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省建三江墾區迫害法輪功的人遭惡報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三月二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黑龍江省建三江墾區農場的當權者一直追隨中共迫害法輪功,已十一年了。殘酷迫害法輪功的事實背後,和全國其它省份一樣,出現了眾多的參與迫害的人員出乎意料的慘死、或身患絕症、遭疾病折磨,或東窗事發、鋃鐺入獄。讓我們看一看下面的這些案例。

建三江墾區迫害法輪功的惡人遭惡報部份案例

張廣勤:是建三江農墾分局黨委書記,是鎮壓法輪功的主要指揮者。發動全農墾分局黨、政、群組織,指揮公、檢、法、司、國安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殘酷迫害,非法關押、勞教、判刑三十多人次。張廣勤由於貪污受賄被揭露,被判十年半徒刑。

建三江農墾分局公安局局長徐茂利,是鎮壓法輪功的主要組織者和具體實施者。徐茂利指揮所屬公安警察對法輪功學員無故綁架、圍追堵截、肆意抄家、高額罰款、縱容警察亂施暴行、非法長期關押、肆意勞教法輪功人員二十多人。其歷史舊案和貪污受賄被揭露被判刑十年。

劉慶林:男、四十歲,建三江公安局一名警察。二零零零年江氏集團瘋狂鎮壓按著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輪功修煉者。建三江更是鐵路、公路設卡,劉慶林追隨中共惡黨,威逼著來往的每一位乘客罵大法,罵法輪功創始人,否則就不讓上車,態度粗野蠻橫。一個身穿警裝的執法者,在光天化日之下擾亂著治安,踐踏著公民的合法權益。二零零二年劉慶林在去佳木斯的路上平地翻車,當場死亡。

周紀:男、原七星農場公安分局政保股警察、「六一零」辦公室成員。專管迫害法輪功。他緊隨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學員,綁架、抄家、毆打、辱罵法輪功學員,污衊大法。二零零四年突發喉癌,口不能語,只好用筆寫字表達。現在仍在病痛中煎熬,自己也說迫害法輪功學員得的報應。

李建軍:男、原七星農場辦公室主任。一九九九年七月後,在七星農場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沒收並焚燒法輪功書籍、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二零零一年下半年調到某農場任黨委副書記並繼續參與迫害。二零零二年李建軍坐車在富錦路段上與一大車相撞,撞斷數根肋骨、內臟受重傷,四肢也傷勢嚴重,險些喪命。

周慶恩:原七星農場某公司書記。在二零零二年期間,大批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到「洗腦基地」進行迫害。農場強迫各公司、中心、學校的書記和有關科室的科長,到「轉化基地」進行上課參與迫害。大多數書記都不是很情願,去了也是敷衍了事,說東而言西。而這位周書記在講課中大肆污衊法輪大法,法輪功學員善意勸阻,他不聽,還主動做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工作,不久突發重病不治身亡

丁元清:是七星農場居民委的一名工作人員,經常監視、盯梢法輪功學員配合公安綁架法輪功學員,參與污衊、攻擊法輪功的活動,二零零五年過年前,丁元清在七星農場機關大門前被車撞死,死狀慘不忍睹。其唯一兒子也在後來自殺身亡。

于榮:原建三江公安局國保大隊大隊長,主抓建三江迫害法輪功工作,主動策劃指揮綁架,抄家,冤判,勞教多名法輪功學員,其唯一十幾歲兒子身患絕症不治身亡。

王維倫:前進農場主管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八年九月在山東老家上墳的路上遇車禍暴死,死狀很慘,自從擔任「六一零」主任起,多次組織迫害法輪功學員,非法綁架、關押、勞教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給他講真相,他狂妄的說:「我不怕遭報應,我就不信有報應。」「我跟共產(邪)黨跟定了。」最終他成了邪黨的陪葬品。

于文波建三江公安局國保大隊成員,主抓迫害法輪功工作,參與綁架,抄家,跟蹤,監視,毆打法輪功學員,在一次毆打法輪功學員後不久手臂骨折。

司金剛原七星公安分局交警中隊隊長,在二零零六年前主動多次配合綁架,押送,迫害法輪功學員,在一次車禍中雙腿骨折。

劉宗山原七星公安分局副局長,二零零七年前,主抓迫害法輪功工作,多次綁架,抄家,毆打法輪功學員,現在因違法犯事,險些被開除公安職務,現在只是看守所普通看守員。

石忠誠原七星農場黨委書記,主抓迫害法輪功,經常在會議上污衊攻擊法輪功,組織指揮綁架法輪功學員。講甚麼對法輪功學員採取甚麼措施都可以,用甚麼手段都不過份。後來在出差外地時突然昏死過去,經搶救,避免客死他鄉的悲劇。

