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文選登| 一個嚴重腦癱人修大法中的奇蹟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三月五日】在人世間我算是一個不幸的人,但是在整個宇宙中我覺得自己是最幸福的生命了,因為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我所得到的一切都是師父和大法賜予的,法輪大法讓我看到了人生的希望與生命存在的真正意義!

在修煉大法之前,我是個患有嚴重腦癱的人,在生活上不能自理,需要家人照顧,語言表達能力很弱,幾乎是無法與人溝通,見到我的人都會流露出異樣的目光。我當時就像是師父在《轉法輪》中講到的那樣:「人家看那個大傻子,都會罵他:你這個大傻子。」也因此我沒有上過學,也沒有任何朋友。隨著年齡增長,我的思想越來越悲觀,把自己封閉起來了,許多年都不接觸外界,但內心依然很痛苦,因為看不到自己未來有甚麼希望可言,只看到由於自己的存在給家人帶來的負擔,於是在很長一段時間裏思想中一直都有輕生的念頭。

一九九七年看似一次很偶然的機會使我有緣閱讀了李洪志師父的著作《轉法輪》,雖然認字不多,但在家人的幫助下已經學會查字典了,用了三天時間一口氣把《轉法輪》讀完了,可當時悟性很低,思想干擾也很大,心裏知道法輪功很好,可是自己並沒有修煉的想法,一個是因看到師父說危重病人和四肢不靈的人不收,再一個原因就是我當時看到師父《轉法輪》裏的照片時內心是害怕的,我知道自己的思想和大法所要求的做好人的思想標準都不符合,所以不敢修煉法輪功。

一段時間之後我身體狀況變的更差勁兒了,家人很著急,給我吃藥也不好使,後來同修和我說,你只有修煉大法這一條路可走,別無出路了!當我猶豫著再次翻開《轉法輪》,面對師父的照片時,我看到師父在微笑著看著我,我心裏感到很踏實也很溫暖,先前那種恐懼感消失了!沒想到兩天後我身體所有不舒服的症狀也都不見了。

一、不老的容顏

修煉大法已有十四年了,可我還沒有做到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呢,五套功法我只煉了第五套靜功,動作還做不完整,但是當我按時去煉功的時候都能夠感受到全身像火爐一樣的熱量,而且在這些年修煉當中最明顯的變化就是我的容貌和實際年齡發生了很大的差距,三十五歲的人了看上去就像二十六、七歲。

每當不熟悉我的人在得知我的真實年齡之後都會感到很驚訝,每次遇到這種情況時我與同修都不會錯過講真相救人的機會,我們會借此機會把修大法的美好告訴世人,同時揭露中共邪惡的謊言,同修講真相,我在旁邊默默配合發正念,有時候在一個問題上同修沒有和人家講明白我也會補充說明,說到講真相救人的事情了就要提一下發生在我身上的另一個神跡了。

我得法修煉後幾乎沒去過幾次煉功點,一直都是一個人學法的,在九九年邪惡迫害大法之前我把大量的時間幾乎都用來通讀《轉法輪》,在不知不覺中師父幫助我恢復了語言表達能力了,已經可以自由的與人溝通交流了!我也不再懼怕陌生人了,雖然在生活上我還需要家人的照顧,但親戚朋友都說我和以前不一樣了,他們也通過同修講真相明白了大法是好的。

二、走上天安門證實法

我一直都有一個心願,希望有一天自己也能夠站在北京天安門上打出「法輪大法好」的條幅,也能喊出內心最想說的那句話:還我師父清白,還法輪功清白!可是心裏老是顧慮自己行動不便而遲遲沒能走出那一步,直到二零零一年我才與同修突破家裏重重阻力和怕心一起走上了北京天安門證實法,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出現了幾次神跡,使我們在危難中都能夠化險為夷的闖過來了!

走到天安門一看那裏真是人山人海的場面,有不少警察和便衣特務,我站在金水橋上猶豫著沒有動,心裏還是有點緊張,就默念師父經文:「生死非是說大話 能行不行見真相」(《心自明》),然後自己接過同修手裏的大法真相條幅轉身走向了人群,看到我拿著大法條幅的人們都自發的給我讓出一條路。當時同修一直在後面跟隨著我往前走,我們都看到有一個警察是從我對面走過來與我擦肩而過的。

從我打出條幅那一刻,到走下金水橋走出人群一段距離後,同修又把真相條幅收起來,整個過程中我的思想裏只有一個念頭,就是要讓更多人看到「法輪大法好」的條幅!

打完條幅後思想才反映過來剛剛警察就是從自己身邊過去的!但神奇的是遊客都看到我和真相條幅了,只有惡人沒有看到!

