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 從正義律師被迫害所想到的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三月三十一日】前段時間,從明慧網得知數位北京律師被迫害的消息,心中非常痛惜,同時有一種負罪感。從法中,個人理解,今天所發生的一切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那麼邪惡對正義律師的迫害一定是針對我們的人心而來的。如果不是我們整體有漏的話,邪惡鑽不了這個空子,阻礙我們通過法律途徑證實大法救度世人。

也許從前些年高律師被迫害開始,我們除了揭露邪黨迫害正義律師的罪惡,並積極營救之外,忘了最根本最重要的就是向內找,比如對律師的依賴心、崇拜心、歡喜心和顯示心,存留到現在好幾年了,我們還悟不到,或即使意識到了,也沒有真正在實修中去除,所以在湧現了更多正義律師的今天,還出現了邪黨迫害多位律師的事件。

我們曾經依賴常人,中國的總理被舊勢力弄壞,大家都知道這是一個教訓。可是對正義律師,我們又一次表現出不成熟的狀態。本地去年有一位同修被非法開庭,律師在堂上作了無罪辯護,參與旁聽的同修中有一位突然鼓起掌來,接著旁聽的同修中很多也隨著鼓掌。當時,我心裏非常難過,清楚感到頭頂上方的舊勢力見修煉者的人心,恨得不行,就要鑽這個空子搞破壞。在人這邊的表現就是法官馬上變得兇惡,說要找出帶頭鼓掌的同修,而且,一下子進來了很多警察和法警,氣勢洶洶的圍住了旁聽席。我們發出正念,同時請師父加持和保護,一位同修無私的站出來,對法官講了幾句圓容的話,窒息了邪惡,才平息了這場危機。

我們長久隱蔽的人心,在修煉中難以找到的那些心,隨時都可以給自己和同修、以及身邊的親人、世人帶來損失。有的同修在同修被枉判、被綁架的時候,從來不查找自己的漏,找的是同修的不足,對「六一零」、國安等參與迫害的單位和人員的仇恨心、報復心、爭鬥心還遲遲不去,眼神和話語流露出的還是常人的情,思想中對邪惡的考驗總是用人的觀念和認識對待,對法的認識膚淺而常人化。本地今年又有一位同修被非法開庭,家人同樣請了一位律師作無罪辯護,講的有理有據,非常有力。此後,有同修就覺的律師的辯護詞很好,建議將其當作救人的真相傳單散發。

利用一切有利的條件救度世人是應該的。我想和大家交流的是,我們是助師的法徒,人這面證實大法的事只有大法弟子能做,而真正能救了人的是師父和大法,是法的威力。律師也好,哪個特殊身份地位的常人也好,不管他為大法講了甚麼好話,我們都不能出現特別的情緒,一切都是正常的,其實也是必然的。哪怕是將來哪天出現直接清算邪黨的人,我們也不能人心浮動。共產邪靈早被銷毀了,它的結果不是天象必然嗎?浮動的人心只會成為舊勢力考驗修煉人干擾師父正法的藉口。

有的同修說,我們地區這麼多大法弟子發正念,可被非法開庭的同修為甚麼還是被枉判了?發正念怎麼沒太大的作用呢?個人覺的,是不是我們的基點不正。個人在為此發正念時,是以反迫害、營救同修為目地的,用心侷限在我們的同修免遭迫害,這在一定層次上同樣是為私為我的。我們是否真正把救度參與迫害的「六一零」、國安、公、檢、法等這部份眾生放在心上了呢?其實這部份眾生才是最危險的,我們用正念讓他們放棄迫害大法弟子,無論結果如何,我們是不是都應該這樣慈悲對待呢?

記的前年得知神韻來香港演出的消息,由於我們人心沸騰,歡喜、顯示、急躁等等人心和情緒,最終使神韻來港未能成行,邪惡又一次鑽了空子,造成了損失。時至今日,我們整體昇華迫在眉睫。日本的九級大地震,對我們何嘗不是警鐘?世人都在眼睜睜的指望著我們的挽救,我們怎麼樣做得更好,勇猛精進,抓緊救人呢?時間不等人哪!

以上個人所悟,與同修交流,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