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的好學生要往哪兒「轉化」 ?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九日】一位老實巴交的農村婦女訚愛梅(音),靠縫衣補破為生,多年來沒買過菜吃,只是把自己種的菜合著飯在電飯煲裏蒸著吃,沒油沒鹽的;多年來沒添置過新衣新鞋;疾病纏身,倒床六個月,不能吃不能睡,雙目幾乎失明,人瘦的只有六七十斤,在絕境中幸得法輪大法,因為修煉心誠,三天後師父就給她清理身體,全身頑疾不翼而飛,瀕死的生命從此得救了!貧寒的小家終於有了希望!

當時十一歲的兒子易松親眼目睹大法的神奇,也按「真善忍」修煉,體貼父母,孝敬奶奶,幫助鄉鄰,愛護弟弟,省吃儉用,家務全包,好學上進,品學兼優,潔身自好,有口皆碑。

這個在經濟拮据、教育條件很差的湖北麻城農村的普通人家,培養出兩個大學生,其中易松還考上了常州大學的研究生。更令人吃驚的是,在教育產業化的中共高校裏,沒有向政府借過一次貸款,沒有領過一分錢救濟金。他們是怎麼生活的,又是怎樣學習的呢?

易松在山西讀大學時,每月生活費只用二百多元。一元錢吃早餐,中餐晚餐只吃三元的,從來不買水果零食吃,生活非常節儉,但從不攀比叫苦。上大學時,媽媽用邊邊角角的彈力布為他做了一雙布襪子,穿了四年,一直到讀研究生時,襪底磨破了,他還捨不得丟,讓媽媽幫忙補一下再穿。

易松從小稟性溫和,善良知事,修煉法輪功後更是處處為別人著想,與人為善。家中偶爾做點好吃的,他總要先送給奶奶,留點媽媽。生活中處處謙讓弟弟,不管是吃的、穿的,還是學習用品,總是讓弟弟先挑選,弟弟不要的,再自己用。

在村裏,易松總是主動的幫助別人。一個鄰居小孩不會做作業,他每天晚上過去輔導;另一隔壁十多歲的小男孩因為腳骨折,上了夾板不能動彈,易松就主動去照顧他,幫他接屎接尿……

上高中(寄宿制)時,有時天氣驟然變冷,遠處的同學沒有帶衣服的,易松就主動把自己珍藏的新毛衣送給同學穿;利用自己走讀回家吃飯的一點點時間,幫同學們帶菜、帶包子、補衣服、補鞋,同學的衣服破了,易松就帶回家,讓媽媽給縫好。

易松勤奮好學,常常名列前茅,家裏牆上貼滿了獎狀。從小學開始,他就養成了晚上自覺學習的習慣;上高中時,下晚自習後,他回家學到十二點之後再睡;上大學時,如果寢室吵鬧,他就到教學樓去學習,如果教室不安靜,他就到圖書館或找一個僻靜的地方看書。逢年過節,他也要抓緊時間學習,每年初一拜完年,做完家務,他就回房間靜靜的讀書。

讀大學、研究生時,校園裏戀愛成風,男女同學出入成雙,甚至租房同居、試婚,易松不隨世風沉淪,潔身自好,潛心讀書。

就是這樣一個通過修煉法輪大法「真善忍」覺醒的年輕人,在道德水準一日千里下滑世風日下的今天,猶如濁世清蓮亭亭玉立。法輪大法開啟了他塵封已久的心智,給了他健康的身體,他深深的知道,人類一切災難的禍根都是來自於自私、貪婪、變壞的人心,尤其是在中國大陸,江澤民和中共邪黨對「真善忍」法輪大法長達十多年的迫害,邪惡的謊言毒害了十三億人,將這些生命推向可悲的境地。慈悲和責任促使他將大法真相和真善忍的福音傳給同學……

就在易松講真相救人的時候,邪惡向他伸出了黑手。三月二十二日,易松被常州「610」(迫害法輪功的專職機構,凌駕於法律之上,類似當年的文革辦)、國安局和常州大學保衛處綁架,高壓強制洗腦,逼迫「轉化」,逼迫他與法輪大法「決裂」,寫不煉功的保證。每天至少有四個警察保安二十四小時貼身監控,還派出常州大學的領導老師同學去所謂「做工作」,還與易松老家麻城「610」勾結,讓易松的父親(未修煉法輪功)去「做工作」。當易松的母親借了2000元錢,千里迢迢問到常州大學想見兒子一面時,卻因為是「法輪功學員」而遭到常州「610」頭目季黎明的不停辱罵和拒絕,被強迫錄像,索要身份證,被恐嚇,被跟蹤。

當易松媽媽懇求「610」頭目季黎明「我們千里迢迢來一趟不容易,讓我們見孩子一面吧!你也是為人之父,請你理解一個母親見子心切的份上,就讓她見見兒子也好安心!」季黎明說:「沒那麼容易!我現在代表黨和國家在與你們談話,而不是一個父親的身份,不能見!」讓自己為人之父的人性被殘酷的黨性扼殺。

當易松媽媽向常州大學保衛處一再央求: 「我家易松聰明懂事,成績優秀。我們家境貧寒,父母勤扒苦做省吃儉用的培養孩子讀書,真的不容易啊!我們親朋好友都盼著孩子有出息,我們也快等到這一天了。可是現在孩子被關著洗腦,已經停課這麼長時間了,影響他的學業,毀了他的前途;二來易松從小溫順膽小,現在把他關起來強制洗腦,如果孩子壓力太大,承受不了,精神受到刺激,父母接受不了殘酷的現實,易松和這個家就徹底完了,這是我們最擔心的。相信你身為知識份子,一定會比我們普通老百姓更珍惜人才,請讓孩子儘快回校上課吧!」保衛處李副處長說:「實話告訴你們,季處長現在擔心的不是你們孩子的學業問題,他最關心的是怎樣轉化易松,不惜一切手段要轉變他的思想,其它的甚麼都不重要。」

保衛處不是負責保衛全校師生的生命、財產安全的嗎?保證教學秩序的嗎?你們學校的一個研究生,一個大活人被人綁架了,關在常州錦海國際大酒店(現在不知在何處)完全失去人身自由,完全失去思想自由,甚至會被酷刑、毒針虐殺,不能正常上課,無法完成項目……他不是你們要保衛的對像嗎?!你們還參與對他的迫害,你可知道所有對法輪功的迫害都是違法的嗎?你可知道對法輪功的迫害慘絕人寰?你們怎麼向家長交代?怎麼向全校師生交代?怎麼向社會交代?

