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文選登| 正念讓勞教所大門大敞四開

——十一名大法弟子同時走出佳木斯西格木勞教所的經歷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三月六日】我是二零零零年七月被綁架到佳木斯西格木勞教所的,到八月份,那裏非法關押著至少二百名以上男女大法弟子,邪黨給勞教所調撥了大量資金,建了一座新樓專門用於迫害大法弟子。十月份有四十多名男大法弟子被集中在大院南側的一所舊樓裏,分三個屋關押。令惡警萬萬沒想到的是,大法弟子集中起來,更是像金剛一樣堅不可摧,大法弟子人人為別人著想,祥和、慈悲之場能溶化一切,惡警派出的一個監視人員,好像一刻都不能在大法弟子中停留,平時只在走廊裏躲著。

最初,惡警想拆開我們,不讓我們在一起吃飯,我們堅決不配合,惡警不讓我們煉功,並在兩個寢室中間設惡警室,牆壁用玻璃代替,我們就半夜集體起來煉功,惡警見阻止不了,索性把管教室窗簾一拉,不管了。

十一月份,大法弟子賈永發(現已被迫害致死)被非法勞教期滿的日子,邪惡要對他加期迫害。這時又傳出勞教所又要出台新的迫害方案,包括用暴力,強迫看誹謗大法的片子,又要做甚麼體操等等。面對這些,有的大法弟子悟到,我們不能承認邪黨的安排。當時就我自己來說,個人修煉的心比重比較大,只知道這裏不是我堂堂正正修煉的場所,內心深處隱隱約約有點應該出去助師正法的念頭。我們幾個同修約好,在賈永發到期前一天的晚上離開這黑窩。

這次行動,沒有驚動所有的人,都憑自己的印象挑選著人交流,有同意的,有不同意的。約好的日期到了,這天吃過晚飯後,屋內異常的靜,外面天黑的出奇,月亮被雲彩完全遮住,好像幾米之外就見不到人了。突然,全勞教所停電了,這是我被非法關入勞教所以來的第一次停電。過了一會,惡警們喊全員都下樓到外面上廁所,下樓前,我趁機去見一個同我分在一個中隊過的老年同修,他見到我顯得非常激動,看來他剛剛知道了一會要發生甚麼事,他向我雙手合十說:「保重」,然後眼睛就濕潤了。我笑著還禮,轉身離開。

當天惡警們非常緊張,不時的催促快點。面對惡警的氣勢,我的正念弱了下來,沒有決心先邁出第一步。這時有兩位同修喊我的名字,問我:準備好了嗎?我精神一振說「我緊隨」。只見他們像射出的箭一樣向勞教所的大門方向奔去。

大門在關押女大法弟子的樓後面,我們所處的地點無法看到大門,只知道大門旁邊有個小角門,是惡警們平時出入的通道,也是我們當時想到的闖出去的最好通道。惡警們見狀驚呆了,手指著大法弟子,張著嘴說不出話。我緊隨同修後面,院中有許多建築留下的拉好的線繩,絲毫沒絆著我。當我們到達門口時,勞教所的大門大敞四開,好像剛剛為我們而打開。

出大門後,我們就走散開了。我自己爬上了山,要到山頂時,我已經累的一步都爬不動了。回頭看看不遠處有手電朝我這方向照,當時我思想中想要放棄,但馬上糾正,立即又想:「師父給弟子力量吧,難道弟子不能出去為大法做點甚麼嗎?」(現在已知道大法弟子做甚麼都是給自己做的)沒一會兒,我的身體就有了勁了,恢復了正常,沒有累的感覺了。

我走啊走,不知道哪是哪兒,走過田地,趟過小河,前面一條公路擋住了我的去路,有十幾米寬,好像還是公路收費的關卡,心想,這裏能不能有惡警呢?我怎麼過去呢?往旁邊一看,正好有一個水泥涵洞通到另一側,正好一個人蹲著能過去。我又走了好久,一點也不害怕,不知不覺來到一個地方,穩下來,洗一洗弄髒的褲子和鞋子,這時我發現這個地方這麼熟悉,這是我上大學時常來玩的地方,我知道是師父帶我來的,就這樣我順利的走出了那邪惡的黑窩。

這次我們總共闖出十一名同修,所有事先決定出來的都如願了,只落下了賈永發。其中一同修是七台河的,叫張長明(現已被迫害離世),他說他當時還不知道同修要往出闖,停電後他的頭頂上方突然出現一個圓形亮圈,非常亮,不一會看到,一個人接著一個人向北飛快跑去,當這一幕真的出現時,他也跟著闖了出來。還有一位同修,身上長了許多膿包疥瘡,下身爛得血肉模糊,平時只躺著裸露下身。他說:「我決定往出闖後,我覺得我行,當我跑的時候,真的沒有甚麼束縛的感覺,開始穿著鞋在大地裏跑不得勁,我就把鞋脫了光腳在麥田裏跑,聽到收割後的麥茬「喀喀」直響,可我的腳一點也沒壞也不痛。」

在我們正念闖出後,勞教所的集中轉化洗腦班解體了。現在回過頭來看看,雖然我們當時帶著許多人心,特別是本人正念不是很足,沒有想到用神的一面,但為甚麼成功了呢?我想是因為我們不配合邪惡,這就是否定了舊勢力的安排,師父就幫助安排了那麼多的巧合,顯現了那麼多神跡。

我個人認識有限,只想通過記錄當年驚心動魄的那一幕,來證實師尊的偉大和大法的殊勝。

(明慧網「神在人間」徵文選登)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6/徵文選登--正念讓勞教所大門大敞四開-2367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