間一欄目(《轉法輪》圖書銷售萬冊、暢銷排行榜中第一),這時我心中一震,心想這是甚麼書啊?能吸引這麼多人購買,一定不俗!有機會一定看看這書。

一九九七年,病危的妻子在修了大法一個月後,奇蹟般的康復。自己由於多年的喝酒、抽煙,把身體糟蹋的根本不像樣子,後背像背了一塊坯一樣,累得不行,妻子勸我說:「你也上年紀了,這功法很好,你也該煉煉,免得以後有病受罪,這本《轉法輪》你好好看看!」

我一口氣讀完《轉法輪》,明白了這是一本做好人、修煉的書!這就是我等待想看的那本書啊!可是由於受中共邪黨幾十年無神論的洗腦毒害,對能修煉得道圓滿半信半疑,心想說的很玄,能用甚麼印證這書中所說的功能神通,如果是真的,那就是遇上真人了,我願放棄一切進入修煉中來,也許這一念震動了十方世界。

某日出差在西南一市,閒暇之餘打了一會坐,又看了一會《轉法輪》,不料去廁所嚇了一跳,便出的又是膿又是血,但身體沒有甚麼不適,反而一身輕。由於悟性差,誤以為甚麼時候得了痔瘡了,煩惱的躺在床上,打電話告訴妻子,妻子高興的說:「你是不是看書煉功了?是師父管你了,給你淨化身體呢?」我跳下了床,高興的不得了,看來大法是真的!

妻子電話告知距老家幾百公里的一寺廟,近日有各地參加過師父講法班的老學員在一起交流,如果有時間可去一趟。我興奮地說:「一定去!」我馬上買機票飛到了石家莊,坐火車到德州,又乘出租車連夜奔赴三百公里之外的寺廟,路過家門也沒顧上回去看一看。得法後的那份喜悅真是無法言表。

晨曦中遠遠的看到一群人在師父的口令中整齊的煉著動功,我把車靜悄悄的停在遠處,以免打擾了這神聖的煉功場,放下行囊,正好有一空位,像是早已為我準備好的,我站上去補齊,和大家煉了起來。

我懷著恭敬羨慕的心問老學員們:「你修大法後有甚麼體會啊?有甚麼功能了嗎?天目開了看到了甚麼了……」那時其實都是常人的好奇之心,但是老同修很理解剛得法的新學員的心情,耐心地和我交流並鼓勵我。江西一同修看到我渴望之神情,講了自己得法經歷、師父的偉大,該同修沒出過遠門很擔心轉車,但是每次轉車都有同修或有緣人熱情的幫助接車,在最後一站下車後,心想去交流會怎麼走啊?這時一輛三輪車夫熱情問我是不是參加法會的呀?激動的同修連連合十,一遍遍的說:「謝謝師父!謝謝師父!」該同修指著煉功場上空說:「整個寺廟煉功場上空師父給下了罩一片紅,師父法身在看著,四角都有龍在護法。」就是《轉法輪》書中講的真實不虛。接下來安徽同修講到師父傳法簡樸、平易近人、偉大。整天沐浴在幸福之中。

在那段難忘的時光中,同修把珍藏師父的照片拿給新學員看,以激勵大家勇猛精進!

一天,我驚喜發現寺廟牆上懸掛著一組師父傳法班上打大手印的照片,心想用攝像機錄下來給在家等待的妻子看。當鏡頭對準照片後,驚人的一幕出現了,取景框中師父身穿西裝,全身放著光芒出現了,我驚呆了,一動不動的看著,開始以為是牆上的照片,眨眨眼看牆上根本沒有,這樣看看牆上又看看攝像機,移過來移過去,最後雙手哆嗦著想把這景象錄下來,當按動啟動,刷一下景象一下消失了。鬆開啟動金光四射的師父影像從新顯現。激動的淚水流淌,心裏一遍遍的呼喊:「師父、師父,我就是你的弟子,我就是你的弟子!」

當把這激動人心的喜訊打電話告訴妻子,第一句話是:「這法是真的,好好修吧!」

那年是十冬臘月,室內沒有暖氣,冰天雪地,人生第一次感觸到同修間慈祥的語言,先他後我的善舉,不斷的洗滌著我在社會中養成的劣念,這裏真是一塊淨土,對於養尊處優的每頓山珍海味、住星級賓館的自己,其樂融融的睡水泥地上,喝稀飯,冷饅頭就鹹菜,四點鐘就起床煉功,白天學法交流,真是一段難忘又珍貴的日子,在以後的修煉過關中、魔難中,它都為自己信師信法、義無反顧的救度眾生打下了牢固的基礎。

回家時,同修共租了兩輛中巴,當人們依依告別坐上車後,車中有同修指天上喊:「快看,師父送我們來了。」整輛車歡聲雷動,大家鼓掌,紛紛向空中看,我激動的合十,心想自己天目也沒開,不用看了,師父一定來了!車子啟動後,同修又指前方喊:「大法輪」可不是嗎?用肉眼看到一個大彩虹足有兩層樓房高大,在汽車前方顯現,汽車快他就快,汽車慢他就慢,在前方帶著汽車走,整輛車都沸騰了,人們歡呼跳躍,法輪帶著車子走了一百多里後才漸漸隱去。大家在分別時互相鼓勵,一定堅修大法,緊跟師父圓滿回家。

