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文選登| 腰椎骨折 四天康復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三月四日】我今年五十二歲了,小時候只上了兩年學,不認識幾個字。我從開始讀《轉法輪》感到困難,到現在成為一個片區的技術骨幹,這一切都充份體現了法輪大法的超常。在這十一年的助師正法中,我歷經了許多神跡。

二零零七年,我再次遭到惡警綁架後,以最快的速度調整好心態:「我有漏,我有師父管,任何邪惡不配迫害我!」

近中午,他們把我帶到一個小招待所不大的房間裏,屋內床上坐的、地上站的全是人,有市政法委的、有國保國安的、公安局的,他們把我銬在一張圈椅上。我一看,正是講真相的好機會,我平時找還找不到你們呢,今天你們送上門啦。我毫無懼色,就開始講真相,講法輪大法的超常、講大法的正、講大法在全世界的弘傳、講善惡有報是天理,就這麼一直講到天黑。

到了晚上,整個小招待所戒備森嚴,院內停滿了警車,房間內二男一女三個警察看守我一人。他們三個輪流睡覺,其中二人睡覺,一人把在房間門口嚴密把守,不讓我睡覺,我就是一個勁的講真相。到了下半夜,年齡稍大的男警睡覺,年輕點的坐在門口,那個女警一直睡覺,坐在門口的惡警大概實在太睏了,也睡著了,一點反應都沒啦。我想我必須馬上離開,環顧四周,門是我脫險的唯一通道,但是惡警就緊挨門坐,而且門很破舊,開和關聲音都很大。

我試試手銬,手銬自然脫落,為慎重起見,我把手又伸回銬內,搬著圈椅慢慢挪到門口,坐在惡警對面說:「我要上衛生間。」沒有反應,我又用腳踢踢他的腳,仍沒反應,我這才脫開手銬站起身來,用手指著床上的女警說:「定。」又指著另一張床上的男警說聲:「定。」最後指一下門口的警察說:「定。」然後從容的擰開暗鎖,拉開房門,響聲很大,我回頭看了一下,門口的警察一點反應沒有。

跨出房間,第一眼看到的是滿院的警車,大門口燈如白晝,有人值班,大門緊鎖,我在院內轉了一圈,沒有找到可翻越攀登的地方。我反身上二樓,沿著二樓的走廊走到樓西頭,這是唯一能跳出牆外的地方,我往下看看,下面漆黑一片,地理環境又不熟,怎麼辦?眼看天已經逼近黎明,我也沒有多想,縱身跳了下去。身體急劇下落,似乎是砸到了電纜上,我本能的用手一抓,好像還摸到了砸斷的電纜頭(後來我丈夫去看,確實是把電線砸斷了)。瞬間,我聽到了身體落地的聲音,聽到了腰骨骨折的喀嚓聲,而且還從天目中看到了腰骨骨折的部位與折斷的形狀。一陣鑽心的疼,幾乎使我昏迷。

一切都在瞬間,我心裏對師父說:「求師尊加持弟子,我必須馬上離開這裏。」我試著站起來,結果真的站起來了。這時我才發現,我的腳踝骨也出了問題,行走一步都非常困難,再加上地理環境不熟,拉長了脫離險境的時間。我沿著牆角向左拐,進入一所破舊的院落,這時惡警們在四處找我,那位女警的叫喊聲、說話聲,我都能聽見,一會兒傳來了警車的呼嘯聲。

天已放亮,人們陸陸續續起床,路上行人已多,我向一個比較僻靜的院落走去。這家女主人已經在做早飯,我走過去,告訴她:「我是煉法輪功的,我是好人,有人迫害我,我是從樓上跳下來的,你能不能讓我在你家坐會兒。」她說:「行啊,你進來吧!」我進到屋內,坐下來,但是那種難忍的痛,使我根本無法保持正常的坐姿。她一看到急忙說:「你這樣不行呀,我那口子起來看到你就不行,我那口子是當官的,你還是趕快走吧。」我非常理解她,從她家出來,找到一處比較深的草叢,躺了下來。一躺下,身子再也無法動了,這時,腦子已漸漸平靜下來,有了思路,就一個勁的念正法口訣,從清早念到日落西山。整整一天,我就這麼不停的念,不停的念;整整一天,我一口水也沒有喝;中秋的陽光,到了中午還是那麼火辣辣的,我就這麼一動也不能動的躺著,渾身的痛,讓人難以忍受,雙臂用盡全力,才能使下肢稍微動那麼一點。我甚麼也沒想,就這麼念著正法口訣。

這家的女主人真的是個好人,沒人時,她來看我,問:「我能怎麼幫你?」我非常感激她,說:「那就到晚七點,請你幫我叫輛三輪車吧。」晚七點左右,女主人叫來了一輛三輪車,把我扶上車,並把我頭髮上、衣服上沾的草屑輕輕的拿掉。從這些細微的動作,我感受到了中國百姓的善良尚存,良知尚存。開三輪車的也是一位善良淳樸的老人,一路上,他小心翼翼的開著車。到了一位同修家,在同修的幫助下,與我丈夫取得了聯繫。

在丈夫的幫助下,我們來到一所親戚暫時不住的房子裏。丈夫看了我的傷勢,非要送我去醫院,我盡力說服丈夫,堅決不去醫院,就這麼一個勁的發正念。第三天,開始吐血,吐出的全是黑紫色的血塊子,有人說是內臟摔壞了,我不動心,繼續發正念。我能睡覺就睡覺,醒來就發正念。第四天,一早醒來,我能輕鬆的坐起來啦,上衛生間也不那麼難了,我非常高興,繼續發正念。丈夫晚上來看我,我對丈夫說:「我好了。」丈夫簡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我又告訴他一遍,他一看是真的,激動的猛的蹲到我的床前,頭抵在床沿上,發自內心的說聲:「哎呀,謝謝師父!謝謝師父!」丈夫激動的快要哭了。通過這件事,我丈夫也走進了修煉。

就這樣,憑著對師父、對法的堅信,我從跳樓腰椎骨折,到康復,前後僅僅四天。這一神跡,再一次證實了師尊的偉大、大法的超常!在此再次叩謝師尊的慈悲呵護。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