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二五」之後法輪功在台灣遍地開花(圖)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四日】(明慧記者鄭語焉台灣採訪報導)四月二十五,每年都有這一天,一個人們習以為常的平凡日子。一九九九年的這一天,在中國大陸發生了一件非常不平凡的、震撼國際的大新聞:上萬名中國法輪功修煉者,自發地到北京和平上訪,要求釋放兩天前在天津被無理抓捕的四十五名學員,保障合法的煉功環境,允許法輪功書籍出版發行。一萬多人解散離去後,竟然地上一張紙屑都沒有留下,甚至連在場的公安警察所丟的煙頭,都被撿起來,放入自帶的垃圾袋帶走。

震撼、觸動與強烈的好奇,吸引國際社會矚目,引發媒體緊密地追詢:「法輪功是甚麼?法輪功修煉者都是些甚麼樣的人?他們為甚麼會上訪?」人人都在尋找答案,法輪功成為全球最熱門的話題,由而走上國際舞台。

媒體爭相挖真相 初學者擠滿煉功點

盈盈一水之隔的台灣社會,由於同文同種,以及幾十年來千絲萬縷的糾葛情結,因而更想探索究竟的好奇與關心自是不在話下。無論影視、平面、電台廣播等各種媒體,爭相邀訪台灣法輪功學員,並到煉功點拍攝煉功畫面。


台灣於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後,修煉法輪功人數與日俱增,圖為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四千名學員排組法輪圖形,展示法輪大法弘傳世界,並恭祝李洪志老師新年好。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在台灣台中縣外埔鄉「台灣省農會休閒綜合農牧場」,
來自亞太國家六千多位法輪功學員排出指導修煉的《轉法輪》圖形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七日,五千多名法輪功學員在台灣台北中正紀念堂,
排出立體蓮花圖形,映襯寶藍的「真善忍」三個大字

許多民眾透過媒體報導,第一次聽聞法輪功。從接受採訪的學員現身說法,分享修煉後祛病健身,以及心性提高後處處與人為善,家庭和樂融融的經驗;以及到北京大上訪的學員們,所展現的祥和與高尚的風範,很多人受到觸動,紛紛前來學煉法輪功。各地煉功點,大量湧入新學員,九天學法煉功班場場爆滿,每班平均七十名以上,每班都在緊急徵求老學員支援,幫忙教功。

黃埔新村煉功點的輔導員表示,有時需開放煉功房和學法房,兩台電視同時播放才夠用。銅山街煉功點的輔導員林先生說,開辦的九天學法煉功班,連續三期均都湧入一百多名新學員,連前院玄關都擠滿了人,兩台電視同時播放都還不夠。由於人數眾多,學煉功法時較難伸展開來,許多人還提前半小時甚至一小時到點上學煉功法,彌補前一天的不足。

中國大陸上萬名法輪功學員於「四﹒二五」大上訪事件之後,台灣學煉法輪功人數激增,各地煉功點如雨後春筍般遍地開花,由原先的幾十個煉功點,蓬勃發展至今已有一千多個煉功點,學煉人數超過五十萬,涵蓋大學教授、醫生、律師、工程師、公務員、軍警、士農工商、學生、家庭主婦等各階層,是中國大陸以外修煉法輪功人數最多的地方。學煉者身強體健、心性道德提升,普遍受到政府部門及社會各界的高度肯定與歡迎。

親身的體驗就是真相

在影視媒體公司上班的馨琳,因為先生外遇而痛苦不堪,身心受創的她很難安眠,旁人都擔心地說馨琳心神不寧,活像個行屍走肉。一九九六年八月,公司社團邀請法輪功學員前來教功,同事勸馨琳去試試,或許可以轉移情緒。拗不過同事的好意而去學功的馨琳,學煉的第一天晚上竟然有個好眠,心中感動又驚奇的馨琳因而得法修煉。

馨琳說:「真正吸引我的是真、善、忍的法理,解開我心中的桎梏,日漸從那個婚姻傷痛走出來。我以前很會鑽牛角尖,想的都是自己,沉浸在自己的悲傷中顧影自憐,學了大法之後,整個心思開闊起來,懂得為別人著想。」她心中無怨無恨,也以真、善、忍教導子女待人處事。

「我們都只是很單純地修煉自己,」馨琳說。「四﹒二五」萬人大上訪事件後,對於蜂擁而來的媒體,他們剛開始不知怎麼辦,經過大家交流後,認為大法堂堂正正的,教人向善,做好人中的好人,這麼正的功法,既然有人想知道法輪功是甚麼,我們就自己本身的體驗去講就行,於是決定正式面對媒體。馨琳說:「之前,我們也在外面煉功弘法,但是效果有限,『四﹒二五』之後,要學功的人很多,每個九天學法煉功班的新學員人數都翻了好幾倍。」

震驚、興奮、神奇與欽佩

楊小姐曾任帶團領隊,現轉任媒體工作,從小雖然尊敬神佛,不敢褻瀆,但對於神的存在半信半疑,至於修煉則是完全排斥。一九九九年春,父親因為細故受傷求醫,醫生送給父母一本《轉法輪》,楊小姐看完後告訴母親:「這本書很好,教人向善做好人。」但對於甚麼是法輪功,她並不真正了解。

楊小姐說:「不料隔沒多久,在電視上看到新聞報導說,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一萬多人集體大上訪,我非常驚訝,既震驚又興奮:沒想到居然是『法輪功』而且在中國還有蠻多人修煉的。我很高興地跑去跟媽媽講,叫她看報導,媽媽因此開始修煉法輪功至今。」