對於我這樣一個弱不禁風、走路被人撞一下都會摔跟頭的殘疾人,能夠走到天安門去,能夠打出「法輪大法好」的橫幅,向世人及所有宇宙中的生命證實大法,都是師父和大法給我的力量,是常人做夢都不敢想像的神奇!

三、兩次正念解體病魔迫害

1、骨折與身體大面積淤血半個月後痊癒

家人知道我去北京後很震驚,也嚇壞了,回家後家人很生氣,我父親被另外空間的邪惡生命控制無理智的用木棒毒打我三個小時。雖然師父說的是那些被另外空間邪惡生命所控制的警察和管教人員,但當時我父親表現出來的邪惡程度也是一樣的,在毒打我的時候我並沒有想到正念否定邪惡舊勢力的一切迫害形式,而是認為這可能是我應該承受的業力和需要面對的生死關(那時對法理的認識是有誤區的,沒有完全分清楚九九年之後已經不是個人修煉階段了,而我卻把這種邪惡生命利用常人對大法弟子犯罪行為還一味的忍受,其實內心是沒有真正的為那個可憐的被邪惡利用的常人的未來著想。),直到最後實在忍受不住了才想到求師父!心裏對師父說弟子就只有這麼大的忍受力了,求師父幫助!這一念出來後我父親真的就停止了對我的瘋狂迫害。

我那時倒在床上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能夠明顯感覺到自己主元神有脫離肉身的感受,那一刻沒有疼痛感,聽到自己說話的聲音很微弱距離自己很遙遠。但思想意識還是清楚的,我告訴自己不會有事的,因為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師父在管我呢。等同修看到我的時候才震驚的發現我全身皮膚幾乎是黑色的,臉色蒼白,同修哭了,問我要不要去醫院看看(因同修看到我身上被迫害的程度很擔心,是對我還有人的情)。我拒絕了去醫院的建議,身體開始有疼痛的感覺了,晚上睡覺全身都會疼痛難忍,心裏想著「難忍能忍,難行能行」(《轉法輪》)。

第二天看到腳脖子腫起來了,自己的鞋子根本就穿不進去了,全身還是疼痛難忍,但是我發現只要雙盤打坐,疼痛感馬上就沒有了。把腿拿下來後依然會感到全身痛。這樣我除了白天和同修配合去營救被綁架的同修之外其餘時間就幾乎都在打坐了,我父親把我打成重傷後看到我還和同修到處跑就告訴我不要再出去走了,不然腳脖子會留下後遺症的,以後走路很可能腿會瘸(父親看到他打我那麼狠都沒能叫我放棄大法,所以他也就不管我了)。我當時沒想別的,只想到同修需要配合,我不能呆在家裏等著,而且我發現我只要走出家門疼痛感就會消失了,雖然腳脖子腫的很大,但走路和上下樓卻一點都不覺得痛,只是一回到家裏才會感覺全身還是痛的。這讓我更加明白了一層法理,我走出去與同修配合的時候身體不覺得疼痛是因為師父幫助我減輕業力了,因為我當時的思想是為他的,而不是為私的!在家裏還會感覺到難受那是在消業,也只是叫我承受那麼一點點而已!師父把我身體上黑色的淤血在慢慢的往下推,最後推到腳趾的時候,十個腳趾頭就好像是玻璃彈球一樣透明的,半個月的時間身上的淤傷消失和腳脖子恢復正常了。

2、正念解體干擾

二零零九年的冬天我和母親去洗澡的時候發現腋下起了一些水皰,腿上也出現了個別的小紅點,我那段時間就感覺到腋下被衣服磨的有點疼,但也沒當回事,只把它當作是單純的消業了,雖然同修有提醒我應該發正念否定它,可我覺得它並沒有影響我做三件事呀,腿上起的小紅點也不痛不癢的,所以一直都沒有在意身體上出現的不正確狀態,可是,我做夢也想不到後面還有更大的魔難在等著我呢。