「610」和學校當然最清楚易松的為人了,他們到底要把這樣的好人「轉化」成甚麼樣的人?往哪兒轉呢?眾所周知,中國的高校不再是讀書的聖地,而是滋生罪孽的地方,賣淫嫖娼,黃賭毒全面開放,很多家長都對著孩子發怵:孩子不懂事,不學無術,花錢大手大腳,鋪張浪費,很多教師教了一輩子書也沒法教現在的學生。

我也是家長,易松很令我感動、佩服。我忍不住要請問一下所有參與迫害易松的人:如果你養了這樣一個兒子,你高不高興?我要有這樣一個兒子,我真是燒了高香了,恐怕做夢也要笑醒!我更佩服李洪志先生,佩服他的著作猶如一泓聖水,只要用心拜讀,就能洗去心靈的污濁和傷痛,獲得祥和和安寧。我搞不明白,為甚麼修煉法輪大法,提升道德,強身健體,福益社會,不收人一分錢,只要人的善念,這樣的大好事,能造福於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卻不能為中共所容忍?一定要掄起大棒往死裏打,喊著高音喇叭抹黑?

今天,我又看到了易松媽媽訚愛梅女士,寫給常州大學保衛處的信:

「王處長、李處長:

你們好!

我覺得易松做的很正,很了不起,很偉大。他把微薄的生活費拿出來,做真相光碟救人,是在做最大的好事,因為在不久的將來,有大劫難在淘汰人,只有相信法輪大法好和真善忍好、退出中共黨團隊的人,才能平安走過劫難。易松是在救人啊!

兩位處長,你們都是有知識、有思想的人,不要把眼前的名利放在首位,你們要選擇美好的未來,擺放自己的位置,給家人帶來福份,平安度過劫難。你們要站在正義的立場上要回易松,回校上課。易松在校善良、真誠、無私無我、品學兼優,這是你們都知道的。全世界都知道法輪大法好,每個角落都知道天要滅中共,退黨團隊保平安。貴州平塘縣發現了2.7億年的「藏字石」,斷面上凸顯「中國共產黨亡」六個大字,天要滅邪黨的確是真的!

自古以來有句俗話:「做好有好報,造孽有惡報」。兩位處長,為了你們未來美好,前途光明,為了你和家人的平安、幸福,選擇正義和良知吧!要回易松吧!讓他正常上課。

易松的媽媽:訚愛梅
2011-4-13」

信是寫在一張發黃的、印有繁體字的某某單位的表格上的,圓珠筆寫的,字跡不很漂亮,但這確實是訚愛梅的親筆信。一個母親,一個在中共十年迫害中耳聞目睹中共牢獄、所謂的學習班使用一百多種酷刑打死逼瘋無數法輪功學員的母親,一個二十多天來沒有兒子的音訊、時刻為他的生命安全擔心的母親,在萬般的痛苦中,寫給迫害者的信,卻希望迫害者們「選擇美好的未來,擺放自己的位置,給家人帶來福份,平安度過劫難」!這是何等的胸懷!這是何等的慈善!請問,保衛處的,「610」的,那些錦衣玉食,拿著人民的血汗錢幹著助紂為虐殘害人民的勾當的「政府官員「們,你們要把這樣的人往哪兒「轉」呢?!你們轉化得了嗎?!

蒼天在上!人在做,天在看。趕快懸崖勒馬,將功贖罪吧──所有良知尚存的參與迫害者,趕快抓住上天賜給你的一次做好人的機會,為自己選擇善良正義和光明吧!


「610」頭目季黎明手機:013775282701
常州市「610辦公室」電話:0519-86626093
常州大學辦公室電話:0519-86330009
常州市公安局辦公室電話:0519-86684000
常州市國安局電話:0519-86974481
常州市公安局總機:0519-86620200
郵 編:213164
地 址:江蘇省常州市武進區滆湖路1號常州大學武進校區校辦
名 單:常州大學黨委書記:史國棟 常州大學校長:浦玉忠
常州大學副校長:孫小強 常州大學紀委書記:王凱全
常州大學副校長:蔣必彪 常州大學副校長:陳奎慶
常州大學副校長:丁建寧 常州大學副校長:王衛星
常州大學副校長:陳群
郵 編:213164
地 址:江蘇省常州市武進區滆湖路1號常州大學武進校區研究生部
名 單:陳穎(團委書記) 劉東飛(團委書記助理)
郵 編:213164
地 址:江蘇省常州市武進區滆湖路1號常州大學武進校區東區研究生部
名 單:陳智棟部長、陳若愚副部長、潘劍波書記、副部長、
韓國防科長、李安平培養科、劉江珅招生就業科科長
陳豔鼎(招生就業科)、張明玉(綜合科)
郵 編:213161
地 址:常州市新北區龍錦路1588 常州市武進區公安局
名 單:謝國正(局長)、朱清明(政委)、尚建榮(副局長)
電 話:(0519)86684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