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春市興隆山洗腦班迫害法輪功學員手段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四月二日】(明慧網通訊員吉林省報導)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十多年來,吉林省長春黑嘴子勞教所和興隆山洗腦班相互勾結迫害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在黑嘴子勞教所被非法關押到期後,幾乎無人能隨前來接人的家人回家。在鐵門外家人一雙雙期盼而又無助乃至痛苦的目光中,法輪功學員被吉林省政法委、「六一零」惡徒劫持到另一個魔窟──長春市興隆山洗腦班。如果洗腦班沒能使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洗腦班就會再次勾結黑嘴子勞教所,將法輪功學員又綁架回勞教所。如此無限期關押迫害法輪功學員。下面是長春市興隆山洗腦班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手段。

隔離

每個法輪功學員被單獨關押在一個房間,封閉起來,不讓家屬接見。房間裏只有一張床、一張舊書桌和一把椅子,每天過著一種遙遙無期、與世隔絕的漫長生活。門外二十四小時有人監視值守,不准法輪功學員隨便出入,不許開著門,煉功人每天被強制坐在板凳上。去衛生間或洗漱,要等別人回來或沒人時才能去。隨時隨地都有人從門外向屋內查看,對法輪功學員的一舉一動進行嚴密監視,並做監視記錄。

威脅恐嚇

組長陳聞專對法輪功學員肆意侮辱、謾罵,出言不遜。並強迫其手下人員,對法輪功學員高聲喊叫、拍桌子、甚至對法輪功學員大打出手,積極執行此命令的有沈泉宏。‘教育組’王健萍威脅說:「送你們去一個地方,你們就能轉變了。」還有‘管理組’的女獄警經常有意拿著電棍到法輪功學員面前晃來晃去。

敲詐勒索

每月強迫法輪功學員家屬交納一千元費用,對家裏條件好的法輪功學員,在私下裏還要想方設法的對其家屬進行敲詐勒索。

暴力洗腦的多種手段

每個房間的門上方都裝有一個喇叭,每天播放造謠、誹謗等惡毒的邪說歪理,或沒完沒了的播放其它佛教的念經、唱曲等。每天按班次輪流對法輪功學員強制洗腦迫害。或派出‘美女’去對男法輪功學員洗腦,有時法輪功學員被帶去強制觀看播放各種誹謗大法的光碟。還有時會集體被帶到樓上強制洗腦。每天還要被強制寫心得、體會等。

酷刑迫害

絕食的法輪功學員被用很粗的管子進行灌食迫害。他們還說幾天幾夜不讓法輪功學員睡覺,結果法輪功學員下樓時,腿都不好使了。對其他法輪功學員的暴力毆打,也時有發生。

人格侮辱

在洗腦班,不允許法輪功學員繫腰帶,說腰帶是違禁品。如果褲子鬆了,只好用小繩在褲帶一邊繫住,如果小繩被發現,也不允許留。法輪功學員缺少衣物與日用品,希望家屬送來時。他們卻不讓送,對家屬說「他們要甚麼,你們就給送甚麼,他們甚麼也不缺,他們就不想回去了。你們要給他們施加壓力。」法輪功學員去衛生間、洗澡、洗衣服都要受到盤問或限制。有的法輪功學員將近一個月才洗一回澡,張燕明(女,值班人員)藉口沒暖氣,不讓洗澡,或責罵、刁難,讓法輪功學員改在別的班再洗。

綁架老人

二零零三年一月前後,法輪功學員范廣勝的母親當時已七十多歲,洗腦班為了達到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目的,竟然連他年邁的母親也一同綁架至洗腦班進行迫害。

對家屬的偽善欺騙與迫害

他們還找來法輪功學員的眾親屬,利用偽善、離間等手段,脅迫家屬參與迫害、共同施壓。甚至一些不明真相的親戚在挑唆下還大罵法輪功學員。不僅如此,他們還威脅法輪功學員的配偶,慫恿他們與法輪功學員離婚,否則以下崗相威脅。另外,逼迫法輪功學員的父母寫「保證」,如果有甚麼事,讓他們承擔刑事責任。使家庭和親人承受了巨大的傷害與苦難。

長春興隆山洗腦班

吉林省「法制教育學習班」(長春興隆山洗腦班)人員名單:
李長春(主任)、於長傑、曹大雷(副主任)
陳聞專(組長)、孫亞君(副組長)
教育組:沈泉洪、王健萍(女,五十多歲)、曹岩、謝威力、羅新初、張書哲、王建平、李硯博(女)、管理組:張曉巍、崔長義、齊興豔、王妍、李瑩、獄醫梁奇、楊某娟、袁春曼、張小武、趙一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