那天晚上我和同修在一起學法的時候我突然間因為同修的一點小問題而出現大笑不止的現象,之後的幾天在集體學法時都出現了相同的情況。同修很嚴肅的問我為甚麼不控制自己的情緒,根本就不值得笑的事情我卻笑的停不下來,表現出來的情況就是精神失常的症狀。而且只在小組學法時才有此狀態,當時我真的產生了恐懼心,因為當我被另外空間邪惡生命迫害大笑不止的時候思想並不是混亂不清的,我只是很難抑制住那種狂笑的物質因素。我能夠真切的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被另一個邪惡生命控制了,所以在狂笑的同時我內心也因為抑制不住它那股邪氣而難過的眼淚也止不住的流,心中想到自己在小組學法的時候起到了干擾大家學法這是何等的大事啊,直接就是魔的表現。想到此我又忍不住大哭起來,可是我發現我在難過痛哭之後那種邪惡狂笑的現象馬上又爆發了。同修們看到我又哭又笑的失常狀態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叫我求師父加持我的正念,不管自己哪裏存在不足都不能承認邪惡的任何迫害,同修都在幫助我發正念解體另外空間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惡因素。幾天後不正常的現象漸漸消失了,但是我當時一直想不明白為甚麼會出現情緒失常這麼嚴重的問題。

一個多月之後腿上起的小紅點已經連成一大片了,大面積的皮膚變成了黑紫色,而且小紅點已經蔓延到手背腳背上了,看起來挺嚇人的,可是始終都是不痛不癢的,就是因為沒有任何疼痛的感覺,所以我始終都沒有重視它的發展。同修看到我身體的情況後都很吃驚,問我為甚麼不重視發正念解體邪惡對我身體的迫害。很嚴肅的叫我一定要向內找,是不是有甚麼人心沒修去才會被邪惡生命鑽空子迫害的,並且再次幫助我發正念全盤解體一切邪惡生命對我身體的迫害,還告訴我即使我當時還沒有找到自己行為上哪裏做錯了的情況下也不能承認這種迫害,絕對不能再認為這是消業的問題了。

看到同修很嚴肅的針對我身體上出現的問題時,我才意識到問題可能很嚴重了,但是真正讓我感到震驚的是就在我們針對它發正念的時候意想不到的問題出現了,只要我的思想意識一想到針對它發正念時,身體上馬上就會感到奇癢難忍,那種難受的滋味使我根本就坐不住(平時一直都有在發正念解體邪惡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可是我身體上都沒有任何反應),而這一次直接針對我身體出現的問題發正念時沒想到竟然有這麼強烈的反應,能夠感覺到那個邪惡生命在瘋狂的阻擋我發正念,我當時在震驚之餘也產生了怕心,思想裏反應出一些曾經認識的被病魔奪走肉身的同修(他們的修煉狀態並不好,還不能完全理解師父正法的真正意義,甚至還有抵觸的思想在,所以才會被邪惡生命迫害奪走肉身的),我知道自己和他們不一樣,也知道自己的使命是甚麼,所以就盡力排斥邪惡生命強加給我的東西,雖然發正念坐不住我也不管,思想裏一直在默念正法口訣,連晚上睡覺的時候都在念,同時也在心裏求師父加持,我把自己的生命交給師父,我的去留由師父做主。一個星期後皮膚上黑紫色已經褪去一半了,那種奇癢難忍的滋味也減輕了一多半了,同修和我再一次見證了師父對弟子的慈悲呵護與大法的超常神跡。

對於自己到底哪裏做錯了才會出現這麼嚴重的迫害問題,我當時還沒有找到根源,同修提醒我回想一下那段時間裏自己做過甚麼不符合大法的事情,結果找來找去還是感覺不對。師父看我實在不悟就點化同修,叫同修看到我桌子上放著的一份殘疾人鑑定等級的表單,那單子是我和家人兩個月前補辦的(我殘疾證上早年別人在沒見到我本人的情況下給隨便填寫了三級),零九年社區通知我家人帶我去更新殘疾證件時就一再要求我家人藉著這次更新證件的機會幫我從新申請一份鑑定殘疾等級的表單,他們說我的殘疾等級應該是一級,平時還沒有這樣更改證件的機會呢,而且等級高低直接牽扯到我個人以後所得到的利益,所以家人希望我能配合他們去醫院檢查一下身體,只是走個形式而已,一說去醫院我就拒絕了,因為我是修煉人,沒有病,從修煉大法後就與藥物沒有任何關係了,更不要說是去醫院了。可是回家後心裏還在想著這個問題,我當時覺得不去從新辦理等級鑑定也還是要更新殘疾證件的,只是不用去醫院檢查身體了,可我又覺得去從新辦理等級鑑定也不算我弄虛作假呀,而且現在這個社會的人有幾個會主動給老百姓好處的呢(是指邪黨機構,那時的思想已經是常人了)。我和同修說了自己的想法,同修在這個問題上也不是很清醒,另外空間邪惡生命看到我思想不在法上就更加邪惡的給我思想造成一種錯覺,讓我覺得這個好處可能是師父安排的,卻忘記了師父講的「凡是在常人社會中叫你去得到好處的都是魔」(《轉法輪》)。我就是因為思想偏離大法了才和家人去了醫院,而且安排鑑定殘疾等級的地方竟然是精神病院,至此我才明白自己為甚麼會出現情緒失常的假相,才真正認識到自己的思想行為已經偏離大法了,已經很危險了(當我認識到這一點的時候就把等級表單撕毀了)。

