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學子的修煉故事:迎向燦爛的人生(圖)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九日】(明慧記者夏昀台灣採訪報導)「修煉」這一詞彙,自古以來似乎和「年輕氣盛」少有連結。練氣功的人,也多半是有了年紀,為了身體健康而練的。然而,在法輪功的修煉團體中,青壯年的比例很高,在各大學的校園中也有為數不少的青年學子修煉法輪功。這些青年學子為何被法輪功所吸引?如何踏上修煉這條路?而法輪功又給他們帶來怎樣的轉變呢?筆者採訪了台灣中部三所大學的部份學子,今天讓我們來聽聽其中一位的故事。

綻放燦爛笑容的江宛芸
綻放燦爛笑容的江宛芸

台灣中部有多所大學院校,而這些學校的教職員工或學生當中,幾乎都有人修煉法輪功,有的還設有煉功點、法輪功社團。中興、東海、逢甲三所大學,是中部最有名的大學,學生人數眾多,這三所學校裏有多位法輪功學員。

其實,年輕不見得就健康。江宛芸的例子就說明了前面這句話。青春燦爛的十七歲對江宛芸來說卻是死氣灰白的,「要如此痛苦著,那我實在是找不到繼續活下去的理由。」

讀國中一年級時,因為同學惡作劇,在江宛芸坐下時將椅子拉開,害她跌坐地上,傷了尾椎和髖骨,從此惡夢連連。原本健康的身體,竟因此每況愈下,小病不斷。尾椎附近的酸痛如夢魘般跟隨著她,就如同有人揪著那個地方,壓迫著它。找不到酸痛確切的位置,也無法用外力的方式舒緩這酸痛帶來的痛苦。

因病痛,她被迫放棄名校,選擇離家近的學校,然而日子卻一天比一天難過。「好朋友們下課後忙著去補習、去社團活動,我卻是忙著去醫院。」最後甚至沒辦法每天去上學。父母和師長非常的擔憂,帶著她走遍各大醫院,中西醫、民俗療法,甚至求神問卜,卻始終不見好轉。「當同學們的重心都是成績和考大學,但我卻連談論的資格都沒有。當我連過個馬路的力氣都沒有的時候,還遑論甚麼功名利祿呢?」

終於,在高三那年休學了。江宛芸用所有的時間在家養病,積極嘗試所有尚未嘗試的醫療手段,也投身於宗教活動,寄望獲得心靈的支撐。然而,花了很多錢,也花了很多時間,身體和心靈卻沒有任何收穫。眼看著一年就要過去了,江宛芸無奈而焦急,卻也束手無策。

一天晚飯後,社區鄰居伯伯來到家中拜訪,邀請江宛芸和家人去參加將在社區舉辦的「法輪功九天班」。當時,江宛芸還搞不懂那是甚麼活動,只隱約聽懂「身體健康」、「完全免費」等字句。不知為何,她對伯伯給的傳單非常感興趣,便認真地研究起來。

當父母回到家中,她興奮地將傳單交給父母,並告訴他們她想去參加。母親看到傳單疑惑地說:「法輪功,這不是在大陸被禁止嗎?」但父親認為共產國家總是不太講理,而且聽說法輪功相當好,於是鼓勵她去參加。

江宛芸拉著姊妹一塊兒參加了九天班,當她第一次聽到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老師的講法時,她的念頭就是:「怎麼會有這麼好的東西!我要修煉!」雖然當時對於李老師所講的法理她還不太懂,但她卻相信這個功法絕對是好的功法,而且「我就是相信,這次,法輪功絕對能救得了我!」

當天,鄰居伯伯送給江宛芸一本《轉法輪》。第二天,她滿懷期待地開始閱讀起來。但,還看不完一講,她就開始感到不舒服,而且越來越嚴重。那是前所未有的痛苦!雖然病痛了多年,疼痛的忍受度已經有了一定的程度,但此時的痛苦,卻從未有過,她在床上哀嚎打滾,最後甚至連哀嚎打滾的力氣都沒有了,這過程,感覺自己好像死了很多次。母親回來後見狀,簡直驚呆了!拖著她到醫院去掛急診。

說來神奇,經過那天激烈的疼痛,那多年糾纏不去的病痛,竟然消失了一大半。在接下來的幾天課程中,江宛芸才明白,原來那天激烈的疼痛過程,是李老師在幫她清理身體,清理她一身的病痛。那年是二零零四年,她將踏入十八歲的那年。

現在,江宛芸是東海大學法律與金融雙主修的學生。有一天,江宛芸突然驚覺,已經好久好久沒有想起來她曾經是有病的。「現在,我是個非常健康的人,我腦中已經沒有病這個概念了。」這種轉變,在她周遭的親友師長看得最清楚了。

在她高中休學前教了她好多年的長笛老師,看到她現在的健康狀況,直呼神奇,覺得非常不可思議。大學的同學說她這幾年越變越年輕,越來越強壯。高中時內分泌失調,滿臉的豆豆,皮膚很差。現在,大家都讚美她的皮膚很好,還有不相熟的外繫同學特地跑來問她:「你皮膚怎麼這麼好!是用甚麼牌子的保養品啊?」江宛芸笑著回答她:「我煉法輪功啊!」江宛芸的父親看到身體不好的人,更是把女兒的例子拿出來談,總是勸人家去煉法輪功。

江宛芸慨嘆:感謝命運的安排!走上法輪功修煉的這條路後,不只是得到身體的健康,更讓她明白了生命的意義,「大法賦予我一個圓容不破的價值體系。他的無邊智慧,是窮盡我一生的追尋,傾盡一生的碰撞,也無法及其萬分之一的!」雖然年少時經歷病痛的折磨,但也因此病痛,讓她找到了生命的出口。「我深信,這個至高無上的心法,定能帶我安然闖過生命的所有關卡。」

江宛芸獲得了重生般的健康,揮別那段灰白的歲月,迎向燦爛的人生。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