李振標原七星農場武裝部長兼「六一零」主任主抓迫害法輪功學員,自己明知道法輪大法好,卻昧著良知組織指揮綁架,毆打,強行轉化迫害法輪功學員;一次車禍中被汽車撞在車底下。險些喪命。知是上天懲罰,以後大為收斂。

王甲林原建三江農墾分局黨委副書記,政法委書記,主抓迫害法輪功,在他任職期間,非法關押,無理勞教,冤判法輪功學員多人,其本人重病在身,妻子也身患多種疾病,病痛難忍,苦不堪言,自己也說不知動多少次手術了,我的身體動手術就像拉拉鎖一樣經常拉開。

以上僅舉幾例,其實遭惡報的數量是很大的,只是程度不同罷了。有的身遭橫禍、身患絕症、英年早逝;有的東窗事發、鋃鐺入獄;有的家門不幸、矛盾迭起;有的險象環生、災禍連連;有的重病纏身、痛不欲生。甚至殃及父母,禍及親屬,殃及子孫。

這些人遭惡報,是他們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行造成的。法輪功教人向善,法輪功學員按照「真、善、忍」做好人。迫害這樣的好人,天理難容。

建三江墾區惡人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部份事實

黑龍江建三江農墾分局,積極執行江氏流氓犯罪集團對法輪功「政治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的群體滅絕政策,組織、策劃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縱容支持「六一零」、公安局、檢察院、法院,對法輪功採取甚麼手段都可以,採用甚麼措施都不過份的迫害手段,對建三江農墾分局的法輪功人員進行毫無人性的迫害。現列舉部份罪惡事實。

(一)高額罰款,敲詐勒索

自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二年,凡是依法上訪和堅定修煉的法輪功學員,除了遭遇非法關押外,還被敲詐高額罰款和交保證金,否則當局就不放人。對有工作的法輪功學員,直接從工資扣除。每人至少敲詐五千元,甚至上萬元。有的家庭二至三人修煉法輪功,被敲詐二至三萬元。據不完全統計,僅建三江局直和七星農場被敲詐勒索的金額就有二十萬元之多。其它十四個農場現已無法統計。

(二)開除工作

凡是堅持修煉法輪功或依法上訪的法輪功學員,有工作的都被開除。如,七星農場武裝部長佘懷忠、七星農場第三中學教師張守芬、建三江水稻開發公司工作人員張豔秋、建三江局直中學教師郭玉梅、建三江公安局警察于英志、前進農場教師蔣欣波、鄭潔等。這些堅持以真善忍為理念的法輪功學員,在單位裏都被領導和群眾稱為好人,而且工作能力強,威信高,為人善良。

(三)非法勞教、判刑

凡是依法上訪的法輪功學員,或堅定修煉的法輪功學員,或是散發法輪功真相資料的法輪功學員,十年來,被非法勞教、判刑人數達三十多人次。有的人連續二次甚至三次被勞教判刑。如田寶玉,第一次,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到北京依法上訪,被非法勞教兩年;第二次,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剛勞教期滿回家二十多天,因為和兩位大法弟子在一起,被誣告為串聯,又被非法勞教三年;第三次,二零零八年三月,因散發法輪功真相資料,被建三江法院冤判四年徒刑。田寶玉現仍在承受佳木斯連江口監獄的冤獄迫害。

(四)肆意綁架,非法關押

每當節假日,中共邪黨要開甚麼會。奧運會,心連心藝術團到建三江演出,或來甚麼中共領導人,如魔頭江澤民,李鵬,溫家寶等,都成了建三江政法委、「六一零」(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凌駕於公檢法之上)、公安局迫害法輪功的藉口。十年來,非法關押在各農場拘留所看守所人數累計達近三百人次。有的法輪功人員被非法關押七次之多,被非法關押的時間數月,一年,最長達二年多。如勤得利農場法輪功人員張學花,兩次被非法關押在七星拘留所或稱洗腦班二年零三個月。

(五)虐待、酷刑

被綁架到建三江看守所,各農場拘留所的法輪功學員經常受到「六一零」警察的虐待和酷刑折磨。建三江七星農場拘留所又稱洗腦班。二零零二年,不但非法關押著建三江農墾分局的法輪功學員,也非法關押著紅興隆農墾分局的部份法輪功學員。這些法輪功學員每天都被警察「六一零」人員辱罵喝斥著,時常不給飯吃,不給水喝,不讓上廁所。強行灌輸誹謗污衊法輪功的音像和資料。如不「轉化」、寫「保證書」,就被毆打。如雙鴨山農場法輪功學員善正平,年已六十歲,因堅持修煉法輪功,被打的幾天不能動。853農場一位六十歲的老太太被打斷幾根肋骨,597農場吳東升女法輪功學員因被打耳光牙齒鬆動,幾天後掉了四個牙齒。七星農場女法輪功學員曹秀芳被打十幾個耳光,多少天腦子都不清醒。二零零九年十月,前進農場法輪功人員蔣欣波因發神韻光盤被綁架到建三江看守所,被警察打得滿臉是傷,被戴上手銬腳鐐。二零零六年十月,七星農場年已六十歲的女法輪功學員金錦哲被非法關押在前進農場拘留所,金錦哲在前進鎮拘留所被幾名警察用各種酷刑折磨,三個警察輪番對她打嘴巴子、直到打累為止;臉部貼牆,身體站成大字型,稍有變形就遭到一頓毒打,打倒後再接著體罰;手被綁到身後跪在沙發上,腦門頂在地上,身後還插著一根棍子等刑罰。一直酷刑折磨了六天,臉部看不清膚色。