四、兌現誓約

下面這一段證實法救度眾生所走的路程都是作的一些具體的事情了,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把師父和大法給予我的超常能力表達出來,因為我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只要我有那樣的願望師父就給我安排那樣的機會去做成了。

1、學電腦

從北京回來後一段時間裏我和同修都很難看到《明慧週刊》,師父新經文也不能及時看到,有時師父一份新講法要傳遞很長時間才能看到,那時候為了能夠保留一份師父的講法同修就連續幾夜抄寫下來,救人的資料就更是沒有了,我們心裏很著急,所以同修和我商量能不能我們自己買個電腦,這樣就可以上明慧網及時看到師父的講法和週刊了,對救人會更有力。我覺得同修說的對,於是就和同修突破重重干擾在師父的幫助下買了電腦,看著桌子上的電腦我覺得那個畫面很熟悉,忽然想起了很久以前那個夢中的場景(在夢中我一個人在一個房間裏,桌子上放著電腦和其它設備,可是我卻不會使用,正在著急不知怎麼辦的時候夢就醒了)。

真不敢想像夢裏的場景竟然會出現在眼前了,我知道這可能是師父在鼓勵我,因為我站在電腦前的那一刻心裏還在猶豫,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好這份神聖的工作。我從來都沒有見過電腦,也沒有任何文化基礎(當時的認識是人的認識了),而且對於雙手殘疾的我來說真的有點對自己沒有信心,所以那幾天我都沒敢碰電腦,同修一直在鼓勵我認為我一定能行的,只要是大法弟子就沒有甚麼做不到的事情!聽了同修的話後我放下了一切心理障礙與人的觀念,第一次用腳試著挪動鼠標點擊桌面圖標,又試著在鍵盤上打字(我當時是不會打字的,電腦在我頭腦裏是一片空白的)。

那時身邊沒有懂技術的同修,所以我當時還不會上明慧網,可是就在我剛接觸電腦網絡半個月的時間先後認識了兩個常人朋友(他們都是電腦技術員級別的,我在那一段短暫時間裏和他們學習了許多電腦基礎,幾乎是手把手的教我,通過接觸我也和他們講了大法真相,他們也都知道了我是大法弟子)。

就在我學習電腦的同時,師父安排了同修去外地專門和技術同修學習了如何上明慧網的方法,同修回來後按照技術同修教的更換了殺毒軟件和防火牆軟件,然後就使用同修送給我們的U盤裏的「小鴿子」上明慧網了(當時我們和同修學習上明慧網條件還很有限,同修只是把如何使用破網軟件,如何安裝殺毒軟件及防火牆的方法簡單的記錄成文字拿回來後我們自己再實際操作)。

記得和同修第一次上明慧網的時候,當我們看到法輪大法明慧網字樣和右邊師父在山裏靜坐的照片時我們都激動的哭了,內心真的有一種在外漂泊了很久的孩子終於回歸了家園的感覺!

上網後我們就自然而然的為周圍其他同修及時提供了師父的新經文和講法,《明慧週刊》,還有其他各種真相資料等,《九評共產黨》出來以後我和同修又增加了製作《九評》書籍,在過新年的前後我們也會做一些精美的護身符提供給同修走親訪友時講真相使用。我們當時最大的心願就是希望同修們都能夠走出來證實法講清真相,救度眾生,形成整體共同在法上提高,跟上師父正法進程。

零八年新年期間同修專門去外地同修那裏詢問有沒有神韻晚會的光盤,如果有母盤的話我們就可以複製了,雖然技術同修已經教過我如何使用蓮花代理軟件了,但我自己還沒有嘗試過下載大文件呢,所以心裏還是有一點怕自己掌握不好,可是,沒想到同修拿回來的母盤竟然會是空白的。而且外地同修聽說我們手裏還沒有得到神韻新年晚會都覺得很驚訝,認為我們當地不可能解決不了這個問題呀。我們覺得這一定是師父在用同修的口點化我們了,希望我們能夠在證實法和救度眾生的這條路上不要等靠其他同修,都應該走出自己的一條路來。從那時候開始我就在師父和同修的正念加持下承擔起了下載製作神韻新年晚會的任務了,我們嚴格按照明慧編輯部的通知要求將製作出精美的神韻晚會光盤樣品和編輯部通知同時傳遞給其他的同修,盡可能的做到師父要求我們做到的在社會上廣傳神韻,讓更多的世人能夠有機會觀賞到神韻精美的演出從而了解大法真相使生命得以被救度。

