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流芳「四•二五」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四日】

一、甚麼是「四•二五」?

從一九九二年法輪功的傳出到一九九九年,中國大陸有上億人修煉法輪功,學煉者普遍道德提升,健康祥和。然而羅幹、何祚庥等為了撈取政治資本,迎合江澤民小人妒忌的變態心理,完全不顧廣大民眾煉法輪功後身心健康的奇效與提升社會道德水準的巨大現實,「先定罪,後調查」,從一九九六年開始就妄圖多次構陷法輪功,但未得逞。

一九九九年四月十一日,科痞政客何祚庥在《青少年科技博覽》雜誌上發表了誹謗法輪功文章,無中生有地詆毀法輪功。四月二十三日,羅幹命令天津市出動防暴警察三百多名,驅散自發前往雜誌編輯部澄清事實的法輪功學員,毆打並逮捕了四十五名法輪功學員。

消息傳到北京,當時北京的許多法輪大法學員決定四月二十五日去國家信訪局上訪。得知這一行動的外地法輪功學員也相互通知,結果那天緊鄰中南海的國家信訪局外和平請願的人群達到一萬餘人,這就是震驚中外的「四•二五」和平上訪。

當時世界各大媒體都爭相報導這個事件:上萬人的上訪井然有序,沒有佔用交通馬路,沒有口號,沒有標語,沒有任何過激的行為,甚至人群散去之後的地上沒有留下一片碎紙,連警察扔下的煙頭都撿走了。法輪功的名字瞬間響徹世界。

直到今天,依然有人對這個事件感到驚訝與費解:這麼理性平和的人群,中共為甚麼要肆意鎮壓?「四•二五」到底在告訴人們甚麼?

二、「四•二五」為何意義非凡?

四•二五事件的起因源於羅幹、江澤民等不良的構陷企圖,但法輪功學員展現出的理性祥和大善大忍的胸懷,消弭了羅幹等人蓄意製造的潛在衝突,使事件在當天就得到了和平的解決。全世界在驚訝與關注的同時,開始注意到法輪功的修煉群體是如此的不同凡響。

中共建政以來,多少人在面對中共暴政與血腥時變得無奈、茫然、明哲保身與泯滅良知。在這個管治極端嚴厲的社會裏,面對一個積累了幾十年政治運動整人手段、造成八千萬人非正常死亡的中共政府,廣大民眾想通過和平理性的方式與政府對話解決問題的先例從來沒有成功過。但法輪功學員在此過程中體現出來的理性平和與大善大忍,得到世人的矚目與讚歎。

三、「四•二五」拉開正邪較量帷幕之後

(一)看清中共的邪惡與你息息相關

「四•二五」事件之後不久,中共江澤民集團大肆加以歪曲渲染與欺騙宣傳,開始了對法輪功學員的全面迫害,叫囂「三個月消滅法輪功」。江澤民「在某重要會議的談話要點」中說:「...法輪功講『真、善、忍』,我們的打擊工作就可以放手進行。」

這裏可以清楚看到,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的真實原因是其邪惡本性所決定的:不僅企圖管制人的行為,還要控制人的思想意識,而且是針對法輪功學員信仰的普世價值「真、善、忍」;同時,中共所針對和算計迫害的對像也不僅僅是法輪功學員,如果放縱或默認中共的迫害得逞,那麼迫害的事情就可能發生在你的身上,因此看清中共的邪惡,支持良知與正義是每個生命的份內之事。

(二)世人明白真相與覺醒

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開始,三個月過去了,三年也過去了,十二年也過去了,法輪功並沒有倒下,相反還繼續發揚壯大。

面對殘酷的迫害,法輪功學員沒有退縮,沒有極端的行為,而是堅持以理性平和的方式講真相,向全世界的民眾揭露中共的罪惡,平和理性與大善大忍的胸懷,猶如純淨芬芳的蓮花,猶如嚴冬傲雪的寒梅,贏得全世界所有關注正義與良知人們的支持與尊敬,也讓人們看清中共的邪惡本質。

現在,已有一百多個國家的民眾加入到修煉法輪大法的行列。明白真相的人越來越多,全球到處都是對正義的聲援和對迫害的譴責。在國際上,迫害法輪功這件事被定為是群體滅絕罪,這個罪和二戰時的納粹戰犯一樣。江澤民、羅幹、周永康、劉京等元凶已經在全世界三十五個國家被起訴,西班牙國家法庭已經定他有罪。阿根廷國家法庭已經發了逮捕令。二零一零年三月,美國國會眾議院通過六零五決議案,要求立即停止迫害法輪功。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一日聯合國大會上,酷刑人權專員比勒費爾特教授嚴厲駁斥中共對法輪功的誣蔑定性,要求停止迫害。

香港《前哨》雜誌二零一一年二月也在其大陸報導欄目的頭條文章中,揭示出中共前黨魁江澤民自認「鎮壓法輪功是蠢事」的告白。不管江澤民或中共出於甚麼目的放出這種信息,我們對中共不抱任何幻想。而且十二年來,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從來都沒有停止過,罪惡至今仍然在繼續著。

在此,我們再次呼籲,那些還在繼續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那些被中共宣傳所欺騙而誤解仇恨法輪功的人,趕快了解真相,別跟著中共一條路走到黑。

我們也懇切呼籲,更多有良知與正義感的個人和團體繼續關注法輪功學員被中共迫害的狀況,聲援法輪功學員並共同制止迫害。

在生命的長河裏,在亙古的宇宙歷史中,從來都是邪不勝正。在這個特殊歷史時刻,能認清中共邪惡,認同「四•二五」事件中法輪功學員所展現出的理性平和與大善大忍的人一定會有美好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