(六)干擾律師辯護,誣判,冤判

二零零八年建三江法院非法開庭審判五名發放法輪功真相資料的法輪功學員,田寶玉、石孟文、陳東、孫燕、於鳳仙。法輪功學員石孟文聘請北京正義律師作辯護人。律師依法辯護,有理有據,作無罪辯護,要求立即釋放五名法輪功學員。建三江法院不顧律師的正義呼聲,在建三江政法委、「六一零」的授意下,冤判五名法輪功人員三至五年徒刑。期間,建三江法院故意刁難律師,對律師進行無理檢查,不給電腦電源,多次無理打斷律師依法辯護,並對律師威脅恐嚇。

二零零九年底至二零一零年初,建三江法院準備非法開庭審判前進農場法輪功學員蔣欣波,只因蔣欣波把美好動人的《神韻》光盤發給世人。蔣欣波的丈夫聘請北京正義律師作辯護人。建三江政法委,「六一零」,法院自知誣判蔣欣波,面對正義律師的無罪辯護,一定會被駁的理屈詞窮,無法收場。由於做賊心虛,不敢面對正義律師。建三江政法委、「六一零」法院狼狽為奸,強令蔣欣波丈夫的工作單位─前進農場學校,逼迫蔣欣波的丈夫必須立即在一星期內辭掉北京律師,否則開除出學校。二零一零年一月九日,前進農場公安分局又綁架蔣欣波的丈夫,其險惡目的就是進一步逼迫蔣欣波的丈夫辭掉北京律師。蔣欣波的丈夫在邪惡壓力下,只好違心的辭掉北京律師。蔣欣波的丈夫只好自己為蔣欣波辯護,可是在法庭辯論時,多次被無理打斷,最後乾脆就不讓辯護了。蔣欣波被冤判四年徒刑。現仍在黑龍江女子監獄受迫害。

(七)罪惡的青龍山洗腦班

在建三江農墾分局政法委、「六一零」指使下,前進農場公安分局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三,二十四日綁架了前進農場法輪功學員於松江,潘淑蓉,李景芬,後劫持到農墾總局青龍山農場洗腦班一百多天,於松江被綁架後先遭暴力毆打,晚上八點兩手被警察用手銬扣在身體兩側床上,想坐坐不下去,想站又站不起來,因為兩個手被床拽緊。這種酷刑折磨十分痛苦,一直到第二天早上五點,在這期間,一晚上遭到六名警察多次毆打,兩個手腕腫的很粗,幾個月之後兩個手腕還有明顯手銬銬的印痕。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二日,趙鳳榮、張喜增、鄭傑,分別被七星公安分局和前進公安分局警察綁架、劫持到青龍山洗腦班。法輪功學員張喜增八月二十二日在工作時被警察綁架劫持到青龍山洗腦班後,在洗腦班主任房躍春指揮下,多名警察強行給戴上手銬,銬在身體兩側床上,站不起來又坐不下去,被銬十多個小時。張喜增的妻、女前去洗腦班看望,其妻張麗華也被綁架。原青龍山洗腦基地主任盛樹森,對被綁架的法輪功女學員經常掐臉、掐大腿,動手動腳。並用淫穢下流的語言經常威脅說:「如不放棄信仰就扒光衣服,找幾個老光棍強姦你」,每日強迫看污衊法輪大法的錄像或資料,強行洗腦。還威脅要勞教、判刑。中共流氓本性在這些人身上體現的淋漓盡致。這種嚴重違法犯罪的流氓行為,使善良的法輪功學員身心受到很大摧殘。

結語

寫出這些惡報案例,決非是因為仇恨,更無幸災樂禍之意,完全是為了讓作惡者引以為戒,避免類似悲劇再度發生,善待大法弟子不是為了別人,而是為了你自己和你的家人。希望所有參與迫害的人能懸崖勒馬,改邪歸正,彌補罪過,為自己和家人留下一個未來。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2/黑龍江省建三江墾區迫害法輪功的人遭惡報-2370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