楊小姐表示,擔任領隊時,曾經帶團去大陸,有次跟客人走在路上,我送一個小禮物給一個攤販,竟然就有人探過頭來過問:「那是甚麼東西?」楊小姐說:「我覺得很不可思議。我們生活在台灣自由社會,這是很稀鬆平常的事情,而在中國大陸,很明顯感到處處都有人監控。因此看到四﹒二五萬人大上訪的報導,感到既震撼又興奮,在這麼極權的國家,這些人敢於上訪說真話,真是了不起!尤其看到媒體報導,萬人上訪場面竟是那麼祥和,離開時地上一張紙屑都沒有,感到非常神奇與欽佩。」之後,楊小姐也成為一名法輪功修煉者。

來學煉的人真是多啊

貿易局副組長房文英,一九九九年四月,因為小產請假在家休養,從電台廣播中獲悉「四﹒二五」萬人大上訪的消息,當聽到接受採訪的學員介紹:「法輪功是性命雙修的功法,法輪功不存錢不存物。」她怦然心動了。房文英說:「由於想改善體質的關係,先生陪我追尋過很多氣功與坊間療法,但都覺得怪怪的,只去一天就作罷,花了不少冤枉錢。聽到法輪功不存錢不存物,印象非常深刻,直覺這是個很正的功法,我想要學法輪功。」

五月初銷假上班後,房文英喜出望外地發現,許多同事都在學煉法輪功,不肯遺漏任何細節的她,與先生找到五月開辦的九天學法煉功班,足足九天從未遲到早退,夫妻倆一修到底。房文英說:「學煉的人真是多啊,甚至開放旁邊那個小區塊的走道和書房都還擠不下,兩台電視同時播放李洪志師父的錄像講法和教功,每天人都坐得滿滿的。」

真善忍的法理救了我與婆婆

「九天班的第一天,聽了李洪志師父講法,內心就有強烈的感覺:以後做人不能再這樣了。」房文英說:我以前眼睛老是盯著別人的不是,下班回到家就是抱怨這抱怨那的,心思不平,反正永遠都有我抱怨的對象。而且脾氣非常不好,有話就直衝出口,自己心裏痛快就好,從不考慮別人是不是承受得了。

文英那時的未婚夫是獨生子,與母親相依為命。他們在文英住家約近五分鐘腳程的地方租屋,準備結婚。有天下班後,文英在家接到未婚夫電話告知:準婆婆把專為她新買的大型單人床拆搬到舊家擱置,將原來由幾塊木板和磚頭搭置起來的雙人床搬到新家的房間。文英怒從心起,隨即三步併做兩步衝到新房,對準婆婆雷霆大罵。事後準婆婆把新床搬回放置一旁,依舊睡她的老雙人床。文英既生氣又無奈。

婚後,由於生活習慣很大的不同,婆媳倆的磨擦不斷。婆婆的不搭不理,我行我素的態度,更加刺激文英怒火,轉而向先生發洩,婆婆不忍兒子夾在中間為難,於是另租屋搬出去獨居,只有先生三不五時去探望,文英偶接到婆婆電話,隨手轉給先生,而先生不在家時,則答說他不在家,就掛上電話,婆媳倆沒有任何交集。二、三年後,夫妻倆白手起家買了房子,文英也沒想到要接回獨居在外的婆婆同住,認為符合現代社會的現象,自己沒有甚麼不對。

跳脫終身憾事的危機

因緣「四﹒二五萬人大上訪」事件而接觸法輪功的房文英,遵循真、善、忍法理,對照自己一思一念,修煉後沒多久,就誠心把婆婆接回同住,婆媳齟齬日漸減少。有次婆婆住院數日,辦理出院當天,如廁大號便不出來,護士在催,兒子在門外也催,老人家又急又痛苦又無奈,文英看在眼裏,進去盥洗室,用手將婆婆堵在肛門口的便秘給摳出來,老人家大便暢通了。此後,婆婆逢人便談此事,對文英讚不絕口,家庭變得和樂融洽又幸福,文英說婆婆老人家其實很可愛。

有次,夫妻閒聊時,先生不經意提及:婆婆在外租屋獨居時,曾經想要自殺。文英略帶哽咽地說:「我當下內心非常感謝大法,如果沒有修煉,我不會認為要接婆婆回來同住,還好學了大法,沒讓我造成終身憾事。」

真相簡介

法輪功也稱法輪大法,或大法,是由李洪志先生於一九九二年五月傳出的佛家上乘修煉大法,以「真、善、忍」為根本指導。經億萬人的修煉實踐證明,法輪大法是大法大道,在把真正修煉的人帶到高層次的同時,對穩定社會、提高人們的身體素質和道德水準,也起到了不可估量的正面作用。

法輪功修煉人數的快速增長,卻很快引起了中共高層的注意。一九九七年起,中共中央政法委書記羅幹利用手中的權力命令公安系統在全國秘密調查,企圖尋機取締法輪功;而以羅幹的親戚何祚庥為首的一些人開始在全國各地不斷發表批判法輪功的文章。

一九九九年四月十一日,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學院的《青少年科技博覽》雜誌上發表了《我不贊成青少年練氣功》的文章。在文章中,何祚庥污衊煉法輪功會使人得精神病,並將明顯違背法輪功原則的表現歸罪在法輪功頭上。許多法輪功學員感到如果不能澄清事實,不但修煉者的合法煉功權利會受到威脅,煉功群眾還可能被別有用心的政客硬拉入骯髒的政治鬥爭中去。隨後發生的一系列事情,引發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萬名法輪功學員進北京和平大上訪的歷史事件,震撼國際社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