得法後的喜悅不多言表,更多的是和同修們洪法,讓更多有緣人走進大法進入修煉。

北京證實法的感人故事

轉眼到了九九年的「七二零」邪惡開始迫害,同修前赴後繼的進京證實法中,許多神跡展現出來,激勵大家從人中走出來。當時一批批同修進京護法,為了給同修能夠提供交流,提高的方便,在北京城郊應運而生了很多煉功點,大家在這裏交流認識提高而走向了天安門打橫幅、煉功以證實大法,還師父清白。

十二月二日我與同修來到了京城西南的某煉功點,這是一座靠近公路的獨院,正房住的是房東,東西廂房冰冷的地上住滿了進京證實法的同修,人群中我驚訝的發現一位七~八歲的小男孩,在同修中跑來蹦去的,有同修告訴他是東北人,爸爸媽媽在十月二十六日舉行新聞發布會後被邪惡抓走了,現被大夥帶著,更讓人驚奇的是白天和大家學完法後自己玩。早晨四點多煉功音樂一響,他在睡夢中坐起和大家一起盤腿煉靜功,看著他睏的在冰涼的地鋪上東倒西歪的身子,心中一陣心酸,有多少孩子此刻在父母的懷抱中享受著家的溫暖,而此刻大法小弟子為了這亙古難遇的宇宙大法,放棄了人間的一切,我為有這樣的同修而自豪,更為同修帶出這樣的小弟子而敬佩。

同修告訴我還有一個小同修,是個女孩也是東北人,當聽說大法蒙冤,同修已奔向了北京,邪惡層層設卡堵截,自己獨自向著北京的方向,翻山越嶺在大山中前行,當天漸漸黑下來時,畢竟是孩子,哭了起來,嘴裏一遍遍喊著「師父、師父」時,一個慈悲的聲音在空中響起「孩子,不要怕,有師父在,你閉上眼睛」。當她閉上眼再睜開眼時,已身在天安門廣場,在廣場上找到了同修,同修把她帶到了煉功點上,她的神跡被廣泛傳播,激勵著一批批同修走向了天安門。

當夜得知消息說第二天(三日)北京中級法院非法審判研究會成員時,早晨五、六十人幾乎全部自發的趕往石景山中級法院聲援被非法關押的大法研究會的同修。那天天氣出奇的冷,當被邪惡劫持一車車集中在石景山體育館,在飄盪的雪花中我又發現了那牽著同修的手,臉凍得通紅,跺著雙腳,眼裏浸著淚花的小同修,他的出現引起所有在場人的讚歎,包括警察。那警察彎下腰問:「你也來為你們師父討還公道的嗎?」他使勁地點點頭,警察連忙豎起了大拇指,把全場的警察都叫來,都敬佩的圍著小同修問這問那,他們受到了極大的震撼!

當夜我被本地惡警非法關押劫持回當地,雙手被高舉銬在汽車欄杆上,兩手腕脹得難受,我要求惡警鬆一下,換來的是一句:你就忍著吧!看著惡警醜陋的嘴臉,心想不求他,我是大法弟子,師父會幫我,這時我的雙手不痛了。經過一夜的顛簸,我被邪惡關進了當地的看守所,在看守所中隔壁的女同修煉功被惡警戴上了手銬。當惡警走後,同修用手一擼手銬就下來了,就繼續煉,當警察發現後誤以為是手銬壞了,換了一副新的給戴上,警察一離去,又一擼又開了,從此再也不給戴了。

化險為夷的經歷

能成為師尊的弟子、大法的一員,真的是三生有幸,師父無時無刻的呵護著自己。二零零六年在工地施工中,工程急需電料,由於趕路,開車行駛較快,途中同一方向有一個邊打電話邊騎自行車的女孩,當汽車距離她只有二、三米遠時,突然急轉彎向回騎,驚得我嘴裏叫著:「啊……」,心裏求著「師父、師父」,忙急打方向,汽車呈九十度急剎橫過來向路溝衝去,又急打方向緊貼著溝沿剎住了車。

我不敢想像車後是甚麼情況?以我二十多年的駕齡判斷這種速度與距離不可能避開,我轉臉看到的是那女孩一臉的驚恐,歉意的坐在地上等待斥責。我急忙跑過去問怎麼樣,她不停的說對不起,光顧打電話了,沒有看著身後,同事叫她回去,就轉彎了。我激動的說:「你我都是最幸運的人。」她也無限感激的說:「是啊,真是很幸運的人啊,今天遇到好人了!」我不解地問:「為甚麼?」她說:「要是別人早跑了,誰還管你的死活。」是啊,大法修煉的人是以「真善忍」為修煉標準的,處處體現善良。

二零零九年的一天深夜,天下著小雨,我去鄰縣辦完事返回途中汽車以七十碼的速度行駛中,突然發現路中間豎著一大塊水泥垛子,這時閃躲已來不及了,在剎車聲中我大喊著:「師父、師父」,只聽噹的一聲撞在了水泥垛上,水泥塊四處飛濺,汽車一百八十度倒掉過個來,失去了控制,側滑著向左邊三米深的路溝滑去,當側滑下溝成六十度角在斜面停下,我坐在車裏眼淚不知不覺流了下來,心裏一遍遍的謝謝師父,再一次的把弟子救起,又一次毫髮無損的神跡驚奇出現。距車子前五十公分有一塊大石頭距車後二十多公分是一棵大樹,整個車子也是毫髮無損,像是被人穩穩地放在那兒一樣,真是奇蹟!

救援人員來到現場看到後驚呼:「一定有高人保祐」,有明白真相的親戚更是敬佩羨慕,他們說,「你師父又一次的保護了你!」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