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慶市王建輝被哈爾濱女子監獄非法關押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七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黑龍江省大慶市法輪功學員王建輝女士於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八日被警察綁架,之後被非法判刑八年,目前被非法關押在哈爾濱女子監獄。王建輝曾於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勞教三年,在黑龍江省哈爾濱女子戒毒勞教所備受折磨。

王建輝,今年四十歲,家住大慶市薩爾圖區,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在大慶油田總醫院後勤工作,工作兢兢業業,工作中聽從領導分配。原來她在總院電梯上工作,後來醫院後勤鍋爐房需要化驗員,領導找她談話,讓她去幹化驗員工作(可能以後鍋爐房不歸總院管),她想自己是法輪功學員聽師父話,在哪裏都做個好人,遇事應該為別人著想,不給領導找麻煩,便去鍋爐房當化驗員。在家裏盡女兒之孝心,經常去陪伴年邁孤獨的老母親。這樣的好人,卻無端的遭到中共殘酷迫害。

綁架、逼供、判刑

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八日(也就是農曆正月十五日元宵佳節),大慶公安局、六一零(凌駕於法律之上的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和鐵人分局惡警相互勾結,綁架了王建輝、周廣基,而且還搶劫了她家裏二、三十本大法書,一台液晶電腦、一個筆記本電腦、兩個彩色打印機、一個激光打印機,一個壓膜機、影碟機、小切紙刀、光盤、光盤貼紙、打印紙、彩色打印水等多種個人物品。

王建輝、周廣基遭到惡警的酷刑迫害後。王建輝被送到大慶看守所關押,周廣基被關押在莎爾圖區看守所(第二看守所)。周廣基的哥哥從吉林來到大慶,去看守所看望弟弟時,獄警不但不讓看,還百般刁難,送日用品東西也不讓。

七月初(大體時間),在不通知家人的情況下,薩區法院非法秘密開庭,分別判王建輝、周廣基八年重刑。兩位法輪功學員上訴到大慶市中級法院,本來做好人,信仰真善忍無罪的他倆,又被市中級法院改判六年。於八月份(大體時間),周廣基被劫持到呼蘭監獄(集訓隊)迫害,王建輝被劫持到黑龍江省女子監獄迫害至今。

哈爾濱女子監獄
哈爾濱女子監獄

曾被非法勞教三年

九九年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份,法輪功學員王建輝行使公民上訪的權利,進京上訪,在天安門廣場打出「法輪大法好」的條幅,被天安門警察非法綁架,把她和眾多的法輪功學員關進大鐵籠子裏(當時進京上訪被抓的法輪功學員很多,關了好幾個鐵籠子)。在中共獨裁的中國,公民沒有任何權利,王建輝絕食五天抗議非法關押,因為警察綁架的學員多沒地方關押,就把她放了。

二零零一年,王建輝住在深圳婆婆家買的房子,給在大慶的婆婆打電話,被惡警竊聽。八月份,大慶公安、「六一零」和深圳的警察勾結,到王建輝住處,由深圳片警在前面敲門,謊稱查戶口的,當王建輝開門時,認出躲藏在後面的大慶惡警和單位的人,共五、六個像土匪一樣闖進屋來,到處亂翻,搶走很多「法輪大法好」的條幅,並強行把王建輝綁架。王建輝在當地看守所關押數天後,被警察坐飛機劫回到大慶看守所關押,一切費用讓王建輝出。

看守所的刑事犯,被獄警縱容的對法輪功學員非常霸道,晚上睡覺只給側身睡覺的地方都很狹窄,王建輝跟一高姓販毒的說,讓給挪點地方,此犯人下流的破口大罵,還要動手打她。王建輝被非法勞教三年,於二零零一年九月份,被送進黑龍江省哈爾濱女子戒毒勞教所迫害。

酷刑演示:把手銬在鐵柵欄上
酷刑演示:把手銬在鐵柵欄上

哈爾濱女子戒毒勞教所為強迫轉化王建輝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進行酷刑迫害,不准睡覺,把手銬在冰冷潮濕的地下室的鐵柵欄上蹲著,少則幾個小時,多則十幾個晝夜,反覆折磨。往衣服裏面灌涼水後,再長時間開窗戶凍得直發抖。還用膠帶封嘴、蒙眼睛、長時間罰蹲、頭頂小凳,只要打瞌睡,身子動一動,凳子掉下來,就遭到拳打腳踢、掐、辱罵。刑事犯還惡狠狠的抓、掐軟組織皮膚部位。在酷刑折磨下,王建輝端莊秀氣的臉,被折磨的又腫又大,變了形,眼睛被打的爛糊糊的看不見,腿又腫又痛走路艱難,整個人都脫了相。王建輝勞教期滿回家後,通過學《轉法輪》和煉功,身體才恢復正常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