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死掉後的反思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二日】前幾天,媽媽養的狗死了。二零零二年的時候,媽媽就央求我要養一條小狗,當時我沒結婚,還住在媽媽家裏,已經修煉快五年,我知道師父講過「不殺不養」的法理,所以就一直沒同意。後來,我看到一個同修家養了一條小狗,便動了心,同意了媽媽養狗的要求。

我非常喜歡這條狗,很多精力都花在狗身上。同時我心裏也總有一種負擔,學法煉功的時候都格外注意,擔心這條狗會得靈氣然後去做壞事。二零零四年,我到外地工作,結婚後,一直住在外地,因為狗不在身邊,怕狗得靈氣這種負擔就漸漸的淡忘了。每次打電話回家的時候,我都要問問狗怎麼樣,吃睡好不好,心裏總是惦記著這條狗。

二零零九年,媽媽因身體不好,搬來跟我一起住。我勸媽媽把狗送人,可是媽媽說甚麼也不同意,養了七年,媽媽捨不得送人。沒有辦法,狗也跟到我家,這樣,怕狗得靈氣又成了我的負擔。從表面上看,我對狗也沒那麼喜歡了,所以總是跟媽媽說要把狗送人。同修也幫我出主意,讓我用善念跟狗溝通,叫它自己離開或是轉生成人再來得法。種種辦法我都試過,可是甚麼都沒有改變。這期間,因為這條狗,我和媽媽吵了很多次。直到前不久,我問我自己,我修煉這麼久,這條狗跟了快九年,這哪像個修煉人哪?我看清了實際上不是因為媽媽捨不得把狗送人,根本的原因是我自己內心深處對這條狗是十分留戀的,這個執著必須要去掉。

這一念出來之後,狗便莫名其妙的病了,過了一個星期便死了。狗一開始病的時候,我還有點期盼著它趕緊死掉,實際上動的根本不是善念,我只是怕影響自己修煉。可是最後當看到狗真的要死的時候,我的心一下子就受不了了,那幾天我的心都要碎了,三件事除了發正念,其它甚麼都幹不了,天天圍著狗轉,後來狗死了,我哭了兩天。我很內疚,想起自己一年來總是跟狗發脾氣,沒有一點善念,現在狗死了,我不知道它是到壽了還是被清理了,心裏很糾結。

師父慈悲,看我如此痛苦想不開,將兩句詩打在我的腦中,「割捨非自己 都是迷中癡」(《洪吟二》〈去執〉)。那幾天,我反覆的背著這兩句詩。後來,我漸漸想明白了,法是有標準的,大法會給每一個眾生最準確的位置,這不是我用人心能想的來的。既然狗已經離開了,我也不必執著它死後的去處。只是,在我這長達九年的執著當中,師父要為我操多少心啊?想想真是對不住師父。

我漸漸的平息下來,開始找自己的心,我發現我對狗的執著從來都沒放淡過。為了狗和媽媽吵架,也只是表面上的。實際上我是有一個非常隱蔽的私心。我是想既不影響我修煉,又能有空去看看狗,就等於這個執著根本就沒放,根本就是自欺欺人,實際上是欺騙自己。

我把明慧網上所有關於「不殺不養」的文章全部看了一遍。在同修的體會當中,我漸漸的清醒了,歸正了很多變異的觀念,並開始深刻反思自己當初同意媽媽養狗的動機。在我沒修煉之前,有人送給我家一隻小貓,我一看這隻貓就非常喜歡。我們家就我一個孩子,父母從不和我交流,所以我心裏很寂寞。自從這隻貓來了之後,我便把全部的感情都放在這隻貓的身上。一年後,貓得病死了,我簡直痛不欲生,傷心了一個多月。之後沒多久,我就學了法輪大法,在得法的喜悅當中,漸漸的忘卻了失去貓的痛苦。可是,修煉是嚴肅的,每一個執著心的去除都必須是紮紮實實的。二零零二年,媽媽提出要養狗,是不是對我的考驗呢?答案是肯定的。可是,我沒有通過考驗。我以為養狗和養貓是不同的,但是,對於動物的執著心不是一樣的嗎?我對動物的執著已經相當深刻,我卻不自知。

我是個天性天真愛玩的人,有的時候就願意與丈夫嬉鬧。嬉鬧時,就會時不時的做出貓伸爪子撓人和狗發怒嚇唬人的動作,丈夫說,我的表情神態就跟貓狗一樣。當時,我還挺得意,覺得自己學的像。現在想想,是因為我喜歡貓狗的這些動作表情,我在內心深處接受了,我要了,所以貓狗的形像信息打入我的思想深處了,所以我才能做的那麼惟妙惟肖。以前,我從沒認為這些有甚麼不好與不對,現在我意識到,我過份的喜歡貓狗,實際上是對自己的侮辱,這是當今社會把動物和人等同的一種變異觀念,作為一個修煉人更不應該這樣去做。

從思想深處看清了自己對貓狗的執著,並且將它們連根挖掉,我感到自己的空間場裏從未有過的清淨。通過這次我也悟到,如果我執著狗的執著不放,不管把狗送到哪,離我多遠,就算送到月球上去,它都在我的空間場裏,只有把執著完全放下,空間場裏才能清淨。我以前理解空間場就是自己周圍的環境,現在我覺得和我有關的一切人和物不管離的多遠,都是在我的空間場範圍內,我的心主宰著和我有關的一切人和物。

通過這件事我也看到,媽媽養狗其實沒甚麼錯,錯在我的心太執著。是我自己抱著執著不放,才招的媽媽要養狗。世上的一切不過是給我修煉的環境,我所碰到的一切人和物與各種矛盾也是我修煉中所要經歷的過程,從中如何提高心性,去掉執著心才是修煉人該做的。

既然大法弟子的心決定著世上的變化,我想我應當把心思都放在如何更好的救度眾生上,每天都發出最大的善念,讓世上該得救的人全都得救,努力的做好三件事,不再辜負眾生的期盼和師父的慈悲苦度。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