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師周向陽獄中命危 老母親穿狀衣鳴冤(圖)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二日】(明慧網通訊員天津報導)一位老太太四月十二日在天津港北監獄外,身著白布大坎肩,上書:「我兒子生命垂危,港北監獄不讓父母見,我兒子是個好人。」眾多圍觀者同情不已,說:「冤!共產黨不講理!」這是天津市鐵道第三勘測設計院造價工程師、法輪功學員周向陽的母親看望兒子遭拒絕後的一幕。

周向陽的母親身著白布大坎肩,上書:「我兒子生命垂危,港北監獄不讓父母見,我兒子是個好人。」

四月十二日上午,周向陽的父母再次專程從昌黎老家趕到天津港北監獄看望生命垂危的兒子,同行的還有周向陽的妻子、嫂子和姐姐。辦接見手續排隊到周向陽的母親時,獄警說:「周向陽不讓見。」老太太問:「為甚麼不讓見,哪兒規定的不讓見?甚麼時候讓見?」獄警說:「上邊規定的不讓見,甚麼時候讓見再通知你。」老太太說:「我已經等了一個多月了,今天必須見,不讓見你們就把我兒子放了,因為我兒子是好人。」

警察不理老太太,叫下一個人辦手續,老太太很傷心,跟他們講理也不聽,無奈,老太太穿上了白布做的大坎肩,上邊寫著:「我兒子生命垂危,港北監獄不讓父母見,我兒子是好人。」

這時,圍觀上來很多人,老太太對人們說:「我做母親的心都碎了,我的兒子在這裏關押已經一個多月了,生命垂危,上個月我就來這裏詢問我兒子是否在這裏,他們騙我說沒這個人,我在這兒坐了兩天兩夜也沒叫我見,我兒子信仰‘真、善、忍’是個好人,在單位是工程師,有人給他送禮一小書包的錢,我兒子都不要。」圍觀的人有的落下同情的眼淚,有的說:「共產黨不講理,沒有講理的地方。」有的說:「好人被關押,冤枉!」還有一個人舉著胳膊高喊:「法輪大法好!」

這時港北監獄出動武警,五、六個武警站在監獄大門口,圍觀的群眾對武警說:「你看這老太太多叫人尊重啊,為了給兒子洗清不白之冤,敢於講真話,真讓人佩服,你們武警的職責是保護好人、懲治惡人的,不應該這樣對付一個手無寸鐵的老太太和信仰‘真、善、忍’的好人。」

一會兒,監獄的大門開了,一輛大車開了進去,老太太也隨著走了進去,一個獄警走上去拽住老太太,老太太由於擔憂思念兒子,又遭到這種非禮的行為,一時暈了過去。在家屬的一再堅持下,到了下午三點多鐘,老太太終於見到了兒子。

原天津市鐵道第三勘測設計院工程師、法輪功學員周向陽
原天津市鐵道第三勘測設計院工程師、法輪功學員周向陽

周向陽遭迫害情況簡述:

周向陽,三十八歲,天津市鐵道第三勘測設計院造價工程師,因為修煉法輪功,被中共警察綁架、非法判刑九年,先後被非法關押在天津鐵路看守所、天津青泊窪勞教所、天津雙口勞教所、天津薊縣漁山勞教所、天津河西看守所;二零零三年五月三十一日被非法判刑九年,期間遭受無數酷刑:被徹夜電擊至遍體鱗傷、連續三十天熬夜、多次關小號、野蠻灌食等等。二零零八年六月底,周向陽為抵制迫害,在港北監獄絕食一年多,體重只剩八十多斤,身體虛弱無法行走,大小便不能自理,直至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八日保外就醫。二零一一年三月五日,周向陽在唐山的租住房內再遭綁架。

周向陽的母親和家人得到消息後四處奔波尋找周下落,參與作案的唐山國保、文化路派出所、天津國保、天津港北監獄互相推諉,唐山國保說是天津國保抓的人,唐山只是協助辦案;天津公安局說是哪兒抓的哪兒辦案,天津國保說沒這麼回事;港北監獄說沒周向陽這個人。

被抄家後的照片

週的母親找不見兒子的下落,心急如焚,三月九日再次找到港北監獄,進到監獄門裏面,坐在地上喊著要兒子,兩三個獄警硬把老太太架出了門外把門關上,在門外面還增加了四、五個看守,老太太在那裏眼巴巴地等著見兒子,直到晚上九點多,來了十多個自稱是大港司法所的人,花言巧語,把周的母親和姐姐拉到潤家快捷賓館,說第二天解決這事。等第二天老太太再找他們,他們卻推脫沒時間,在開會,不歸他們管之類的話。家人無奈又返回港北監獄,獄方讓等著,周向陽的母親和姐姐在港北監獄門口坐了一夜。老太太一想到兒子二零零九年從港北監獄出來時命懸一線的樣子,心裏就像刀絞一樣難受,淚水漣漣。她始終不明白,她的懂事、又有出息的兒子,為甚麼屢遭迫害,幾次險些喪命。

據悉,周向陽被唐山國保伙同文化路派出所綁架後,遭到比上一次還要嚴重酷刑的迫害,現在身體非常虛弱,出現胸痛、尿血症狀,小腹部有一個疙瘩,疼痛,已經一個多月未進食,幾天輸一次液,港北監獄對他進行了野蠻灌食迫害。

天津港北監獄
天津港北監獄

唐山市文化路派出所:
電話:0315-2853006
所長:賈英傑(原唐山路北區國保大隊隊長)13832989898

港北監獄:
電話:022-63251056、022-62071156
諮詢電話:022-62071052
五監區電話:022-62071151
五監區一分監區 022-62071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