2、提高心性,提升技能配合正法需要

我以為能夠和同修這樣配合努力做好師父交給我們的講清真相,救度眾生的事情就可以了呢,我自己都覺得能夠有機會做證實大法,救度眾生的事情已經是超越自我的神跡了。可是沒想到給我安排增加了新的任務,可我當時的思想還不能完全接受與理解給我的新任務與超常神跡對以後證實法,救人有甚麼實質意義,那是我第一次對師父要我做的事情有了一種難以逾越的畏難感覺(當時的認識就是不想再付出更多的時間與精力用在我認為根本就做不到的事情上了,只想一心一意的做好那時已經能夠完成的事情,其實,我不敢接受新任務的真正原因應該是不敢相信師父給了我更大的智慧,不敢相信師父會叫我能夠承擔起那麼大的責任)。

那一段時間電腦系統出了些問題,我們正在著急不知道怎麼辦好呢,技術同修突然過來了,他聽說我們遇到困難了就過來看看能不能幫上忙,他在做電腦系統時叫我坐在身邊看著,並和我交流了一些在法理上的認識,看到他很熟練的操作電腦我都覺得很神奇,可是我卻一點也看不懂。那天系統沒做完同修就走了,第二天過來安裝應用軟件的時候他建議我學安裝電腦系統,當時我連想都沒想就拒絕了他的建議,因為我看到他作系統使用的軟件幾乎都是英文的,電腦系統在安裝過程中出現錯誤提示也都是英文的,讓我學習作系統對我來說真的好像是天方夜譚一樣。技術同修聽了我的回答後並沒有放棄,和我在法理上交流了為甚麼要我學習作系統,最主要的是方便自己使用(他看到我一直在使用常人做的系統就告訴我這樣使用電腦上網不安全),只有自己學會了做系統之後在技術維護這一點上才能保證資料點長期安全運作。另外如果會做系統了也可以幫助其他同修,雖然在法理上我知道同修說的沒有錯,但我還是覺得自己一點文化基礎都沒有,連英文字母都不認識,怎麼可能學會做電腦系統呢。沒想到技術同修卻說他覺得我可以做到,叫我先不要急著否定自己,再用法來衡量一下看看到底行不行。

技術同修走後我也考慮了他說的話,我知道技術同修都很辛苦,要幫助很多同修維護電腦系統確保資料點能夠正常運作,使我們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事情穩步的往前走,我也想幫助同修分擔一些責任,可是客觀條件就在眼前擺著的呀!和我一起合作的同修看到我畏難的心情就在法上鼓勵我,提醒我不要用人心看問題,人認為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在大法弟子面前都是不存在的,只要你有救度眾生的願望師父就會幫助你的,同修的話把我給點醒了,我想到了師父的話:「修在自己,功在師父,你有這個願望就可以了。而真正做這件事情,是師父給做的」(《轉法輪》)。

第二天我開始和技術同修學作系統了,因為我能夠很清醒的認識到這是師父要我走的路,所以再遇到任何干擾阻力的時候我都能夠用正念堅持到突破難關。其實每一次遇到難題都有對我心性的考驗在裏面,師父看我在那個問題上心性提高上來了就幫助我把難題化解開了,而我只是在面對干擾困難的時候做到了沒有輕易放棄。現在的我依然不認識英文,但是不論是在台式電腦還是筆記本上,我都可以熟練的安裝系統了,硬盤和光盤還有U盤隨便哪一種方法都可以安裝成功,網絡設置方面也已經能夠熟練運用有線寬帶和3G無線網卡了。

這幾年中在幫助其他同修突破網絡封鎖上明慧網的同時,我自己的心性與技能都在同化大法中不斷的昇華著,已經記不清裝過多少次電腦系統了,過程中同修一直在默默的支持配合我做著輔助的工作,我能夠做到這一點是師父一直在給我智慧,同修一直都在用正念加持我,尤其是明慧網的技術同修更是給了我很多技術上的指導幫助,網上技術同修製作的圖文指導教材叫我這種沒有一點文化基礎的人都能夠看得懂,能夠一步步的跟著做下來,這些真的不是一個常人能做到的,忽然想起師父講的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

還有許多小的神跡沒有一一記錄下來,先寫到這裏了,我一定會更加精進實修,配合其他同修更好的完成救度眾生的神聖使命,走好最後這一段證實法的路,跟隨師父回家。

(明慧網「神在人間」徵文選登)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5/徵文選登--一個嚴重腦癱人修大法中的奇蹟-2369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